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33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周博一点也不知道上面生的惨事,孩子们离开后,他继续欢快地吹了一阵口琴!

    当然,他只是在凄惶中故意这样做,为的是证明他一点也不在乎!

    然后,他决定不吃药,为的是让笨笨伤心!

    然后!他躺在床上不盖被子,好叫笨笨更加网因为笨笨总是把被子给他们盖得严严实实的,怕的是半夜里会着凉!

    然后周博几乎要哭出来。

    可是他忽然又想到,要是他笑,笨笨没准会多么生气。于是他狂傲地大笑,没笑完就睡着了!

    周博有时做梦,虽然不常做!可是他的梦比别的孩子更叫人难受!

    他在梦里常会痛哭,一连几个小时都摆脱不了梦的纠缠!

    他的梦,我猜想大概是和他那不明底细的来历有关!

    碰到这种时候,笨笨总是把他从床上扶起来,让他坐在自己膝上,用她自己明的种种亲呢的方法抚慰他。

    等他悄悄平静下来,不等他醒,又把他放回床上,为的是不让他知道有损他的尊严的那些做法!

    可是这一回,周博睡得一点梦都没有,一只胳臂耷拉在床沿下,一条腿拱了起来,没笑完的笑意还技在嘴上,嘴张着,露出珍珠般的两排小牙!

    周博就是这样毫无防御地被隆美尔现了!

    隆美尔不声不响地站在树脚下,隔着房间望着他的敌人!

    隆美尔那阴暗的心里,难道没有激起一丝同情吗?

    这个人并不是坏到家了:他爱花,爱美妙的仙乐。

    我们得坦白地承认,眼前这幅动人的景象深深地感动了他!

    要是他的善良一面占了上风,他也许会勉勉强强地走回树上,可是有个东西把他留了下来!

    留下隆美尔的是周博那倨傲不恭的睡态,嘴张着,胳臂耷拉着,膝盖拱着!

    这种种姿态凑在一起,苏菲儿直就是十足一个盛气凌人的化身,在隆美尔那敏感的眼睛里看来,再也不会有比这更气人的了!

    这使得隆美尔又硬起了心肠!

    要是他的怒火把他爆裂成几百块碎片,那么每一片都会不顾一切地飞向那个熟睡的孩子!

    虽然一盏灯的昏光照在床上,隆美尔却站在黑暗中!

    刚偷偷地向前迈了一步,他就遇到了一个障碍,小飞飞的树洞的门!

    门和洞口并不完全吻合,所以隆美尔是从门上面朝里看的!他伸手去摸门闩,见门闩很低,他够不着!

    在他那纷乱的头脑里,周博的姿态和面孔似乎越显得可恶了!他使劲摇晃着门,用身子去撞门!

    他的敌人究竟能不能逃出他的毒手呢?

    那是什么?

    隆美尔红的眼睛瞅见了周博的药杯摆在他伸手就能拿到的架子上!

    他一下子就明白了那是什么,知道这个睡觉的孩子已经落进了他的手心!

    隆美尔生怕自己被人活捉了去,他总是随身带着一瓶可怕的毒药,那是他用他找到的各种致命的毒草炮制成的!

    他把这些毒草熬成一种黄色的液体,什么科学家都没有见识过的,大概是世界上最毒的一种毒药了!

    隆美尔在周博的药杯里滴了五滴这种毒药!

    他的手不住地颤抖,那是因为狂喜,而不是因为惭愧!

    隆美尔滴药时,眼睛不去望周博。

    不是因为怕起了怜悯而不忍下手,只是怕洒了药!

    然后,他久久地幸灾乐祸地凝望了他的受害者一眼,转身艰难地蠕动着爬上树去!

    隆美尔从树顶上钻出来时,那样子真像恶魔出了魔窟!

    他流里流气地歪戴着帽子,裹上大衣,用一个衣角遮住前身,像是把自己隐藏起来,不让黑夜看见!

    其实,他才是黑夜里最黑暗的一件东西!

    他哨喃地自言自语,说着些奇怪的话,穿过树林溜走了!

    周博还在睡!

    灯火跳了一下,熄灭了,屋里一片黑暗。

    可是他还接着睡下去!

    史前巨鳄肚里的钟一定不止十点钟了,也不知道被什么惊醒了,周博突然从床上坐起来!那是他的那棵树上,轻轻的、有礼貌的叩门声!

    虽然声音很轻,很有礼貌,可是在寂静的深夜里,也是够瘆人的!

    周博伸手去摸剑,他握住了剑,然后问道:

    “谁?”

    半晌没有回答,然后又是敲门声!

    “你是谁?”

    没有回答!

    周博不觉毛骨悚然,这正是他最喜欢的!

    他两步走到门前!

    这门不像小飞飞的门,而是和树洞严丝合缝,所以,他不能从门缝看到外面,敲门的人也不能看到他!

    “你不开口,我就不开门!”周博喊道!

    来人终于开口了,出了小铃铛似的可爱的声音!

    “让我进来,周博!”

    那是杜鹃,周博马上打开门闩让她进来!

    她飞了进来,神情兴奋,脸红红的,衣服上沾满了泥!

    “怎么回事?”

    “啊,你再也猜不到的!”她喊道,她让周博猜三次!

    “快说!”周博大声喊道。

    于是,杜鹃用一句不合语法的长句子,长得像魔术师从嘴里抽出来的带子一样,说道出了笨笨和孩子们被俘的经过!

    周博一面听。一面心突突地跳!

    笨笨被绑了,被抓到了恐蛟海盗船上。

    她爱世上的一切,却落得如此下场!

    “我要救她!”周博跳了起来,去拿武器!

    他跳起来的时候,想起了一件可以让笨笨高兴的事,他可以吃药!

    他的手端起那只致命的药杯!

    “别喝!”杜鹃尖声叫道,她听到了隆美尔匆匆穿过树林时,口里嘟哝着他做过的事!

    “为什么?”

    “药里有毒!”

    “有毒?谁能来下毒?”

    “隆美尔!”

    “别说道呆话!隆美尔怎么能到这里来?”

    咳!这一点杜鹃也没法解释,因为就连她也不知道小飞飞的

    树的秘密!

    不过,隆美尔的话是无可怀疑的,药杯里的确下了毒!

    “况且,”周博自信心十足地说道,“我压根儿就没睡着!”

    周博举起了杯子!说道话已经来不及了,只有立即行动!

    杜鹃像闪电一般,迅地蹿到周博的嘴唇和杯子之间,一口喝干了杯中的药!

    “怎么,杜鹃?你怎么敢喝我的药?”

    杜鹃没有回答!她已经摇摇晃晃地在空中旋转了!

    “你怎么啦?”周博喊,他有点害怕了!

    “药里有毒,周博,”杜鹃轻声对他说道,“现在我要死啦!”

    “啊,杜鹃,你喝毒药是为了救我吗?”

    “是的!”

    “可是为什么呀,杜鹃?”

    杜鹃的翅膀已经托不起她了,为了回答,她落到了周博的肩上,在他的下巴上亲热地咬了一口!

    她在他耳边悄悄地说道:“你这个笨蛋!”

    然后她摇摇晃晃地回到她的寝室,躺倒在床上!

    周博悲哀地跪在她身边,他的头几乎塞满了整个小室!杜鹃的亮光越来越暗了。周博知道,要是这亮光熄灭了,杜鹃就不复存在了!

    杜鹃喜欢周博的眼泪,她伸出美丽的手指,让眼泪在她手指上滚过!

    杜鹃的声音很微弱,起初,周博几乎听不清她说道些什么!

    后来,他听懂了!她在说道,要是小孩儿们相信有精灵,她还会好起来的!

    周博伸出了双臂!可是眼前没有孩子,而且现在是深夜。不过,他是对所有梦到了远古伊甸园的孩子们说道话,穿着睡衣的男孩和女孩,还有光着身子、睡在悬挂在树上的篮子里的原始树小娃娃,他们离他其实都很近,不像你所想的那么远!

    “你们信不信有仙人?”他大声喊道!

    杜鹃在床上坐了起来,几乎屏住气,静听她的命运!

    她觉着她仿佛听到了肯定的回答,可又说道不准!

    “你是怎么想?”杜鹃问周博!

    “要是你们相信,”周博冲着孩子们大喊,“就拍手,别让杜鹃死去!”

    很多孩子拍了手!

    有些孩子没拍手!

    有少数几个没心肝的小畜牲出了嘘声!

    拍手声突然停止了,好像有数不清的妈妈们奔进了育儿室,看看到底生了什么事。不过杜鹃已经得救了,先是她的声音变得洪亮了。随后,她一阵风似的跳下了床!

    跟着,她就满屋子乱飞,比以往什么时候都来得欢快和傲慢!

    她决没有想到要感谢那些拍手的孩子,却一心想着要去对付那些出嘘声的孩子!

    “现在该去救笨笨了!”

    周博钻出树洞时,月亮正在云天里行走!他全副武装,却没有多穿衣服,出去做危险的搜索!

    如果任他挑选,他不会挑上这样一个夜晚!

    他本想低低地飞,离地面很近,好让所有异乎寻常的事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但是,在时隐时现的月光下飞得很低,就会把他的灵魂幽灵投在树上,惊动了鸟,使警觉的敌人现他已经出动!

    周博现在后悔他不该给岛上的鸟起了些奇怪的名字,使它们变得很野,很难接近!

    现在没有别的办法,只有学着原始猴人的样子,贴着地面爬,幸好他习惯了这样爬!

    可是朝什么方向爬呢?因为他还不能断定,孩子们是不是给带到了船上!

    一场小雪掩盖了所有的脚印。岛上笼罩着死一般的寂静,仿佛大自然一时给刚才生的大屠杀吓坏了!

    周博自己曾经从灵鹫和杜鹃那儿学会了一些山林知识,这些,他都传授给了孩子们。他相信,碰到危急关头,他们是不会忘记的!

    例如,小飞飞要是遇到机会,会在树上刻上标记。毛球会在地上撤下树种。笨笨会在紧要的地方扔下她的手帕!可是要找到这些目标,需要等到天明,周博却等不得了!

    上面的世界在召唤他,却不给他一点帮助!

    史前巨鳄从周博身边爬了过去,可是,再也没有别的活物,没有一点声音,没有一丝动静。周博很清楚,死亡也许就等在前面一棵树下,或者从身后扑来!

    周博出了这样一句可怕的誓言:“我要和隆美尔拼个你死我活!”

    现在,周博像蛇一样向前爬着。忽而他直立起来,飞快地跑过一片月光照亮了的空地,一个手指头按着嘴唇,一手握剑做好准备!

    他高兴得不得了!

    另外的一个轮回,梦幻传奇继续着!

    笨笨站在爱神之吻圣谷场的走廊上目送那对孪生兄弟离开,直到飞跑的独角兽蹄声已隐隐消失,她才如梦游人似地回到椅子上去。

    她觉得得脸颊僵仿佛有什么痛处,但嘴巴却真的酸痛了,因为是刚才很长一段时间她在咧着嘴假装微笑,为了不让那对孪生子觉她内心的秘密。

    她疲惫地坐下,将一条腿盘起来,这时心脏难受得胀,好像快要从胸膛里爆出来一般似的。

    它古怪地轻轻跳着。她的两手冰凉,一种大祸临头的感觉沉重地压迫着她。

    她脸上流露出痛苦和惶惑的神情,这种惶惑说明,她这个娇宠惯了、经常有求必应的孩子如今可碰到生活中不愉快的事了。

    梦蛟将同弱弱受气包结婚了!

    唔,这不可能是真的!那对孪生子准搞错了。他们又在找她开玩笑呢。

    梦蛟不会爱上她。谁也不会的。同弱弱这样一个耗子似的小个儿。

    笨笨怀着轻蔑的情绪想起弱弱瘦小得像孩子的身材,她那张严肃而平淡得几乎有点丑的鸡心形的脸,而且可能梦蛟是好几个月没见到她了。

    自从去年“十二灵树”村举行家中大宴会以来,她顶多只到过风云谷两次。

    不,梦蛟不可能同弱弱恋爱,因为唔,她决不会错的因为他在爱她呀!她笨笨才是他所爱的那个人呢她知道!

    笨笨听见乌蛟教母的脚步笨重地在堂屋里把地板踩得嘎嘎响,便迅将盘着的那条腿伸下来,并设法放松脸部的表情,尽量显得平静一些。

    万万不能让乌蛟教母怀疑到出了什么事呀!

    />  乌蛟教母总觉得飘香家的人连身子带灵魂都是她的,他们的秘密就是她的秘密。

    只要有一丝神秘的味道,她就会像条警麒麟似的无情地追踪嗅迹。

    根据已往的经验,笨笨知道如果乌蛟教母的好奇心不能立即满足,她就会去跟妈妈一起嘀咕,那时便只好向妈妈交代一切,要不就得编出一个像样的谎话来。8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