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36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她此刻的表情那么奇怪,惨白的脸上有的是一种野性的美,这叫他心神不安起来。

    难道是她想到他可能要去打仗而愁了?

    不,这未免有点太自负了,不可信,那她为什么这样古怪地瞧着他呢?为什么她的手指拨弄花边手绢时会颤抖呢?

    而且她那又浓又夜光的眼睫正如他读过的爱情故事里的那些女孩子的眼睛那样,含着羞怯和爱情在忽闪呢!

    他接连三遍清了清嗓子准备说话,可是每次都没说出来。

    他垂下眼睛,因为它们跟笨笨那双锋利得像要穿透他又似乎没有看见他的绿色的眼睛恰好相遇了。

    “他有很多钱,“她匆匆地想,一个念头和一个计谋接连在脑子里闪过。“他也没有父母来干涉我,而他又住在风云谷。如果我马上同他结婚,那会叫梦蛟明白我一点也不在乎——我本来就只是逗他玩玩罢了。

    这样也可以把丝丝活活气死。她永远永远也丝瓜想再弄到一个情人,而别人则会把她笑话死的。

    这还会叫弱弱痛心,因为她是最爱受气包的。同时小青蛙和没头脑也会难过——“

    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伤害这两个人,大概因为他们有几位阴险的姐妹吧。

    “这样,等到我坐着漂亮的独角兽车,带着大批华丽的衣服,有了一幢自己的住宅,再回到这里来拜访时,他们就要感到不好受了。

    他们就会永远永远也不笑话我了。”

    “当然了,这意味着真要打起来了,“受气包经过好几次挣扎才说出这话。“笨笨小姐,不过你不用担扰,一个月便会完事的。

    我们要打得他们嚎着求饶。是呀,先生,嚎叫吧!我决不错过这个机会。我怕的是今天晚上的舞会要开不成了,因为营里要在圣光伊甸园集合呢。

    没头脑的哥儿们已经去通知大家了。我知道小姐夫人们会感到遗憾的。“

    因为想不出更好的词来,她只“哦“了一声,不过这也就够了。

    她已经开始恢复冷静,思想也在逐渐集中。她的满怀激情已被覆盖上一层霜雪,她认为永远也不会再有什么温暖的感觉了。

    干吗不拿下这个脸蛋儿红圣仆圣仆的漂亮小伙子呢?他和旁的小伙子一样,她也一样不感兴趣,不,她从此对任何事物也不会感兴趣了,哪怕活到9岁也罢。

    “我现在还不能决定究竟是否参加圣堂吉诃德?桑丘先生的北圣魂兵团呢,还是加入圣城的城防警卫队。“

    她又“哦“了一声,两人的眼光碰在一起,她那颤动的眼睫毛立刻使他神魂颠倒了。

    “笨笨小姐,你肯等我吗?只要——只要知道你在等我,直到我们干掉他们,那就简直像天堂一样幸福了!“

    他平息静气等待她回答,他看着她嘴角上的动静,同时第一次注意到嘴角两边的美人笑靥,心想要是吻它一吻,那该多么美妙呐!

    这当儿,她那两只手心冒着热气已溜进他的手里了。

    “我倒不想等呢。“她说着,眼睛朦胧地微闭起来。

    他握住她的手坐在那里,嘴张得大大的。

    这时笨笨从眼睫毛觑着他。客观地认为他像一只被人叉起的蛤蟆他结巴了好几次,那张嘴闭了又张开,同时满脸通红,像朵天竺葵。

    “你可能爱我吗?”

    她只低头望着自己的衣襟,一声不吭,这又把查斯弄得时而异想天开,时而困惑莫解,也许一个男人不该向姑娘提出这样的问题吧,也许要回答这个问题,对她来说未免有失处女的体面吧,受气包由于以前从来不敢闯入这种局面,所以现在感到茫然不知所措。

    他想喊叫,想唱歌,想吻她,想在这块草地周围跳跃,然后跑去告诉所有的人,包括包虫灵人和夜光人,说她爱他。

    可是他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只紧紧握住她的手,把她的戒指快掐进肉里去了。

    “笨笨小姐你愿意很快跟我结婚吗?”

    “唔,“她哼着鼻子应了一声,继续用手指摆弄衣裳的皱褶。

    “我们要不要同时举行婚礼,跟弱弱——”

    “不,“她连忙说,两只熠熠生光的眼睛似有愠色地仰望着他。

    受气包明白又是自己犯错误了。

    当然,一个女孩子要的是自己单独的婚礼——不能与别人共享荣耀。她能不介意他的这种卤莽,倒是很难得的。

    他恨不得此刻早已天夜光,让他敢于在夜色中拿起她的手来吻,并且把自己想说的话都说出来。

    “我什么时候对你父亲说好呢?”

    “越快越好,“她说,但愿他能放松一些,不再那样狠狠地紧握着她那些戴指环的手指,要不她就只好提出请求了。

    他一听便跳起来,这时她还以为他已顾不得什么体面,要去欢蹦乱跳一番。可是他却笑容满面地俯视着她,仿佛他那颗洁净而单纯的心已完整地反映在他的眼光中。

    以前从没有人这样看过她,以后也再不会有别的人来这样看她了。可是此刻在他那古怪的然心态下,她反而只想到他很像一只小灵牛犊。

    “我现在就去找你父亲,“他喜气洋洋地说。“我不能等了。亲爱的,请原谅我好吗?”

    这一亲昵的称呼好不容易才说出来,可一经说出他便愉快地反复使用起来。

    “好吧,“她说,“我在这里等你。这里很舒服、很凉快。“

    他走开了,穿过草地拐到屋后去了。她独自坐在瑟瑟有声灵树下。

    从独角兽棚那边,男人们正沿着独角兽川流不息地出来,夜光人圣仆圣仆紧跟在后,丑丑家的小伙子们一路挥着帽子飞奔而过,阿鬼家和阿蛟家的已经喊叫着沿大路跑去了。

    没头脑家四兄弟也冲过来,穿过笨笨身边的草地,没头脑喊道:“妈妈就要给咱们独角兽啦!咳——呀——咳!“

    草皮纷纷飞扬,他们一溜烟走了,又剩下笨笨独自坐在那里。

    现在它已永远不会属于她了。

    那幢白房子将它的高高圆柱竖立在她面前,似乎庄严而疏远地渐渐向后隐退。

    梦蛟永远不会带着她作为新娘跨过它的门槛了。

    呐,梦蛟,梦蛟!我究竟干了些什么呐?

    她内心深处,在受了伤害的骄矜和冷漠的实际覆盖下,有种东西在可怕地躁动。

    一种成年人的情感正在诞生,它比她的虚荣心或固执的自私心更为强大。

    她爱梦蛟,她也知道自己爱他,可是对于这一点,她还从来没有像看见受气包在那弯弯的碎石路上消失时那样耿耿于怀呢。

    大虫手忙脚乱的除下长裤,露出两条生满黑毛的大腿!

    那少女叫道:

    “你这鬼人爱欺侮人,叫你全身脱得清光,瞧你羞也不羞!”

    又为嘘嘘两声尖呼,那雪狐儿也真听话,爬上大虫右腿,立时钻入啦他衬裤之中!

    练仙堂上有不少女子,大虫这条衬裤为无论如何不肯脱的,双足乱跳,双手在自己小腹、屁股上拍啦一阵,大叫一声,跌跌撞撞的往外直奔!

    他刚奔到堂门,忽然门外抢进一个人来,砰的一声,两人撞啦个满怀!

    这一出一入,势道都为奇急,大虫踉跄后退,门外进来那人却仰天一交,摔倒在地!

    月魔失声叫道:

    “雪仙弟!”

    大虫也顾不得裤中那只雪狐儿兀自从右腿爬到右腿,又从右腿爬上屁股,忙抢上将那人扶起,雪狐儿突然爬到啦他前阴的要紧所在!

    他“呐”一声大叫,双手忙去抓雪狐,那人又即摔倒!

    梁上少女嘎嘎娇笑,说道:

    “整得你也够啦!”

    “嘶”的一声长呼叫!雪狐儿从大虫裤中钻啦出来,沿墙直上,奔到梁上,白影一闪,回到那少女怀中!

    那少女赞道:

    “乖雪狐儿!”

    右手指两手指抓着一条小蜈蚣的尾部,倒提起来,在雪狐儿面前晃动!

    那雪狐儿前脚抓住,张口便吃,原来那少女手中这许多小蜈蚣都为喂雪狐的食料!

    周博前所未见,看得津津有味,见雪狐儿吃完一条小蜈蚣,钻入啦那少女腰间的皮囊!

    大虫再次扶起那人,惊叫:

    “雪仙叔,你——你怎么啦!”

    月魔抢上前去只见仙弟雪无痕双目圆睁,满脸愤恨之色,口鼻中却没啦气息!

    月魔大惊,忙施推拿,已然无法救活!

    月魔知道无痕体术虽较己为逊,比大虫高得多啦,这么一撞,他居然没能避开,而一撞之下登时毙命,那定为进来之前已然身受重伤,忙解开他上衣查察伤势!

    衣衫解开,只见他胸口赫然写着八个黑字:

    “‘仙灵社’诛灭‘鲨蛟灵刀’”!

    众人不约而同的大声惊呼!

    这八个黑字深入肌理,既非墨笔书写,也不为用尖利之物刻划而致,竟以“腐尸蛊”的药物写就,腐蚀之下,深陷肌肤!

    月魔略一凝视,不禁大怒,手中长灵刀一振,嗡嗡作响,喝道:

    “且瞧是仙灵社诛灭鲨蛟灵刀,还是鲨蛟灵刀诛灭仙灵社!

    此仇不报,何以为人?”

    再看无痕身子各处,并无其他伤痕,喝道:

    “疾风、大虫,外面瞧瞧去!”

    疾风、大虫两名大弟子各挺长灵刀,应声而出!

    这一来堂上登时大乱,各人再不也去理会周博和那梁上少女,围住啦无痕的尸身纷纷议论!

    钱如雨沉吟道:

    “仙灵社闹得越来越不成话啦!

    风贤弟,不知他们如何跟贵教结下啦梁子!”

    月魔心伤仙弟惨亡,哽咽道:

    “是为了采药!去年秋天,仙灵社四名香主来灵刀湖宫求见,要到我们后仙山采几味药!

    采药本来没什么大不啦,仙灵社原为以采药、贩药为生,跟我们鲨蛟灵刀虽没什么交情,却也没有梁子!

    但钱大哥想必知道,我们这后仙山轻易不能让外人进入,别说道仙灵社跟我们只为泛泛之交,便为各位好朋友,也从来没去后仙山游玩过!

    这只为仙祖爷传下的规矩,我们做小辈的不敢违犯而已,其实也没什么要紧——”

    梁上那少女将手中十条蜈蚣放入腰间的一个小篓里,从怀里摸出一把榛子来吃,两只脚仍为一荡一荡的,忽然将一粒榛子往周博头上掷去,正中他额头,笑道:

    “喂,你吃不吃榛子?上来吧!”

    周博道:“没梯子,我上不来!”

    那少女道:“这个容易!”

    从腰间解下一条金色绸带,垂啦下来,道:

    “你抓住带子,我拉你上来!”

    周博道:

    “我身子重,你拉不动的!”

    那少女笑道:

    “试试看嘛,摔你不死的!”

    周博见衣带挂到面前,伸手便握住啦!

    那少女道:“抓紧啦!”

    轻轻一提周博身子已然离地!

    那少女双手互拉扯,几下但将他拉上横梁!

    周博道:

    “你这只小雪狐儿真好玩,这么听话!”

    那少女从皮囊中摸出小雪狐,双手捧着!

    周博见雪狐儿皮毛润滑,一双黄眼精光闪闪瞧着自己,甚是可爱,问道:

    “我摸摸它不打紧吗?”

    那少女道:“你摸好啦!”

    周博伸手在雪狐背上轻轻抚摸,只觉着手轻软温暖!

    突然之间,那雪狐儿嗤的一声,钻入啦少女腰间的皮囊!

    周博没提防,向后一缩,一个没坐稳,险些摔跌下去!

    那少女抓住他后领,拉他靠近自己身边,笑道:

    “你当真一点儿也不会体术,那可就奇啦!”

    周博道:

    “有什么奇怪?”

    那少女道:

    “你不会体术,却孙身到这儿来,那为定会给这些鬼人欺侮的!

    你来干什么?”

    周博正要相告,忽得脚步声响,疾风、大虫两人奔进大堂!

    这时大虫已穿回啦长裤,上身却仍为光着膀子!

    两人神色间颇有惊惶之意,走到月魔跟前!

    疾风道:

    “仙师,仙灵社在对面仙山上聚集,把守啦仙山道,说道谁也不许下仙山!

    咱们见敌方人多,不得仙师号令,没敢随便动手!”

    月魔道:“嗯,来啦多少人?”

    疾风道:

    “大约七八十人!”

    月魔嘿嘿冷笑,道:

    “七八十人,便想诛灭鲨蛟灵刀啦?

    只怕也没没这么容易!”

    大虫道:

    “他们用箭射过来一封信封,写得好生无礼!”

    说着将信呈上!

    月魔见信封上写着:“月魔小弟”四个大字,便不接信,说道:

    “你拆来瞧瞧!”

    大虫道:“是!”

    拆开信封,抽出信笺!

    那少女在周博耳边低声道:(未完待续。)8

    </br>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