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29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我的奶酪绝对不能用手去碰!”

    “肚肚儿!”肚肚儿的妈妈也喊起来,“你没听见这位女士的话吗马上离开那条潭!”

    “这东西真太好吃了!”肚肚儿说道,她根本投去听她母亲或是龙女士在叫些什么!

    “天哪,我需要一个提桶,这样我就能好好喝一顿了!”

    “肚肚儿,”龙女士大叫着,她急得挥舞着手杖顿脚跳起来,

    “你必须离开那儿!你把我的奶酪都弄脏了!”

    “肚肚儿!”肚肚儿的妈妈喊道!

    可肚肚儿只顾满足她的大肚子的需要,别的什么也听不见了!

    这时她全身都趴在了地上,头拼命伸向潭面,象条狗一样舔吃着奶酪。

    “肚肚儿!”肚肚儿的妈妈大声嚷着,“你这副样子会在全国成千万人面前出丑的!”

    “当心,肚肚儿!”肚肚儿的妈妈大叫起来,“你身子探出去太远了!”

    肚肚儿的妈妈说道得绝对正确!

    突然传来了一声尖叫,随之而来的是“卟嗵”一声,肚肚儿掉进了潭里,一刹那她就消失在红色的潭水里了!

    “救救她!”肚肚儿的妈妈挥舞着她的伞失声哭叫着,脸色煞白,“她要淹死的!她不会游泳!救救她!救救她!”

    “天哪,太太,”肚肚儿的妈妈说道,“我不打算钻到那儿去!这身衣服是我最好的!”

    肚肚儿的脸在潭面上露出来,脸出全是红色的奶酪!

    她尖叫着:“救命!救命!救命!把我拉出去!”

    “别呆站在那儿!”肚肚儿的妈妈朝肚肚儿的妈妈尖叫道,“快想想办法!”

    “我是在想办法!”肚肚儿的妈妈答道,她正在脱去外衣准备跳进奶酪潭去!

    可在她脱衣服的当儿,那可怜的女孩正一点一点被吸近一根大管口,那些大管子正在潭里抖动着抽取奶酪,那股强大的吸力一下于把她吸过去了,她被抽离潭面吸进了管子!

    潭岸边的人全都屏息静气地注视着她会在哪儿出现!

    “她在那儿!”有人喊道,朝上指着!

    真的,因为管子都用水晶制成的,可以清楚地看见肚肚儿头在前飞快地朝上窜去,活象一枚火箭!

    “救命!这是谋杀!警察!”肚肚儿的妈妈尖叫着,“肚肚儿,马上回来!你要到哪儿去”

    “真不可思议,”肚肚儿的妈妈说道,“这根管子可真大,竟能让她通过!”

    “它还不够大!”笨笨说道,“天哪,瞧!她慢了下来!”

    “不错!”大熊爸爸说道!

    “她要塞住了!”笨笨说道!

    “我想是的!”大熊爸爸说道!

    “天哪,她给堵住了!”笨笨说道!

    “那是她的肚子把她给堵住了!”肚肚儿的妈妈说道!

    ‘她把整根管子堵塞了!”大熊爸爸说道!

    “把管子砸碎!”肚肚儿的妈妈急叫道,仍然挥舞着她的伞,“肚肚儿,马上出来!”

    底下的人可以看见管子里的奶酪溶液在那孩子身边沙沙响着很快在她身后形成了一个硬团,冲击着这块障碍物,这股冲击力实在太大了,总有一方得退让!

    确实有一方退却了,那就是肚肚儿!

    嘘地—声,她象枪膛里的一颗子弹一下又给射了出去!

    我在医院住了将近三个月!

    就医院而言,这地方不算是什么好医院,不过,我们睡的床铺挂了蚊帐,而且,木条地板每天清扫三次。

    以我已经习惯的生活条件作标准,这种环境已经好得没话说道了!

    那间医院里有些人的伤势比我严重得多!

    好些可怜的家伙缺了腿、少了胳膊、断手、断脚,还有些不知道少了些什么!

    有些年轻人肚子、胸口和脸上中弹!夜里那地方就像是酷刑区——那些家伙哭着、闹着,吵着要妈妈!

    我隔壁病床躺着一个家伙,名叫泰山,他是在坦克车内被炸伤!

    他全身烧伤,到处插着管子,但是我从没听他叫过一声!他说话轻声细语,非常温文,相处—天之后,我俩交上朋友;泰山来自射手州,他们拉他去从军时,他在当历史老师!

    但是,因为他聪明,所以,他们派他到长官学校,让他当少尉!

    我认识的少尉大多数跟我一样头脑简单,但是,泰山不同!

    对于我们为什么在魔谷战界,他自有一套哲理,那就是,我们的理由是对的,但是,做法可能错了,或者,是反过来的,不过,不管是什么,我们做得不对!

    他这位坦克长官说道,在一个多半是沼泽和山峦的土地上,坦克根本派不上用场,我们在这种地方摇旗打仗实在荒谬!

    我告诉他小青蛙的事,他很难过地点头说道,战争结束之前还会有许多小青蛙送命!

    过了大概一星期左右,院方把我迁到一般病人在那儿休养的病房,但是我每天都会回到加护病房,陪泰山坐一会儿!

    有时候我用笛子吹首曲子给他听,他非常喜欢!

    我妈妈寄给我一包糖果,包里辗转寄到医院,我想跟泰山一起吃,只不过他只能吃那些用导管输入他身体里的东西!

    我觉得坐在那儿跟泰山聊天的这段经历,对我的一生有莫大的影响!

    我知道因为自己是个脑残等等,别人认为我不该有什么自己的哲学,但是这可能是因为从没有人花时间跟我谈过这种事!

    泰山认为,我们的一切遭遇,或者说道世上发生的任何事,都是由管理宇宙的自然法则所掌控!

    他对这个问题的看法非常繁复,但是,他话中的大意渐渐改变我对一切事物的观点!

    我这一生对周围事物屁都不懂!

    一件事莫名其妙发生了,接着发生另一件事,然后又有另外一件,就这么一件又一件,大部分没什么道理可讲!

    但是,泰山说道,这一切都是某种计划中的一部分,我们充其量只能想想自己要如何配合这个计划,努力坚守岗位!

    不知怎的,知道这些之后,我开始看事情比较清楚了!

    总之,日子一星期一星期过去,我的身体好多了

    ,屁股的伤势复元迅速!

    “她不见了!”肚肚儿的妈妈大叫起来,“那根管子通到什么地方快!快把消防队叫来!”

    “镇静!”龙女士喊道,

    “别激动,亲爱的太太!请保持镇静!毫无危险!什么危险也没有!

    肚肚儿只不过去作一次小小的旅行,一次极其有趣的小旅行!

    她会安然无恙地离开那根管子的,你等着瞧吧!”

    “她怎么可能安然无恙地离开那根管子!”肚肚儿的妈妈气急败坏地喊道,“五秒钟后她就会被做进果汁软糖中去了!”

    “决不可能!”龙女士大声说道,

    “这是不可想象的!不可思议的!

    荒谬的!她决不会被做进果汁软糖去!”

    “我倒要请问,为什么不可能呢?”肚肚儿的妈妈喊道!

    “因为那根管子去的正是地方!

    那根管子——就是那根把肚肚儿吸进去的管子——通的那个房间正好就是我制作最美味可口的蓝莓奶酪夹心软糖的房间——”

    “那一来她就要被做进蓝莓奶酪夹心软糖中去了!”肚肚儿的妈妈尖叫起来,“我可怜的肚肚儿!明天早晨她就会在全国被论磅出售了!”

    “说得对啊!”肚肚儿的妈妈说道!

    “我知道我是对的,”肚肚儿的妈妈说道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肚肚儿的妈妈说道!

    “可龙女士看来并不这样认为!”肚肚儿的妈妈高声说道,“瞧她,正笑得开心呢。我的孩子被吸进了那根管子,可你还竟敢这么大笑!你是个残忍的人!”

    她尖着嗓门叫道,—边用她的伞对准龙女士,好像打算用伞把她捅个窟窿似的!

    “你觉得很好笑是吗

    你觉得我的孩子这样被吸到你的软糖间去实在太好笑是吗”

    “她绝对不会出什么问题,”龙女士说道,轻快地格格笑着!

    “她会变成奶酪软糖的!”肚肚儿的妈妈尖声叫嚷着!

    “绝对不会!”龙女士喊道!

    “肯定会的!”肚肚儿的妈妈失声叫嚷着!

    “我决不允许发生这种情况!”龙女士也嚷道!

    “为什么不会”肚肚儿的妈妈还是尖叫着!

    ‘因为这样一来软糖的味道就糟透了,”龙女士回答道,“想想那会是什么味道吧!美味肚肚儿奶酪夹心软糖!没人要买它的!”

    “大多数人肯定会买的!”肚肚儿的妈妈愤愤地喊道!

    “我想都不愿这么想!”肚肚儿的妈妈尖叫道!

    “我也一样,”龙女士说道,“我肯定地告诉你,太太,你的孩子绝对不会出问题的!”

    “如果她绝对不会出什么问题,那她在哪儿?”肚肚儿的妈妈厉声问道,“现在就带我到她那儿去!”

    龙女士转过身,嗒,嗒,大塔,捻响了三下手指!

    立时出现了一个精灵迷你人,也不知是从哪儿钻出来的,站到了她身边!

    这个精灵迷你人鞠了个躬,微笑着,露出了一口漂亮的白牙!

    她的皮肤红润白皙,头发是棕色的,个头刚过龙女士的膝盖,她的衣服是一块从肩上披下的普通熊皮!

    “听着!”龙女士俯视着这个小人儿吩咐道,

    “我要你把肚肚儿的妈妈和太太带到软糖间去,帮他们找到他们的女儿肚肚儿!她刚才被管子吸到那儿去了!”

    这个精灵迷你人瞥了一眼肚肚儿的妈妈,爆发出一阵大笑!

    ‘噢,安静下来!”龙女士说道;“收敛点,别这么放肆!肚肚儿的妈妈根本不认为这是件可笑的事!”

    “你可以把这话再说道一遍!”肚肚儿的妈妈说道!

    ‘马上就到软糖间去,’龙女士吩咐这个精灵迷你人,“到那儿以后,拿一根长棍去探探那只拌和奶酪的大桶!

    我几乎可以肯定你会在那里找到她的!

    不过你最好看仔细点!

    如果你让她在那只拌和奶酪的大桶里呆得太久,那她就有可能被送进那只软糖蒸锅中去,那一来不就真成了一场大灾难了,是吗

    我的软糖就根本不能吃了!”

    肚肚儿的妈妈发出了一声恼怒的尖叫!

    “我在开玩笑,”龙女士说道,撅起胡须乐不可支地格格笑着,“我只是随便说说道而已,原谅我,我真太抱歉了!

    再见,肚肚儿的妈妈!再见,肚肚儿的妈妈!

    过会儿再见——”

    大夫说我的皮像“豪猪”什么的!

    医院里有一间康乐室,既然没啥事可做,有天,我就走进康乐室,有两个家伙在里面打乒乓球!

    我看了一阵子,问他们可不可以让我玩玩,他们答应了!

    头一、两球我输了,但是过了一阵子,我把他俩都打败了!“以你这么大的块头,你的动作可真快!”其中一个说道!

    我只点了头!

    我每天都尽可能打打球,球技变得相当精湛,信不信由你!

    下午,我通常都去看望泰山,但是,早上我都是一个人打发!

    他们让我离开医院,还有大巴送我这样的伤患进城逛逛,在疗养港湾的魔谷战界人商店买些小玩意!

    可是,我不需要那些东西,所以只是走走、看看!

    疗养港湾的岸边有个小市场,卖鱼海马等等,有天我逛到那儿,买了些海马,请医院的厨师烧给我吃,味道真好!

    真希望泰山也可以吃点儿!

    他说道要是我把海马榨碎,也许他们可以用导管灌给他吃,他说道他要问问护士!

    但是,我知道他只是说道笑罢了!

    那天晚上我躺在病床上想小青蛙,想他也会喜欢吃这些海马,还有我们的捕海马船等等!可怜的小青蛙!

    于是,第三天我就问泰山,为什么小青蛙会死,是什么屁自然法则竟容许这种事发生?

    他沉思半天,才说道:

    “唔,我告诉你,周博,这些法则并不是每一条我们都喜欢!

    但它就是法则!就好比丛林里老虎扑杀猴子——对猴子是倒楣的事,对老虎却是好事!世事就

    是这么回事!”

    过了三天,我又去鱼市场,有个矮小的魔谷战界人摆了一大袋海马在那儿卖!

    我问他从哪儿捕来这些海马,他跟我叽哩吸啦起来,因为他不懂家乡语!

    总之,我就像印第安人那样打手语,半天他明白了,招手要我跟他去!

    一开始我有点儿疑心,但是他满脸笑容等等,我也就跟他去了!

    我们至少走了一里路左右,经过了海滩上的所有船只,但是,他并没有带我上船!

    那地方在水边的一片沼泽中,有点儿像个池塘什么的,他在南海涨潮时潮水涌人的地方布置了一个个铁丝网!这家伙居然在那儿养海马!(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