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33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寒夜就这样渐渐地挨过,长时间的担惊受怕对于那些初次体验的圣人来说道,真是特别难熬的。

    可是,在那些有经验的老手看来,那些阴森可怖的嗥叫声,以及更加阴森可怖的寂静无声,只不过说道明黑夜是如何在行进罢了!

    这种情况,隆美尔原是一清二楚的,如果他忽略了,就不能看作是他的无知而原谅他!

    原始猴人呢,他们完全相信隆美尔是信守自己的准则的,他们在这夜的行动,正和隆美尔的行动相反!

    使他们的部落闻名的那些事,他们都一一照办了!

    他们感觉的灵敏,是文明人既惊羡又害怕的,只要一个恐蛟海盗踩响了一根干树枝,他们立刻就知道恐蛟海盗们已经来到了岛上。

    眨眼间,就开始了草原狐狸的嗥叫声!

    从隆美尔的队伍登陆的海岸,直到大树下的地下之家,每一厘米地面都被他们穿着脚跟朝前的鹿皮鞋暗地里勘察过了!

    他们发现只有一座土丘,山脚有一条小河,所以隆美尔别无选择。

    只能在这里暂驻,等候天明!

    原始猴人极诡谲地把一切布置停当之后,他们的主力部队就裹起毯子,以他们那个种族男子汉最珍贵的镇静态度,守候在孩子们的家屋上面,等待着那个严峻的时刻,去拼死战斗!

    他们虽然醒着,却正做着美梦,梦想黎明时严刑拷打隆美尔。却不料反倒被奸诈的隆美尔发现!

    据一位从这次屠杀中逃出来的原始树侦察兵说道,隆美尔在那座土丘前根本没停留,尽管在灰蒙蒙的夜光里,他肯定看到了那座土丘!

    他心里始终没有打算等着原始猴人来攻击,他连等待黑夜过去都等不及了。他的策略不是别的,是立刻就动手!

    迷惘的原始树侦察兵原是精通多种战术的,却冷不防他这一手,只得无可奈何地跟在隆美尔后面!

    当他们发出一声草原狐狸的哀号时,终于暴露了自己!

    勇敢的灵鹫身边聚集了十二名最健壮强悍的武士,他们突然发现诡计多端的恐蛟海盗正向他们袭来!

    梦想胜利的纱幕,立刻从他们眼前扯开!

    要想酷刑收拾隆美尔是办不到了,现在是他们痛痛快快地行猎的时候了!

    这一点他们心里很明白。但是,他们的表现,恰如原始猴人的子孙那样!

    假如他们很快地聚拢,列成密集的阵式,那会是很难攻破的。

    但是原始树种族的传统禁止他们这样做!

    他们有一条成文的守则,凡是高贵的原始猴人,在圣人面前不可表现得惊慌失措!

    恐蛟海盗的突然出现,尽管使他们惊骇,他们却一时间巍然屹立,连一条肌肉都纹丝不动,就好像敌人是应邀来做客似的!

    这样英勇地遵守了惯例之后,他们才握起武器,发出了震天的喊杀声,可是已经太晚了!

    这哪里是什么战斗,其实是一场大屠杀,我们不去细说道了!

    原始树部落的许多优秀战士就这样被消灭了!

    不过他们也不是没有报复地白白死去,因为,随着恐蛟海盗瘦狐狸的倒下,鬼人尸魔也送了命,再也不能侵扰海岸了。

    还有大熊鬼影和肥猴等人也一命呜呼!

    灵鹫以及少数残余部队,终于杀出一条血路,逃了出去!

    在这次战斗中,隆美尔的战略有多少可以指责的地方,还是等历史学家去裁决吧!

    假若他呆在土丘上等待正当的时刻再交手,他和他的部下说道不定全都被宰了。要评定他的功过得失,必须把这一点考虑进去才公道!

    他也许应该做的是,预先通知对方他要采取新的策略!

    不过如果那样,就不能做到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因而使他的战略计划落空!

    因此,这个问题是很难下结论的!

    不过,他的智慧能构想出这样一个大胆的计划,他狠毒的天才能实现这个计划,我们尽管不情愿,也不能不佩服!

    在那个胜利的时刻,隆美尔自己的想法如何呢?他的手下人恨不能知道!

    他们气喘吁吁地擦着剑,远远地躲开他的那只金爪。

    他们的贼眼偷偷地斜睨着这个奇特的怪人!

    隆美尔心里一定是洋洋自得,不过不必露在脸上!

    在精神上和在实际上,他总是远离他的部下,永远是个阴暗孤独的谜一样的人物!

    不过,这一夜的工作还没有做完。隆美尔出来并不是为了杀原始猴人,原始猴人只不过是用烟熏走的蜜蜂,他要取的是蜜!

    他的目标是周博,还有笨笨以及他们那一伙,但主要是周博!

    周博是那么小的一个小男孩,这就叫人琢磨不透,为什么隆美尔那么恨他!

    不错,他曾把隆美尔的一条胳臂扔给了史前巨鳄。

    更由于史前巨鳄穷追不舍,使隆美尔的生命安全越发没有保证!

    不过,这也很难说道明,隆美尔的报复心为什么这样残酷无情,凶狠毒辣!

    事实是,周博身上有某种气质,引得这位恐蛟海盗船长暴怒如狂!

    不是周博的勇敢,不是他那逗人喜爱的模样,不是——我们用不着乱猜了,因为我们都很清楚那是什么,不能不把它说道出来!

    那是周博的那种趾高气扬的傲气!

    正是这个,刺激着隆美尔的神经,恨得他的金爪直打颤,夜里,它像一只虫子,扰得他不能安睡!

    只要周博活着,这个受折磨的人就觉得自己像是一头关在笼子里的狮子,笼子里飞进了一只麻雀!

    现在的问题是,怎样钻进树洞,或者说道,怎样把他的喽罗们塞进树洞!

    他抬起他那双贪馋的眼睛扫视着他们,想找一个最瘦小的人!

    那些喽罗们局促不安地扭动着身子,因为他们知道,他是不惜用棍子把他们捅下去的!

    同时,孩子们又怎样了呢?

    在兵剑声乍起时,我们看到他们一动不动像石雕一样,张着嘴,伸出手臂向周博恳求。现在回头来看!

    只见他们闭上了嘴,垂下了手臂!

    头顶上的喧嚣声戛然停止了,像初起时一样来得突然

    ,像一阵狂风吹过似的。但他们知道,狂风过处,已经决定了他们的命运!

    哪一方得胜了呢?

    恐蛟海盗们爬在树洞口屏息潜听,听到每个孩子提出的问题,不幸的是,也听到了周博的回答!

    “要是原始猴人得胜,”周博说道,

    “他们一定会敲起战鼓。那是他们胜利的讯号!”

    那只战鼓笑面鬼已经找到了,这会儿他正坐在鼓上!

    “你们再也甭想听到鼓声了!”笑面鬼低声嘲笑着说道,声音低得谁也听不见!

    因为隆美尔严令不许出声!

    使他惊讶万分的是,隆美尔冲他打了个手势,叫他击鼓。笑面鬼慢慢地才领悟到,这个命令是多么阴险毒辣!

    这个头脑苏菲儿单的人,或许从来没有这样敬佩过隆美尔!

    笑面鬼敲了两遍鼓,心花怒放地静听反应!

    “咚咚的鼓声,”恐蛟海盗们听见周博喊道,

    “原始猴人胜利了!”

    不幸的孩子们报以一声欢呼,在上面的黑心狐狸听来,这苏菲儿直是美妙的仙乐!

    接着,马上就是孩子们一连声地向周博告别!

    恐蛟海盗们听了莫名其妙。不过,他们所有的情绪都给无耻的欢喜盖过了,因为敌人就要从树洞里爬上来了!

    他们相对奸笑着,摩拳擦掌!

    隆美尔迅速、悄悄地下令:

    一人守一个树洞,其余的人排成一行,隔两米站一个人!

    这段惊悚童话,打发得越快越好!

    头一个钻出树洞的是毛球,他一出来,立刻就落到了鬼鹰的手里,鬼鹰把他扔给了笑面鬼,笑面鬼把他扔给了装13,装13把他扔给了鬼影恶蛟,鬼影恶蛟又把他扔给了绅士杀手!

    就这样,他被他们一扔一扔,最后被扔到了那个黑恐蛟海盗的脚下!

    所有的孩子都这样残酷地从树洞里被拽了出来。有几个孩子有时候被抛到半空中,像传递一包包的货物一样!

    最后一个出来的是笨笨,她受到的待遇略有不同!

    隆美尔嘲弄地装作彬彬有礼的样子,对她举了举帽子,用胳臂挽着她,把她搀扶到别的孩子囚禁的地方!

    隆美尔的风度是那样高贵,笨笨像着了迷似的,竟没有哭出来!

    她只不过是个小女孩呀!

    要说道隆美尔这一刻真的迷惑了笨笨,似乎是贬低了她,但我们提到这一点,是因为笨笨的失误引起了意想不到的后果!

    要是她拒绝挽着隆美尔的手臂,她就会像别的孩子一样被抛在空中。那样,隆美尔就不会看到孩子们被捆绑的情况。

    假如他当时不在场,他也就不会发现小飞飞的秘密。假如没有发现这个秘密,他就不会去无耻地图谋周博的性命!

    为了防止孩子们逃跑,恐蛟海盗们把他们捆了起来,膝盖贴近耳朵捆成一团。

    为了捆绑他们,黑恐蛟海盗把一根绳子割成相等的九段!

    全都顺顺当当地捆好了!

    最后轮到捆小飞飞,这时,发现他像一个恼人的包裹一样,一道一道用完所有的绳子,剩下的绳子头不够打结了!

    恐蛟海盗们恼怒之下就踢他,就像你踢一只包裹一样。

    说道也奇怪,是隆美尔叫他们停止暴——行!

    隆美尔的嘴唇撅起来了,露出恶毒的得意神气!

    他的部下在捆绑这个不幸的孩子时,每次要捆紧他的这一部分,另一部分就胀出来厂,累得他们汗如雨下!

    隆美尔老练的头脑看透了小飞飞的把戏,他勘察的不是结果,而是原因。他那副洋洋得意的样子说道明他已找到了原因!

    小飞飞脸发白了,他知道隆美尔突然发现了他的秘密,这样一个胀大了的孩子能钻得进的树洞,一个普通大人不用棍子捅,也一定能钻进去!

    可怜的小飞飞,他现在是所有孩子们中最不幸的一个了,因为他为周博担惊受伯,深深地懊悔他所做的事!

    原来,有一次他热极了,拼命喝水,把肚子胀得像现在这样大,他没有使自己缩小去就他的树洞,而是背着人削大了树洞来就他自己!

    这就够了,隆美尔相信周博现在终于落进了他的手心。

    不过他那阴暗的脑海里形成的这个计谋,一个字也没有从他嘴里吐露出来。他只作了个手势,命令把俘虏押上船去,他要独自留下!

    怎样押送呢?他们被绳子捆成一团,原是可以像木桶一样滚下山坡的,但是途中要经过一些沼地!

    又是隆美尔的天才克服了困难!

    他指示,可以利用那间小屋子作为运输工具!

    孩子们被扔进了小屋子,四个强壮的恐蛟海盗把它扛在肩上,其余的恐蛟海盗跟在后面,唱起那支可恶的恐蛟海盗歌!

    这支奇怪的队伍出发了,穿过了树林!

    我不知道孩子们是否有人在哭。要是有,那哭声也给歌声淹没了!

    可是,当小屋于在树林里渐渐隐去时,从它的烟囱里升起了一缕细细的但又是勇敢的青烟,仿佛在向隆美尔挑战!

    隆美尔看见了,这对周博很不利!

    因为,若是这恐蛟海盗心里还有一丝恻隐之心,这时也消失得一干二净了!

    现在只剩下隆美尔独自一人了,黑夜很快地降临,他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蹑手蹑脚地走到小飞飞的那棵树跟前,想弄清楚他是不是能从那里钻进去!

    他思索了好半晌,把他那顶不吉样的帽子放在草地上,好让吹来的一股清风轻抚他的头发!

    他的心虽黑,他的蓝眼睛却像长春花一样柔和!

    他屏息静听地下的动静,可是下面也和上面一样寂静无声!

    地下的屋子像是一座空无一人的荒宅!

    那孩子是睡着了,还是站在小飞飞的树根下,手里拿着剑在等他?

    这是没法知道的,除非下去!

    隆美尔把他的外套轻轻地脱下放在地上,紧紧地咬着嘴唇,直咬得流出了污血,他踏进了树洞!

    他是个勇敢的人。

    可是,一时竟不得不停下来擦额上的汗,他的汗像蜡烛油一样直淌!然后,他

    悄悄地下到这个从来不知道的地方!

    他平安地来到了树洞底下,又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儿,几乎喘不过气来了!

    等到他的眼睛逐渐习惯了黑暗,树下屋里的东西,才一件件看清楚。

    可是他贪婪的眼光,只注视着一件东西,那是他找了很久才终于找到的,就是那张大床!床上躺着熟睡的周博!(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