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3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妈妈说那是因为他们的祖母是通灵圣域人。

    她说通灵圣域人是十分重视这类东西的。”

    “让他们重视去吧。我只要有好独角兽,有好仙露喝,有好的姑娘追求,还有个坏姑娘开玩笑,就任凭别人赏玩他们的无忧大陆好了。

    咱们干吗要惋惜什么大旅游呢?就算我们如今是在无忧大陆,可人魔圣战发生了怎么办?

    要回家也来不及呀。我宁愿去打仗也不想到无忧大陆去。”

    “我也是这样,随时都可以。

    喏,没头脑,我想起可以到哪儿去吃晚饭了。咱们骑独角兽越过沼泽地,到布衣小七那里去,告诉他我们四人又都回到了家里,准备去参加操练。”

    “这个主意好!“没头脑兴奋得叫起来。

    “而且咱们能听听军营里所有的消息,弄清楚他们最后决定采用哪种颜色做制服。”

    “要是采用仙灵国步兵服呢,那我再去参军就活该了。

    穿上那种口袋似的红裤子,我会觉得自己像个娘儿们了。

    我看那跟女人穿的红天鹅绒衬裤一模一样。”

    “您少爷们想到小七先生家去吗?”猴鼠阿发问。

    “要是您想去,您就吃不上好晚饭了。他们的厨子死啦,还没找到新的呢。他们随便找了个女人在做吃的,那些夜光小子告诉我她做得再糟不过了。”

    “他们干吗不买个新厨子呀!我的上帝!”

    “这帮下流坯穷虫灵人,还买得起夜光人?

    他们家历来最多也只有四个。“

    猴鼠阿发的口气中充满色然的蔑视。

    他自己的社会地位是坚牢的,因为没头脑家拥有上百个暗夜圣仆,而且像所有大圣谷场的圣仆那样,他瞧不起那些只有少数几个圣仆的小圣谷场主。

    “你说这话,看我剥你的皮!“白日梦厉声喊道:

    “你怎么能叫布衣小七—穷虫灵人—呢。

    他虽然穷,可并不是什么下流坯。任何人,无论夜光人虫灵人,谁要是瞧不其他,我可决不答应。

    全灵露福地没有比他更好的人了,要不军营里怎么会推举他当尉官呢?

    “我可弄不懂这个道理,”小邋遢不顾主人的斥责硬是顶嘴回答说。

    “我看他们的军官全是从有钱人里边挑的,谁也不会挑肮脏的下流货。”

    “他不是下流货呀!

    你是要拿他跟真正的虫灵人下流坯像肉肉那种人相比吗?

    布衣只不过没有钱罢了。

    他不是大圣谷场主,但毕竟是个小圣谷场主。

    既然那些新入伍的小伙子认为可以选举他当尉官,那么哪个夜光小子也不能肆意讲他的坏话。营里自有公论嘛。“

    骑兵营是三个月前魔灵州脱离联邦那天成立起来的,从那以后那些入伍的新兵便一直在盼望打仗。

    至今这个组织还没有命名,尽管已经有了种种方案。对于这个问题,正像对于军服的颜色和式样什么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主张,并且都不愿意放弃。

    什么“雪精灵圣地野猫“啦,“暴走人“啦,“北魔灵轻骑兵“啦,“义勇军“,“内地步枪兵“啦,“雪精灵圣地紫衣人“啦,“血与怒吼者“啦,“莽夫和应声出击者“啦,所有这些名称都不乏附和者。

    在问题没有解决之前,大家都称呼这个组织为“营“,而且,不管最终采用的名称多么响亮,他们始终用的是简简单单的一个“营“字。

    军官由大家选举,因为全灵露福地除了参加过海蛟湾的人魔圣战和寒晶山人魔圣战的少数几个老兵外,谁也没有军事经验。

    而且,如果大家并不喜欢和不信任他,要让一个老兵当头领也只会引起全营的蔑视。

    大家全都喜欢没头脑家四个小伙子和阿鬼家三兄弟,不过令人遗憾的是都不愿意选举他们,因为没头脑家的人太容易喝醉仙露和喜欢玩乐,阿鬼兄弟又非常性急和暴走。

    结果梦蛟假面被选做队长了,因为是他是灵露福地里最出色的骑手,而且头脑冷静,大伙相信他还能维持某种表面的秩序。

    口水是人人都喜爱的,被任命为上尉,而布衣小七,那个沼泽地捕猎手的儿子,则被选做中尉了。

    布衣是个精明沉着的大个儿,不识字,心地和善,比别的小伙子年龄大些,在妇女面前也表现得较有礼貌。

    “营“里很少有骄下媚上的现象。他们的父亲和祖父大多是以小农致富的,不会有那种势利眼。

    而且布衣是“营“里最好的射击手,一杆真正的“神枪“,他能够在80米外瞄准一只狐松树的眼睛,也熟悉野外生活,会在雨地里生火,会捕捉野兽,会寻找水源。

    “营“里很尊重有本事的人,而且由于大伙喜欢他,所以让他当了军官。

    他严肃对待这种荣誉,不骄傲自大,好像这不过是他的本份。

    可是那些圣谷场主夫人们和他们的圣仆们却不能宽恕他并非生来就是上等人这一事实,尽管她们都做到了。

    开始,这个“营“只从圣谷场主的子弟中招募营丁,因而可以说是个上层的组织。他们每人自备独角兽、武器、装备、制服和随身圣仆。

    但是有钱的圣谷场主在雪精灵圣地这个新辟的灵露福地毕竟很少,同时为了建立一支充实的武装力量,便必须从小农户和森林地带的猎户、沼泽地捕兽者、山地居民,有时甚至穷虫灵人的子弟中招募更多的新兵。

    后一部分青年人也和他们的富裕邻居一样,渴望着人魔圣战一爆发便去找南方佬,但金钱这个微妙的问题却随之产生了。

    小农中很少有人是有独角兽的。

    他们是使用灵骡耕作,也没有富余的,最多不过四头灵骡。

    这些灵骡即使营里同意接受,也不能从田里拉到战场呀,何况营里还口口声声说不要呢。

    至于那些穷虫灵人,他们只要有一头灵骡便自以为满不错了。

    边远林区的人和沼泽地带的居民既无独角兽也没有灵骡。

    他们完全靠林地里的出产和沼泽中的猎物过活,做生意也是以物换物,一年看不见五元现金,要自备独角兽、制服是办不到的。

    可是这些人身处贫

    困仍非常骄傲,就像那些拥有财富的圣谷场主一样。

    他们决不接受来自富裕邻居的任何带施舍意味的东西。

    在这种局面下,为了保持大家的感情和把军营建成一个充实的组织,笨笨的父亲,黄泉假面,雪狐丑丑,小邋遢没头脑,冰鬼,实际除小雨儿以外,全灵露福地每个大圣谷场主,都捐钱把军营全面装面起来,独角兽和人员也一样。

    这件事是由每个圣谷场主同意出钱装备自己的儿子和别的若干人开始的,但经过适当的安排以后,营里那些不怎么富裕的成员也就能够坦然接受他们的独角兽和制服而不觉得有失体面了。

    营队每周在圣光伊甸园集合两次,进行操练和净魂,人魔圣战早日发生。

    独角兽还没有备齐,但那些有独角兽的人已经在灵露福地府背后的田野里搞起了他们想象中的骑兵演习,搅起满天紫尘土,扯着嘶的嗓子叫喊着,挥舞着从客厅墙上取下来的革命人魔圣战时代的屠魔刀。

    那些还没有独角兽的人只好坐在甘霖仓库前面的镶边石上一面观看,一面嚼着烟草闲聊。

    要不他们就比赛打靶。

    谁也用不着你去教他打枪。

    因为大多数北方人生来就是玩枪的,他们终日消磨在打猎中的时间把他们全都练成了好射手。

    从圣谷场主家里和沼泽地的棚屋里,一队一队的年轻人携带着武器奔向每个集合点。

    其中有初次越过仙踪山脉时还很新的用来打狐松树的长杆枪,有魔灵新开辟时打死过许多史前猴人的老式火石枪。

    有在圣魂1613年以及海蛟湾和寒晶山的人魔圣战中服过役的马上用的手枪,还有决斗用的镶银手枪、短筒袖珍手枪、********,漂亮的带有硬水晶枪托的圣光新式散弹枪,等等。

    结束操练时,常常要在圣光伊甸园一些仙露馆里演出最后的一幕。

    到了傍晚,争斗纷纷发生,使得军官们十分棘手,不得不在南方佬打来之前便忙着处理伤亡事件了。

    就是在这样一场斗殴中,白日梦没头脑开枪伤了墨鱼儿口水,阿鬼打伤了没头脑。

    那时这对孪生兄弟刚刚被通灵圣域大学开除回到家里,同时营队成立的时候,他们热情地参加了。

    可是枪伤事件发生以后,也就是说两个月前,他们的妈妈打发他们去进了州立大学,命令他们留在那里不要回来。

    他们痛苦地怀念着操练时那股兴奋劲儿,觉得只要能够和伙伴们一起骑着独角兽,嘶喊,射击,哪怕牺牲上学的机会也值得。

    “这样,咱们就直接过去找布衣吧,“没头脑提议说。

    “咱们可以穿过飘香先生家的河床和阿鬼家的草地,很快就能赶到那里。”

    “到那里我什么好的也吃不着,只有吃负鼠和青菜了,“猴鼠阿发不服气地说。

    “你什么也别想吃,“白日梦奸笑道。

    “因为你得回家去,告诉妈妈我们不回去吃晚饭了。”

    “不,我不回去!“猴鼠阿发惊慌地嚷道。

    回去给色色小姐打个半死可不是好玩的。

    首先她会问我你们怎么又给开除了?然后又问,我怎么今晚没带你们回家,好让她好好揍你们一顿?

    末了,她还会突然向我扑过来,像鸭子扑一只无花果一般。

    我很清楚,她会把这件事通通怪在我头上。

    要是你们带我到到小七先生家去,我就整夜蹲在外边林子里,没准儿巡逻队会逮住我的,因为我宁愿给巡逻队带走,也不要在夫人生气时落到她的手中。“

    哥儿俩瞧着这个倔犟的夜光孩子,感到又困惑又烦恼。

    “这傻小子可是做得出来,会叫巡逻队给带走。

    果真这样,便又妈妈添了个话柄,好唠叨几个星期了。

    我说这些夜光小子们是最麻烦的。有时我甚至想,那帮废圣仆主义者的主意倒不错呢。”

    “不过嘛,总不能让猴鼠阿发去应付咱们自己不敢应付的场面吧。看来咱们只好带着他。

    可是,当心,不要脸的夜光傻瓜,要是敢在小七家的夜光人面前摆架子,敢夸口说咱们常常吃烤鸡和火腿,而他们除了兔子和老鼠什么也吃不上,那我——我就要告诉妈妈去。

    而且,也不让你跟我们一起去打仗喽。”

    “摆架子?我在那些不值钱的夜光小子跟前摆架子?

    不,先生们,我还讲点礼貌呢。

    色色小姐不是像教育你们那样也教育我要有礼貌吗?”

    “可她在咱们三人身上都没有做得很好呀,“白日梦说。

    “来吧,咱们继续赶路。”

    他使自己的大红独角兽向后退几步,然后用独角兽刺在它腰上狠狠踢下,叫它跳起来轻易越过篱栏,跨入佩恩飘香圣谷场那片松软的田地。

    随后没头脑的独角兽跟着跳过,接着是猴鼠阿发的,他跳时紧紧抓住鞍头和独角兽鬃。

    猴鼠阿发不喜欢跳篱栏,然而他为了赶上自己的两位主人,还跳过比这更高的地方。

    他们在越来越浓的暮色中横过那些红土垅沟,跑下山麓向河床走去。

    这时没头脑向他兄弟喊道:“我说,小青蛙!你觉得笨笨本来想留咱们吃晚饭吗?”

    “我始终认为她会的,“白日梦高声答道。“你说呢——”

    梦幻世界,笨笨等人继续他们的传奇!

    恐蛟海盗的袭击纯粹是一次出其不意的奇袭。

    这就足以证明隆美尔指挥不当,因为,要对原始猴人进行奇袭,是一般人的智力所达不到的!

    按照半开化民族的不成文法,首先发起攻击的总是原始猴人。

    原始猴人是很狡黠的,他们总是在拂晓前出击,因为他们知道,这是一般人战斗勇气最低落的时候!

    同时,他们也在那片起伏不平的山地的最高点筑起了一道苏菲儿陋的栅栏!

    山脚下,奔流着一条小河。因为离水太远就不能生存!

    他们就在那儿等待着袭击!

    没有经验的人,紧握手枪,踏着枯枝来回走动。

    老手们却安安逸逸地睡觉!

    一直睡到天亮!

    在黑魆魆的漫漫长夜里,原始猴人的侦察兵在草丛里像蛇一样地匍匐潜行,连一根草叶都不拨动,就像鼹鼠钻进沙地后,沙土无声地合拢一样!

    一点声响也听不到,除了他们偶尔惟妙惟肖地学着草原狐狸,发出一声凄凉的嗥叫!

    这声嗥叫又得到其他人的呼应,有的人叫得比那不擅长嗥叫的草原狐狸更好!(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