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2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李旭中想了想,觉得这确实是一个办法,连连赞叹道:“对呀,可以让学生们自己抄书,不仅还能练字识字,更能助长背书的记忆能力。周使君果然是好办呀。”

    周博笑了笑,道:“因为以前我就是这么被要求读书的。以前我的老师若考我不过,就必须罚抄写课本,唉,想到这一点我就觉得很痛苦呢。”

    他自然是说自己二十一世纪读小学、初中时候的事情了。

    李旭中怔了怔,诧异的看着周博道:“周使君你也读过书”

    周博愕然了一下,不过很快就说道:“那是自然,别以为武夫就不能读书。我是读书之后,因为襄阳这边战事吃紧,才投身军旅之中报效国家的。”

    李旭中立刻露出了敬佩的神色,连连说道:“周使君果然是意境之高。儒家所言,格物、致知、诚意、正心,然后才是修身、齐家,最终才实现治国平天下的理想。周使君虽然失去了进取科场的机会,但是以武入道,终究也是在报效国家、力图平定天下呀”

    周博微微笑了笑,他不知道李旭中说这番话算不算是发自内心,又或者仅仅是阿谀奉承。不过他穿越附身的这个人,以前可没曾读过什么书,是地地道道的武夫而已,这一点王魁就可以作证。

    “唉,救国有道,只看每个人的心意。”他随和的说道。

    “不知道周使君你读到哪一本书了”李旭中有些好奇的问道。

    “呃”周博一时没反应过来。不过怔了怔之后,他终于想到了一点,原来古代人读书都是从经史子集开始,读完一本再读下一本,并不是像二十一世纪一样语文、数学、物理、政治等等一起开始读。

    这个问题倒是让他有些难以回答了,他曾经读书不过是在初中、高中语文课本上学过几篇古典文集,虽然经史子集都有,可是毕竟只是个别的几篇文章罢了。严格的说,自己连一本书都没有读完过。

    “呵呵,这么多年了,也忘记自己曾读到什么书去了。”他只好敷衍的找了一个借口推辞了道。

    李旭中本来还打算继续问下去的,这个时候一旁李小鱼忽然插嘴了起来。她指着李旭中正在收拾的那些书本,向周博说了道:“周使君,你说抄书”

    “是呀,怎么了”周博疑惑不解的问道,不明白李小鱼怎么会突然发出了这样的一个疑问。

    “可是,抄书要纸张呀咱们光化军连吃饭都成问题,怎么可能有那么多纸张给读书人抄书呢”李小鱼问了道。

    原来在古代,不单单是宋朝,纸张都属于奢侈品。往往穷苦人家一年到头都是用不起纸张的,如果要写字、写信之类的需要,通常要么是写在木片上,要么就是写在布上。在古代纸张的制造是一项十分繁复的工作,自然不像是二十一世纪那么普通,那么通用。

    这也是为什么会有“洛阳纸贵”的成语典故,并不单单是因为洛阳制造的纸张昂贵,其实是全国上下制造纸张都是十分昂贵的。

    光化军现在齐军抢劫之后,现在还能有多少纸张,不用多想也能猜出来了

    周博倒吸了一口气,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看来自己考虑的还不是很周到,李小鱼这小娘子却真是一个心思慎密的人了。他沉默的想了想,然后说道:“那可以让学生们把书本抄在布匹上也行呀。”

    “可是布匹也不是说有那么多就有那么多的呀。”李小鱼坚持的说道。

    “哎呀,这还真是一个难题呀。”周博叹了一口气。

    李旭中也是一副一筹莫展的样子。

    周博再次沉思了片刻,说道:“这件事现在我们也没有办法,毕竟是客观的原因,只能先让学生们忍一忍,辛苦一些了。更何况,如今光化军刚刚稳定下来,也许未必会有那么多学生入学,课本大家相互共用一下就差不多了。”

    李旭中叹了一口气,说道:“也只好先这样了。”

    次日清晨,周博刚刚起来洗漱完毕,本打算先批阅一下最近的公文汇报,然后再在晌午的时候去与黑商队的人接洽。如今虽然与黑商队合作的事宜迫在眉睫,更重要的是黑商队能使得光化军的发展大大提速,但是既然这伙人已经来到了这里,那就表明他曾经说出的话,对他们是有极大影响的。

    黑商队如果真的不愿意合作,那么根本就不必理会光化军这边。

    周博要将昨天颁发出去的新地契签押备案,新划分的土地每个老百姓都有份,因此要建立新的土地契约。他现在签署的这些文件,全部都是“官府用地”的租赁契约。自从光化军新土地法颁布之后,诸如均州、郢州等地的穷苦老百姓,都纷纷的跑到光化军来定居,目的就是希望在战后能有一份安居乐业的根本。

    当然,这些老百姓加入的后果好坏都有,人口繁荣是一个城市发达的标准,但是这么多外来入口的流入,也要解决他们的住宿、口粮问题。

    对于外来人口的政策,周博目前只能提供住宿,至于吃饭问题得让他们自己解决,城内的粥场是不向外地人口供应食物的。

    好在这些迁入光化军的外来人口,都是有备而来,每一户人家都自备的有一些粮食,虽然不多,但也能自给自足一段时间。

    周博并不是不打算将这些外来人口放任不管,只是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他只能先顾着本地人口的生计。

    他刚刚审批了几十分地契之后,李小鱼就匆匆的跑进了衙门。今日李小鱼一改往日的样子,竟然换上了一身简短的女装,干干净净、清清爽爽,没有任何过多的装饰,倒更显得一副青春洋溢的气息。

    “咦,你今天竟然穿上女装了”周博立刻打趣的笑了起来。

    李小鱼显得有些羞羞涩涩,不过在听了周博的调侃之后,立刻撅起了小嘴,显得有几分嗔怒样子,说道:“我本来就是女孩子,穿女装有什么不可以的哼,大惊小怪,周使君你真不是一个正经人

    周博笑了笑,问道:“我不过是说了奇怪的话,又没有什么不正经的地方,小鱼你为何说我不是一个正经人呀”

    “反正唉,不说这个了,我们快些前往庆安客栈与黑商队的见面吧。早点和他们谈妥了,我们就可以开始进行贸易了。”李小鱼本想反驳几句,可是又觉得自己太过任性了,索性就转移了话题。

    “这事你倒是挺积极呀,不过最近土地分配的事情

    ,你都交给其他人去做了吗”周博问了道。

    如今官府新请了一些吏员,虽然是热闹了一些,可是随着光化军不断的恢复和发展,官府所面临的工作量也越来越大,并不是增添一些人手就能降低压力的。

    李小鱼显得有些委屈,说道:“可是事情总是要分轻缓的呀。黑商队合作是大事,我们光化军的出路,可全靠在他们身上了。至于分配土地,纵然现在分配了,老百姓们也没办法耕种呀,所以缓一缓也不成问题。”

    周博听了李小鱼这番话,微微点了点头,说道:“你果然适合当官,脑袋很激灵呀不过,其实有时候你需要看的更深层一些才是。”

    “更深层一些”李小鱼疑惑不解的问道。

    “黑商队如果不与我们合作,要么就是迁移贸易路线,要么就是与我们为敌。这两点对于他们来说都是极不方便的事情。所以最好的选择就是与我们合作。正是因为这样,我们这边还是占有一定的优势。我们要做的,便是利用这点优势,在与他们合作的时候,尽量占领主导地位。”周博详详细细的说了道。

    “那我们该怎么做”李小鱼问道。

    “其实谈判也是一种技巧性的事情。比如我们现在故意显得不疾不徐,让黑商队他们觉得我们怠慢了他们,反倒会让他们感到恐惧,到时候谈判起来他们会自动退让几步的。相反,如果我们处处去求他们,他们就会目中无人,反而会骑在我们头上来了。”周博解释道。

    李小鱼沉思了片刻,她觉得周博的话确实是有道理的了,于是连连点了点头。

    “那周使君,你的意思是,让我们现在先怠慢一下他们”她问道。

    周博笑了笑,说道:“怠慢是要怠慢,但也要一个分寸,万一真把别人惹毛了,那咱们可就弄巧成拙了。所以你现在不要急,先去多批几分公文,晌午到了之后咱们再去会一会这些人。”

    李小鱼点了点头,说道:“嗯,我听你的。”

    周博看着李小鱼的性子与以前有十分大的改变,心中感到很高兴。他希望有一个服从自己,又能帮自己的帮手,很明显李小鱼是有这个潜力的了。

    快到晌午的时候,李小鱼批好了几分地契的公文,在送到周博这边来了之后,她又忍不住提醒了道:“周使君,时候不早了,是不是该去了”

    周博微微点了点头,一边整理公案上的文件,一边说道:“嗯,现在就去吧。”

    他简单的料理了一下之后,就起身与李小鱼一同出了衙门。

    庆安客栈在城西,城西目前是整个光化军发展最好的地区了,一些大宅院和民宅都已经翻新了一遍,住在这里的人户以前大多是富贵人家。不过经过战争的洗劫之后,富贵人家除了房子之外,与其他普通老百姓并无他样了。

    城西正午的时候比较清静,那些以前养尊处优习惯了的大老爷们,总会在这个时候午休。虽然生活水平大不如前了,但是生活习惯一时半会是改不了的。

    来到城西街头,放眼看去第一座高高的建筑就是庆安客栈。

    如今客栈的生意不怎么样,反正官府现在还没有开始征税,客栈就暂时开着,得过且过好了。

    刚刚进了客栈大门,客栈内正好有两个人影走了出来,周博与对方差点撞在了一起去。对方退后了一步,立刻就看清了周博的容貌。今日周博刚从衙门里出来,身上虽然穿着的是便服,但好歹腰带是官服的腰带,识货的人一眼就能辨认出来。

    更何况,就算不认识官府的腰带,周博身后还跟着李小鱼可是昨天亲眼见过的。

    “敢问,你可是周博周制置使吗”对方当中,一个容貌精干,年不过三十的青年立刻问了道。

    周博看了看李小鱼,李小鱼也认出了对方两个人。她拉了一下周博的袖子,说道:“周使君,他们两个就是商队人。”

    那青年向李小鱼微微笑了笑,拱手道:“这不是小鱼姑娘吗我们正打算去一趟制置使府拜访你呢。”

    李小鱼面对青年客套的话一点都不高兴,昨天见这些人的时候,他们的嘴脸可让自己难堪不已。她暗暗的“哼”了一声,然后介绍了道:“这位就是光化军制置使周博周使君,你们那独眼狼是认识周使君的。”

    那两人简单的向周博行了一礼。先前那青年笑吟吟的说道:“没想到周小相公亲自来了,倒是省了我们一些脚力了。哈哈”

    周博眉毛微微皱了皱,他听出了这青年言语之中的不敬之意,仿佛应该是自己主动来请教他们似的。他不动声色,只是淡然的笑了笑,向一旁李小鱼问道:“小鱼,你也不介绍一下这几位的尊姓大名呢”

    李小鱼撇了撇嘴,说道:“昨天他们没告诉我,我也不知道他们叫什么名字。不过我觉得是一些无名小卒而已,没必要记得他们的名字了。”

    她虽然年纪小,可是照样听出了对方两人对周博的轻蔑之意,于是故意出言讽刺了一回。

    对方两人顿时变了脸色,他们昨天明明是通报过姓名的。两个人都是闯荡江湖的汉子,自然是受不了这样的气,直接将心中的不悦写在了脸上,而且还气呼呼的哼了一声,要是在其他场合只怕早就动手教训这小娘皮了。不过面对周博亲自在场,他们总是要收敛一些才是。

    “李姑娘真是好记性,又或者是贵人多忘事了。昨天我们才见过面,今日就忘记的干干净净。”那青年冷冷的说道。

    “就是。不过依我看,李姑娘也不算是什么贵人了。光化军现在穷得叮当响,官府不单单还要靠走私才能敛财,就连用人都是急不可择人,连女子都派来当官了。哼哼,真是让人好笑不已。”站在青年一旁的,是一位年约四十,留着胡须的男子,他与青年一唱一和的讽刺了道。

    李小鱼听了这番话,气得不行,恨不得上去踹这两个人一脚。

    周博知道黑商队是故意找茬,当然对方并不是来挑起事端,只不过是一种试探而已。他拉了一下李小鱼,让李小鱼不要冲动,然后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浅笑的说道:“穷乡僻壤也好,用人不择也罢。我这小小的光化军虽然不堪入目,但是最起码也能让你们商队痛不欲生呢。”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