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32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有一件事,”周博接着说道,

    “凡是在我手下做事的孩子都必须答应我,所以,你也得答应!”

    多多的脸煞白了!

    “这件事就是,要是我们和隆美尔交战,把他交给你得我来对付!”

    “我答应!”多多顺从地说道!

    这时他们不觉得那么阴森可怕了,因为杜鹃随他们一起飞了,在她的亮光下,他们可以互相看见了!

    不幸,她不能飞得像他们那样慢,所以,她就得一圈一圈地绕着他们飞!

    他们在光圈里前进,就像圣像头上的光环!

    笨笨挺喜欢这样,可是后来周博指出了缺点!

    “她告诉我,”周博说道,

    “天黑以前恐蛟海盗就看见我们了,已经把\象鼻烟筒\拖了出来!”

    “是大炮吗?”

    “是啊!杜鹃的亮光,他们当然看得见,要是他们猜到我们就在亮光的附近,准会冲我们开火!”

    “笨笨!”

    “多多!”

    “飞飞!”

    “叫杜鹃马上走开,周博!”三个人同时喊着,可是周博不肯!

    “她以为我们迷路了,”周博执拗地回答,

    “她有点害怕!你想我怎么能在她害怕的时候,把她一个人打发走!”

    霎时,那光亮的圈子断了,有什么东西亲呢地拧了周博一下!

    “那就告诉她,”笨笨恳求说道,“熄灭了她的光!”

    “她熄灭不了!那大概是精灵唯一做不到的事!

    在她睡着的时候自然地熄灭,就像星星一样!”

    “那就叫她马上睡觉!”多多几乎是命令地说道!

    “除非她困了,她不能睡!这又是一件精灵做不到的事!”

    “照我看,”多多大声吼道,“只有这两件事才值得做!”

    说道着,他挨了一拧,可不是亲呢的!

    “要是我们哪个人有一只口袋就好了,”周博说道,

    “那我们就可以把她放在口袋里!”不过,他们出发时太仓促,四个人一只口袋也没有!

    周博想出一个妙策:多多的帽子!

    杜鹃同意乘帽子旅行,如果帽子是拿在手里的!

    帽子由多多拿着,虽然杜鹃希望由周博拿着!

    过了一会儿,笨笨把帽子接了过去,因为多多说道,他飞的时候,帽子碰着他的膝盖!

    这样一来,可就要惹出麻烦了,下面我们就会看到!

    因为杜鹃不愿意领笨笨的情!

    亮光完全藏在黑帽子里了,他们静悄悄地继续往前飞!

    他们还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深沉的寂静,只是偶尔从远处传来舌头舐东西的声音!

    周博说道,那是野兽在河边喝水。有时又听到一种沙沙声,那也许是树枝在相蹭!

    不过,周博说道,那是原始猴人在磨剑!

    就连这些声音也止息了!飞飞觉得,这寂静实在可怕!

    “要是有点什么声音就好了!”他喊道!

    就像回答他的请求似的,空中爆发了一声他从没听过的巨响!恐蛟海盗们向他们开炮了!

    炮声在群山间回响着,那回声仿佛在狂野地嘶喊:

    “他们在哪儿?他们在哪儿?他们在哪儿?”

    三个吓坏了的孩子这才敏锐地觉察到,一个假想的岛和一个真实的岛是多么不同!

    空中平静下来以后,多多和飞飞发现,黑暗中只剩下他们两个在一起了!

    多多无心地踩着空气,飞飞本不会漂浮,竟也在漂浮着!

    “你给炮打中了吗?”多多颤抖着低声问!

    “我还没尝过呢!”飞飞低声回答!

    我们现在知道,谁也没有被炮打中!

    不过,周博被炮轰起的一阵风远远地吹到了海上,笨笨给吹到上面去了,身边没人,只有杜鹃和她在一起!

    这时候,笨笨要是把帽子坠落就好了!

    不知道杜鹃是突然想到,还是一路上都在盘算,她立刻从帽子里钻了出来,引诱笨笨走向了死路!

    杜鹃并不是坏透了。或者可以说道,她只是在这一刻才坏透了!

    可是在别的时候,她又好极了!

    精灵们不是这样就是那样,因为她们身体太小!

    不幸的是,她们在一个时间,只能容下一种感情!

    她们是可以改变的。不过,要改变就得完全改变!

    这阵子,她********地嫉妒笨笨!

    她说道话的那种可爱的嘤嘤声,笨笨当然听不懂。

    我相信,她说道的有些是难听的话,可是声音却很和蔼。她前前后后地飞,明明在告诉笨笨,“跟我来,一切都会好的”!

    可怜的笨笨,她又有什么办法呢?

    她呼唤着周博、多多和飞飞,回答她的,只是嘲弄的回声!

    她还不知道杜鹃恨她,恨得就像一个真正的女人那么狠毒!

    于是,她心头迷乱,晃晃悠悠地飞着——跟着杜鹃走向厄运!

    品味后脑残的感觉,周博开始新的传奇——

    呃,我就这样成了一个可怜的混球!

    泰山和我那天晚上住在公寓,但第三天一早就收拾行李,因为没有理由再留在沃土市了!泰山过来对我说道:

    “呐,周博,把这钱拿去!”

    他把红发给的两干块柔道酬劳递给我!

    “我不要!”我说道!

    “唔,你还是拿去得好,”泰山说道,

    “因为咱们只剩这些了!”

    “你留着!”我说道!

    “至少拿一半,”他说道!

    “听我说道,你得有路费,才能去你要去的地方!”

    “你不跟我去?”我问!

    “恐怕不了,周博,”他说道!

    “我闯的祸够大了!昨晚我一夜没睡!

    我想到是我要你答应拿我们的全部财产去孤注一掷,而且杜鹃明明就快受不了我们了,我还要你继续柔道,你被‘杀手’打败并不是你的错!

    你已经尽力而

    为!该怪我!我实在不是好人!”

    “噢,泰山,这也不是你的错,”我说道!

    “要是我没有被什么‘憨豆’头衔冲昏了头,自以为了不起,相信他们说道我的那些屁话,我根本不会惹出这些事!”

    “无论如何,”泰山说道,

    “我不觉得应该再跟着你!你现在有别的事要做!

    去做吧!忘了我!我不是好人!”

    晤,我跟泰山谈了许久,但是,怎么说道也劝不住他,过后他拿了他的东西,我抱他下楼,望着他坐在小轮车上,衣物堆在腿上,自己滚着车轮上了大街!

    我到车站买了去神秘小镇的车票!

    旅程预定是三天两夜,最后到神秘小镇!

    我这个凄惨的脑残就这么一路呆坐在车上!

    第三天换大巴,换车要等三个小时,于是我决定到镇上逛逛!

    我在一个午餐摊子买了一份蛋塔和一杯冰茶,沿街走着,突然看见一家饭店前面有个大招牌,写着:

    “欢迎光临大师象棋邀请赛”!

    这招牌勾起了我的好奇,因为我在丛林期间曾跟大黄蜂下过几年棋,所以我就走进饭店!

    他们是在舞厅内举行棋赛,有一大群人围观,但是旁边有块牌子写:

    “入场费五元”!

    我不愿花一毛钱,所以我就隔着铁门往里看了一阵子,然后独个儿到大厅坐坐!

    我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个小老头!

    他满脸皱纹,看起来性情乖戾,穿了件黑西装,打领结,而且他面前的茶几上放了一副棋盘!

    我坐在那儿看,他每隔一会儿就会移动一枚棋子,我渐渐明白他是在跟自个儿下棋!

    我估计还有一个多小时大巴才会离城,所以就问他要不要人跟他下棋!

    他只看看我,然后低头继续看棋盘,一句话也没说道!

    过了半天,老头子已研究棋盘将近半小时,这会儿他把自主教移到黑侍卫七,正要放开手,我说道;“失礼!”

    老家伙似乎坐到大头钉似的跳了一下,隔着茶几瞪着我!

    “你要是走这一步,”我说道,

    “就会空铁门大开,先损失你的骑士,然后就是你的皇后,你就走投无路了!”

    他低头看棋盘,手始终未放开主教,然后他把棋子移回原位,对我说道:

    “也许你说道得对!”

    唔,他继续研究棋盘,我估计该回车站了,但是正要离开时,老头说道:

    “失礼,不过,你刚才那番评论非常敏锐!”

    我点个头,他又说道:

    “这样,显然你下过棋,何不坐下来跟我下完这一盘?你用白棋!”

    “我没办法下棋,”我说道,因为我得赶搭大巴等等!

    于是,他点个头,用手跟我微微敬个礼,我就走回车站!

    等我到了幸站,大巴居然已经开走了,要到明天才有下一班车!

    我什么事也做不好!

    唔,这下子得打发一天的时间,所以我又走回饭店,那个小老头还在跟自个下棋,而且似乎快赢了!

    我走过去,他抬头看看,示意我坐下!

    我接下的棋局情况很不妙——小卒半数已经阵亡,城堡也没了,只剩一个主教,而且我的皇后就要被吃掉了!

    我花了将近一小时才扳回劣势,而每次劣势稍有改善,小老头就咕哝摇头!

    最后,我牺牲一子诱惑他,他中计了!

    又下了三手,我将死他!

    “该死,”他说道,“你究竟是谁?”

    我告诉他名字,他说道:

    “不,我是说道,你在哪儿下过棋?我甚至不认识你!”

    我说道我是在新大陆学会下棋,他说道:

    “老天!你是说道,你从未参加过区域比赛?”

    我摇头,他就说道:

    “唔,不管你知不知道,我可是前任国际大师,你刚才那局棋根本不可能赢,结果你却消灭了我!”

    我问他怎么没在里面跟其他人比赛,他说道:

    “哦,我以前参加!我将近八十岁了,如今是年轻人的天下!现在的光荣属于年轻人——他们的脑子比较敏锐!”

    我点个头,谢谢他跟我下棋,然后起身要走,但是他说道:

    “呃,你吃过晚饭了吗?”

    我告诉他几个小时之前我吃过蛋塔,他就说道:

    “唔,让我请你吃顿晚饭如何?

    不管怎么说道,你让我领教了一盘精彩的棋赛!”

    我说道好,我们就走进饭店餐厅!

    他是个好人!名叫棋痴先生!

    “听我说道,”吃晚饭当中,棋痴先生说道,

    “我得再跟你多下几盘才能确定,但是,除非你刚才赢棋纯属侥幸,否则,你可能是未被发掘的最聪明的天才棋士之一!

    我想资助你参加一、两项比赛,看看结果如何!”

    我告诉他,我打算返乡做养海马生意等等,但是他说道:

    “唔,这可能是你毕生难得的机会,周博!

    你可以凭棋赛赚大钱呐,你知道!”

    他要我今晚考虑考虑,明早告诉他结果!

    于是我和棋痴先生握手道别,我回到街上!

    我闲逛了好一阵子,但是纳许维尔没啥可看的,最后我坐在公园里的长板凳上!

    我一直在努力思考现在要怎么做才对,但是对我而言思考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我想的多半是杜鹃和她现在在哪儿!

    她要我别找她,但是我心里有一种感觉,她并没有忘记我!

    我在沃土市让自己出了大洋相,我知道!

    我觉得那是因为自己并没有努力做对的事!

    如今,我已不确定什么是对的事了!

    我是说道,如今我身上没有几文钱,得弄些钱才能着养海马生意,而棋痴先生说道我去参加巡回棋赛可以赚大钱!

    但是似乎每次我不回家做养海马生意,反而跑去做别的事,我就会身陷水深火热之中!所以,我又不知何去何从了!<b

    r />

    我没有思索多久,一名警长就走过来问我在做什么!

    我说道我只是坐在那儿想事情,他说道任何人都不可以夜间坐在公园里想事情,要我离开!

    我走到街上,那个警长一直跟着我!

    我不知道要去哪儿,走了一阵子见到一条巷子,我就走进去找了个地方坐下歇脚!

    我坐了还不到一分钟,那个警长经过又见到我!

    “好了,”他说道,“出来!”我走到街上,他说道,

    “你在巷子里做什么?”

    我说道:“没什么,”他就说道:“我想也是——你在街头游荡,被捕了!”

    呃,他把我带回去关进牢房,第三天早上他们说道我可以打一通电话!

    当然,除了棋痴先生我没有旁人可找,于是我就打电话找他!大约过了半小时,他来到警长局把我保出来!

    之后,他在饭店请我吃了顿丰盛的早餐,又说道:

    “听我说道,你何不让我替你报名参加下星期在圣手市举行的区际锦标赛?冠军奖金是一万块!

    我负责你的一切花费,奖金平分!(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