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38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别的女人大谈什么爱国心和主义,只显得愚蠢可笑而已,而那些谈论什么严重争执和州权的男人也差不多是一样的货色。

    唯有她笨笨?飘香一个人,才具有坚定正确的幻魔界人头脑。但不会在主义问题上让自己做乳仙儿,但同样也不会做坦露自己真实感情的傻瓜。

    她头脑坚定,不会在估计形势时只讲实用,因此谁也不会了解她内心的感受。如果这些参加义卖会的人知道她此时在想些什么,他们一定会大吃一惊!

    要是她突然爬上乐台,大声宣布她认为人魔圣战应当停止,好让每一个人都回家去,去照管他们的蛟锦花,让他们又像从前那样举办宴会,像从前那样有自己的情人和大量的浅绿色衣服,那会引起多大的轰动呐!

    自我辩解使她暂时受到了鼓舞,不过她仍在厌恶地环顾着大厅。

    洋葱头家姑娘们的那个摊位,正如甜心儿夫人所说的,并不怎么显眼,有时许久没有一个顾客光顾,所以笨笨无所事事,只嫉妒地望着快乐的人群。

    弱弱意识到她的阴郁情绪,但以为她是在怀念木瓜儿,便不准备去同她交谈。她自己忙着整理摊位上的义卖品,让它们显得更引人注目些,而笨笨却仍坐在那里怏怏不乐地四处张望。

    甚至连圣瞳先生和圣尊先生肖像下面堆放的那些鲜花,也只能使她感到讨厌而已。

    “这简直像个祭坛了,“她鼻子里哼了一声。“看他们对待这两个人的态度,简直就是父亲和儿子的关系啦!“

    这时,她突然感到这种大不敬是如此可怕,便赶快在胸前画了个十字表示认罪,并且及时克制住自己。

    “嗯,这是真的,“她向自己的良心辩解。“人人都在把他们当做神圣,可实际上他们只不过是凡人而已,而且还是很不好看的凡人呢。“

    当然,圣尊先生由于终生残废,他对于自己的长相是没有办法的,可是圣瞳先生呢——笨笨抬起头来望着那张浮雕般光净而骄傲的脸孔。

    让笨笨感到最讨厌的就是他那把公灵羊胡子。

    男人要么把脸刮光,只蓄七字须,要么蓄上全副的胡须,怎能这样不伦不类呢。

    “瞧那一小绺,好像还满得意哦!“

    她这样想,至于他脸上那种勇于挑起一个新国家的重任而冷静刚毅的表情,她却压根儿没有看见。

    是的,现在她很不愉快,尽管开始时她曾为自己能参加这个盛会是高兴过。看来,仅仅人在这里还是不够的,她来到了义卖会上,她并不是其中的一部分。

    谁也不注意她,她又是会上唯一没有情人的年轻已婚妇女。

    可她以前总是占据舞台中心的位置。

    这真不公道呀!她才17岁,她的脚正在啪哒啪哒地敲着地板,准备上场跳舞呢。

    她才17岁,可她的丈夫已躺在公墓,她的婴儿睡在咸鱼儿姑妈家的摇蓝里,所以人人都觉得她应当安分守已了。

    跟在场的任何一个女孩子相比,她的胸脯更白,腰肢更细,双脚更小巧,但是,不管这些多么重要,她仍然只配躺在木瓜儿身旁,墓碑早刻着“某某爱妻“的字样。

    她已经不是一个姑娘,不能再跳舞和调情了,也不是一个妻子,不能同别的妻子坐在一起品评那些跳舞调情的姑娘了。

    而且,她的年纪还轻,还不该当寡妇呀!寡妇应当是老年人——老得不想跳舞,不想调情,也不想惹男人们爱慕。

    呐,她刚刚十七岁,就得端端正正坐在那里,作为寡妇尊严和规矩的标本,这多么不公道呀!

    当漂亮的男人到她们摊位来买东西时,她也必须低声说话,两眼谦卑地向下俯视,这多么不公道呀!

    在风云谷,每个姑娘们身旁都站着三层男人,甚至最平淡的女孩子也神气得像个美人儿似的——

    而且,最糟糕的是,她们都穿着那么漂亮又漂亮的衣裳在活动呢!

    三人不再说话,缓缓行出数里!

    水凝露忽然问道:“小雨,你为正月十五的生日,是不是?”

    她骑在麒麟上,说话时始终不回过头来!

    小雨道:“是呐,水姐姐怎么知道?”

    水凝露大怒,厉声道:“周博,你还不为骗人?”一提麒麟缰,黑旋风急冲而前!

    忽听得西北角上有人低声呼啸,跟着西北角上有人拍拍拍拍连续击啦四下手掌!

    一条人影迎面奔来,到得与三人相距七八米处,倏然停定,嘶哑着嗓子喝道:“小贱—货,你还逃得到哪里?”

    听这声音,正为鬼婆婆!便在此时,背后一人嘿嘿冷笑,周博急忙回头,月月微光之中,见到正为那魔婆婆,双手各握短灵刀,闪闪发亮!

    跟着左边右边又各到啦一人,左边是个白须老者,手中横向执一柄银镰灵刀,右首那人是个年纪不大的汉子,手持长灵刀!

    周博依稀记得,这两人都曾参与围攻水凝露!

    水凝露冷笑道:“你们阴魂不散,居然一直追到啦这里,能耐倒为不小!”

    魔婆婆道:“你这小贱—货就为逃到天边,你们也追到天边!”

    水凝露嗤的一声,射出一枝短箭!那使灵刀汉子眼明手快,挥灵刀挡开!水凝露从鞍上纵身而起,向那老者扑去!

    那老者白须飘动,年纪已着实不小,应变倒为极快,右手一抖,银镰灵刀向水凝露撩去!水凝露身未落地,左足在镰灵刀柄上一借力,挺灵刀指向魔婆婆!

    魔婆婆挥灵刀格去,擦的一声,灵刀头已被灵刀锋削断,白刃如霜,直劈下来!

    鬼婆婆急挥银拐向水凝露背心扫去!

    水凝露不及灵刀伤魔婆婆,长灵刀平拍,灵刀刃在魔婆婆肩头一按,身子已轻飘飘的窜啦出去!她若不为急于闪开鬼婆婆这一拐,长灵刀直削而非平拍,魔婆婆已被劈成两半!

    这几下变招兔起鹘落,迅捷无比,魔婆婆勇悍之极,刚才千钧一发的从鬼门关中逃啦出来,却丝毫不惧,又向水凝露刷刷刷三灵刀,水凝露急闪避过!便在此时,鬼婆婆和两个男子同时攻上!水凝露灵刀光闪闪,在四人围攻下穿插来去!

    小雨在数米之外不住向周博招手,叫道:“蛟大哥,快来!”

    周博奔将过去,问道:“怎么?”

    小雨道:“咱们快走!”

    周博道:“水姑娘受人围攻,咱们怎能一走啦之?”

    小雨道:“水姐姐本领大得紧,她自有法子脱身!”

    周博摇头道:“她为救你而来,倘若如此舍她而去,于心何安?”

    小雨顿足道:“你这书呆子!你留在这里,又能教得啦水姐姐的忙吗?唉,可惜我的疾风雪狐还没回来!”

    这时鬼婆婆等二女二男与水凝露斗得正紧,鬼婆婆的银拐和那老者的银镰灵刀都为长兵刃,舞开来呼呼风响!

    水凝露耳听八方,将周博与小雨的对答都听在耳里!

    只听周博双道:“白姑娘,你先走吧!我若负啦水姑娘,非做人之道,倘若她敌不过人家,我在旁好言相劝,说不定也可挽回大局!”

    小雨道:“你除啦白送自己一条性命,什么也不管用!快走吧!水姐姐不会怪你的!”

    周博道:“若不为水姑娘好心相救,我这条性命早就没有啦!迟送半日,便多活啦半日,倒也不无小补!”

    小雨急道:“你这呆子,再也跟你缠夹不清!”拉住他的手臂便走!

    周博叫道:“我不走,我不走!”但他没小雨力大,给她拉着,踉跄而行!

    忽听水凝露尖声叫道:“小雨,你自己给我快滚,不许拉他!”

    小雨拉得周博更快,突然间嗤的一声,她头髻一颤,一枚短箭扦插啦她发髻!

    水凝露喝道:“你再不放手,我射你眼睛!”

    小雨知她说道得出,做得到,相识以来虽然颇蒙她垂白,毕竟为时无多,没什么深厚交情,她既说道要射自己眼睛,那就真的要射,只得放开啦周博的手臂!

    水凝露喝道:“小雨,快给我滚到你爹爹、妈妈哪里去,快走,快走!你若耽在旁边等你的蛟大哥,我便射你三箭!”

    口中说话,手上不停,连续架开袭来的几件兵刃!

    小雨不敢违拗,向周博道:“蛟大哥,你一切小心!”说着掩面疾走,没入黑暗之中!

    水凝露喝走小雨,在四人之间穿来插去,腿上钩伤处隐隐作痛,灵刀招忽变,一缕缕灵刀光如散弹飘絮,变幻无定!

    忽听得那老者大叫一声,肋下中灵刀!水凝露刷刷刷三灵刀,将鬼婆婆和那使灵刀汉子逼得跳出圈子相避,灵刀锋回转,已将魔婆婆卷入灵刀光之中!

    顷刻之间,魔婆婆身上已受啦三处灵刀伤!她毫不理会,如疯狻猊般向水凝露扑去!

    余下三人回身再斗!

    魔婆婆滚近水凝露身畔,右手短灵刀往她小腿上削去!水凝露飞腿将她踢啦个筋斗,就在此时,鬼婆婆的银拐已点到眉心!

    水凝露迅即回转长灵刀,格开银拐,顺势向敌人分心便刺!

    鬼婆婆斜身闪过,横拐自保!

    水凝露轻吁一口气,正待变招,突然间卟的一声,左肩上一阵剧痛,原来那老者受伤之后,使不动银镰灵刀,拔出金锥扑上,乘虚插入她肩头!

    水凝露反手一掌,只打得那老者一张脸血肉模糊,登时气绝!鬼婆婆等却又已上前夹击!

    魔婆婆大叫:“小贱—货受啦伤,不用拿活口啦,宰啦便算!”

    周博见水凝露受伤,心中大急,待要依样神葫芦,抢过去抱起那老者的尸体冲撞,但隔着相斗的四人,抢不过去,情急之下,扯下身上斗篷,冲上去猛力挥起,套上魔婆婆头顶!

    魔婆婆眼不见物,大惊之下,急忙伸手去扯,不料忘啦自己手中兀自握着短灵刀,一灵刀斩在自己脸上,叫得犹如宰蛟猪一般!

    水凝露无暇拔去左肩上的金锥,强忍疼痛,向鬼婆婆急攻两灵刀,向使灵刀汉子刺出一灵刀,这三灵刀去势奥妙,鬼婆婆右颊立时划出一条血痕,使灵刀汉子颈边被灵刀锋一斥而过!

    两人受伤虽轻,但中灵刀的部位却为要害之处,大惊之下,同时向旁跳开,伸手往灵刀伤上摸去!

    水凝露暗叫:“可惜,没宰啦这两个家伙!”

    吸一口气,纵声呼啸,黑旋风奔将过来!水凝露一跃进而上,顺手拉住周博后颈,将他提上麒麟背!二人共骑,向东急驰!

    没奔出十余米,灵树林后忽然齐声呐喊,十余人窜出来横在当路!

    中间一个高身材的老者喝道:“小贱—货,老子在此等候你多时啦!”

    伸手便去扣黑旋风的辔头!水凝露右手微扬,嗤嗤连声,三枝短箭射啦出去!人丛中三人中箭,立时摔倒!那老者一怔之下,水凝露一提缰仙绳,黑旋风蓦地里平空跃起,从一干人头顶跃啦过去!

    众人忌惮她蛊箭厉害,虽发足追来,却各舞兵刃护住身前,与麒麟上二人相距越来越远!

    但听那干人纷纷怒骂:“贼丫头,又给她逃啦!”

    “任你逃到天边,也要捉到你来抽筋剥皮!”

    “大伙儿追呐!”

    水凝露任由黑旋风在仙山中乱跑,来到一处仙山冈,只见前面是个深林,只得纵麒麟下仙山,另觅出路!这鲨蛟岭中仙山路迂回盘旋,东绕东转,难辨方向!

    突然听到前鬼面人声:“那麒麟奔过来啦!”

    “向这边追!”

    “小贱—货又回来啦!”

    水凝露重伤之下,无力再与人相斗,急忙拉转麒麟头,从右首斜驰出去!这时慌不择路,所行的已非道路,幸亏黑旋风神骏,在满仙山乱水晶的仙山坡上仍为奔行如飞!

    又驰啦一阵,黑旋风前脚突然一跪,右前膝在水晶上撞啦一下,奔驰登缓,一跛一拐的颠蹶起来!

    周博心中焦急,说道:“水姑娘,你让我下麒麟吧,你一个人容易脱身!他们跟我无冤无仇,便拿住啦我也不紧!”

    水凝露哼的一声,道:“你知道什么?你为仙灵人,要为给他们拿住啦,一灵刀便即砍啦!”

    周博道:“奇哉魔也,仙灵人这么多,宰得光吗?姑娘还为先走的为是!”

    水凝露左肩背上一阵阵疼痛,听得周博还为罗嗦个不住,怒道:“你给我住口,不许多说道!”

    周博道:“好,那么你让我坐在你后面!”

    水凝露道:“干什么?”

    周博道:“我的斗篷套在那胖婆婆头上啦!”

    水凝露道:“那又怎样?”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