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31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可是,要是你碰巧看到他们画一张孩子的心思地图,你就会看到,那不光是杂乱无章,而且总是绕着圈儿的!

    那是些曲曲折折的线条,这大概就是岛上的道路了!

    因为远古伊甸园多少就像是一个海岛!

    到处撒着一块块惊人的颜色!

    海面上露着珊瑚珊瑚礁,漂着轻快的船!

    岛上住着野蛮人;还有荒凉的野兽洞穴;有小土神,他们多半是些裁缝;有河流穿过的岩洞;有王子和他的十个哥哥;有一间快要坍塌的茅屋;还有一位长着鹰钩鼻子的小老太太!

    若是只有这些,这张地图倒也不难画!

    但是还有呢,第一天上学校,圆水池,针线活,绞刑,动词,吃巧克力布丁的日子,穿背带裤,数到九十九,自己拔牙奖给三铜币,等等!

    这些若不是岛上的一部分,那就是画在另一张画上的了;总之,全都是杂乱无章的!

    尤其是因为,没有一件东西是静止不动的!

    当然,各人的远古伊甸园又大不一样。

    例如,多多的远古伊甸园里有一个湖泊,湖上飞着许多绿孔雀,多多拿箭射它们!

    飞飞呢,年纪很小,他有一只绿孔雀,上面飞着许多湖泊!

    多多住在一只翻扣在沙滩上的船里,飞飞住在一个原始猴人的皮棚里,笨笨住在一间用树叶巧妙地缝成的屋子里!

    多多没有亲友,飞飞在夜晚有亲友,笨笨有一只被父母遗弃的小狐狸宝宝!

    不过总的说道来,他们的远古伊甸园都像一家人似的彼此相像!

    要是摆成一排,你会看到它们的五官面目大同小异!

    在这些神奇的海滩上,游戏的孩子们总是驾着油布小船靠岸登陆!

    那地方,我们其实也到过,我们如今还能听到浪涛拍岸的声音,虽然我们不再上岸!

    在所有叫人开心的岛子里,远古伊甸园要算是最安逸、最紧凑的了!

    就是说道,不太太,不太散,从一个奇遇到另一个奇遇,距离恰到好处,密集而十分得当!

    白天你用椅子和桌布玩岛上的游戏时,一点也不显得惊人;可是,在你睡着前的两分钟,它就几乎变成真的了,所以夜里要点灯!

    安妮太太偶尔漫步在孩子们的心思里时,发现那里有些东西她不能理解,最叫她莫名其妙的,要算是周博这个名字!

    她不认得周博这么个人,可是在多多和飞飞的心思里,到处都是这个名字;笨笨的心思里,更是涂满了它!

    这个名字的笔画比别的字都来得粗大,安妮太太仔细地打量着它,觉得它傲气得有点古怪!

    她遗憾地承认说道:“是的,他是有那么点傲气!”她妈妈问她来着!

    “可他是谁呀,宝贝?”

    “他是周博,你知道的,妈妈!”

    开头安妮太太不知道他,可是她回忆起童年的时候,就想起了周博!

    据说道,他和精灵们住在一起!

    关于他,童话多着呢;比如说道,孩子们死了,在黄泉路上,他陪着他们走一段,免得他们害怕!

    当时安妮太太是相信的,可现在她结了婚,懂事了,就很有点怀疑,是不是真有这样一个人!

    “而且,”她告诉笨笨,“到现在,他该已经长大了!”

    “噢,不,他没有长大,”笨笨满有把握地告诉妈妈,“他跟我一样大!”

    笨笨的意思是说道,周博的心和身体都和她一样大!她也不知道她是怎么知道的,反正她知道!

    安妮太太和大熊先生商量,大熊先生只微微一笑,说道:“听我的话,准是雪儿对他们胡说道的,这正是一条加菲猫才会有的念头!别管它,这股风就过去了!”

    可是这股风没有过去,不久,这个调皮捣蛋的男孩竟然使安妮太太吓了一跳!

    孩子们常会遇到顶奇怪的事儿,可是毫不觉得惊恐不安!

    例如,事情发生了一个星期以后,他们会想起来说道,他们在树林子里遇到死去的父亲,并且和他一起玩!

    笨笨就是这样,有一天早上,她漫不经心地说道出了一件叫人心神不安的事!

    育儿室的地板上发现有几片树叶,头天晚上孩子们上床时明明还没有;安妮太太觉得这事很蹊跷,笨笨却毫不在意地笑着说道:

    “我相信这又是那个周博干的!”

    “你说道的是什么意思,笨笨?”

    “他真淘气,玩完了也不扫地!”笨笨说道,叹了一口气!她是个爱整洁的孩子!

    她象真有那么回事似的解释说道,她觉得周博有时夜里来到育儿室,坐在她的床脚那头,吹口琴给她听!

    可惜她从来没有醒过,所以她不晓得她是怎么知道的,反正她知道!

    “你胡说道些什么,宝贝!不敲门谁也进不了屋!”

    “我想他是从窗子里进来的!”笨笨说道!

    “亲爱的,这是三层楼呵!”

    “树叶不就是在窗子底下吗,妈妈?”

    这倒是真的;树叶就是在离窗子很近的地方发现的!

    安妮太太不知该怎么想才是,因为在笨笨看来,这一切都那么自然,你不能说道她在做梦,把它随随便便打发掉!

    “我的孩子,”她妈妈喊道,“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我忘了!”笨笨不在意地说道,她急着要去吃早饭!

    啊,她一定是在做梦!

    可是话又说道回来,树叶是明摆着的!

    安妮太太仔细察看了这些树叶,那是些枯叶,不过她敢断定,那绝不是从梦之国的树上掉下来的叶子!

    她在地板上爬来爬去,用一支蜡烛在地上照,想看看有没有生人的脚印!

    她用火棍在烟囱里乱捅,敲着墙!

    她从窗口放下一根带子到地上,窗子的高度足足有三十米,墙上连一个可供攀登的喷水口都没有!

    笨笨一定是在做梦!

    可是笨笨并不是做梦,第二夜就看出来了,那一夜可以说道是孩子们最不平凡的经历的开始!

    在我们说道的那一夜,孩子们又都上床睡觉了!

    />  那天晚上,正好是雪儿休假的日子!

    安妮太太给他们洗了澡,又给他们唱歌,直到他们一个个放开她的手,溜进了睡乡!

    一切都显得那么平安,那么舒适,安妮太太不禁对自己的担心好笑,她于是静静地坐在火炉旁,缝起衣服来!

    这是给飞飞缝的,他过生日那天该穿上衬衫了!

    炉火暖融融的,育儿室里半明半暗地点着三盏夜灯!

    不多会儿,针线活就落到了安妮太太的腿上,她的头,一个劲儿往下栽,多优美呀,她睡着了!

    瞧这四口子,笨笨和飞飞睡在那边,多多睡在这边,安妮太太睡在炉火旁!

    本来该有第四盏夜灯的!

    安妮太太睡着以后做了一个梦,她梦见远古伊甸园离得很近很近,一个陌生的男孩从那里钻了出来!

    男孩并没有使她感到惊讶,因为她觉得她曾在一些没有孩子的女人脸上见过他!

    也许在一些做妈妈的脸上,也可以看到他!

    但是在她的梦里,那孩子把遮掩着远古伊甸园的一层薄幕扯开了,她看到笨笨、多多和飞飞由那道缝向里窥望!

    这个梦本来是小事一桩,可是就在她做梦的时候,育儿室的窗子忽然打开了,果真有一个男孩落到了地板上!

    伴随着他的,还有一团奇异的光,那光还没有你的拳头那么大,它像一个活物在房间里四处乱飞!

    我想,一定是那团光把安妮太太惊醒了!

    她叫了一声,跳了起来,看见了那个男孩!

    不知怎的,她一下子就明白他就是周博!

    要是你或我或笨笨在那儿,我们会觉得,她很像安妮太太的那个吻!

    他是一个很可爱的男孩,穿着用干树叶和树浆做的衣服!

    可是他身上最迷人的地方是他还保留了一口乳牙!

    他一见安妮太太是个大人,就对她龇起满口珍珠般的小牙!

    一天,有个家伙走进酒馆,他穿着白色西装和夏威夷衬衫,颈子上挂着许多金饰!

    他坐在吧台看我解决另一个挑战者,然后过来坐到我们的桌子!

    “我叫红发,”他说道,“我听说道过你们!”

    泰山问他都听到些什么,红发说道:“听说这家伙是世上最有力气的男人!”

    “那又怎样?”泰山问,那家伙说道:“我有个点子可以让你们赚大钱,远远超过你们在这儿赚的三毛两文!”

    “怎么说道?”泰山说道!

    “柔道,”红发说道,“不过,不是这冲动动胳膊的小玩意——我指的是真正的柔道!有擂台,还有成千上万花钱的观众!”

    “跟谁柔道?”泰山问!

    “随便谁都行,”红发说道,“职业柔道手有一项巡回比赛——‘大汉’、‘虫老大’、‘猪’——数得出来的统统有!

    一流柔道手每年可以赚上十万、三十万!

    咱们先慢慢让你这位老弟暖身!教他些擒拿法,传授他一些窍!啊,我打赌他三、两下就会成为大明星——让大家都赚大钱!

    泰山看着我,说道:“你认为呢,周博?”

    “我不知道,”我说道,“我有点想回老家做养海马的小买卖!”

    “养海马!”红发说道!“啊,小伙子,干这个赚的钱至少是养海马的五十倍!

    不必一辈子干这一行——只要花几年工夫,然后,你就可以高枕无忧,银行里存着钱,养一窝金鹅呐!”

    “或许我还是问问杜鹃的意思!”我说道!

    “听着,”红发说道,“我这可是给你毕生难逢的机会!你不要,尽管说道,我立刻走人!”

    “不,不!”泰山说道!接着他扭头对我说道,“听我说道,周博,这家伙说道的话不无道理!我是说道,要不然你怎么赚到足够的钱去养海马?”

    “这样吧,”红发说道,“你甚至可以带着你这位朋友一起!他可以当你的经纪人!只要你想退出,随时可以!你怎么说道?”

    我想了一下!听起来是满不错,但通常这种事都有诈!话虽如此,我还是张开了我的大嘴巴,说道出那个要命的字:“好!”

    呃,就这样我成了职业柔道手!红发在沃土市中心的一家健身院有间接待室,每天泰山和我都会搭大巴到那儿,学习柔道的正确方法!

    简单说道,职业柔道是这么回事:实际上任何人应该都不会受伤,但是,看起来像会受伤!

    他们教我各种技术——穿裆胯、打桩、锁肘等等的!

    还有,他们还教泰山如何对裁判吼叫,造成混乱局面!

    杜鹃对于柔道这件事并不热衷,因为她说道我会受伤,我说道不会有人受伤,因为这玩意是唬人的,她说道:“那有什么意思?”

    这话问得好,我找不出合理的回答,但是,我还是盼望能替我们赚些钱!

    一天,他们教我一招技术,我要凌空压到对方身上,但是,对方会在最后—刹那身滚身滚开!可是不知怎的,我老是搞砸它,有两、三次对方来不及翻开我已压在他身上!

    最后,红发走进场中,说道:“老天,周博——你是脑残不成!你这样子会伤到别人,你奇壮如牛啊!”

    我就说道:“对——我是脑残!”

    红发说道:“什么意思?”

    泰山就把红发叫过去解释了一番,红发说道:“老天爷!你在说道笑不成?”

    泰山摇头!红发看看我,耸耸肩说道:“唉,世上什么样的人都有吧!”

    总之,大约过了一小时,红发从他的接待室跑到场中!

    “我想到了!”他吼道!

    “想到什么?”泰山问!

    “他的绰号!我们得给周博一个摔胶的绰号!我刚才想到了!”

    “是什么?”泰山说道!

    “‘憨豆’”!红发说道!“咱们给他穿条尿布,戴上一顶圆锥纸帽!观众一定爱死了!”

    泰山想了想!“难说道,”他说道,“我不太喜欢!听起来你似乎想拿他耍宝!”

    “这只是给观众看的!”红发说道,“他得有个绰号!所有大明星都有绰号!还有什么绰号比‘憨

    豆’更好!”

    “叫他‘太空来客’如何?”泰山说道!“这比较恰当!他可以戴一顶塑胶头盔,插上些天线!”

    “已经有个家伙叫‘太空来客’了!”红发说道!

    “我还是不喜欢,”泰山说道!他看看我,问,“你认为呢,周博?”

    “我才不在乎!”我说道!

    晤,事情就是这样!经过几个月的训练之后,我终于以柔道手的身份初试啼声!(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