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26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从这一点,周博倒是可以进一步断定,这黑商队背后果然有比自己更显赫的人物在支持。

    不过他倒没有任何担心的地方,从容不迫的笑了笑之后,说道:“本官当年是奉公守法的军人,对商场上的事情倒是不曾多知,更何况那段时期又是南北战事吃紧,哪里有功夫理会那么多闲杂之事呢”

    独眼狼冷笑了起来,说道:“也不知道周使君当初是因为官职太小,不曾听闻,还是真的奉公守法呢”

    这话是裸的讽刺,尤其对于周博这样年轻人来说,很有可能就会受不住而爆发起来。

    但是周博却只是出乎意料的笑了起来,说道:“狼兄,你果然高见,一言就点破了我的虚实。没错,当年我在襄阳府的时候,只不过是一介准备将,对于南北走私的商事一点都不曾听说。”

    独眼狼反倒微微有些惊讶了起来,他本来就是故意在挑衅周博,哪里知道周博非但不生气,竟然还摊牌的坦率直言,真让自己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是吗那现在周使君高升制置使,也就想到了咱们的商号了而且周使君还这么大的架子,让我们商号来见周使君你。若不是因为王相公与我有交情,我才懒的跑这么远呢。”独眼狼故意把话说的更恶劣了一些,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周博,等待着周博的反应。

    “那我不仅要多谢王相公,还要多谢狼兄你肯屈尊来我们这穷乡僻壤一趟呢。”周博依然带着镇定自若的笑容说道。

    “嘿嘿,你倒是一个有意思的人,”独眼狼实在搞不透周博的人,不过他这个闯荡江湖的汉子,对周博这样爽快的态度还是有几分好感,“听说周使君有一笔买卖要找我们商号来做,不知周使君可知道我们商号的规矩吗”

    周博摇了摇头,笑呵呵的说道:“还没请教过。”

    独眼狼说道:“若是有货出手,我们商号要拿四成货物的利润。若是要花钱引购北方的货物,那就按照黑市常规的价格来计算,并且还要收一成的劳务费。所有费用都必须事先交纳,若是银子不够,则按照千分之六的利贷来计算。”

    周博暗暗寻思了一阵,出手货物收四成的利润,这还真是够黑了。而且如果要引进北方的货物按照黑市的价格来算,那可是原价的基础上翻好几十倍的价格。非但如此,还要额外收取一成的劳务费。

    这样回头仔细一算,纵然这笔买卖不会亏,那也赚不了多少钱呀

    为了这么一点点利润,要冒那么大的风险,并且还要先将所有费用都交给黑商队,万一有什么闪失,那可真是血本无归。

    不过他很清楚,独眼狼开出的这些规矩是对普通商家的规矩,如果是那些幕后支持他们的达官显贵,那自然是另外一套规矩了。

    “狼兄,这就是你们的规矩了”周博故作冷笑的问道。

    “没错,爱做不做,我们可不会强求什么。”独眼狼一边挖耳屎,一边趾高气扬的说道,那样子就好像是黄世仁在收杨白劳的租子似的。

    “不过,我光化军也有我光化军的规矩。”周博不冷不热,忽然抛出了这样一句话来。

    顿时,在场的所有人都有些惊愕了起来。

    尤其是独眼狼,他眼睛一下子瞪大了,露出一股凶狠的样子。

    “你光化军的规矩关我屁事。”独眼狼故作镇定的说道。

    “是吗但凡南北去往的道路,都必须经过我光化军的地头,若不然就必须绕道鄂州去北上。不过我相信鄂州那边的相公老爷们,克扣你们的关税要比襄阳府这边多得多,更重要的是你们还要走更多的冤枉路。”周博依然一副不疾不徐的样子,缓缓的说了道。

    他早就计算好了,既然黑商队盘踞在襄阳府,那么自然是因为鄂州那边不适合走私。而黑商队在襄阳府,要想北上就必须从光化军这边走。因此,他手中并不是没有任何筹码,光化军的地盘便是自己最大的筹码。

    独眼狼冷冷的哼了一声,说道:“你想怎么样你以为我们商号就没背景吗你不过一个小小的制置使,难道还能上天了不成”

    听了这番话,李小鱼和王泽喜都有些担心了起来,好像周博已经与独眼狼闹翻了似的。不过他们两个并不知道,商场如战场,此时此刻正是两方交锋的时候。

    周博微微一笑,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说道:“狼兄,以前你们是怎么样我不知道。但是如今襄阳府已经易主,岳家军岳大帅的名声你是知道的,他可不会像以前那些贪财之辈一样。岳大帅清正廉明,执法森严,断然不会让你们这些黑市商人为非作歹的。”

    独眼狼冷笑着说道:“你以为我们的靠山就是地方官员吗你把我们想的也太简单了。实话告诉你,如今在京城都有一些大官员照着我们呢。你以为我们会怕区区一个襄阳府知府吗”

    周博不疾不徐说道:“襄阳府知府你们不怕那无所谓,关键是岳大帅和我可都不是知府、知县之类的官员。说句直白的话,我们都是军人,行事手段与文官大不一样。你难道就没听说过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这话吗”

    独眼狼脸色一下子刷了下来,他知道周博的意思是什么。

    周博接着说道:“如今边境战事吃紧,你们这些来玩南北的人,谁知道是不是敌人的细作,到时候只要我在光化军加进巡防,严查你们这些黑市商人,就算京城里面有人罩着你们,这山高皇帝远的地方,又能奈何”

    “你,你想与我们硬碰硬吗”独眼狼恶狠狠的说道。来硬的他可不怕,像他们这些闯江湖的,大不了就鱼死网破,反正谁也别想好。

    “狼兄,难道你还没有明白我的意思吗我有必要没事惹事,弄得大家都不开心”周博呵呵的笑了笑,显出了心平气和的样子来。

    “你到底什么意思”独眼狼冷沉沉的问道。

    “很简单,双赢。”周博正色的说道。

    “双赢你想如何双赢”独眼狼脸色稍微舒缓了几分,他看得出来周博是一个老谋深算的人,但同样也是一个明白事理的人。与这种人合作是非常吃亏的,因为从他们身上赚不了什么便宜。

    但是,一旦合作的好了,却还是能获得一些其他的好处。

    周博就等着这句话了,他缓缓吸了一口气,从容不迫的说道:“虽然你看到目前光化军是一片穷乡僻壤,那是因为战争刚刚过去。做为两国的边

    境地区,这里发展的潜力是什么样,你比我更清楚不过了。一旦光化军发展了起来,对于你们这些黑市商人来说,无疑会更有赚头。”

    独眼狼不屑的说道:“那也得等它发展起来了才可以谈。”

    周博笑了笑,说道:“如果光化军发展起来了,我也不用找你来谈了,那时候我自己有能力组织自己的商队,何必还要找外人合作我之所以现在找你谈,就是希望你们有点远见,在我需要的时候与我合作,等到光化军繁荣起来了,大家可以共同享受日后的利益。”

    独眼狼冷冷的笑了笑,说道:“你现在说的好,你们这些当官的难道我还不知道无非就是想要银子,等你们口袋里的银子装满了,再往上打点一番,直接拍拍屁股就走人了。我们商号根本不需要和你们这样的官员合作。哼,你若是要像和我们来硬的,那咱们就走着瞧,看看谁能笑到最后。”

    周博很明白,这种双方都要付出的投资行为,独眼狼这种合资者承担的风险自然要比自己承担的风险要大。毕竟他能够从中牟利,然后到时候因为升迁、调任的原因,从光化军制置使的位置上离开了,那么独眼狼那边付出的一切就都付之东流。

    更何况,如果在他之后新上任的制置使又要求独眼狼他们来投资,那么这种关系就只能恶性循环下去。虽然独眼狼他们能获得光化军政府的支持,但是每一次更换政府的领导者,都会付出极大的代价,这种代价日积月累,还不如不合作另寻他路的好。

    “狼兄,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无非是担心我在这个位置上坐不长久。说实话,我承蒙圣恩钦命为光化军制置使,到底能在这个位置上坐多久确实没有一个定数。”

    周博诚实的说了道。

    独眼狼冷冷哼了一声,虽然周博很坦白,但是商人都是以利益为基准,没有利益的保障不管合作的对象是谁都没法谈下去。

    周博知道要取得独眼狼的信任不容易,不过自己必须尽量去尝试。

    “狼兄,你以为我是那种贪图利益,不顾大局的地方官员,对吗你我第一次见面,想必狼兄你以前经常遇到诸如你想象的那种官员,因此才会有了先入为主的观念。这一点我不强求你。”他叹了一口气,缓缓的说了道。

    “难道你不是吗”独眼狼没好气的说道。

    这时,一直不吭声的李小鱼忽然叫了起来,打断了独眼狼说道:“你误会了,周使君才不是那种人呢。你也看到了,我们官府现在都简陋成这个样子,如果周使君真的是那种贪赃枉法、苟利国家的人,岂会住在这样的地方”

    独眼狼鼻子一哼,说道:“你一个小丫头片子懂什么,他这是在沽名钓誉。”

    李小鱼最讨厌别人说自己小丫头片子了,她气呼呼的说道:“你胡说。周使君根本不是沽名钓誉。我们光化军刚刚经历了齐狗洗劫,吃的、穿的、住的什么都没了,要不是周使君拿出军粮,又拿出官库里面的银子来接济,现在光化军早就是饿殍满地的境况”

    “你怎么知道周使君是不是拿你们的粮食来故意说是军粮呢”独眼狼依然不肯轻易相信,并且十分恶毒的说道。

    “我怎么知道现在粮草这一块就是我在掌管,府库里面有多少银子,全城有多少粥场,每个粥场有多少储粮,我难道会不清楚”李小鱼大声的叫嚷着,一副愤愤不平的样子。

    这一点倒是让独眼狼有些诧异了,他首先诧异的是周博怎么会聘请一个小丫头来掌管粮草财政,又诧异周博难道真的是一个有志向有诚意的官员吗

    周博知道独眼狼心中的疑惑,他叹了一口气,说道:“狼兄,有一句俗话叫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你大可去城里随便询问一番,我周博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光化军是我大宋的边境城市,也是我周博第一个经营的地盘,我是一个年轻人,哪里有年轻人不想干出一番大事业来的”

    “但是,这又不能说明什么。我们商人讲究的是利益,就算你能给我们方便,可是日后你若是调任了,我们的保障该从何谈起”独眼狼严肃的说道。

    “我周博可以向你们保证。只要我在光化军一天,我不会收取你们任何形式的税费,也不会要求你们贿赂我,更不会搞什么人头税、过路费等等乌七八糟的杂役。”周博将话摊开了说道。

    独眼狼听到了这里,顿时更奇了起来,他原本以为周博拿光化军道路权来要挟自己,就是想勒索自己商队交过路费,却没想到对方竟然一口否决了。

    他立刻问了道:“那你想要我们做什么”

    周博顿了顿,微微一笑,接着说道:“我只需要你们帮我一点,那就是替我打通南北的贸易。我出银子出货物都可以,但是价格必须是最优惠的,当然绝不会让你们白干。仅此而已,难道这样简单的要求,还会让你们顾虑再三吗你们只不过每次出货进货的时候,多带一批货物就是了。”

    “你的意思,就是想用光化军的过路权来交换货物的优惠”独眼狼问道。

    “可以这么说。但是我给你们远远不止是过路权这么一点的权益,一旦光化军发展起来了,我的军队可以保障你们的安全,我的身份也可以掩护你们黑商队的非法性。”周博慢条斯理的说道。

    独眼狼倒是对这些不太感兴趣,因为他们现在商队有实力,安全自然不成问题。至于合法性和非法性,不过是片面的象征而已,在边境谁管得了他们

    周博又说道:“除此之外,日后我的预想是将光化军发展成一座军事贸易并全的大城,等到本地的贸易兴起之后,你们可以用最廉价的成本来与北方交易,而你们从北方带回来的货物,我能通过更安全保障的渠道,以更合适的价格销售出去。”

    他顿了顿,发现独眼狼似乎还没有明白自己的意思,于是更直接的解释了道:“也就是说,只要我建立了一套完整的贸易体系,在这个体系之中,你们的商队就是主体。我会与你们形成密切的合作关系,你们会比以往赚取利益更轻松、更快捷、更安全。而且这套体系也会奠定你们在光化军的地位。”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