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28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他忽然想到一个曾经存在过的魔王,试想当年的希特勒先是成为酗酒的父亲的长久的出气筒,后来父母离世,孑然一身的他去了维也纳寻找自己的建筑师梦想,然而有过跟自己类似经历之后,希特勒变得对世道的严重不公感到愤愤不平,而且开始变得富于批评精神与反抗精神,以致最终走向了建立纳粹的极端道路

    如果当年的希特勒是从大熊、安妮我们这样的家庭走出来,而不是长久的虐待、毒打,也许这样的温情会融化他心中的仇恨与抱怨吧也许对家人对生活的留恋、牵挂会令他摆脱绝望的阴影吧毕竟,虽然文明的背后总时不时有不公平的出现,但未来还是充满希望与光明的,世界依旧充满善意的,而且大多数积极的人们一直建设并长久守护着世界的文明一面

    周博忽然又想到几句话:我们必须咬紧牙关,全力以赴去做一件事情,否则,我们将一事无成;集合一百个愚夫,不能成为一个聪明人,所以英武的决断不能从一百个懦夫中得到;我们已经设定了一个目标,并将为之努力奋斗,直到死亡

    也许,当年的希特勒并不是愚不可及吧,毕竟他这些曾说过的话如果换成积极的角度,也许还有一定的道理吧而且当年曾经受过一对中国夫妇帮助的他对中国的态度似乎并未那么野蛮

    不过,历史已经成为历史,虽然环境加剧了他的罪恶,蒙蔽了他的双眼,但最终决定走向罪恶深渊的还是他本人吧

    不正常的内心,

    则是罪恶的源泉

    至少虽然命运给了我无穷的磨难,但我不会选择走向极端

    因为,生活的磨难并未抹去他对未来的期望与向往,也许这丝对生活的眷顾和对遥远的亲人的牵挂使他看到一丝光明吧

    周博不自觉露出一丝微笑渐渐进入了梦乡

    此时,离他不远处的一颗大树上,一只红色的气球渐渐的向一只飞舞在空中的小小的蝶马靠拢,接着气球化为一个骑着魔杖、长着薄薄双翼的仙子

    “透比,呵呵,虽然这家人给你起了个小狗的名字,但在我杜鹃看来还挺可爱呢这些日子真是把我累坏了,今天总算可以尽情的休息下了

    周博的考验结束了

    下雪天,他能欣赏雪与冰的美妙,说明他能看到生活的美丽而不是恶劣;珊瑚塔边,他能向你伸出无私的援手,说明他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关切,而不是冷漠;海上父母的离去并未让他陷入绝望的深渊,而是重新勇敢的面对,说明他的内心充满了真正的勇气而不是怯懦;把幸福留给笨笨,而自己选择了艰辛,说明了他对别人的无私而不是残酷;长久的落魄与流浪并未使他丧失生活的期望,说明他拥有持久的信仰而不是绝望

    如今,这种种考验均能证明他可以成为一名优秀的魔法师了

    现在,我们也可以向灵王去交差了好久没有感受灵界的魅力了,对圣城亚特兰蒂斯还真有些想念了呵呵”

    天空划过一道闪光,尽处出现几只巨大的矫健的蝶马,背后牵引着背上长帆的幽灵水母在周博旁边停了下来,随后水母身上裂开一条巨大的缝隙

    杜鹃用魔杖朝周博挥了一下,接着他便轻轻飘入了水母腹中,依旧沉浸在美妙的梦中

    透比、杜鹃亦随之飞入了水母体内,轻轻坐了下来

    天空一道流星般的闪光划过黑夜,然后远远的往天边消失,消失

    也许,

    遥远的天际是蓝色的吧

    似清晰,似模糊

    记忆渐渐从遥远的梦中醒来,远远的,隐隐的

    在遥远的天际,这抹蓝色渐渐显露身影,

    它苏醒了

    生活,

    也许,

    本就是一场梦吧

    周博揉揉刚刚张开的眼睛

    新的黎明,

    来临了

    在豆豆、甜甜夫妇的别墅里安居下来的笨笨心里并不愉快,因为,除了永远无法见面已经走入天国的父亲大熊和妈妈安妮,她唯一剩下的亲人周博已经远远的离去,仿佛从未存在过一般

    一天、两天、十天、一百天过去了,似乎周博的不存在已经像自然法则般不可动摇,但笨笨内心却时时诞生浓浓的思念与牵挂,强烈的渴望下使她最终在一个夜里达成了愿望,虽然这仅仅是一个长长的梦,长长的梦

    朦朦胧胧,梦境里充满了一种迷人的色彩,因为,这跟她现实中的经历完全不一样,而且此时,她仿佛处在另外一个轮回

    梦的画卷缓缓展开,迷人的传奇开始她的步伐

    这幢房子住了这么多人可太挤了,实在难受

    整座房子一共只有两个房间,他们也只有一张床

    床就由四位老人睡,因为他们太老了,实在是劳累终生,操劳过度,所以他们根本起不了床

    大熊爸爸和安妮妈妈睡在床的这一头,豆豆叔叔和甜甜阿姨睡在另一头

    另一个房间的地板上放着床垫,小笨笨就睡在上面

    她很不明白:为什么她还很小年龄,为何她的爸爸妈妈、叔叔阿姨都像是即将仙逝的耄耋老人一般

    不过,她也不去多想,就当是上帝的有意安排了

    夏天这么睡倒还不坏,可到了冬天,凛冽的寒风一阵阵掠过地板,实在吃不消

    他们根本买不起好一些的房子――甚至连再买一张床也不可能,他们实在太穷了

    家里只有大熊先生有工作,她在一家水泥城堡干活

    在那儿她整天坐在一条长凳上,给灌满了水泥的水泥管旋上盖子

    可一个旋水泥管盖的加工员的工资绝不会很多,不管大熊先生千活多卖劲,也不管她动作有多块,还是赚不到哪怕是维持这么个大家庭所需生活费用的一半,甚至连给全家买最起码的食物的钱也不够

    这一来他们早餐只能吃硬面包,中饭只能吃住马铃薯和卷心菜,而晚上只能吃卷心菜汤,只有在星期天才稍微好些

    因此他们都盼望着星期天的到来,尽管那一天吃的还是那么些东西,可每人能吃两份食物

    当然,大熊一家还不至于饿死,可每个人――笨笨的父亲,笨笨的母亲,特别是小笨笨――从早到晚总感到肚子里空荡荡的,难受极了

    笨笨饿得最厉害

    尽管她的父

    母亲时常省下自己的那份中饭和晚饭给她吃,可对一个正在发育成长的女孩来说道,这哪够啊她非常渴望还有什么别的东西来填填肚子,而不要老是吃卷心莱和卷心莱汤而她最想吃的东西是――奶酪

    早晨上学去的路上,笨笨总能看到商店的橱窗里大块大块的奶酪堆得高高的

    她停住脚,瞪大了眼睛,还把鼻子紧紧地贴在橱窗水晶上,禁不住口水直流

    一天中她还多次看见别的孩子从口袋里掏出奶油奶酪,津津有味地咀嚼着,不用说道,这真使她痛苦万分

    每年,只有在她生日的那一天,笨笨才能尝到那么一小块奶酪

    为了这一特殊的时刻,全家人得勒紧裤带省下钱来,到了这个的日子,笨笨总能得到一小块奶酪独自享用

    每当她在那些美妙的生日早晨得到那块奶酪以后,她总是小心地把它放到一只小木盒里,她对它宝贝极了,就好像那是一块水晶

    接下来的几天里,她只允许自己瞧瞧它,可决不去碰它

    最后,直到自己再也熬不住时,她才揭开一点点奶酪包装纸,露出一点点奶酪,然后咬下那么一点点――刚够让舌头慢慢地品尝到那可爱的甜味

    第二天,她再咬下那么一点点,就这样一天只吃一点点这样的吃法,笨笨足足可以把她的这块只值六铜币的生日奶酪吃上一个多月

    不过,我还没有告诉你们一件令小笨笨最难以忍受的事

    小笨笨是这么爱吃奶酪,每当她看见商品橱窗里的奶酪,或是眼睁睁地看着其他孩子当着她的面大嚼奶油奶酪时,她就感到很不好受;可是最让她受不了,也是你们能想象的最折磨人的却是这么一件事:

    在这座城里,确切地说道,从笨笨住的房子里就能看到,有一座极大的奶酪城堡

    想想这是什么滋味吧

    更何况,这不是一座一般的奶酪城堡

    它是世界上最大最有名的城堡这就是周博城堡,是一个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奶酪创造家和制造商周博所开的城堡

    它是一个巨大的、奇妙的城堡

    门口有高大的水晶门,四周高墙环绕,烟囱里喷出滚滚浓烟,城堡深处传出奇怪的嘘嘘声

    围墙外面方圆一公里的地方都可以闻到一股浓郁的香味,那是融化了的奶酪的香味

    每天上学和放学,小笨笨两次路过这座城堡

    每当经过城堡大门时,她就放慢脚步,走得很慢很慢,头仰得高高的,用鼻孔深深地深深地吸进周围那股芳香的奶酪香味

    噢,她是多么喜欢这股气味啊

    啊,她又是多么渴望能走进这家城堡,看看里面究竟是什么样子

    另外一个世界里

    朦朦胧胧,朦朦胧胧似虚似幻,浓浓的蓝色将周博的意识完全占据。

    于是,灵界的考验,充满传奇色彩的长久考验,缓缓在他的梦境展开,展开

    唔,我反应迟钝这一点我同意;不过我可能比旁人以为的聪明得多,因为我脑子里想的东西跟旁人眼睛看见的有天地之别

    比方说道,我很能思考事情,可是等我试着把它说道出来或是写下来,它就变成果酱似的糊成一团我举个例子解释给你听

    前些日子,我走在街上,有个人正在他家院子里忙活儿他弄了一堆灌木要栽种,于是,他跟我说道:“周博,你想不想嫌点钱”

    我说道:“嗯,想,”于是他派我去攒泥土用独轮手推车搬了十一、三车的泥土,大热天里,推着车走遍大街小巷倒掉它

    等我搬完了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块钱

    当时我应该为工资这么低大闹一场,可是我却收下了那一块钱,嘴里只说道得出一句“谢谢”之类的蠢话,然后走上街,手里拿着那张钞票摺上,打开,摺上,觉得自己真象个脑残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我出生后,我妈妈给我取名周博,我妈是个大好人人人都这么说道

    我爸,他在我刚出生之后不久就死了,所以我从来不了解他他在米头当装卸工,有一天,一台起重机从一艘“梦幻水果企业”的船上吊了一大网的苹果,结果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断了,苹果砸在我爸身上把他压成煎饼

    有一次我听到一些人在谈论那次意外说道当时情况惨不忍睹,半吨重的苹果把我爸砸得稀烂,我个人不太喜欢吃苹果,除了苹果布丁这个我倒是喜欢

    我妈从“梦幻水果企业”领到了一点儿抚恤金,而且她还把我们的房子分租出去,所以我们的日子还过得去

    我小时候,她总是把我关在屋里,免得其他小孩子骚扰我夏天下午,天气热坏了,她会把我安顿在客厅里,拉上窗帘,让房间阴一点,凉快些,再给我弄杯柠檬汁

    然后她就坐在那儿跟我聊天,就那么一直说道个不停,也没什么特别的话题,就似乎一般人跟猫狼狗说道话那样,不过我也习惯了,而且满喜欢,因为她的声音让我觉得好安全又舒服

    我成长期间,一开始她都准我出去跟大家玩,可是后来她发现他们是在捉弄我

    有天他们在追我的时候,一个男孩用棍子打我的背,弄出好可怕的伤痕那以后,她叫我不要再跟那些男孩子玩我就开始试着跟女孩子玩,但情况也好不到哪儿去,因为她们都躲着我

    妈妈认为念公立学校对我有益因为也许这样会帮助我变得跟其他人一样,但是上了几天学之后,校方告诉妈妈我不该跟大家一起上学不过他们让我念完了一年级

    有时候,老师在讲课,我坐在那儿,也不知道自己脑子里在想什么,总之我开始看窗子外头的鸟、喜鹊,还有在外头那棵大橡树上爬来爬去,一会儿又坐下的东西,老师就会走过来教训我一顿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