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32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之后,我去小木屋找到猩猩!

    “你打算怎么样?”我问!

    猩猩抓住我的手,拎起我的袋子拿到铁门口!

    我们坐上小船,划到金水河镇,搭大巴赴神秘小镇!

    售票小姐说道:“你们要去哪儿?”

    我耸耸肩,她就说道:

    “你们何不去极乐净土?

    我去过一次,是个好地方!”

    于是我们就去了!

    笨笨的传奇,梦幻一般,一般!

    如果你闭上双眼,碰上你运气好,你有时会看见黑暗中悬浮着一汪池水,没有一定的形状,颜色淡白,十分可爱!

    然后,你把眼睛眯一眯,水池就现出了形状,颜色变得更加鲜明。

    再眯得紧些,那颜色就变得像着了火似的!

    但就在它着火燃烧以前,你就瞥见了那珊瑚礁湖!

    这便是你在大陆上所能看到的珊瑚礁湖的最逼近的景象。

    仅仅是美妙的一瞬间,要是能有两瞬间,你也许还能看见拍岸的浪花,听见水母精灵的歌唱!

    孩子们时常在珊瑚礁湖上消磨长长的夏日,多半在水里游泳,或在水上漂浮,玩着水母精灵的游戏,等等!

    你不要因此以为,水母精灵们和他们友好相处。

    恰恰相反,笨笨在岛上的时候,从来没有听到她们对她说道过一句客气的话,她感到这永远是她的一个遗憾!

    当她偷偷地走近湖边时,她就看到成群的水母精灵。

    特别是在流囚岩上、她们喜欢在那儿晒太阳,梳理她们的长发,那神态撩得她心里怪痒痒的!

    她可以像是踮着脚走路似的,轻轻游到离她们一米远的地方。

    可这时她们发现了她,就纷纷纵身潜入水中,或许还故意用尾巴撩水溅她一身!

    水母精灵们对待男孩子们也是这样,当然周博是例外,周博和她们坐在流囚岩上长时间地谈天,在她们嬉皮笑脸的时候,骑上她们的尾巴!

    他把她们的一把梳子给了笨笨!

    看水母精灵最魅人的时间,是在月亮初升时。

    那时,她们会发出奇异的哭号声!

    不过,那时候珊瑚礁湖对于人类是危险的,在我们要谈到的那个夜晚之前,笨笨从来没见过月光下的珊瑚礁湖!

    她倒不是害怕,因为,周博当然会陪伴她的。

    而是因为,她有严格的规定,一到七点钟,人人都必须上床睡觉!

    她时常在雨过天晴的日子来到湖畔,那时,水母精灵大批地到水面上来,玩着水泡!

    彩虹般的水做成的五颜六色的水泡,她们当作球,用尾巴欢快地拍来拍去,试着把他们拍进彩虹,直到破碎为止!

    球门就在彩虹的两端,只有守门员才许可用手接球!

    有时,珊瑚礁湖里有几百个水母精灵同时在玩水泡,真是一大奇观!

    但是,孩子们刚想参加她们的游戏,水母精灵们就立刻钻进水里不见了,孩子们只得自己玩了!

    不过,我们有证据知道她们在暗中窥视着这帮不速之客,并且也很乐意从孩子们那儿学到点什么!

    因为多多引进了一种打水泡的新方法,用头而不是用手,于是水母精灵守门员就采用了这方法!

    这是多多留在远古伊甸园的一个遗迹!

    孩子们在午饭后,躺在岩石上休息半小时,这景象也是挺好看的!

    笨笨一定要他们这样做,即使午饭是假装的,午休也必须是真的!

    所以他们全都在阳光下躺着,他们的身体给太阳晒得油光锃亮的,笨笨坐在他们旁边,显得很神气!

    就在这样的一天,他们全都躺在流囚岩上!

    岩石并不比他们的床大多少,不过,他们当然都懂得,不要多占地方!

    他们打着盹。或者,至少是闭着眼睛,趁笨笨不注意时,不时互相捏一下!

    笨笨正忙着做针钱活!

    正缝着缝着,珊瑚礁湖上起了变化!

    水面掠过一阵微颤,太阳隐去不见了,阴影笼罩着湖面,湖水变冷了!

    笨笨穿针都看不见了!

    她抬头一看,一向是喜笑颜开的瞧湖,这时变得狰狞可怕、不怀好意的了!

    她知道,不是黑夜来到了,而是某种像夜一样黑暗的东西来到了!

    不,比夜还要黑暗!

    那东西没有到来,可是,它先从海上送来一阵颤抖,预示它就要到来!那是什么呢?

    她一下子想起了所有那些她听到过的、关于流囚岩的童话!

    之所以叫流囚岩,是因为恶船长把水手丢在岩石上,让他们淹死在那儿!

    当海潮涨起时,岩石被淹没了,水手们就淹死了!

    当然,她应该立刻叫醒孩子们。

    因为,不仅莫名的危险就要临头,而且睡在一块变冷的岩石上,也不利于健康!

    可是,她是一个年幼的妈妈,不懂得这个道理。

    她以为,必须严格遵守午饭后休息半小时的规矩!

    所以,虽然她害怕极了,渴望听见男性的声音,可她不想叫醒他们!

    甚至在她听到了闷声闷气的划桨声,心都跳到嘴里的时候,她还是没叫醒他们!

    她站在他们身边,让他们睡足!

    笨笨难道还不勇敢吗?

    幸好男孩子当中有一个即使睡着了,也能用鼻子嗅出危险!

    周博一纵身蹦了起来,像加菲猫一样,立刻清醒了,他发出一声警告的呼喊,唤醒了别的孩子!

    他一动不动地站着,一只手放在耳朵上!

    “恐蛟海盗!”他喊道!别的孩子都围拢到他身边!

    一丝奇特的笑意,浮现在他的脸上,笨笨看到,不禁打了个寒颤!

    他脸上露出这种微笑的时候,没有人敢和他说道话,他们只能站着静候他的命令!

    命令下得又快又锐利!

    “潜到水下!”

    只见许多双大腿一闪,珊瑚礁湖顿时就像荒无人迹了!

    流囚岩孤零零地兀立在恶浪汹涌的海水中,仿佛它自己是被

    流放到那儿似的!

    船驶近了,那是恐蛟海盗的一只小艇,船上有三个人,笑面鬼,装13,第三个是个俘虏,不是别人,正是灵鹫!

    她的手脚都被捆绑着,她知道等待着她的命运是什么!

    她将被扔在岩石上等死!

    这种结局,在她那个部落的人看来,是比用火烧死或酷刑折磨还要可怕的!

    因为,部落里的经书里,不是明明写着,经过水是没有路可以达到那幸福的猎场的吗?

    但是她的脸色从容镇静,她是酋长的女儿,死,也得死得像个酋长的女儿,这就够了!

    正当灵鹫口里衔着一把剑登上恐蛟海盗船的时候,恐蛟海盗们把她捉住了!

    船上没有设人看守,隆美尔总是夸口说道,凭他的名气就能在一公里方圆之内护卫着他的船!

    现在,灵鹫的命运也能够维持他的船!

    又一声哀号,在那个狂风怒号的夜里,会传得远远的!

    在他们自己带来的黑暗中,两个恐蛟海盗没有看见岩石,直到船撞上去才知道!

    “顶风行驶,你这笨蛋!”一个怪怪口音喊道,那是笑面鬼的声音,

    “这就是那块岩石!现在,我们只消把这原始猴人拾起来扔到岩石上,让她淹死在那儿,就完事了!”

    把这样一位美丽的女郎丢在岩石上,确实是件残酷的事!

    可是,灵鹫很高傲,不肯作无谓的挣扎!

    离岩石不远,但眼睛看不见的地方,有两个脑袋在水里一起一落,那是周博和笨笨的脑袋!

    笨笨在哭,因为这是她第一次看到惨剧!

    周博见过许多惨剧,不过他全忘了!

    他不像笨笨那样,为灵鹫感到伤心!

    他气愤的是,两个人对付一个,因此,他决意要救她!

    最容易的方法是,等恐蛟海盗离开后再去救她,可是他这样的一个人,做事从来不用容易的办法!

    没有他办不到的事,于是,他现在就模仿隆美尔的声音说道话!

    “啊呀呀,你们这些笨蛋!”

    周博喊道,模仿得像极了!

    “是船长!”两个恐蛟海盗说道,惊愕得面面相觑!

    “他准是游泳过来的!”装13说道,他们想看,又看不见他!

    “我们正要把原始猴人放在岩石上!”笑面鬼冲着他喊!

    “放了她!”回答是令人吃惊的!

    “放了?”

    “是的,割断绑绳,放她走!”

    “可是,船长”

    “马上放,听见没有!”周博喊道!

    “这真是怪事!”笑面鬼喘着气说道!

    “还是照船长的命令做吧!”装13战战兢兢地说道!

    “是,是!”笑面鬼说道,判断了灵鹫的绳子!

    一眨眼,灵鹫像泥鳅一样,从装13两腿的中间,滑进了水里!

    笨笨看到周博这样机灵,当然很高兴。

    可是她知道,周博自己也一定很高兴,很可能要叫喊几声,暴露了他自己!所以,她立刻用手捂住他的嘴!

    正要这样做时,她的手停住了,“小艇,啊呀呀!”

    湖面上传来隆美尔的声音,这次,发话的却不是周博!

    周博大概正准备要叫喊,可是他没有叫喊,却撅起嘴,吹出一声惊异的口哨!

    “小艇,啊呀呀!”又来了一声!

    笨笨明白了,真正的隆美尔也已来到了湖上!

    隆美尔朝着小艇游过去,他的部下举起灯笼给他引路,他很快就游到了小艇边!

    在灯笼的亮光下,笨笨看到他的金爪钩住了船边。

    正当他水淋淋地爬上小艇时,笨笨看见了他那张凶恶的黑脸,她发抖了,恨不得马上游开。

    可是周博不肯挪动,他兴奋得跃跃欲试,又自大得忘乎所以!

    “我不是个高人吗,啊,我是个高人!”周博小声对笨笨说道。

    虽然笨笨也认为他是个高人,可是为了他的名誉着想,她还是很庆幸,除了她没有第二个人听到他的话!

    周博向笨笨做了一个手势,要她仔细听!

    两个恐蛟海盗很想知道船长为什么到这儿来,可是,隆美尔坐在那儿,他用金爪托着头,显得非常忧郁的样子!

    “船长,一切都好吧?”他们小心翼翼地问!

    可是,隆美尔的回答只是一声低沉的呻吟!

    “他叹气了!”笑面鬼说道!

    “他又叹气了!”装13说道!

    “他第三次叹气了!”笑面鬼说道!

    “怎么回事,船长?”

    末了,隆美尔愤愤地开口说道话了!

    “计谋失败了,”他喊道,“那些男孩找到了一个妈妈!”

    笨笨虽然害怕,却充满了自豪感!

    “啊,他们真坏!”装13喊道!

    “妈妈是什么?”糊涂的笑面鬼问道!

    笨笨大为诧异,她失声叫了出来:

    “他居然不知道!”

    从此以后,她总是觉得,如果要养个小恐蛟海盗玩,笑面鬼就是一个!

    周博一把将笨笨拉到水下,因为隆美尔惊叫了一声:

    “那是什么?”

    “我什么也没听见!”装13说道,他举起灯笼向水上照!

    恐蛟海盗们张望时,看到了一个奇怪的景象,那就是我告诉过你们的那只鸟巢,浮在海面上,那只极乐鸟正伏在巢上!

    “瞧,”隆美尔回答笑面鬼的问题,

    “那就是个妈妈!这是多好的一课啊!

    鸟巢一定是落到了水里,可是,母鸟肯舍弃她的卵吗?不会的!”

    他的话声忽然断了,仿佛一时想起了他那天真无邪的日子可是他一挥金爪,拨开了这个软弱的念头!

    笑面鬼很受感动,他凝望着那只鸟,看着那鸟巢渐渐漂走。

    可是,更多疑的装13却说道:“如果她是个妈妈,她在附近漂来漂去,也许是为了掩护周博!”

    隆美尔抖缩了一下!“对了,”他说道,“我担心的就是这个!”

    <b

    r />  笑面鬼的热切的声音,把隆美尔从沮丧中唤起!

    “船长,”笑面鬼说道,“我们不能把孩子们的妈妈掳来做我们的妈妈吗?”

    “这计策太棒了!”隆美尔喊道,他那大脑瓜里立刻就想出了具体的方案,

    “我们把那些孩子捉到船上来,让他们走跳板淹死,笨笨就成了我们的妈妈了!”

    笨笨又禁不住失声叫了起来!

    “绝不!”她喊道,头在水面上冒了一下!

    “这是什么?”

    什么也看不见,恐蛟海盗们想,那一定是风吹的一片树叶响!

    “你们同意吗,伙计们?”隆美尔问!

    “我举手赞成!”他们两个说道!

    “我举钩宣誓!”

    他们都宣誓了!

    这时,他们都来到了岩石上,隆美尔忽然想起了灵鹫!

    “那个原始树婆娘在哪儿?”他突然问!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