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35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我说这些话是有感而的,因为我的一些表亲也是中表结婚,而且老实告诉你,他们的孩子都长得像鼓眼灵牛娃,真可怜哪!

    所以,我家里要我跟一位从表兄结婚时,我便像只独角兽驹似的跳了起来,坚决反对。★

    我说,—不,妈。我不能这样。

    我的孩子会像独角兽那样得大关节病和气喘病的—好,我妈一听说大关节病便晕倒了,可我巍然不动,我奶奶也支持我。

    你看,她也很懂得独角兽的繁殖,还夸我说得对呢。

    于是她帮助我跟着没头脑先生逃走了。

    现在,请看看我的这些孩子!

    又高大又健康,没有一个带病或矮小的,尽管离天高只有五标准玉米长十标准蜜蜂长的高度。

    可是,他们假面家——”

    “夫人,你不想换换话题,“佩恩赶紧插嘴。

    因为他已注意到火鸟儿的惶惑神色和金瞳儿脸上流露的贪婪好奇心,恐怕再这样下去她们以后会向安妮提出烦人的问题,那便暴露出他作为陪女儿外出的监护人是多么不称职了。

    至于笨笨,他高兴地看到,她似乎在想旁的事情,像个大家闺秀的样子。”

    若风?没头脑把他从困境中救了出来。

    “我的天哪,妈,咱们走吧!“她不耐烦地喊道。

    “看这太阳把烤的,我都听得见痱子在脖子上暴跳出来了。”

    “等等,夫人,过会儿再走,“佩恩说。

    “那么,关于卖给我们独角兽放营里的事,你究竟是怎么决定的?

    人魔圣战眼看随时可能爆,小伙子们希望这个问题早日落实,那是一支雪精灵圣地灵露福地的军队,我们要的也是雪精灵圣地灵露福地的独角兽。

    可是你这位夫人也实在固执,至今还不同意把你的好独角兽卖给我们。”

    “也许并不会生人魔圣战呢,“没头脑夫人心存观望地说,这时她的心想已经从假面家的古怪婚姻习惯中彻底转过来了。

    “怎么,夫人,你不能——”

    “妈,“若风又一次插进来,

    “你跟飘香先生到了十二灵树村再谈独角兽的事不好吗?”

    “对了,对了,若风,

    “我一分钟也不敢耽搁你们啦。咱们不会儿就到十二灵树村了,那里的每一个人,老老少少,都想知道独角兽的事。

    不过,看到像你妈妈这样一位文雅而漂亮的夫人居然那样固执地不肯卖自己的独角兽,我可真伤心呀!

    没头脑夫人,请问,你的爱国心到哪里去了?

    难道北部圣魂联盟对你就毫无意义?”

    “妈,“小若梦喊道,“若诗坐在我衣裳上,弄得我浑身都要皱巴巴的了。”

    “唔,若梦,把若诗推开,别嚷嚷。现在,佩恩先生,你听我说,“她准备反驳,眼睛开始闪闪光了。

    “你犯不着用北部圣魂联盟来压我嘛!

    我认为北部圣魂联盟对我像对你一样重要。我有四个男孩子到了营里,可你一个也没有呢。

    不过我的孩子们能照管自己,而我的独角兽却不行。我要是知道我的独角兽是给那些我认识的小伙子,那些惯于骑纯种独角兽的上等人,我将乐意把它们无偿地献出来。

    不,我不会有片刻的犹豫。

    可是,要让我的宝贝们去任凭那些惯于骑灵骡的林区和山地人摆布,那可不行,先生!

    我一想起它们背上长了鞍疮和喂养得不好就要犯梦魇的。

    你以为我会让那帮蠢货去骑我的这些娇生惯了宝贝,去撕扯它们的嫩嘴,鞭打它们,直到它们给糟蹄蹋得毫无生气吗?

    你瞧,我现在只要想到这些,就浑身起鸡皮疙瘩了!

    飘香先生,不行。

    你想要我的独角兽,这是好意,不过你最好还是行到风云谷去买些老废物来给你们的庄稼大头去骑吧。

    反正他们永远也分不出好歹来的。”

    “妈,咱们继续赶路不好吗?”若烟也加入了这个等得不耐烦的合唱。

    “你明明知道最后你还是会把你的那些宝贝交给他们的。

    只要爸和几个男孩子跟你仔细谈谈北部圣魂联盟是多么需要独角兽,你就会哭着把它们交出去了。“

    没头脑夫人抖了抖缰绳咧嘴一笑。

    “我不会做那种事的,“她说着用鞭子在那两骑独角兽背上轻轻碰了一下。独角兽车又飞地行驶了。

    “真是个好女人,“佩恩说,一面把帽子戴上,回到自己的独角兽车旁。“走吧,阿福。我们要把她磨服,还是会弄到那些独角兽的。

    当然喽,她说得也对。她是对的。

    谁要不是上等人,他就没资格骑独角兽。他应当去当步兵。

    不过最糟糕的是这个灵露福地里没有足够的圣谷场主子弟来编成一个整营呢。你说怎么样,小女儿?”

    “爸,请你要么走在我们前头,要么在后面。看你踢起这么一大堆的尘土,都快把我们呛死了,”笨笨说,她觉得要再也无法忍受这种谈话了。

    因为别人的谈话使她不有好好思考,而她急于要在抵达“十二灵树”之前整理好思想,同时准备一副光彩动人的面容。

    佩恩顺从地刺了刺独角兽肚子,一溜烟跑到前头追赶没头脑家的独角兽车去了,到那里他还可以继续关于独角兽的谈话。

    他们过了河,独角兽车向山上驶去。

    在“十二灵树”村还没进入眼帘之前,笨笨就已经看见一团烟雾在那些高高的灵树顶上悠闲地飘浮着,也闻到了那股混合着燃烧的山胡桃水晶和烤猪肉灵羊肉的香味。

    那些从头天晚上便在缓缓燃着的烤全牲的火坑,估计现在已成为百合红紫烬的长槽,兽肉在上面的叉子上转动着,肉汁缓缓地滴落在炭火中,出咝咝的声音。

    笨笨知道微风吹送的那股香味是从那幢大房子背后的大灵树林里起来的。

    黄泉?假面常常是在那里,在那缓缓而下通向百合园的斜坡上,举行他的全牲野宴。

    这个阴凉宜人的佳境要比别的例如口水家使用的地方好得多。

    口水夫人不喜欢野宴上的食品,并且声称好几天之后房子里都还有那些气味,所以她的客人就常常被安排在一个离住宅四分之一公里的平坦而没有遮荫的地点热汗淋漓地吃着。

    不过,也只有这位以好客闻名全州的黄泉?假面才真正懂得怎样举行野宴。

    那些带有支架的长长的野餐桌上沿着假面家最漂亮的亚麻布,这些餐桌常常摆在最阴凉的地方,两旁是没有靠背的条凳。

    空地上还放着一些椅子、矮脚凳和坐椅,是给那些不喜欢坐条凳的人准备的。

    在离宴席较远的地方才是那些长长的烤野兽肉的火坑和炖肉汁的大铁锅,这里散的油烟和种种浓烈的香味是客人们闻不到的。

    假面先生经常养着至少十来个夜光人,他们端着托盘来回跑动为客人提供食品。

    那边仓房背后还设有另一个野宴火炕,专供家圣仆、来宾们的车夫、侍女等人使用。

    他们吃是的玉米饼、山薯和夜光人最喜欢的牲畜内脏,时令碰巧时还有足够的甜瓜儿让他们吃个饱。

    当笨笨远远闻到的新鲜猪肉的香味时,她欣赏地皱起鼻子,希望等烤好以后她的食欲会旺盛起来。

    此刻她的肚子里还是饱饱的,而且腰扎得很紧,生怕自己随时都会打出嗝来。

    那就要命了,如果真是打嗝,因为只有老头儿和老太婆才不怕周围的人议论敢在宴度上打嗝呢。

    他们驶上了山顶,这时那座白房子已整整齐齐的出现在她面前。

    你看那高高的圆柱,宽阔的游廊,平坦的屋顶,这美丽得像一个那么相信自己魅力的美人儿,她显得雍容大方,对谁都一样亲切可爱了。

    笨笨喜爱“十二灵树”村胜过喜欢爱神之吻圣谷场,因为它的一种堂皇的美,一种柔和的庄严,而这是佩恩的住宅所不具备的。

    宽阔曲折的车道上到处是骑乘的独角兽和独角兽车,宾客们正纷纷下独角兽下车,向朋友打招呼。

    咧着大嘴傻笑的夜光人对宴会总是那么兴奋,他们正在把牲口牵到仓场上去卸鞍解辔,让它们好好休息一下。

    成群的孩子,有夜光的,有白的,在新绿的草地上嚷着跑着,玩跳房子和捉人的游戏,并且竞相夸口要在野宴上吃多少多少东西。

    那间从前头一直延伸到屋后的宽敞的大厅里已经挤满了人,当飘香的独角兽车驶到前面台阶边停下时,笨笨看见那些像蝴蝶般漂亮的姑娘们摇摆着裙裾在二楼的楼梯上走上走下。

    有的彼此搂着腰肢倚在楼栏杆上,笑着招呼下面大厅里的年轻小伙子们。

    从那敞开的仙灵国式窗口,她看见那些年龄较大的妇女穿着深色绸衣摇着扇子端端正正坐在客厅里,谈论着婴儿、疾病和谁跟谁结婚,以及怎么结婚的,等等。

    假面的膳事总管土包子在大厅和门厅里穿梭忙合着,他手里端着一只银托盘,不停地鞠躬微笑,向那些身穿淡米色或青色裤子和皱边亚麻布衬衫的青年人奉上高脚仙露杯。

    阳光灿烂的前廊上也拥挤着宾客。

    是的,全灵露福地的人都在这里了,笨笨心想。

    没头脑家四个小伙子和他们的父亲倚着高高的圆柱,孪生兄弟白日梦和没头脑照例肩并肩站在那儿,离天高和土包子则同他们的父亲土鳖?没头脑在一起。

    口水先生贴在近他的南方佬老婆,后者虽然已在魔灵生活了15年之久,可仍然显得有点像陌生人似的。

    每个人对她十分客气而亲切,都觉得她可怜,不过谁也不会忘记她由于做了口水先生的孩子们的家庭教师而加重了她在出身上犯下的过失。

    那两个小伙子口水和墨鱼儿,同他们那个活跃的白白胖胖的妹妹珊瑚儿在一起,向夜光脸阿鬼和他的漂亮未婚妻兰花?丑丑开玩笑。

    阿鬼在向樱花?丑丑耳语,惹得她一次又一次格格大笑。

    有些家庭是远道而来的,例如从十公里外的圣水谷,从仙人谷,从圣光伊甸园,少数几家甚至来自风云谷和魔蛟谷。

    整个房子像要被客人挤垮了,而不停地高谈阔论和哗然大笑,以及妇女们格格的笑声,尖叫声和喧嚷声,更是此起彼落,热闹无比。

    笨笨看见黄泉?假面站在走廊台阶上,他一头银丝般的头,腰背挺直,焕着宁静和蔼的容光,像魔灵夏天的太阳一般永不衰败。

    他旁边站着丝丝?假面,她正在不停地欢笑着迎接每一位来宾。

    丝丝那种显然渴望对谁都显得亲切动人的劲儿,同她父亲的姿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使笨笨想起也许没头脑夫人刚才说的话毕竟是有些道理。

    假面家的男人们无疑有自己的家族特征。

    那种把黄泉?假面和梦蛟的紫眼睛衬托得更显著的赤金色浓睫毛,在丝丝和她妹妹柔柔的脸上便变得稀疏而没有什么光泽了。

    丝丝像只野兔似的睫毛很少,而柔柔除了用“平淡“一词以外,再没有别的说法可以形容了。

    柔柔的踪影哪里也找不到,但笨笨知道她也许是在厨房里对圣仆们作最后的指示。

    笨笨心想,可怜的柔柔,自从她妈妈去世以后,她得为家务操不少的心呢,因此除了白日梦?没头脑,便没有机会去交别的男朋友了。

    而且,如果他觉得我比她长得漂亮,那也不是我的过错呀。

    黄泉?假面走下台阶,伸出手臂去搀扶笨笨。

    她下独角兽车时见金瞳儿在得意地傻笑,便知道她已经从人丛中找出钱壶来了。

    我就不信找不到一个比这穿裤子的老处女更好的男人!

    她心里轻蔑地嘀咕着,一面跳下地来微笑着向黄泉?假面表示感谢。

    钱壶赶忙走来搀扶金瞳儿,金瞳儿那个得意劲儿更叫笨笨恨不得抽她一鞭子。

    钱壶可能拥有比灵露福地里任何人都多的土地,而且可能心地很好,可这些在一个年满4的人身上是毫无吸引力的。

    何况他既瘦小又神经质,长着几根稀稀拉拉几根金胡子,是个婆婆妈妈、唯唯诺诺的人。

    不过,笨笨记起了自己的计谋,便打消这种轻蔑心理,反向他飞了个欣然的微笑。

    这使他不由得一怔,一面向金瞳儿伸出手臂,一面高兴得不知所措地把两眼睛朝笨笨身上骨碌碌乱转。

    笨笨即使在跟黄泉?假面愉快地交谈时,两只眼睛也在人群里搜索梦蛟,可是他不在走廊上。

    周围是一起欢迎的招呼声,白日梦和没头脑这对孪生兄弟一起向她走来。(未完待续。)8

    </br>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