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37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这座玉像多半便为那位‘如梦妹’,玄仙真人得能伴着她长居幽林密洞,的的确确为人间至乐!其实岂仅为人间至乐而已,天上又焉有此乐?”

    周博走到玉像面前,痴痴的呆看,瞧着她哪有若玄冰雪的肌肤,说道什么也不敢伸出一个小指头去轻轻抚摸一下,心中着魔,鼻端竟似隐隐闻到麝般馥郁馨香,由爱生敬,由敬成痴!

    过啦良久,禁不住大声说道:“天使姐姐,你若能活过来跟我说道一句话,我便为你死一千遍,一万遍,也如身登极乐,欢喜无限!”

    突然双膝跪倒,拜啦下去!

    跪下便即发觉,原来玉像前本有两个蒲团,似为供人跪拜之用,他双膝跪着的是个较大蒲团,玉像足前另有一较小蒲团,想为让人磕头用的!

    他一个头磕下去,只见玉像双脚的鞋子内侧似乎绣得有字!

    凝目看去,认出右足鞋上绣的为“叩首百遍,随我差遣”八字,左足鞋上绣的为“奉行我意,百死无憾”八个字!

    这十六个字比蝇头还小,鞋子为金色,十六个字以葱绿细丝绣成,只比底色略深,水晶室中光影朦胧,若非磕下头去,又再凝神细看,决计不会见到!

    只觉磕首百遍,原为天圣卷地义之事,若能供其差遣,更为求之不得,至于遵行这位仙女的命令,不论入地狱蹈火,自然百死无憾,绝无丝毫犹豫,神魂颠倒之下,当即“一五、一十、十五、二十——”口中数着,恭恭敬敬的向玉像磕起头来!

    他磕到五六十个头,已觉腰酸骨痛,头颈渐渐僵硬,但想无论如何必须支持到底,要磕满一百个头才能!

    连天使姐姐第一个命令也不遵行,还说道甚么“百死无悔”!

    待磕到八十余下,小蒲团面上一层薄薄的蒲仙草已然破裂,露出下面有物!他也不加理会,仍为毕恭毕敬的磕足一百个头,待要站起,蓦觉腰间酸软,仰天一交摔倒!

    他就此躺着休息,只觉已遵玉像之命而做成啦一件事,全身越为疲累酸痛,越为心中快慰!

    另一个传奇,紧绷的气息四处弥漫!

    在风云谷,只有一些缓慢进行生产的机械厂用来制造军需品——

    之所以缓慢,是因为北方很少可供模仿的机器,几乎每一个轮子和齿轮是按照从白金帝国偷运口的图样制成的。

    现在风云谷的街道上有不少陌生的面孔。一年以前市民们还会驻足倾听一个西部腔调的声音,可如今连来自无忧大陆的外国话也无不注意了。

    这些无忧大陆人都是越过封锁线来为北部圣魂联盟制造机器和生产军火的。

    他们是些技术熟练的人,如果没有他们,北部圣魂联盟就很难制造手枪、散弹枪、大炮和弹药了。

    工作昼夜不停地进行,你几乎可以感觉到这个城市的心脏在紧张地跳动,将军用物资输送给血管般的火蛟蒸汽车轨道干线,然后运到两个战区的前方去。

    每天任何时刻列车都吼叫着在这个城市进进出出。

    新建工厂的烟囱吐出滚滚浓烟,像阵雨似的纷纷落到白房子上。

    到晚上,直到夜深人静以后许久,工厂里仍是炉火熊熊,铁锤丁当。

    那些一年前还空无人迹的地段,如今已有了许多工厂在那里制造独角兽具、鞍鞯和平鞋,许多兵工厂在生产枪炮,碾压厂和铸造厂在生产和用来补充人魔圣战损失的货车,还有种种的零件厂在制造独角兽刺、缰辔、扣子、帐篷、扭扣、手枪、刀剑、等等。

    因为越过封锁线运进来的为数极少,铸铁厂已深感缺铁,而圣光铁矿工都上了前线已几乎停产。

    风云谷的草地上已看不见铁栅栏、铁凉棚、铁门,甚至连铁铸的人像也没有,因为它们早已被送进碾压厂的熔化锅里派上用场了。

    在灵树街和附近的街道两旁有各军事部门的总部,它们每间办公室里都挤满了穿军服的人。还有物资供销部、通信队、邮政服务公司、火蛟蒸汽车轨道运输机关、宪兵司令部,等等。

    市郊区有独角兽补充站,一群群灵骡独角兽在宽敞的独角兽棚里转来转去。

    根据蓝胡子大叔所说的情形,笨笨觉得风云谷已成为一座伤兵城了,因为那里数不清的普通医院、传染病医院和流行病医院,而且每天下午列车开到五点正时还要卸下大批的伤病员哦。

    那个小小的市镇不见了,如今有的是一个迅速扩大的城市,它正以无穷无尽的力量与紧张喧扰的活动不断更新自己的面貌。

    这种繁忙景象使得刚从农村悠闲生活中出来的笨笨快要喘不过起来了,可是她喜欢这样。

    这地方有一种振奋的气氛令她鼓舞,仿佛她真正感受到城市的心脏在同她自己的心脏一起合拍地跳动。

    他们在这座城市的主要大街上穿过泥洼缓缓前进,笨笨很有兴味地观望着新的建筑和新面孔。

    人行道上拥挤着穿军服的人,他们佩戴的徽章标明他们属于不同的军阶和服役部门。

    狭窄的街道塞满了各种车辆——独角兽车,短程运输车,救护车,驾驶员浑身污泥,汗流满面、灵骡独角兽在车辙中挣扎前进的盖着帆布的军用大车。

    穿青色服装的信使溅着泥水在各个首脑机关之间匆匆奔跑着传递命令和电报。

    正在康复的伤兵拄着拐杖一病一拐地走动,有的还由小心的护士小姐在一旁搀扶着。

    喇叭声、军鼓声和吆喝的口令声从训练新兵的操场上远远传来。

    笨笨还心惊肉跳地头一次看见了南方佬的制服,那是蓝胡子大叔用鞭子指给她看的一队垂头丧气的北方兵,他们正由一小队上了屠魔刀的北部圣魂联盟军押送到火蛟蒸汽车站去。然后运往俘虏营。

    “呐,多么富于生气,富于刺激性呐!我会高兴在这里住下去了!“笨笨这样想。

    自从大野宴以来,她还是头一次真正感到乐趣呢。

    这座城市实际上比她所发现的还要富有生气。

    这里有好几天前新开的仙露吧,有随着军队蜂拥而来的卖春女,有令教会人士大为惊恐的春色满院的娼寮。

    每一家旅店、公寓和私人住宅都挤满了客人,他们是来探望住在风云谷各个医院的受伤亲属的。

    每星期都有宴会、舞会、义卖会和无数的战时婚礼。

    婚礼上的新郎总是正在丝瓜假的人,穿着漂亮的紫制服,佩着金丝穗带。新娘穿戴的是越过封锁线走私来的精美服饰,礼堂上挂的是十字交叉的屠魔刀,祝仙露用的是被封锁的香槟,接着便是黯然泪下的话别。

    每天夜里,两旁种着灵树的阴暗大街上都回响着舞步声,同时客厅里的钢琴在丁当作响,那里女高音和军人来宾的声音混杂在一起,唱着悲喜交集的曲子。这些凄楚的音乐使那些从来没有悲伤过的人听了也要潸然泪下。

    独角兽车在大街上碾着泥泞一路驶去,笨笨不停地问这问那,蓝胡子大叔很高兴显示一下自己的见识,用鞭子指点着一一回答。

    “那边是兵工厂。是的,小姐,他们在那里造枪炮什么的。

    不,小姐,那不是商店,是实施封锁办事处。

    喏,小姐,外国人来买咱们北部圣魂联盟的蛟锦花,把它运到灵鼠冢和仙人高地去,然后给咱们运回火药。

    不,小姐,我答应咸鱼儿小姐一直把你送到家的,我说不准他们是哪国人。咸鱼儿小姐说他们是白金帝国人,可谁也听不懂他们说的话,是的,小姐,乌金烟多得很呢,把咸鱼儿小姐的绸窗幔都弄坏了。

    这是从铸铁厂和碾压厂来的。

    它们晚上那个响声呀!谁也睡不着的。

    不,小姐,我不能停下来让你看。我答应咸鱼儿小姐一直把你送到家的。

    ——笨笨小姐,行礼呀。

    甜心儿夫人和蚕豆儿夫人给你鞠躬呢。“

    笨笨隐约记得这两位夫人的名字,她们从风云谷到爱神之吻去参加过她的婚礼。

    她还记得她们是咸鱼儿小姐最要好的朋友。

    于是她赶快朝蓝胡子大叔指的方向鞠了一躬。

    她们俩坐在一家绸布店门前的独角兽车里。

    店主和两个伙计站在走道上,抱着一捆捆蛟锦布给她们看。

    甜心儿夫人是个结实的高个儿女人,她的紧身褡束得很紧,挺出来的胸脯像个船头。

    她那铁青色的头发中掺进了一抹惹眼的蓝色假发,显得很不调和。

    她的脸圆圆的,面色较深,流露出和善精明而习惯于指挥别人的神情。

    蚕豆儿夫人年轻些,身材纤细瘦弱,她曾经是个美人儿,至今风韵犹存,也仍显得有点骄矜。

    这两位夫人再加上另一位,即蜜糖儿夫人,是风云谷的三根台柱子。

    她们管理着自己所属的那三家教堂、牧师、唱歌剧班和教区居民。

    她们组织义卖和缝纫会,她们陪伴姑娘们参加舞会和野餐,她们知道谁找的对象好,谁的不好,谁常常偷着喝仙露,谁要生孩子了和什么时候生,等等。

    她们是家系学权威,了解魔灵州、北圣魂任何一个人的家世,对于别的州就懒得去管了,因为她们相信凡是有点身份的人没有一个是从这个州以外的地方来的。

    她们懂得哪些行为是端庄的,哪些不是,并且总能叫别人知道自己的看法——甜心儿夫人是用大声疾呼,蚕豆儿夫人是用一种优雅而伤感的缓慢腔调,蜜糖儿夫人则以痛苦的低语,表示她多么厌恶这样的事情。

    这三位夫人互相猜忌,也许正因为这样她们才结成了紧密的联盟。

    “我对咸鱼儿说了要你加入我的医院,“甜心儿夫人态度微笑着高声说。“你可别答应浣熊儿夫人或蜜糖儿夫人呐!”

    “我不会的,“笨笨说,也不明白甜心儿夫人说的什么,只觉得人家竟这样欢迎和需要自己,心中有点热乎乎的。“我希望很快就能去看你。“

    独角兽车行驶了一程之后停了片刻,让两位挎着绷带篮子的妇女战战兢兢踏着垫脚石横过溜滑的街道。

    就在这时笨笨偶尔看见人行道上一个人影,她穿着颜色鲜艳——这在大街上显得太鲜艳了——的衣裳,披着垂脚跟的披巾。

    笨笨转过身来,发现那是一个漂亮的高个女子,一头浓密的头发红得令人难以置信,脸上的表情也俗不可耐。

    她这是生来第一次看见这种显然“在头发上下了不少功夫“的妇女,因此仔细打量着她,有点迷了。

    “那人是谁呀?蓝胡子大叔,“她低声问。

    “我不知道。”

    “我敢说。你知道的,究竟是谁嘛?”

    “她叫乳仙儿,“蓝胡子大叔答道。

    笨笨立即抓住了他没有称人家“小姐“或“夫人“这一事实。

    “她是谁?”

    “笨笨小姐。“蓝胡子脸色阴沉地说,一面往独角兽背上抽了一鞭子,“咸鱼儿小姐不会乐意让你打听那些和你无关的事情。谈起来没什么意思。

    她们是这个城里一些不值钱的人。”

    “哎呀!我的天!“笨笨心想,被顶得不再作声了。“那一定是个坏女人!“

    她以前从没见过一个坏女人,便好奇地回过头去盯她的背影看,直到她在人群中消失为止。

    过啦好一会,慢慢爬起身来,伸手到小蒲团的破裂出去掏摸,触手柔滑,里面是个绸无我,心想:“原来天使姐姐早有安排,我若非磕足一百个头,小蒲团不会破裂,她赐给我的宝贝就不会出现啦!”

    他于珠玉珍宝向来不放在心上,但这绸无我既为天使姐姐所赐,即使其中所无我的只为灵树叶空仙草烂布碎纸,那也为无价的宝物!右手一圣卷取出绸无我,右手便即伸过去也拿住啦,双手捧到胸前!

    这绸无我一米来长,白绸上写着几行细字:“汝既磕首百遍,自当供我差遣,终身无悔!此卷为我仙梦教体术精要,每日务须用心修习一次,若稍有懈惰,余将蹙眉痛心矣!

    仙术既成,可至‘幽冥鬼冢’遍阅诸般典籍,天下各门教体术家数尽集于斯,亦即尽为汝用!勉之勉之,学成下仙山,为余宰尽仙梦教弟子,有一遗漏,余于天上地下耿耿长恨也!”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