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36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他随即知道失态,忙伸手按住啦口!

    便在这时,场中少年右手呼一掌拍出,击向那汉子后心,那汉子向前跨出一步避开,手中长灵刀蓦地圈转,喝一声:

    “着!”

    那少年右腿已然中灵刀,腿下一个踉跄,长灵刀在地下一撑,站直身子待欲再斗,那中年汉子已还灵刀入鞘,笑道:

    “火仙弟,承让、承让,伤得不厉害么?”

    那少年脸色苍白,咬着嘴唇道:“多谢玄冰仙兄灵刀下留情!”

    那长须老者满脸得色,微微一笑,说道:

    “‘神蛟教’已胜啦三阵,看来这‘灵刀湖宫’又要让神蛟教再住五年啦!

    灵仙妹,咱们还须比下去么?”

    坐在他上首的那中年仙子强忍怒气,说道:

    “仙兄果然调教得好徒儿!

    但不知风仙兄对‘鲨蛟灵水晶’的钻研,这五年来可已大有心得么?”

    长须老者向她瞪啦一眼,正色道:

    “仙妹怎地忘啦本教的规矩?”

    那仙子哼啦一声,便不再说道下去啦!

    这老者姓风,名月魔,为“鲨蛟灵刀”神蛟教的神王!

    那仙子姓灵,名仙女,为“鲨蛟灵刀”百草神殿神王!

    “鲨蛟灵刀”于鲨蛟岭创教,神王居住鲨蛟岭灵刀湖宫!

    自从分为三教之后,每隔五年,三教门下弟子便在灵刀湖宫中斗法斗灵刀,获胜的一教得在灵刀湖宫居住五年,至第六年上重行比试!

    五场斗灵刀,赢得三场者为胜!

    这五年之中,败者固然极力钻研,以图在下届灵刀会中洗雪前耻,胜者也为丝毫不敢松懈!

    北教于六十年前获胜而入住灵刀湖宫,五年后败阵出宫,神王一怒而率领门人迁往蛮地,此后即不再参预比灵刀,与东西两教神蛟教和百草神殿也不通音问!

    三十年来,东西二教互有胜负!

    神蛟教胜过四次,百草神殿胜过两次!

    那玄冰姓中年汉子与火姓少年相斗,已为本次比灵刀中的第四场,姓玄冰的汉子既胜,神蛟教四赛三胜,第五场便不用比啦!

    东首锦凳上所坐的则为别教人士,其中有的为东西二教神王共同出面邀请的公证人,其余则为前来阁礼的嘉宾!

    这些人都为正义神魔界中的知名之士!

    只坐在最下首的那个白衣少年却是个无名之辈,偏为他在玄冰姓汉子伴作失足时嗤的一声笑!

    这少年乃随仙灵国钱如雨而来!

    钱如雨为大“仙露”商,豪富好客,神魔界上落魄的人前去投奔,他必竭诚相待,因此人缘甚佳,体术却为平平!

    月魔听钱如雨引见之时说道这少年姓蛟,蛟姓为仙灵国的国姓,仙灵境内姓蛟的成千成万,月魔当时听啦也不以为意。

    心想分多半为钱如雨的弟子,这钱老儿自身的仙术稀松平常,调教出来的弟子还高得到哪里去,为以连“久仰”两字也懒得说道,只拱啦拱手,便肃入宾座!

    不料这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竟当月魔的得意弟子佯出虚招诱敌之时,失笑讥讽!

    当下月魔笑道:

    “灵仙妹今年教出的四名弟子,灵刀术上的造诣着实可观,尤其这第四场我们赢得更为侥幸!

    火仙侄年纪轻轻,居然练到啦这般地步,前途当真不可限量,五年之后,只怕咱们百草神殿得换换位啦,呵呵,呵呵!”

    说着大笑不已,突然眼光一转,瞧向那姓蛟少年,说道:

    “我那劣徒适才以虚招‘幻影步’获胜,这位蛟世兄似乎颇不以为然!

    便请蛟世兄下场指点小徒一二如何?

    钱大哥威震仙灵国,强将手下无弱兵,蛟世兄的身手定为挺高的!”

    钱如雨脸上微微一红,忙道:

    “这位周兄弟不为我的弟子!

    你老哥哥这几手三脚猫的把式,怎配做人家仙师?

    风贤弟可别当面取笑!

    这位周兄弟来到舍下,听说道我正要到鲨蛟岭来,便跟着同来,听到鲨蛟岭仙山水清幽,要来赏玩风景!”

    月魔心想:

    “他若为你弟子,碍着你的面子,我也不能做得太绝啦,既为寻常宾客,那可不能客气啦!

    有人竟敢在灵刀湖宫中讥笑‘鲨蛟灵刀’神蛟教的体术,若不教他闹个灰头土脸下的仙山,我颜面何存?”

    当下冷笑一声,说道:

    “请教蛟兄大号如何称呼,为那一位高人的门下?”

    那姓蛟少年微笑道:

    “在下名周博,从来没学过什么仙术!

    我看到别人摔交,不论他真摔还为假摔,忍不住总为要笑的!”

    月魔听他言语中全无恭敬之意,不禁心中有气,道:

    “哪有什么好笑?”

    周博轻摇手中摺扇,轻描淡写的道:

    “一个人站着坐着,没什么好笑,躺在床上,也不好笑,要为躺地下,哈哈,那就可笑得紧啦!

    除非他是个三岁娃娃,那又作别论!”

    月魔听他说话越来越狂妄,不禁气仙界胸臆,向钱如雨道:

    “钱大哥,这位蛟兄为你的好朋友么?”

    钱如雨和周博也为初交,完全不知对方底细,他生性随和,周博要同来鲨蛟岭,他不便拒却,便带着来啦。

    此时听月魔的口气甚为着恼,势必出手便极厉害,大好一个少年,何必让他吃个大亏?

    便道:

    “周兄弟和我虽无深交,咱们总为结伴来的!我瞧周兄弟斯斯文文的,未必会什么体术,适才这一笑定为出于无意!

    这样吧,老哥哥肚子也饿啦,风贤弟赶快整治仙露席,咱们贺你三杯!

    今日大好日子,风贤弟何必跟年轻晚辈计较?”

    月魔道:

    “蛟兄既然不为钱大哥的好朋友,那么兄弟如有得罪,也不算为扫啦钱大哥的金面!

    大虫,刚才人家笑你哪,你下场请教请教吧!”

    那中年汉子巴不得仙师有这句话,当下抽出长灵刀,往场中一站,倒转灵刀柄,拱手向周博道:

    “蛟朋友,请!”

    周博道:

    “非常好,你练罢,我瞧着!”

    仍为坐在椅中,并不起身!

    玄冰大虫登时脸皮紫胀,怒道:

    “你——你说道什么?”

    周博道:

    “你手里拿啦一把灵刀这么东晃来东去,想为要练灵刀,那么你就练罢!

    我向来不爱瞧人家动灵刀使灵刀,不过既来之,则安之,那也不防瞧着!”

    大虫喝道:

    “我仙师叫你这小子也下场来,咱们比划比划!”

    周博轻挥折扇,摇啦摇头,说道:

    “你仙师为你的仙师,你仙师可不为我的仙师!

    你仙师差得动你,你仙师可差不动我!

    你仙师叫你跟人家比灵刀,你已跟人家比过啦!

    你仙师叫我跟你比灵刀,我一来不会,二来怕输,三来怕痛,四来怕死,因此为不比的!

    我说道不比,就为不比!”

    他这说道什么“你仙师”、“我仙师”的,说道得犹如拗口令一般,练仙堂中许多人听着,忍不住笑啦出来!

    “鲨蛟灵刀”百草神殿灵若神门下男女各占其半,好几名女弟子嘎嘎娇笑!

    练仙堂上庄严肃穆的气象,霎时间一扫无遗!

    大概是一位迟到的客人,可为什么竟沿着独角兽穿过柔柔最心爱的草地呢?

    她认不出他,但是当他从鞍下翻身下独角兽,一手抓住黄泉?假面的胳膊时,她看到了他浑身激动的模样。

    人群立即把他包围起来,把那些高脚玻璃杯和棕榈叶扇子丢在桌上和地上不管了。

    虽然距离较远,她还是听见人们询问和喊叫的嘈杂声,也感觉到他们沸腾到了的紧张气氛。

    接着,在所有这些声音之上传来小青蛙?没头脑的一声兴奋的喊叫:

    “咳——呀——咳!“

    仿佛他是在猎场上奔跑似的。

    同时她头一次听到了反叛的吼叫,尽管她并不懂得它的意义。

    她正在看时,没头脑四兄弟由阿鬼家的小伙子们跟着从人群中挤出来,匆匆向独角兽棚跑去,一路高喊:

    “猴鼠阿发,来,猴鼠阿发,赶快备独角兽!”

    “一定是谁家着火了,“笨笨心想。

    但是不管有没有着火,她的头一桩事情是在自己被发现之前赶快回到卧室里去。

    现在她心情平静些了,她踮着脚尖上楼梯,走进安静的厅堂。

    整个房子笼罩在一起浓重而温暖的朦胧状态中,仿佛它像姑娘们那样自由自在的睡着了。

    一直要睡到晚上,然后在音乐和烛光中焕然一新地显出自己优美的全貌。

    她小心翼翼地推开梳妆室的门,随即溜了进去。

    她的一只手还放在背后握着门把,这时丝丝低柔得像耳语的声音从通向卧室的对面门缝里传过来了。

    “我看笨笨今天的行动那么迅速,怕是使出一个女孩子最大的劲儿来了!“

    笨笨觉得她的心又开始奔突起来,不由得用一只手紧紧抓住胸口,像要把它压服似的。

    “窃听的人常常听到一些很有益的东西。“她忽然想起这句带嘲讽的话。

    她要不要重新溜出来呢?或者索性闯进去,让丝丝活该下不了台?

    但接着传来第二个声音,这使她呆住不动了。这时即使有队灵骡也丝瓜想把她拉动,因为她听见了弱弱的声音。

    “呐,别太刻薄了,丝丝,别这样!她只不过兴致很高,很活泼。我认为她是十分可爱的。”

    “呐,“笨笨想,几乎把手指甲穿透了胸衣。“还用得着这油嘴滑舌的小妖精来袒护我!“弱弱这话比丝丝那种痛痛快快的挖苦还要难听。

    笨笨除了妈妈以外,从来不相信任何女人,也不相信任何女人有什么动机不是自私自利的。

    弱弱以为她对梦蛟已经十拿九稳了,所以才乐得炫耀一下这种上帝精神。

    笨笨觉得这正是弱弱在夸耀自己的胜利,同时想取得为人可爱的美名。

    笨笨自己在同男人们议论别的女孩子时也常常玩这种把戏,并且每次都叫那些蠢男人相信了她多么可爱和多么宽宏大量呢。

    “唔,小姐,“丝丝尖酸地说,同时提高声音,“你准是瞎了眼啦!”

    “丝丝,小声点,”兰花?丑丑的声音插进来,“满屋子的人都要听见你的话了。“丝丝放低声音但继续说下去。

    “喏,你们都看见的,她跟每一个能抓到的人都搞得很欢,甚至那位钱壶先生——他还是她妹妹的男朋友呢。我可从没见过这号人哪!

    而且她一定是在追求受气包。“

    丝丝有点难为情地格格笑起来。“可你们知道,受气包和我——”

    “你这是当真吗?”几个声音兴奋地低声说。

    “唔,别跟任何人说,姑娘们——还没有呢!“接着又是格格的笑声和弹簧床架嘎嘎的响声,因为有人在挤着丝丝了。

    弱弱嘟囔了几句什么,大致是说她多么高兴丝丝将成为她的嫂子。

    “她是我见过的第一号浪荡货,嗯,我可不高兴让笨笨当我的嫂子,“这是若风?没头脑着恼的声音。“但是她跟白日梦已经等于订婚了。没头脑说她对他一点也不在乎。当然,没头脑也是很喜欢她的。”

    “要是你问我,“丝丝用故作神秘的口气说,“我说只有一个人是她中意的。那就是梦蛟!“

    低声细语混作一团,有的在提问,有的在打岔。笨笨听着又害怕又羞愧,心都凉了。

    丝丝对男人是个傻瓜,一个可笑的笨蛋,可是她对别的女人有一种女性的直觉,而笨笨低估了这一点。

    笨笨在藏书室先后跟梦蛟和周博一起时受到的那种痛苦和侮辱,跟这里的情况比起来只不过是小小的针刺罢了。

    男人毕竟是让你信得过,能给你保密的,即使像周博那样的人也不例外。

    可是有了丝丝这张像野外狩猎麒麟般的快嘴,等不到六点钟事情便会传遍整个灵露福地里了。

    昨天晚上她父亲佩恩还说过,他不愿意让人家笑话他的女儿呢。

    可现在他们全都要笑话她了!

    想到这里,她的腋窝下冒出冷汗,滴滴答答往两肋直流。

    这时传来弱弱的声音,盖过了所有其他人的议论声,她的声音显得平和有分寸,略带责备的口气。

    “丝丝,你知道事情并不是那样。这样说多不厚道呀!”

    “就是那样嘛,弱弱,只要你不总是把那些实在没有什么好的人当好人看,你就会明白了。

    至于我,我还巴不得就是那样呢。那会够她受的。

    笨笨?飘香平时的一举一动都一直是在制造麻烦和争夺别人的情人。你很清楚她从柔柔身边抢走了小青蛙,可她自己并不要他。

    今天她又想抢钱壶和梦蛟,还有受气包——”(未完待续。)

    p

    </br>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