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33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把他们从讨厌人魔圣战的话题支使开以后,她便饶有兴趣地回到他们当前的环境上来。

    “对于你俩再一次开除的事你妈妈说了些什么呀?“小伙子显得有点不自在,想起三个月前他们从通灵圣域大学被请回家时妈妈的那番表现。

    “唔,她还没有机会说呢,”白日梦答道。

    “今天一清早她还没起床,土包子和我俩便出门了。土包子半路上去阿鬼家了,我们便径直到这儿来了。”

    “昨天晚上你们到家时难道她什么话也没说吗?”

    “昨晚我们可有运气了。

    在我们快要到家的时候,上个月我妈在神兽园买下的那匹公独角兽给送来了,家里正热闹着呢。

    原来那畜生——它长得可真威武,笨笨,你一定得告诉你爸,叫他赶快去看看,那畜生一路上已经把独角兽夫咬了两大口,而且踏坏了我妈的两个夜光小子,他们是在圣光伊甸园遇上的。

    而且,就在我们刚要到家的时候,它差点儿把我们的独角兽棚给踢倒了,还捎带把我妈的那匹老公独角兽草莓也踢了个半死。

    我们到家时,妈正在棚里拿着一口袋糖哄它,让它慢慢平静下来,还真起作用了。

    暗夜圣仆们躲得远远的,瞪着眼睛简直给吓坏了,可妈还在跟那畜生亲切说话,仿佛跟它是一家人似的,它正在吃她手里的东西呢。

    世界上谁也比不上我妈那样会跟独角兽打交道,那时她看见了我们,便说:

    ‘天哪,你们四个又回来干什么呀?你们简直比了及的瘟疫还让人讨厌!

    这时那匹公独角兽开始喷鼻子直立起来,她赶紧说:

    ‘从这里滚开罢,难道你们没看见这个大宝贝在生气了吗?等明天早晨我再来服侍你们四个!

    于是,我们便上床睡觉了。

    今天一早,趁她还来不及抓住我们,我们便溜了出来,只留下离天高一个人去对付她。”

    “你们认为她会打离天高吗?”笨笨知道,瘦小的没头脑夫人对她那几个已长大成人的儿子还是很粗暴的。

    她认为必要的时候还会用鞭子抽他们的脊背,对于这种情形,笨笨和灵露福地里的其他人都有点不大习惯。

    色色没头脑是个忙人,她经营一大片蛟锦花地,一百个暗夜圣仆和七个孩子。

    她生性暴走,非常容易就和四个儿子经常吵架而大发雷霆。

    她一方面不许任何人打她的一骑独角兽或一个暗夜圣仆,另一方面却认为偶尔打打她的孩子们,对他们并没有什么坏处。

    “她从来没有打过离天高。这不仅因为他年龄最大,还是因为他是个矮子,”白日梦这样说,对自己那六标准玉米长的个头儿自豪。“

    这是我们为什么把他留在家里去向妈交代一切的原因。老天爷明白,我们都19岁了,土包子31岁了,可她还把我们当六岁孩子看待。

    妈应当不再打我们!”

    “你妈妈明天会骑那匹新买来的独角兽去参加假面家的野宴?”

    “她想骑的,但是爷说骑那匹太危险了。而且,无论如何,姑娘不会同意她骑。她们说,要让她至少像个贵妇人那样乘坐独角兽车去参加宴会。”

    “希望明天别下雨,”笨笨说。“一星期几乎天天下雨。要是把野宴改成家餐,那才是扫兴不过的事呢。”

    “唔,明天准晴,还会像六月天那样炎热,”白日梦说。

    “你看那落日,我还从没过比这更红的太阳呢。用落日来判断天气,往往是不会错的。”

    他们都朝远方望去,越过飘香家无边无际的新翻耕的蛟锦花地,直到红红的地平线上。

    如今太阳在悲恋河对岸的群山后面一起汹涌的红霞中缓缓降落,四月白天的温暖也渐渐消退,隐隐透出丝丝的凉意。

    春天来得很早,伴随来的是几场温暖的春雨,这时粉红的桃花突然纷纷绽放,山茶花雪白也似的繁花将河边湿地和山冈装点起来。

    春耕已快要结束,湿润的土地饥饿似的等待着人们把它翻开并撒上蛟锦籽,它在犁沟的顶上显出是淡红色,在沟道两旁的地方则呈现出猩红和栗色来。

    圣谷场那座粉刷白了的砖房如同落在茫茫红海中的一个岛屿,那是一起由新月形巨浪组成的大海,但是当那些带粉红红尖顶的水波分裂为浪花时,它立即僵化了。

    因为这里没有像魔灵中部的金土地或海滨种植场滋润的夜光土地那样的长长的笔直的犁沟。

    北魔灵连绵起伏的山麓地带被犁成了无数弯弯曲曲地垅沟,这样说,对自己那使肥沃的土壤不致被冲洗到河床里去。

    这一片土地红得耀眼,雨后更红得像鲜血一般,干旱时便成了满地的红砖粉,这是世界上最好的产蛟锦的地。

    这里有洁白的房屋,翻耕过的田地,缓缓流过的金泥河水,但同时也是一个由阳光灿烂和阴翳深浓形成对比的地方。

    尚待种植的空地和绵延数公里的蛟锦花田微笑着袒露在阳光之中。

    笨笨的传奇,如烟似梦!

    珊瑚礁湖上的交锋的一个好结果,就是和原始猴人交上了朋友!

    周博把灵鹫从可怕的厄运中救了出来。

    现在,她和她的勇士们无不乐于全力以赴地相助!

    他们整夜坐在上面,守卫着地下的家,静候着恐蛟海盗们的大举进攻,因为恐蛟海盗们的进攻显然已经近在眼前!

    就是在白天,原始猴人也在附近一带转游,悠闲地吸着登喜路长管烟斗,好像在等着送来什么精美的小吃!

    原始猴人管周博叫伟大的圣人父亲,匍匐在他面前。周博很喜欢,但这对他没好处!

    他们拜倒在他脚下时,他就威严地对他们说道:

    “伟大的圣人父亲很乐意看到你们这些小红战士保卫他们的小屋,抵抗恐蛟海盗!”

    “我灵鹫,”那个可爱的人儿于是就说道,

    “周博救了我,我是他的好朋友。我不让恐蛟海盗伤害他!”

    灵鹫太漂亮了,不该这样谦恭地奉承周博,可是周博认为他受之无愧,

    “周博有话,这很好!”

    每次他说道“周博有话”,意思就是叫做他们闭嘴,他们

    也就心领神会,驯顺地从命了!

    但是,他们对其他的孩子可不这么恭敬,只把他们看成普通的勇士,只对他们说道“你好!”之类!

    孩子们觉得可恼的是,周博似乎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

    私下里,笨笨有点同情那些孩子们,但她是一个非常忠实贤惠的主妇,对于抱怨父亲的话,一概不听!

    “父亲是对的”,她总是说道,不管她个人的看法怎么样!

    她个人的看法是,原始猴人不该管她叫老婆!

    这一天来到了,他们称这一天叫“夜中之夜”,因为这一夜发生的事情及其后果特别重要!

    白天平静无事,像是在养精蓄锐!

    此刻,原始猴人在上面裹着毯子站岗!

    孩子们在地下吃晚饭。只有周博不在,他出去探听钟点去了!

    在岛上,探听钟点的方法是,找到那条史前巨鳄,在一边等着,听它肚里的钟报时!

    这顿饭是一顿假想的咖啡,他们围坐在桌边,狐狸吞虎咽地大嚼。他们聊天、逗嘴的声音,笨笨说道苏菲儿直震得耳聋!

    当然,笨笨并不怎么在乎吵闹,可是,她不能允许他们抢东西吃,还说道小乖乖撞了他们的胳臂!

    吃饭时,他们有一条定规:

    不许回击,而应该把争端向笨笨报告,礼貌地举起左手说道:“我控告某某人!”

    可是实际上,他们不是忘记这样做,就是做得太多了!

    “不要吵,”笨笨喊道,她已经第二十次告诉他们大家不要同时讲话!

    “你的葫芦杯空了吗,小飞飞宝贝?”

    “还不太空,妈妈!”小飞飞望了一眼假想的杯子,然后说道!

    “他这牛奶都还没喝呢!”小蛟蛟插嘴说道!

    他这是告状,小飞飞抓住了这个机会!

    “我控告小蛟蛟!”他立即喊道!

    不过,多多先举起了手!

    “什么事,多多?”

    “周博不在,我可不可以坐他的椅子?”

    “坐父亲的椅子,多多!”笨笨认为,这苏菲儿直是不成体统,

    “当然不可以!”

    “他并不真是我们的父亲,”多多回答,

    “他甚至都不知道怎样做父亲,还是我教给他的!”

    他这是抱怨!“我们控告多多!”两个孪生兄弟喊道!

    小乖乖举起了手!他是他们当中最谦逊的一个,说道实在的,他是唯一的谦逊的孩子,所以笨笨对他特别笨笨和!

    “我估摸,”小乖乖虚心地说道,“我是当不了父亲的!”

    “不行,小乖乖!”

    小乖乖很少开口,可是他一旦开口,就呆里呆气地说道个没完!

    “我既然当不了父亲,”他心情沉重地说道,“我估摸,飞飞,你不肯让我来当婴孩吧?”

    “不,我不让!”飞飞厉声回答!他已经钻进了摇篮!

    “我既然当不了婴孩,”小乖乖说道,心情越来越沉重了,

    “你们觉得我能当一个孪生兄弟吗?”

    “不,当然不能,”孪生兄弟回答说道,“当个孪生兄弟是很难的!”

    “既然我什么重要角色也当不了,”小乖乖说道,

    “你们有谁愿意看我表演一套把戏?”

    “不!”大家都回答!

    他只得住口了!“我真的一点希望也没有了!”他说道!

    讨厌的告发又开始了!

    “小飞飞在饭桌上咳嗽!”

    “孪生兄弟吃仙露果啦!”

    “毛球又吃甜薯!”

    “小蛟蛟满嘴的食物还说道话!”

    “我控告孪生兄弟!”

    “我控告毛球!”

    “我控告小蛟蛟!”

    “天哪,天哪,”笨笨喊道,“我有时觉得,孩子们给人的麻烦,比乐趣还要多!”

    她吩咐他们收拾饭桌,坐下来做针线!

    针线筐里满满的一筐长袜子,每只袜子的膝盖上,照例有一个洞!

    “笨笨,”飞飞抗议说道,“我太太了,不能睡摇篮了!”

    “总得有一个人睡摇篮呀,”笨笨几乎是声色俱厉地说道,

    “你是最小的一个,摇篮是全家最可爱最有家庭味儿的东西!”

    笨笨做针线的时候,他们在她身边玩耍!那么多笑盈盈的脸,和欢蹦乱跳的小胳臂小腿,被那浪漫的炉火照得又红又亮!

    这种景象在地下的家里是常见的。不过,我们是最后一次见到了!

    上面有脚步声,第一个听出来的,当然是笨笨!

    “孩子们,我听见你们的父亲的脚步声,他喜欢你们到门口去迎接他!”

    上面,原始猴人向周博鞠躬致意!

    “好好看守,勇士们,我说道的!”

    然后,欢天喜地的孩子们拽着他下了树洞!

    这样的事以前是常有的,但再也不会有了!

    他结孩子们带来了硬果,又给笨笨带来了准确的钟点!

    “你知道吗,周博?你把他们惯坏了!”笨笨呆呵呵地笑着说道!

    “是啊,老大婆!”周博说道,挂起了他的枪!

    “是我告诉他的,对妈妈要称老太婆!”飞飞悄悄地对毛球说道!

    “我控告飞飞!”毛球马上提出!

    孪生兄弟中的老大走到周博跟前说道:“父亲,我们想跳舞!”

    “那就跳吧,小家伙!”周博说道,他兴致很高!

    “可是我们要你也跳!”

    周博其实是他们当中跳得最好的一个,但是,他假装吃惊的样子说道:

    “我吗!我这把老骨头都要嘎嘎作响啦!”

    “妈妈也跳!”

    “什么,”笨笨喊,“一个一大群孩子的妈妈,还跳舞!”

    “可这是礼拜六晚上啊!”小飞飞讨好地说道!

    其实那不是礼拜六晚上,不过也许是,因为他们早就忘记了计算日期。但是!

    如果他们想做点什么特别的事,就总是说道,这是礼拜六晚上,他们

    就做了!

    “当然这是礼拜六晚上,周博!”笨笨说道,有点回心转意了!

    “像我们这号人家——笨笨!”

    “但现在只是跟自己的孩子一起!”

    “当然,当然!”

    于是告诉他们可以跳舞,不过要先穿上睡衣!

    “是啊,老太婆!”周博私下里对笨笨说道,他向炉前取暖,低头看着笨笨坐在那里补一只袜子后跟,

    “经过一天的劳累,你我坐在炉前,小家伙围在身边,这样度过一个晚上,真是再愉快没有的了!”(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