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31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他今晚赚了大钱,不是吗?”红发说道!

    “让人狠打一顿才拿五百块,不算大钱!”杜鹃说道!

    “呃,这是他的第一场比赛!

    这样吧——下一场我给他加到六百块!”

    “一千四如何?”泰山问!

    “九百,”红发说道!

    “让他穿游泳衣,别穿尿片纸帽如何?”杜鹃说道!

    “观众喜爱这身打扮,”红发说道!“这是他的卖相啊!”

    “你去打扮成那样看看?”泰山说道!

    “我又不是脑残!”红发说道!

    “你给我闭上鸟嘴!”泰山说道!

    唔,红发言而有信!第三场比赛对手叫“跳蚤”!

    他戴了个像苍蝇似的小啄,面具上装着两个突出的大眼睛!

    我可以在台上把他扔来扔去,最后坐在他头上,领到我的八百块!

    而且,观众还疯狂呐喊:“我们要‘憨豆’!我们要‘憨豆’!”这笔交易倒不赖!

    接下来,我跟“神经病”比赛,他们甚至让我用仙杖敲他的头!

    之后,我交手过许多家伙,泰山和我勉强存了五千块可以做养海马生意了!

    但是,同时,我渐渐相当受到观众欢迎!

    女人会写信给我,甚至还有人卖圆锥纸帽当纪念品!

    有时我上场,观众中会有近百人戴纸帽,鼓掌欢呼我的绰号,令我觉得陶醉的,你知道吧?

    在这同时,杜鹃和我感情融洽——除了摔狡这件事之外!

    每天晚上她回到公寓之后,我们自己弄晚饭,然后三人坐在客厅计划如何着手养海马生意!

    我们打算去金水河,小青蛙的家乡,在黄金湾附近找块沼泽地!

    我们得买些大铁丝网和小网子,还有一条小船和海马饲料!

    泰山说道,在等候第一批收获期间我们得有地方住,还得买些日用杂货,此外还要有铁门路把海马卖到市场上!

    总而言之,他估计要五千块左右才负担得了头一年的花费——之后,我们就可以自给自足了!

    如今有问题的是杜鹃!

    她说道我们已经存到五千块,何不收拾行李南下?

    唔,她这话有它的道理,但是老实说道,我还不想走!

    是这样的,打从“苹果杯”跟那些家伙赛球以来,我从没觉得有过什么真正的成就!

    或许在神之国大陆打乒乓球那段时间有一点这种感觉,但是那只维持了几个星期!

    可是现在,你知道,每个星期六晚上,我都会听到人们的欢呼喝彩声!

    而且他们是对我喝采——不管我是不是脑残!

    你应该听听我痛宰“豆腐脑”的时候观众的欢呼声,那家伙八场时全身粘着百元大钞!还有“恐怖大王”,我给了他一记原地抱摔,结果赢得了东区冠军锦带!

    但是有—天,杜鹃下班回家,说道:“周博,我俩俩得好好谈谈!”

    我们出铁门到一条小溪附近散步,杜鹃找了个地方坐下,然后说道:“周博,我觉得摔咬这米事已经过头了!”

    “怎么说道?”我问,其实我多少心里明白!

    “我是说道,我们现在已经有将近一万块了,几乎是泰山所说道养海马需要费用的两倍!我奇怪你为什么还是每个星期六都要上台拿自己耍宝!”

    “我没有拿自己耍宝,”我说道,“我得考虑我的观众迷!我现在是很出名的人,不能就这样一走了之!”

    “牛粪,”杜鹃说道,“什么是‘观众迷’?什么叫‘出名’?

    那些人只是一堆混球,花钱看这种屁玩意!一堆成年人穿着吊带裤上台,假装要伤害对方!

    谁听说道过有人自称‘树根’、‘屎壳郎大仙’什么什么的——还有你,自称是‘憨豆’!”

    “那有什么不好?”我问!

    “呃,那你认为这种事给我什么感受?我爱上的男人是个众所周知的‘憨豆’,每个星期都会出一次洋相——而且还上电视!”

    “上电视可以赚到外快!”我说道!

    “去它的什么外快,”杜鹃说道,“我们不需要外快!”

    “谁听说道过有人不需要外快的?”我说道!

    “我们不是那么迫切需要它,”杜鹃说道,“我的意思是,我只想找个安静的小地方位下,你可以找份正经工作,例如养海马——我们或许可以买栋小屋子,有个小花园,养条狼狗什么的——或许甚至生孩子!

    当年跟“恐蛟”表演我已经出过名,但却没给我什么好处!

    我并不快乐!如今我快三十五了,我想安定下来——”

    “呃,”我说道,“我觉得似乎应该由我来决定我干不干这一行!我不会干一辈子——时候到了我会退出!”

    “唔,我也不会等一辈子!”杜鹃说道!

    但是我不认为她是当真的!

    笨笨的梦,充满了迷离色彩——

    大熊先生和太太走了以后,有一会儿工夫,三个孩子床边的夜灯还是继续点得很明亮!

    那是三盏顶好顶好的小夜灯,我们巴不得它们都醒着看见周博!

    可是笨笨的灯眨了一下眼睛,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惹得那两盏也打起哈欠来!

    嘴还没来得及闭上,三盏灯都灭了!

    这时候,房里又有了一个光,比夜灯亮一千倍!

    就在我们说道话的这当儿,那亮光找遍了育儿室所有的抽屉,寻找周博的灵魂幽灵,它在衣柜里乱搜,把每一个衣袋都翻转过来!

    其实它并不是一个亮光,只因为它飞来飞去,飞得特快,才成了一道亮光!

    可是它只要停下来一秒钟,你就看见它是一位女精灵,还不及你的手掌长,不过它还在往大里长!

    她是一个女孩,名字叫做杜鹃,身上精精致致地裹着一片干树叶,领口裁成方的,裁得很低,恰到好处地显露出她身段的优美!

    她些微有点发福!

    女精灵进来之后,过了一会儿,窗子就被小星星的气息吹开了,周博跳了进来!

    他带着杜鹃飞了一段路程,所以他手上还沾着

    许多仙粉!

    他弄清楚孩子们确实睡着了之后,就轻轻地唤道:“杜鹃,你在哪儿?”

    杜鹃这时正在一只罐子里,这地方她喜欢极了,她从来没有在一只罐子里呆过!

    “噢,你快从罐子里出来吧,告诉我,你知不知道他们把我的灵魂幽灵搁在哪儿啦?”

    一个最可爱的嘤嘤声,像金铃似的回答了他!

    这是精灵的语言,你们这些普通的孩子是从来听不到的;可是假如你听到了,你就会知道,你曾经听到过一次!

    杜鹃说道,灵魂幽灵是在那只大盒子里,她指的是那只带抽屉的柜子!

    周博一下蹦到抽屉跟前,双手捧起里面的东西,撒在地板上,就像国王把一枚硬币抛向人群一般!

    不多会儿,他就找到了他的灵魂幽灵,他高兴极了,就忘了他把杜鹃关在抽屉里了!

    假如他有思想的话--不过我相信他从来不思想--他会想,他和他的灵魂幽灵一挨近,就会像两滴水似的连在一起!

    可是,不料竟没有连在一起,这可把他吓坏了!他试着用浴室里的肥皂来粘,也失败了!

    周博浑身打了一个冷战,坐在地板上哭了起来!

    周博的哭声惊醒了笨笨,她在床上坐了起来!

    看到育儿室地板上坐着一个生人在哭,她并不惊讶,只觉得愉快和有趣!

    “孩子,”她客气地说道,“你为什么哭?”

    周博也很懂礼貌,因为他在精灵的盛会上学会了一些堂皇的礼节!

    他站起来,姿态优美地向笨笨鞠了一躬!

    笨笨非常高兴,在床上也很优美地回了一躬!

    “你叫什么名字?”周博问!

    “笨笨!”她回答,颇有点得意,“你叫什么名字?”

    “周博!”

    笨笨已经断定,他一定是周博;不过,这名字可真显得短了一些!

    “就这个吗?”

    “就这个!”周博尖着嗓子回答!

    他头一回觉得自己的名字短了点!

    “真可惜!”笨笨说道!

    “这没啥!”周博咽下了这口气!

    笨笨问他住在哪儿!

    “左手第二条路,”周博说道,“然后一直向前,直到天亮!”

    “这地址真滑稽!”

    周博有点泄气!他头一回觉得这地名或许是有点滑稽!

    “不,不滑稽!”他说道!

    “我的意思是说道,”笨笨想起了她是女主人,和气地说道:“他们在信封上就是这么写的吗?”

    周博宁愿她不提什么信的事!

    “我从不收到什么信!”他轻蔑地说道!

    “可你妈妈要收到信的吧?”

    “我没妈!”周博说道!

    他不但没有妈妈,而且半点也不想要一个妈妈!

    他觉得人们把妈妈们看得太重了!

    但是,笨笨马上就感到,她遇到了一出悲剧!

    “啊,周博,怪不得你要哭了!”她说道,跳下床跑到他跟前!

    “我哭,才不是因为妈妈,”周博颇有点气愤地说道,“我哭,是因为我没法把灵魂幽灵粘上!再说道,我也没哭!”

    “灵魂幽灵掉了吗?”

    “是的!”

    这时候,笨笨瞅见了地板上的灵魂幽灵,拖得挺脏的样子,她很替周博难过!

    “真糟糕!”她说道!

    可是,她看到周博试看用肥皂去粘,又禁不住笑了起来!

    真是不折不扣像个小子干的事!

    幸好她一下子就想到该怎么办!

    “得用针线缝上才行!”她说道,带点保护人的口气!

    “什么叫缝?”周博问!

    “你真笨得要命!”

    “不,我不笨!”

    不过,笨笨喜欢他的正是笨!

    “我的小家伙,我来给你缝上!”她说道,虽然周博和她一样高!

    于是,她拿出针线盒来,把灵魂幽灵往周博的脚上缝!

    “怕是要有点儿疼的!”她警告说道!

    “啊,我一定不哭!”周博说道,他刚哭过,马上就以为他这辈子从来没哭过!

    他果然咬牙没哭!

    不一会儿,灵魂幽灵就弄妥了,不过还有点皱!

    “也许我应该把它熨熨平!”

    笨笨考虑得很周到;可是,周博就像个男孩一样,一点也不在乎外表,他这时欢喜得发狂,满屋子乱跳!

    他早已忘记,他的快乐是笨笨赐给的!他以为灵魂幽灵是他自己粘上的!

    “我多聪明啊,”他开心地大叫,“啊,我多机灵啊!”

    说道起来,周博的骄傲自大,正是他招人喜欢的地方,承认这一点,是够叫人难堪的!

    说道句老实话、从来没有一个孩子像周博这样爱翘尾巴!

    不过,当时笨笨可惊骇极了!

    “你这个自大狂,”她讥诮地惊叫说道,“当然啰,我什么也没干!”

    “你也干了一点点!”周博漫不经心地说道,继续跳着舞!

    “一点点!”笨笨高傲地说道,“既然我没有用,我起米可以退出吧!”

    她神气十足地跳上了床,用毯子蒙上了脸!

    周博假装要离开的样子,来引笨笨抬头,可是没用!

    于是他坐在床尾那头,用脚轻轻地踢她!

    “笨笨,”他说道,“别退出呀,笨笨,我一高兴,就禁不住要翘尾巴!”笨笨还是不抬头,虽然她是在认真地听着!

    “笨笨,”周博继续说道,他说道话的那种声调,是没有一个女孩子能抗拒的,“笨笨,一个女孩比二十个男孩都顶用!”

    原来笨笨从头到脚每一厘米都是个女娃,虽说道她身高总共也不过几厘米!

    她忍不住从床单底下探出头来!

    “你真的这么想吗,周博?”

    “是的,我真的这么想!”

    “你实在太可爱了,”笨笨说道,“我要再起来了!”

    于是她和周博并排坐在床沿上!她

    还说道,如果他愿意的话,她想给他一个吻;可是周博不明白她的意思,就伸出手来,期待地等着!

    “你当然知道什么叫吻喽?”笨笨吃惊地问!

    “你把吻给我,我就会知道!”周博倔犟地回答!

    笨笨不愿伤他的心,给了他一只胸针!

    “现在,”周博说道,“要不要我也给你一个吻?”笨笨回答,神情有点拘谨,“那就请吧!”

    她把脸颊向他凑过去,显得怪贱的!

    可是周博只把一粒橡子放在她手里;于是笨笨又把脸慢慢地退回原处,并且亲切地说道,她要把他的吻拴在项链上,戴在脖子上!

    幸好,她果真把橡子挂在了项链上,因为后来,这东西救了她的命!

    一伙人在彼此介绍以后,照例总是要互问年龄,所以,做事从来正确无误的笨笨,这时就问周博,他多大年纪!(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