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37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可风云谷是她的同辈,带有青年时代的莽撞味,并且像她自己那样倔强而浮躁。

    佩恩讲给她听的那个故事也有确实依据,那就是她和风云谷是在同一年命名的,在笨笨出世之前九年里,这个城市叫独角原,直到笨笨诞生那年才成为风云谷。

    佩恩起初迁到北魔灵来时,风云谷根本还不存在,连个村子的影儿也没有,只是一大片荒原。

    不过到第二年,即圣魂1663年,州政府授权修筑一条穿过腐海部族新近割让的土地向北的火蛟蒸汽车轨道。

    这条火蛟蒸汽车轨道以大西部为终点,这是明确的,但是它的起点在魔灵则尚未确定,直到一年以后一位工程师在那块金土地里打了一根桩子作为这条火蛟蒸汽车轨道线的北端起点,这才确定下来,同时风云谷也就正式诞生,开始成长起来。

    在北魔灵那时还没有火蛟蒸汽车轨道,别的地方也很少。不过在佩恩与家伦结婚之前的那些年里,在爱神之吻以北的4公里处的那个小小的居民点便慢慢展成一个村子。

    铁轨也在慢慢向北延伸。于是建设火蛟蒸汽车轨道的时代真正开始了。

    风云谷由一条火蛟蒸汽车轨道诞生,也和它的火蛟蒸汽车轨道同时成长。

    到那四条干线完成以后,风云谷和西部、北部和滨海地区连接起来,并且通过魔蛇谷也同北部和东部连上了。

    它已经成为东西北北交通的要冲,那个小小的村子已经蓬蓬勃勃地展起来。

    药圣空手下急忙取过蜈蚣药,外敷内服,服侍教主,又将一枚野仙山人参仙界在他的口中,药圣同时运术抗御两处雪狐蛊,不到一盏仙露时分,便已支持不住,一咬牙,右手从腰间抽出一柄短灵刀,刷的一下,将右手臂砍啦下来,正所谓蛊虫螫腕,壮士断臂,但后颈中啦蜈蚣蛊,总不成将脑包也砍啦下来!

    无忧教众心下栗栗,忙倒金创药替他敷上,不过断臂处血如泉涌,金创药一敷上去便给血水冲掉!有人撕下衣襟,用力扎在他臂弯之处,血才渐止!

    小雨看到这等惨象,吓得脸也白啦,不敢再作一声!

    药圣沉声问道:“给这鬼蛊雪狐咬啦,活得几日?”

    小雨颤声道:“我爹爹说道,可活得七天,不过——不过你药教父主灵魂气场深厚,体术了不起,只怕——一定能多活几日!”

    药圣哼啦一声,道:“拉这小子出来!”

    无忧教众答应啦,将周博从土水晶中拉出来!小雨急叫:“喂,喂,这不****的事,可别害他!”

    手足乱撑,想乘机爬出,无忧教众忙用泥土填满周博先前容身的洞印,小雨随即转动不得,不禁放声大哭!

    周博心中也甚害怕,但强自镇定,微笑道:“白姑娘,大丈夫视死如归,在这鬼人之前不可示弱!”

    小雨哭道:“我不为大丈夫!我不要视死如归!我偏要示弱!”

    药圣空沉声道:“给这小子服啦腐尸丸!用七日的份量!”

    一名教众从药盒中倒啦半盒黄色药末,逼周博吞服!

    小雨大叫:“这为蛊药,吃不得的!”周博一听“腐尸丸”之名,便知为厉害蛊药,但想身落他人之手,又岂能拒不服药?当即慨然吞下,嗒啦嗒滋味,笑道:“味道甜咪咪的,药教父主,你也吃半盒么?”

    药圣怒哼一声!小雨破涕为笑,随即又哭啦起来!

    药圣道:“这腐尸丸七日之后蛊,肚肠寸断而亡!你去取雪狐蛊解药,若在七日之内赶回,我给你解蛊,再放啦这小姑娘!”

    小雨道:“孙为解药不够的,尚须我爹爹运使独门仙术,才解得啦这疾风雪狐之蛊!”

    药圣道:“那么叫他请你爹爹来此救你!”

    小雨道:“你这人话倒说道得容易,我爹爹岂肯出仙山?他为决不出林一步的!”药圣沉吟不语!

    周博道:“这样罢,咱们大伙儿齐去白姑娘府上,请你尊大人医治解蛊,不为更加快捷么?”

    小雨道:“不成,不成!我爹爹有言在先,不论为谁,只要踏进我家林中一步,便非死不可!”

    药圣心想:“此间鲨蛟灵刀之事未啦,也不能离此他去!倘若误啦这里的事,天使魔婴怎能饶我?只有死得更惨!”

    后颈上雪狐咬之处麻痒越来越厉害,忍不住呻吟啦几声!

    小雨道:“药教父主,对不住啦!”

    药圣怒喝:“对不住个屁!”

    周博道:“药教父主,你对白姑娘口出污言,未免有失君子风度!”

    药圣怒喝:“君子你个魔熊!”

    心想:“我身上给种下啦‘噬骨傀儡印’,作之时苦楚难熬,不如就此死啦,一干二净!”

    向小雨道:“我管不啦这许多,你不去请你爹爹也成,咱们同归于尽便啦!”

    言语中竟有凄恻自伤之意!

    道:“你放我出去,待我写封信给爹爹,求他前来救你!你教个不怕死的人就去!”

    药圣道:“我叫这姓蛟的小子去,为什么另行教人?”

    小雨道:“你这人真没记心!不论为谁踏进我家林中一步,便非死不可!我早说道过啦的,是不是?我不愿蛟大哥死啦,你知不知道?”

    药圣阴沉沉的道:“他不能死,难道我手下的人便该死啦?不去便不去,大家都死好啦!瞧为你先死,还为我先死!”

    小雨呜呜咽咽的又哭啦起来,叫道:“你老头儿好不要脸,只管欺侮我小姑娘!这会儿神魔界上人人都知道啦!大家都在说道仙灵社药教父主声名扫地,不为仙圣好汉的行径!”

    药圣自管运术抗蛊,不去理她!

    周博道:“由我去好啦!白姑娘,令尊见我为去报讯,请他前来救你,想来也不致于害我!”

    小雨忽然面露喜色,道:“有啦!我教你个法儿,你别跟我爹爹说道我在这里,他如宰啦你,就不知我在什么地方啦!不过你一带他到这儿,麒麟上便得逃走,否则你要糟糕!”

    周博点头道:“这法子倒也使得!”

    小雨对药圣道:“药教父主,蛟大哥一到便即逃走,你这腐尸丸的解药如何给他?”

    药圣指着远处西北角的一块大水晶,道:“我教人拿了解药,候在那边!蛟君逃到那块水晶之后,便能得到解药!”

    他要周博请人前来救命,称呼上便客气些啦,于是传下号令,命教众关将小雨掘啦出来,先用银铐铐住她双手,再掘开她下身的泥土!

    小雨道:“你不放开我双手,怎能写信?”

    药圣道:“你这小妮子刁钻怪哉,要为写什么信,多半又要弄鬼!你拿一件身边的信物,叫蛟君去见令尊便啦!”

    小雨笑道:“我最不爱写字,你叫我不用写信,再好也没有!我有什么信物哪?嗯,蛟大哥,你将我这双鞋子脱下来,你爹爹妈妈见啦自然认得!”

    周博点点头,俯身去除她鞋子,右手拿住她足踝,只觉入手纤细,不盈一握,心中微微一荡,抬起头来,和小雨相对一笑!

    周博在火光之下,见到她脸颊上亮晶晶地兀自挂着几滴泪珠,目光中却蕴满笑意,不由得看痴啦!

    药圣看得老大不耐烦,喝道:“快去,快去,两个小娃娃尽为你瞧我,我瞧你干什么?周兄弟,你赶快请啦人回来,我自然放这小姑娘给你做老婆!你要摸她的脚,将来日子长着哪!”

    周博和小雨都为满脸飞红!周博忙除下白脚上一对花鞋,揣入怀中,情不自禁的又向小雨瞧去!小雨格的一声,笑啦出来!

    药圣道:“周兄弟,早去早归!大家命在旦夕,倘若道上有甚耽搁,谁都没啦性命!白姑娘,此间前往尊府,几日可以来回?”

    小雨道:“走得快些,两天能到,最多四天,也便回来啦!”

    药圣稍放心,催道:“快快去吧!”

    道路给蛟大哥听,你们大伙儿走开些,谁都不许偷听!”

    药圣挥啦挥手,无忧教众都走得远远地!

    小雨道:“你也走开!”

    药圣暗暗切齿,心道:“待我伤愈之后,若不狠狠摆布你这小娃娃,我药圣枉自为人啦!”当下站起身来,也走啦开去!

    小雨叹啦口气,道:“蛟大哥,咱二人今日刚会面,便要分开啦!”

    周博笑道:“来回四天,那也没有什么!”

    小雨一双大眼向他凝视半晌,道:“你先去见我妈妈,跟她说道知情由,再让我妈去跟我爹说道,事情就易办得多!”

    于是伸出脚尖,在地下划明道路!原来小雨所居为师人星湖界岸一处仙山林之中,路程倒也不远,但地势十分隐秘,入口处又有机关暗号,若非指明,外人万难进林!

    周博记心极佳,道的道路东转东曲,南弯北绕,他听过之后便记住,待道完,道:“好,我去啦!”转身便走!

    小雨待他走出十余步,忽然想起一事,道:“喂,你回来!”

    周博道:“什么?”

    又转身回来!

    小雨道:“你别说道姓蛟,更加不可提起你爹爹会使指枪!因为——因为我爹爹说不定会起别样心思!”

    周博一笑,道:“为了!”

    心想这姑娘小小年纪,心眼儿却多,当下哼着曲子,扬长而去!

    折腾啦这久,月亮已渐到中天,周博径直向东行,他虽不会体术,但年轻力壮,脚下也甚迅捷,走出十余里,已到鲨蛟岭峰的后仙山,只听得水声淙淙,前面有条仙山溪!

    他正感口渴,寻声来到溪旁,月光下溪水清澈异常,刚伸手入溪,忽听得远处地下空枝格的一响,跟着有两人的脚步之声,周博忙俯伏溪边,不敢稍动!

    只听得一人道:“这里有溪水,喝些水再走吧!”

    声音有些熟悉,随即想起,便为月魔的弟子疾风,周博更加不敢动弹!

    只听两人走到溪水上游,跟着便有掬水和饮水之声!

    过啦一会,疾风道:“灵仙妹,咱们已脱险境,你走得累啦,咱们歇一会儿再赶路!”

    一个女子声音嗯啦一声!溪边悉率有声,想为二人坐啦下来!

    只听那女子道:“你料得定仙灵社不会教人守在这里吗?”

    语音微微颤,显得甚为害怕!

    疾风安慰道:“你放心!这条仙山道再也隐僻不过,连我们神蛟教弟子来过的人也不多,仙灵社决计不会知道!”

    那女子道:“你怎么知道这条小路?”

    疾风道:“仙师每隔五天,便带众弟子来钻研‘鲨蛟灵水晶’上的秘奥,这么多年下来,大伙儿尽为呆呆瞪着这块大水晶,什么也瞧不出来!仙师老为说道什么‘成大功者,须得有恒心毅力’,又说道什么‘有志者事竟成’!

    不过我实在瞧得忒腻啦,有时假装要大解,便出来到处乱走,才现啦这条小路!”

    那女子轻轻一笑,道:“原来你不用术,偷懒逃学!你众同门之中,该算你最没恒心毅力啦!”

    疾风笑道:“灵仙妹,五年前灵刀湖宫比灵刀,我败在你灵刀下之后——”

    那女子道:“别再说道你败在我灵刀下!当时你假装灵魂气场不济,故意让我,别人虽然瞧不出来,难道我自己也不知道?”

    周博听到这里,心道:“原来这女子为鲨蛟灵刀百草神殿的!”

    只听疾风道:“我一见你面,心里就下啦重誓,说道什么也要跟你终身厮守!幸好今日碰上啦千载难逢的良机,仙灵社突然来攻,又有两个小神男女带啦一只蛊雪狐来,闹得灵刀湖宫中人战神蟹螯忙脚乱,咱们便乘机逃啦出来,这不为有志者事竟成吗?”

    那女子轻轻一笑,柔声道:“我也为有志者事竟成!”

    疾风道:“灵仙妹,你待我这样,我一生一世,永远听你的话!”

    从语音中显得喜不自胜!

    那女子叹啦口气,说道:“咱们这冥背仙私逃,神魔界中为再也不能立足啦,该当逃得越远越好,总得找个十分隐僻的所在,悄悄躲将起来,别让咱们仙师与同门见啦踪迹才好!想起来我实在害怕!”

    疾风道:“那也不用担心啦!我瞧这次仙灵社有备而来,咱们东西两教,除啦咱二人之外,只怕谁也难逃杀手!”(未完待续。)8

    </br>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