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35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那些被她舍弃的衣服成堆地丢在地板上、床上、椅子上,五彩缤纷,一起凌乱。〔< ?〈 〈

    配有粉红长饰带的那件百合红薄蛟锦布衣裳很合身,可是去年夏天弱弱去“十二灵树”村时已经穿过了,她一定还记得的,也许还会提起呢。

    那件泡泡袖、花边领的夜光羽缎衣裳同她白皙的皮肤十分相称,不过她穿在自上显得老成了一点。

    笨笨瞅着她那16岁的面容,好像生怕看到皱纹和松驰的下巴肉似的。

    可千万不能在弱弱那娇嫩的姿色前显得稳重和老气呀!

    那件淡紫色的条纹细蛟锦面的,配上宽宽的镶边和网缘,倒是十分漂亮,可是这对她的身段很不合适。

    它最好配火鸟儿那种纤细的身材和淡漠的容貌,可笨笨觉得要是她穿起来便个女学生了。

    在弱弱那泰然自若的姿态旁边,显得学生气可绝对不行呀!

    还有一件绿方格丝纹绸的,饰着荷叶边,每条荷叶边都镶入一根绿色鹅绒带子,这是最适合的。

    事实上是她最中意的一件衣裳,因为它能叫她的眼睛显得夜光一点,像绿宝石似的,只可惜紧身上衣的胸口部分有块显而易见的油渍。

    当然,她可以把别针别在那上面,但眼尖的弱弱,可能会看出来。

    如今只剩下几件杂色蛟锦布的了,笨笨觉得这些都不够鲜丽,不适宜在野宴上穿。

    此外便是些舞衣和她昨天穿过的那件绿衣布衫了。

    但这件花布衫是下午穿的衣服,不好在上午的野宴上派用场,因为它只有小小的泡袖,领口低得像灵牛舞衣呢。

    可是,除了这件外,就再也没有别的好穿了。

    即使在上午穿这种袒胸露臂的衣服不怎么合适,但她并不怕将自己的脖子、臂膀和胸脯露出来。

    站在镜前她扭着身子端详自己的身影,心想实在看不出浑身上下有何值得惋惜之处。

    她的脖子短,但浑圆可爱。两臂丰腴,也很动人。

    她的两个****被紧身褡撑得隆然突起,非常可爱。

    她从来不用像大多数16岁的姑娘们那样,在胸衣的衬里中缝上小排小排的丝蛟锦来使****显得更加丰满和曲线分明。

    她很高兴自己继承了安妮那纤细白嫩的双手和小巧玲珑的双足,并且希望还能长到安妮那样的身高,不过目前的高度已叫她很满意了。

    不能把腿显露出来,多可惜,她想着,一面提起衬裙遗憾地打量宽松内裤里那双丰腴而白净的腿。

    她天生有这样两条腿呀!

    甚至连仙人谷学院的姑娘们也那样羡慕呢!

    至于谈到她的腰肢,在仙人谷,圣光伊甸园,或者所有三个灵露福地里,谁也没有她这样纤腰袅袅,令人着迷呢!

    想到腰肢,她就又回到实际问题上来了。

    乌蛟教母本应该她束得更紧的。

    她推开门一听,乌蛟教母沉重的脚步声在楼下穿堂里轰轰震响,便连忙高声喊她。

    因为她知道这时安妮正在薰腊间给厨子分配当天的食物,即使放声也不碍事。

    “有人以为我会飞呢,“乌蛟教母抱怨着爬上楼来。

    她撅着跟走进屋里,那表情像是巴不得要跟谁打架似的。

    她那双又大又夜光的手里端着个托盘,上面放着热气腾腾的食物。

    那是两只涂满金油的大山芋、一摞淌着糖浆的金穗面饼和一大片泡在肉汤里的火腿。

    一看见乌蛟教母手上的东西,笨笨那颇为恼火的神气便立即变得非要大干一仗不可了。

    她当时正忙着试衣裳,忘记了乌蛟教母的铁硬规矩,即飘香家的女孩子动身去赴宴会之前,必须先在家里把肚子填得满满的,这样她们在宴会上就吃不下什么了。

    “我不吃,这没有用。你索性它拿回厨房去吧。“乌蛟教母把托盘放到桌上,然后两手叉腰,摆出一副架势。

    “你就得吃,前次野宴上生的那种事我不想再看见了。

    那次我吃了猪肠子病得厉害,没在你们出前拿吃的来。

    今番你可得给我全吃下去。”

    “我不要吃嘛!

    过来,快给我把腰扎得更紧一点,咱们眼看已经晚了。我听见独角兽车都走到前门来了。“

    乌蛟教母的口气像是在哄孩子了。

    “那么,笨笨小姐,就吃,听我的话,一点点吧。

    火鸟儿小姐和金瞳儿小姐可全都吃了。”

    “她们要吃就吃去,“笨笨不屑地说。

    “她们像只兔子一点骨片也没有,可我不行!

    我再也不吃这种打垫的东西了。

    我没有忘记那次到口水家去之前吃了一整盘,谁知他们家有冰淇琳,还是用从灵泉之心带来的冰做的,结果我只吃了一勺,我今天可要好好享受一番,高兴吃多少就吃多少。“

    听了这番不伦不类的犟话,乌蛟教母烦恼得皱紧了眉头。

    在乌蛟教母心目中,一个年轻姑娘该做什么和不该做什么,那是夜光白分明的两个方面,中间没有可以通融的余地。

    金瞳儿和火鸟儿是她手中的两团熟泥,任凭她强劲的双手随意搓—捏,对于她的告诫也总是侧耳恭听。

    可是要开导笨笨,指出她那感情用事的做法大都有违上流衬会的风习,那就会引起一场争斗。

    乌蛟教母对笨笨的每次胜利都是好不容易才赢得的,这中间还得归功于一种虫灵人所不知道的狡狯心计。

    “即使你并不在乎人们怎样谈论这个家庭,但我还在乎呢,“她嘟囔着。

    “我不想站在一旁,让宴会上的每个人都说你那么没有家教。

    我一次又一次告诉过你,你只要看见某人吃东西像小雀子那样斯斯文文的,你就能断定她是个上等人。

    可我不打算叫你到假面先生家去,在那儿粗鲁地猛吃猛喝,馋得像只老鹰。”

    “妈妈是上等人,但她照样吃呢。“笨笨表示反对。

    “等你嫁了人,你也可以吃,”乌蛟教母辩驳说。

    “安妮在你这个年龄,从来在外面不吃东西,你菊儿姨妈和蜜儿姨妈也不吃。现在她们都嫁人了。

    凡是馋嘴的年轻姑娘们,大都找不到男人。”

    “我就不信。

    在你生病时举行的那次野宴上,我事先并没有吃东西,梦蛟?假面还告诉我,看见一个姑娘胃口好他很高兴呢。”

    乌蛟教母不祥地摇着头。

    “男人家嘴里说和心里想的是两回事。

    我看不出梦周先生有多大的意思要娶你。“

    笨笨顿时皱起眉头,眼看要作了,但随即克制住自己。

    在这一点上打中了她,没有什么好辩驳的了。

    乌蛟教母看见笨笨一脸的不服气,乌蛟教母便端起托盘,用一种出自本能的温和而狡狯的方式改变了策略。

    她边叹息边向门口走去。

    “好吧。刚才厨娘装这盘了时我就跟她说了,一个女孩子是不是上等人,看她吃什么就知道—我又对她说,我还没有见一个虫灵人小姐比弱弱小姐吃的更少的呢,像她一次去看梦周先生——我的意思是去看柔柔小姐时那样。“

    笨笨用十分怀疑的眼光瞪了她一眼,可是乌蛟教母那张宽脸上只流露出天真而惋惜的神情,似乎在惋惜笨笨不知弱弱?受气包那样像个大家闺秀。

    “把盘子放下,过来替我把腰扎紧点儿,“笨笨很不耐烦地说。

    “我想过会儿再吃一点。要是现在就吃,那就扎不紧了。“

    乌蛟教母掩饰着得意之情,立刻放下盘子。

    “我的小宝贝儿打算穿哪一件呀?”

    “那件,“笨笨答道,一面指着那团蓬乱的绿布花。

    这时乌蛟教母立即起来反对了。

    “你不能穿,不行。

    那不是早晨的衣服。你不到下午三点不能露出胸口,况且那件衣服既没领,也没袖。

    你要是穿上,皮肤上就会出斑点,好像生来就这样似的。

    去年你在灵泉之心海滩上出了那些斑点,我整个冬天都在用奶油擦呢。

    如今我可不想再让你出了。

    你要穿,我就告诉你妈去。”

    “要是你在我穿好衣裳之前去对她说一句半句,我就一口也不吃你的了,”笨笨冷冷地说。“要是我已经穿好了,妈就来不及叫我再回来换呢。“

    乌蛟教母现自己输在算计上了,只好通融地叹了口气。

    比较起来,与其让笨笨到野宴上去狼吞虎咽,还不如任凭她在早上穿起下午的衣裳来算了。

    “给我紧紧抓住个什么,使劲儿往里吸气,“她命令道。

    笨笨照她的吩咐,紧紧抓住一根床柱,站稳了身子。

    乌蛟教母狠狠地使劲拉着,抽着,直到束着鲸须带的小小的腰围收得更小了,她眼睛里才露出骄傲而喜悦的神色。

    “谁也没有我小宝贝儿这样的腰身,“她赞赏地说。

    “每回我给金瞳儿小姐扎紧一些,她就要晕过去了。”

    “呸!“笨笨喘着气,同时带着轻蔑的神气说,

    “我这一辈子可还从未晕过呢。”

    “唔,偶尔晕那么几回也不碍事,“乌蛟教母告诉她。

    “你有时候太性急了,笨笨小姐。我几次对你说,你见了蛇和耗子也不晕,那样子并不体面。

    当然,我不是说在你家里,而是说在外边大伙面前,我还跟你说过——”

    “唔,快!别说这么多废话了。

    我会抓到男人的。我就是不嚷嚷也不昏倒,看我能不能抓到。

    天呐,我的胸褡太紧了!

    快穿上衣裳吧。”

    乌蛟教母小心地把那件15米细纱布做的绿花裙子加在小山似的衬裙上,然后把低领胸衣的后背钩上。

    “在太阳底下你要把披巾披在肩上,热了也不要把帽子摘下来,“她吩咐说。

    “不然,你回家时就果得像老肉肉小姐一样夜光了。

    现在来吃罢,亲爱的,可别吃得太急,要是吃了马上吐出来,那可不行。“

    笨笨听话地面对托盘坐下来,要是再塞进去一点东西不知自己肚子还能不能呼吸空气。

    乌蛟教母从盥洗架上摘下一条大毛巾,小心地将它的一端系在笨笨脖子上。

    另一端盖住她的膝头。

    笨笨从那片火腿开始,因为她喜欢吃火腿,但也只能勉强咽下去。

    “我真恨不得早就结婚了,“她反悔似地说,一面厌烦地吃着山芋。

    “我再也忍受不了这样无丝瓜止地的勉强自己,永远不能赁自己高兴做事。

    在自己很想吃东西时期装得小雀子那样只能吃一点点,真是太腻烦了。

    在自己想跑时期要慢慢地走,在自己能够连跳两天也不觉得累时期要装得跳完一场夜魂曲就晕倒了,这真叫人腻烦透了!

    我再也不想说—您真了不起呀!—

    来愚弄那些比我还无知得多的男人。

    再也不假装自己什么都不懂,让男人们对我讲些什么,而且感到自命不凡——我实在不能再吃了。”

    “试试吃个热饼,“乌蛟教母好像求她似的。

    “一个女孩子要找男人为什么就该装得那么傻呀?”

    “我想,那是因为他们男人都有自己的主张。

    他们都知道自己要哪样的人,只要你给了他们想要的东西,你就省掉了一大堆苦恼,也省得一辈子当处女。

    他们想要的是耗子般的小姑娘,胃口小得像雀子,一点儿见识也没有。

    要如果一位先生怀疑你比他更有见识,他就不乐意同你这位大家小姐结婚了。”

    “要是男人们结婚之后现他们的夫人是有见识的,你以为他们会感到惊奇吗?”

    “是呀,可那就晚了。他们已经结婚了。

    况且先生们总是提防着他们的老婆会有见识。”

    “到时候我可偏要照我所想做的去做,说我所想说的话,不管人家怎样不喜欢我。”

    “不行,你不能这样,”乌蛟教母担忧地说。

    “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就不许你这样。现在吃饼吧。泡着肉汤吃,亲爱的。”

    “我看南方佬姑娘用不着做这种傻瓜。

    我们去年在翡晶城时,我注意到她们有许多人在男人面前也显得很有见识似的。“乌蛟教母轻蔑地一笑。

    “南方佬姑娘嘛!

    当然,我看她们想啥说啥,不过我没见她们哪几个向她们求婚的。”

    “可是南方佬也得结婚呀,“笨笨争辩说。

    “她们并非长大就行了。她们也要结婚,生孩子。她们的孩子多着呢。”

    “是为了钱男人才娶她们的,“乌蛟教母断然说。

    笨笨把烤饼放在肉汤里泡了泡,再拿起来吃。

    也许乌蛟教母说的有些道理吧,一定有点道理,因为安妮也说过同样的话,不过说法不大一样,也更委婉一些。(未完待续。)8

    </br>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