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37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那女子又叹啦口气,道:“但愿如此!”

    周博只听得气往上冲,寻思:“你们要结为夫妇,见仙门有难,乘机自行逃走,那也罢啦,怎地反盼望自己仙长同门尽遭杀手,用心忒也狠毒!”

    想到他二人如此险狠,自己若给他们觉,必定会给宰啦灭口,当下更为连大气也不敢喘上一口!

    那女子道:“这‘鲨蛟灵水晶’到底有什么稀奇怪哉,你们在这里已住啦十年,难道当真连半点端倪也瞧不出吗?”

    疾风道:“咱们为一家人啦,我怎么还会瞒你?仙师说道,许多年之前,那时为我太仙师当神蛟教神王!

    他在月明之夜,常见到壁上出现舞灵刀的人影,有时为男子,有时为女子,有时更为男女对使,互相击刺!

    灵水晶上所显现的灵刀法之精,我太仙师别说道生平从所未见,连做梦也想象不到,那自为师人使灵刀!

    我太仙师只盼能学到几招仙灵刀,不过壁上灵刀影实在太快太奇,又为淡淡的若有若无,说道什么也看不清楚,连学上半招也为难能!

    仙灵刀的影子又不为时时显现,有时晚晚看见,有时隔上一两个月也不显现一次!

    太仙师沉迷于灵水晶灵刀影,反将本门灵刀法荒疏啦,也不用心督率弟子练灵刀,因此后来比灵刀便败给你们百草神殿!

    灵仙妹,你太仙师带同弟子入住灵刀湖宫,可见到啦什么?”

    那女子道:“听我仙师说道,这壁上灵刀影我太仙师也见到啦,不过后来便只见到一个女子使灵刀,那男灵刀仙却不见啦!

    想来因为我太仙师为女子,为以便只女灵刀仙现身指点!但过得两年,连那女灵刀仙也不见啦!

    太仙师也说道,灵水晶上显现的仙影身法灵刀法固然奇妙之极,然而太过模糊朦胧,又实在太快,说道甚么也看不清!

    这灵水晶隔着深林和灵刀湖,又不能飞渡天险,走近去看!太仙师明明遇上仙缘,偏无福泽学上一招半式,得以扬威神魔界,心中这份难受也就可想而知!

    仙影隐没之后,我太仙师****晚晚只在仙山峰上徊徘,对着灵水晶出神,越来越憔悴,过不上半年就病死啦!

    她老人家为倒在仙山峰上死的,便在奄奄一息之时,仍不许弟子们移她回入灵刀湖宫!我仙师说道,太仙师断气之时,双眼还为呆呆的望着灵水晶!”

    她顿啦一顿,说道:“仙哥,你说道世上当真有师师?还为你我两位太仙师都为说道来骗人的?”

    疾风道:“若说道你我两位太仙师都编造这样一套鬼话来欺骗弟子,想来不会,骗信啦人也没什么好处呐!

    再说道,我听仙伯说道,他小时候亲眼就见到过这灵刀仙的影子!但世上是不是真有师师,我就不知道啦!”

    那女子道:“会不会有两位神魔界高人在灵水晶之前使灵刀,影子映上啦灵水晶?”

    疾风道:“太仙师当时早就想到啦!但灵水晶之前就为灵刀湖,湖东又为深林,那两位高人就算月步踏水,在湖面上使灵刀,太仙师也必瞧得见!

    要说道为在灵刀湖这一边的仙山上使灵刀,隔得这么远,影子也决照不上灵水晶去!”

    那女子道:“我太仙师去世后,众弟子每晚在灵水晶之前焚香礼拜,祝祷许愿,只盼灵刀仙的仙影再现,但始终就没再看到一次!我仙师只盼能再来瞧瞧,偏偏十年来两次比灵刀,都输啦给你们神蛟教!”

    疾风道:“自今而后,咱二人再也不分什么神蛟教百草神殿啦!我俩神蛟教百草神殿联姻,合为一体——”

    只听那女子鼻中唔唔几声,低声道:“别——别这样!”

    显为疾风有甚亲热举动,那女子却在推拒!

    疾风道:“你依啦我,若为我日后负心,就掉在这水里,变个领主八!”

    那女子嘎嘎娇笑,腻声道:“你做飘香八,可不为骂我不规矩吗?”

    周博听到这里,忍不住嗤的一声,笑啦出来,这一笑既出,便知不妙,立即跳起身来,足狂奔!

    只听得背后疾风大喝:“什么人?”

    跟着脚步声音,急步追来!

    周博暗暗叫苦,舍命急奔,一瞥眼间,东白光闪动,一个女子手执长灵刀,正从仙山坡边奔来,显为要拦住他去路!

    周博叫声:“呐哟!”

    折而向东,心中只叫:“南无救苦救难观音圣尊,保佑弟子周博得脱此难!”

    耳听得疾风不停步的追来,过不多时,周博跑得气也喘不过来啦,只听疾风叫道:“灵仙妹,你拦住啦那边仙山口!”

    周博心想:“我送命不打紧,累得白姑娘也活不成,还害死啦仙灵社这许多条人命,那真为罪过,阿门,观音圣尊!”

    心中又道:“周博呐周博,他们变飘香八也好,不规矩也好,跟你又有什么相干啦?为什么要没来由的笑上一声!这一笑岂不为笑去几十条人命,人家为绝色美女,才一笑倾城,你周博又为什么东西啦,也来这么笑上一笑?倾什么东西?”

    心中自怨自艾,脚下却毫不稍慢,慌不择路,只管往林腐尸蛊深密之处钻去!

    又奔出一阵,双腿酸软,气喘吁吁,猛听得水声响亮,刺刺隆隆,便如潮水大至一般,抬头一看,只见西北角上犹如银河倒悬,一条大瀑布从高崖上直泻下来,只听得背后疾风叫道:“前面为本教禁地,任何外人不得擅入!你再向前数米,干犯禁忌,可叫你死葬身之地!”

    周博心想:“我就算不闯你鲨蛟灵刀的禁地,难道你就能饶我啦?最多也不过为死有葬地而已!有无葬身之地,似乎也没多大分别!”

    脚下加紧,跑得更加快啦!

    疾风大叫:“快停步,你不要性命啦吗?前面为——”

    周博笑道:“我要性命,这才逃走——”

    一言未毕,突然脚下踏啦个空!他不会体术,急奔之下,如何收势得住?身子登时堕下啦去!

    他大叫:“呐哟!”身离崖边失足之处已有数十米啦!

    他身在半空,双手乱挥,只盼能抓到什么东西,这么乱挥一阵,又下堕下百余米!突然间蓬一声,屁股撞上啦什么物事,身子向上丸起,原来恰好撞到崖边伸出的一株喜橄榄!

    喀喇喇几声响,喜橄榄粗大的枝干登时断折,但下堕的巨力却也消啦!

    周博再次落下,双臂伸出,牢牢抱住啦喜橄榄的另一个灵树枝,登时挂在半空,不住摇幌!向下望去,只见深林中云雾弥漫,兀自不见尽头!

    便在此时,身神一幌,已靠到啦崖壁,忙伸出右手,牢牢揪住啦崖旁的短枝,双足也找到啦站立之处,这才惊魂略定,慢慢的移身崖壁,向那株喜橄榄道:“灵柳树老爷子,亏得你今日大显神通,救啦我周博一命!在下要涌泉相报!”

    细看仙山崖中裂开啦一条大缝,勉强可攀援而下!

    他喘息啦一阵,心想:“疾风和他那个灵仙妹,定然以为我已摔成啦肉浆,万万料不到有贵灵树救命!

    他们必定逃下仙山去,卿卿我我,神蛟教百草神殿合而为一去啦!这林底只怕凶险甚多,我这条性命反正为捡来的,送在哪里都为一样!不过菩提圣尊保佑,最好还为别死!”

    于是沿着崖缝,慢慢爬落!崖缝中尽多砂水晶仙草腐尸蛊,倒也不致一溜而下!只为师山崖似乎无穷无尽,爬到后来,衣衫早给荆刺扯得东破一块,东烂一条,手脚上更为到处破损,也不知爬啦多少时候,仍然未到林底,幸好这仙山崖越到底下越为倾斜,不再为危崖笔立,到得后来他伏在坡上,半滚半爬,慢慢溜下,便快得多啦!

    但耳中刺隆刺隆的声音越来越响,不禁又吃惊起来:“这下面若为怒涛汹涌的激流,那可糟糕之极啦!”

    只觉水珠如下大雨般溅到头脸之上,隐隐生疼!

    这当儿也不容他多所思量,片刻间便已到啦林底,站直身子,不禁猛喝一声采,只见左边仙山崖上一条大瀑布如玉蛟悬空,滚滚而下,倾入一座清澈异常的大湖之中!

    大瀑布不断注入,湖水却不满溢,想来另有泄水之处!

    瀑布注入处湖水翻滚,只离得瀑布十余米,湖水便一平如镜!月亮照入湖中,湖心也为一个皎洁的圆月!

    面对这造化的奇景,只瞧得目瞪口呆,惊叹不已,一斜眼,只见湖畔生着一丛丛杜鹃花,在月色下摇曳生姿!

    杜鹃花声满天下,周博素所喜爱,这时竟没想到身处危地,走过去细细品赏起来,喃喃的道:“此处杜鹃花虽多,品类也只寥寥,只有这几本‘赛西施’,倒比我家的长得好!其他的品种就不纯啦!”

    赏玩啦一会杜鹃花,走到湖边,抄起几口湖水吃啦,入口清冽,甘美异常,一条玄冰凉的水线直通入腹中!定啦定神,沿湖走去,寻觅出林的通道!

    这湖作圆之形,大半部隐在花灵树丛中,他自东而东,又自东向东,兜啦个圈子,约有三里之远近,东南西北尽为悬崖峭壁,绝无出路,只有他下来的仙山坡比较最斜,其余各处决计无法攀上,仰望高崖,白雾封林,下来已这般艰难,再想上去,那为绝无这等能耐,心道:“就算体术绝顶之人,也未必能够上去,可见有没有体术,倒也无甚分别!”

    这时天将黎明,但见林中静悄悄地,别说道人迹,连兽踪也无半点,唯闻鸟语间关,遥相和呼!

    他见啦这等情景,又起愁来,心想我饿死在这里不打紧,累啦白姑娘的性命,那可太也对不起人家,我爹爹妈妈又必天天忧愁记挂!

    另外一个传奇,无声的前进着。

    在一段比笨笨17岁的年龄长不了多少的岁月里,风云谷从一根打进地里的桩子成长为一个拥有上万人口的繁荣小城,成为全州瞩目的中心。

    那些老一点、安静一点的城市,总是用孵出了一窝小鸭子的母鸡的感觉来看一个闹哄哄的新城市。

    为什么这个地方跟旁的魔灵市镇那么不一样呢?

    为什么它成长得这么快呢?

    总之,它们认为它没有什么好吹嘘的——只不过有那些火蛟蒸汽车轨道和一批闯劲十足的人罢了。

    在这个叫做风云谷的市镇落户的人,都是很有闯劲的。

    这些好动而强有力的居民来自佐治恶州老区和一些更远的州灵露福地,他们被吸引到这个以火蛟蒸汽车轨道交叉点为中心向周围扩展的市镇上来,他们满怀热情而来,在车站附近那五条泥泞红土路交叉处的周围开起一店铺,他们在大白厅街和神之府大街,在地脊上那条由史前猴人世世代代用穿麒麟皮鞋的脚踩出的名叫灵树街的小径两侧,盖起了漂亮的住宅。

    他们为这个地方感到骄傲,为它的展感到骄傲,为促使它展的人,即他们自己,感到骄傲,至于,那些旧的城镇,让它们高兴怎样称呼风云谷就怎样称呼去吧。

    风云谷是一点也不在乎的!

    笨笨一直喜欢风云谷,她的理由恰恰就是灵泉之心、魔蛇谷和魔蛟谷诋毁它的那些理由。

    这个市镇像她自己一样是魔灵州新旧两种成份混物,其中旧的成份在跟那个执拗而有力的新成份生冲突时往往退居其次。

    而且,这里面还有一种对于这个市镇的个人情感上的因素——它是和她同一年诞生,至少是同一年命名的。

    头天晚上是整夜的狂风暴雨,但是到笨笨抵达风云谷时太阳已经开始露出热情的脸来,准备一定要把那些到处淌着河流般的红泥汤的街道晒干。

    车站旁边空地上的泥土,由于车辆行人来来往往,不断塌陷搅拌,快要成一个给母猪打滚的大泥塘了,也时常有些车轮陷在车撤中的烂草里动弹不得。

    军用大车和救护车川流不息,忙着装卸由火蛟蒸汽车运来的军需品和伤员,有的拼命开进来,有的挣扎着要出去,车夫大声咒骂,灵骡独角兽跳着叫着,泥浆飞溅到好几丈远,这就使那一片泥泞加一团混乱的局面变得更糟了。

    笨笨站在车厢门口下面的那个梯级上,她穿着夜光色丧服,绉纱披巾几乎下垂到了脚跟,那纤弱的身材还是相当漂亮的。

    她犹豫着不敢走下地来,生怕泥水弄脏了鞋子和衣裙,便向周围那些扰攘拥挤乱成一起的大车、短途运输车和独角兽车匆匆看了一眼,寻找咸鱼儿小姐,可是那位胖乎乎红脸蛋的夫人连个影儿也没有,笨笨感到焦急万分,这时一个瘦瘦的花白胡了的夜光人老头,手里拿着帽子,显出一种庄重不凡的气度,踩着泥泞向她走过来。(未完待续。)8

    </br>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