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30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天啊,孩子!”饕餮鬼的妈妈突然尖叫起来,睁大眼瞪着饕餮鬼,“你的鼻子怎么啦!”

    “噢,别吵,妈妈,让我把馅饼吃完!”饕餮鬼说道!

    ‘变成蓝色的了!’饕餮鬼的妈妈尖叫着,“你的鼻子变蓝了!就象一颗浆果!”

    “你妈妈说道得很对!”饕餮鬼女士喊起来,“你的鼻子变成红色的了!”。

    “你们说什么呀”饕餮鬼问道,仍然不停地嚼着!

    “瞧你的脸颊!”饕餮鬼的妈妈惊叫道,“它们也在变蓝!还有你的下巴!你整张脸都变蓝了!”

    “马上把那块口香糖吐掉!”饕餮鬼女士命令道!

    “天哪,救救我们吧!”饕餮鬼的妈妈气急败坏地叫道,“这姑娘全身都变蓝发红了!头发的颜色也变了!饕餮鬼,你真变成紫罗兰了,饕餮鬼,你这是怎么啦”

    “我告诉你我还没有把它完全配制好,”龙女士叹口气,悲哀地摇摇头!

    “我才不管你配没配好呢!”饕餮鬼的妈妈喊道,“你看看这个姑娘吧!”

    所有的人都大瞪着眼看着饕餮鬼!

    她的样子实在变得太惊人太可怕了!

    她的脸,手,腿以及颈部,事实上她全身的皮肤,包括她那一头浓密厚实的鬈发,全都变成鲜艳的蓝色了,也就是那种浆果汁的颜色!

    ‘每当吃到那道甜点心时,总是要出岔子,”龙女士叹息道,‘就是那道浆果馅饼弄出的问题,可总有一天我会解决这个问题的,等着瞧吧!”

    “饕餮鬼,”饕餮鬼的妈妈惊叫道,“你全身都肿胀起来了!”

    “我觉得很难受,”饕餮鬼说道!

    “你肿胀起来了!”饕餮鬼的妈妈又发出了尖叫!

    “我说道不出的难受!”饕餮鬼喘吁吁地说道!

    “我可一点不感到惊奇!’饕餮鬼女士说道!

    “天哪,孩子!”饕餮鬼的妈妈恐怖地尖叫起来,“你象只气球一样鼓起来了!”

    “象一颗浆果,”龙女士说道!

    “快叫医生!”饕餮鬼女士喊道!

    “得用针戳!”一位父亲说道!

    “救救她!”饕餮鬼的妈妈绞着两手喊叫道!

    然而,毫无办法,她的身体飞快地膨胀起来,不到一分钟就变成了一只硕大的蓝色圆球——事实上变成了一颗巨大的浆果——

    剩下的还算是饕餮鬼本人的只有两条细小的腿,两条细胳臂,突出在这颗大圆果实上,顶上还有她那颗小小的脑袋!

    我没有杜鹃的地址,只有一个邮局信箱号码,但是,我有她的乐团演出场所的名字!

    那地方叫做“坑爹俱乐部”!

    我试着从火车站走到那儿,但是一再迷路,最后,我叫了辆计程车!

    当时是下午,俱乐部里空荡荡的,只有两个醉汉和昨晚留在地板上的半瓶黑啤!

    但是,吧台后面那个家伙说道,杜鹃他们九点左右会到!

    我问可不可以等她,那家伙说道,“行,”于是我就坐了五、六个小时,让两只脚好好休息了一下!

    言归正传,那地方渐渐客满!

    客人多半是大同学模样的年轻人,但打扮像杂耍中的畸形人!

    人人都穿着肮脏的蓝色牛仔裤和t恤,所有男生都留胡子戴眼镜,所有女孩的头发都似乎随时会有只鸟飞出去!

    一会儿乐团上台,布置乐器!

    总共有三、四个家伙,他们拿着那种巨大的电玩意,到处插电!

    这跟我们在大学同学会玩的那一套大不相同!

    而且,我没看见杜鹃的影子!

    他们安装好那些电玩意之后,开始演奏!

    我跟你说道,朋友:那玩意可真吵!

    各种彩灯开始闪烁,而他们演出的音乐像喷射机起飞的声音!

    但是观众爱它,等他们表演完了,所有人欢呼呐喊!继而一束灯光落在舞台例台,她就在那儿——杜鹃!

    她跟我认识的她不一样了!

    其一,她的头发留到屁股,而且在室内戴太阳跟镜,还是在晚上!

    她穿着牛仔裤,衬衫上挂着许多金属片,活像电话接线盘!

    乐团又开始演奏,杜鹃开口唱歌!

    她抓着话筒,一面绕着舞台跳舞,又蹦又跳,挥动着胳膊,还甩头发!

    我极力了解歌词内容,但是乐团奏的音乐太响,捶着鼓,敲着钢笛子,轰隆隆的,天花板都快陷落似的!我心想,这是什么鬼玩意?

    唱了好一会儿,他们休息片刻,于是,我起身想走进通往后台的那扇铁门!

    但是,铁门口站着一个家伙,他说道我不能进去!

    我回座位时,注意到大家都盯着我的陆战队制服!

    “你那身服装可真不一样啊!”有人说道,另一个人说道:“滚出去!”

    又有个人说道;“他是真人吗?”

    我又开始觉得自己活像个白痴了,于是,我直接走到外面,心想或许可以散散步,理出个头绪!

    我大概走了有半小时左右,等我回到那儿,外面有一大排长蛟等着进去!

    我走到前头,试图跟那家伙解释我的东西都在里面,但是,他要我排到尾巴等着!

    我想,我在外面大概站了一个小时左右,听着里面传出的音乐!

    老实说道,从外面听那音乐实在悦耳些!

    总之,等了一阵子之后,我感到无聊,于是沿一条巷子绕到俱乐部后面!

    那儿有几级小阶梯,我就坐下来看着老鼠在垃圾堆中相互追逐!

    我的笛子在口袋里,于是;为了打发时间,我就拿出来吹了一下!

    我仍旧听得见杜鹃的乐团奏出的音乐,过了一阵子,我发现自己可以配合他们;好比用变化音栓降半音,就可以配上他们的调子!

    我不知道花了多少时间,但是,没过多久我就能够自己发挥,可以飘到e大调,而且出乎意料,自己吹奏起来那曲子并不那么难听——只要不必同时去听它!

    突然间,我身后的铁门“砰”的打开,杜鹃站在那儿!

    我猜想他们又休息了,但是我没

    在意,继续吹我的!

    “外面是谁?”她问!

    “是我!”我说道,但是巷子漆黑,她把头探出后铁门,又说道:“是谁在吹笛子?”

    我的起来,有点尴尬,因为我穿的是陆战队制服,但是,我说道:“是我!周博!”

    “是谁?”她说道!

    “周博!”

    “周博?周博!”突然间她冲出铁门,扑入我的怀中!

    “结果总是如此,”龙女士叹息道,“我在试验室里,用它在二十个精灵迷你人身上试过了,每次都以变成一颗浆果而告终,真太让人伤脑筋了!

    我真弄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可我不想要一颗浆果做女儿!”饕餮鬼的妈妈急叫道;“马上把她变回原来的模样!”

    龙女士啪地捻了个响指,顿时她身边出现了十个精灵迷你人!

    “把饕餮鬼小姐滚到船上去,”她吩咐他们,“马上把她送到榨汁间去!”

    “榨汁间”饕餮鬼的妈妈大声问,“他们把她弄到那儿去干什么”

    “把她榨干,”龙女士说道,‘我们得立刻把她身体里的浆汁榨出来!那以后,我们才能看看她怎么样!

    不过别担心,亲爱的饕餮鬼的妈妈!实在万不得已,我们还会把她整修好!对这一切我深感遗憾!我真是——”

    十个精灵迷你人把这颗硕大的浆果在创造房的地板上滚过去,朝门口滚去,门外就是那条奶酪潭,船正停在潭上!

    饕餮鬼夫妇急急地跟在后面!剩下的人,内中也有小笨笨,大熊爸爸,愣愣地站在那儿,看着他们离去!

    “听!”笨笨悄声说道,“听呀,爸爸!外面船上的精灵迷你人开始唱起来了!”

    这一百个精灵迷你人一齐唱起来的声音真响,屋里的人听得清清楚楚:

    “亲爱的朋友们,我们当然同意,再没有什么比得上看见那种令人讨厌的小鬼更糟了。

    她老是嚼啊不停地嚼口香糖,我们说嚼口香糖决不会有什么好报应,这种可恶的坏习惯一定会让她没什么好结果!

    你们有谁可曾听说有一个小姐名叫饕餮鬼

    这个讨厌的女人觉得嚼口香糖、整天不停地嚼实在奇妙!

    她在浴缸里洗澡时嚼,她在俱乐部跳舞时嚼,她在教堂里,也在公共汽车上嚼,这实在太荒唐又可笑!

    只要没了口香糖可嚼,她会把漆布放在口里咬,或是抓到什么咬什么——

    一双靴子或是邮递员的耳朵,要不就是别人的内衣,她就这么不停地嚼,到最后她脸部的肌肉变得真发达,从她的脸和大下巴突出来就象一把小风琴!

    一年又一年她一直不停地嚼,一天足足要嚼掉一百条,直到一个夏日的晚上,天啊,一件可怕的事发生了!

    饕餮鬼小姐很晚才上床,足有半小时她躺在那儿看书,嘴里仍在不停地嚼啊嚼,就好像一条嘴里装上发条的大鳄鱼。

    终于她把她的口香糖放进一只特别的小托盘,人往后倒去慢慢进入梦乡——

    这时真奇怪!尽管她已经入睡,她的嘴还是不停地嚼啊嚼,一晚上这么嚼过去,尽管嘴里什么也没有!

    你们瞧,她的嘴巴经养成了习惯,总是不停地嚼动!

    漆黑的夜晚,清楚地听见,这么响的咀嚼声真是太可怕!

    这个女人那张深深的大嘴不停地一张一合,啪哒一啪哒一啪哒,嚓一嚓一嚓,咬得越来越快!

    声响不断,毫无间歇,直到最后,她的双颚决定停一下,再张得格外大狠命一下嚼下去,把她的舌头一咬两段。

    这以后,就是为了咀嚼口香糖,饕餮鬼小姐;总是闭嘴无法把话讲,她把自己关进一家令人讨厌的疗养院,一生就这么度过。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这么尽力不让眼前这个饕餮鬼小姐遭到同样的命运!

    她还那么年轻,完全来得及,给她机会让她治好病——

    杜鹃和我,我俩坐在后台叙旧,直到她必须再上台演出!

    她并不完全是辍学,她是被退学的,因为,有天晚上他们发现她在一个男生房间里!

    当年这种违反校规的行为是要退学的!

    笛子手不愿当兵,逃到加拿大去了,乐团因此瓦解!

    杜鹃去暴力州住了一阵子,还在头发上插朵花,但是,她说道那些人是一群怪物,整天喝药喝得昏沉沉,后来她遇见这个家伙,就跟他来到肥牛镇!他们做过一些和平示威游行等等,但是,原来他竟是个同性恋,因此她跟他分手,后来跟上一个玩真的示威者,那人制造炸弹等等,炸毁建筑物!

    那段关系也不成功,之后,她遇上一个在天才大学教书的家伙,但结果他是有妇之夫!过后,她交上一个看起来真的很善良的家伙,只是有一天他偷东西害得他俩被捕,她这才决定该振作自己了!

    她加入“恐蛟”乐团,他们演奏一种新的音乐,渐渐在肥牛镇附近相当受欢迎,下个星期他们甚至要去财富城录音准备灌唱片了!

    她说道目前她跟一个天才的家伙交往,他是个哲学系同学,不过,今晚演出完毕,我可以去跟他们一起住!我非常失望她有了男朋友,但是我无处可去,因此就这么办了!

    她男友名叫毒穿肠!

    他个子瘦小,体重大概一百公斤左右,头发橡拖把,颈子上接着许多珠子,我们到达公寓时,他正坐在地板上,像个印度宗师似的静坐冥思!

    “毒穿肠,”杜鹃说道,“这是周博!他是我的同乡老友,会跟我们住一阵子!”

    毒穿肠没吭一声,只是挥挥手,就似乎教主在赐福什么似的!

    杜鹃只有一张床,但是,她给我打了个小地铺,我就睡那儿!它并不比我在军中睡过的许多地方差,而且比某些地方强多了!

    第三天早上我起身,毒穿肠仍坐在房间中央冥思!

    杜鹃给我弄了些早餐,然后,我们让毒穿肠坐在那儿,她带我去参观硬壳塔学府!

    她劈头就说道我得弄套新衣服,因为,此地的人不明究竟,会以为我想唬弄他们!

    于是我们去到一家旧货店,我买了一套连身裤装和一件夹克,就在店里换了衣服,把军服装在纸袋里!

    <b

    r />  我们在天才大学闲逛,杜鹃居然遇上她以前约会的那个已婚杀手!她仍然对他态度友好,即使私下她管他叫“卑鄙的杂碎”!

    他的名字是摇头之丸博士!

    总之,他十分兴奋,原因是下星期他要新开一门课,是他独个儿想出来的一门课!这门课叫做“文学中的脑残角色”!

    我开口说道听起来这门课很有意思,他就说道:“呃,周博,你何不来旁听?也许会喜欢!”(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