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25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呃……唉,反正你为什么笑呀?”周博不过是用二十一世纪的口头话来说,没想到李小鱼还真是当真了。`

    “反正我笑嘛,难道你让我哭呀。”李小鱼小鼻子哼了一声。

    “算了算了,总之,你现在是官员了,以后做事情、说话都要讲究分寸。因为你的言行举止不仅仅是代表你自己,也是代表我们制置使府衙的官威,懂吗?”周博认真的说了道。

    “好啦好啦,知道啦!我以后一定好好反省,一定多加注意。”李小鱼愉快的说了道,虽然她的语气给周博的感觉是像在敷衍,不过内心中却是真真记住了周博的这番话了。

    两个人走了一阵,总算到了李小鱼的家了。

    周博直接向正门走去,刚伸出手准备敲门了,李小鱼赶紧跑上来从后面拉住了周博,压低声音急切的说道:“你做什么呀?”

    “我敲门,送你进去呀?”周博疑惑不解的看着李小鱼说道。“怎么了?难道你还打算翻墙进去呀?”

    “那是当然了,你现在敲门,我爹就知道我是翻墙出去了,他一定会教训我的。你怎么一点都不近人情呀!”李小鱼鼓着小嘴气呼呼的瞪着周博。

    “我本来打算告诉你爹的,他教训你也是应该的,只有这样你才能长记性。”周博正经的说道。

    “你!那你一路上跟我说的那么多都是废话了?哼,你,你分明就是要害死我。我本打算好好反省的。你现在却要告诉我爹。你。你真是一个坏蛋。”李小鱼急的快哭了出来,她竟然没想到周博这般铁石心肠。

    周博看着李小鱼的样子,暗暗的笑了起来,他其实是故意在吓唬李小鱼的。

    “好,你让我不敲门告诉你爹也可以,但是你自己一定要记住你先前所说的话。你能兑现你的诺言,我就不告诉你爹。”周博说道。

    “我本来就打算听你的话嘛,你却要告诉我爹。你坏死了。”李小鱼噘着小嘴,脸上还带着愠怒之色。

    “那你就是答应了?”周博确认的问了道。

    李小鱼连连点了点头。

    “那就好,你打算怎么进去?”周博问道。

    李小鱼带着周博来到了院子的后面,指着这里一颗槐树,说道:“我爬到树上,然后跳到院子的墙壁上,再顺着院子里的另外一颗树爬下去。”

    周博看了看院墙,足足有一丈半那么高,李小鱼一个柔弱的小女子如果从上面失足摔下来,只怕也一定会受伤不轻。

    “你行不行呀?这太危险了。`”他很担忧的说道。

    “嘿嘿。没事,我经常爬的。”李小鱼说完。挽起了自己的裙子,立刻就向槐树爬去了。她果然动作娴熟,哪怕就是穿着裙子,也极快的就爬到了树干上。

    周博从下往上看,不经意间竟然看到了李小鱼裙底风光。虽然古代女孩子的裙子里面并不是空的,通常会穿一套亵裤,可是就这么看去,依然觉得有些不太好意思。他赶紧低下了头,心中有些尴尬,这李小鱼还真是太随便了。

    李小鱼很快跳到了院墙上面,她回过头来看了周博一眼,笑嘻嘻的说道:“周使君,你在看什么呢?”

    周博叹了一口气,依然没有抬头,只是对着院墙说道:“你快点回去吧,院墙上面这么高,万一你掉下来,那可是很危险的事情呢!”

    李小鱼向周博最了一个鬼脸,嘿嘿笑了两声,说道:“那好吧,明天再见。我进去了。”她说完,转身准备向院子里面的大树跳过去。

    可是偏偏在这个时候,李小鱼脚下突然一滑,身体一下子失去了平衡。她坚持的在院墙上想要稳住身形,身躯就好像是断线的风筝似的,前后摇晃个不停,眼看就要摔落下来了。

    站在下面的周博看到了这一幕,连忙上前说道:“你小心点呀!”

    李小鱼好不容易稳定了下来,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她回过身来向下面的周博咧嘴一笑,说道:“放心吧,我都说过了,这里我都爬过好多年的时间,这点小意外不当什么,你快点回去休息吧,我回去了。”

    周博见李小鱼安然无事,总算吁出了一口气,他在脑海里想象着,万一刚才李小鱼真的从院墙上掉下来了,那结果会是怎么样?

    李小鱼这次站稳了脚跟才准备向院子里面的大树跳过去,忽然大树最上面的枝干上掉下一个东西,落在了她的肩膀上。她微微有些愕然,伸手去摸了一下肩膀上那个东西,只觉得是软绵绵、长条条东西,而且还在不断的蠕动了。

    她将这长条东西拿到眼前一看,竟然是一只毛毛虫,那密密麻麻的腿正在蠕动着。

    “啊,啊啊啊!”李小鱼恶心不已,又不敢尖叫,只是本能的发出了厌恶的声音,然后拼命的将那虫子扔了出去。哪里知道这虫子粘性十足,扔了好几次都没摆脱掉它的困扰,不由使足了全身的力气,狠狠的一甩。

    虫子是甩掉了,但是李小鱼因为用力过猛,身体再次失去了平衡。

    周博本打算返身回衙门的,但听到李小鱼突然又叫出声来了,赶紧回过身来,还没来得及开口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李小鱼已经正要从院墙上面掉下来了。`

    他大吃一惊,三步并作两步,赶紧跑了上去。

    李小鱼只觉得自己后背发凉,脚下落空,整个人后仰的摔倒了下去。这一刻她才知道了什么叫一失足成千古恨、乱拳打死老师傅,看来自己总算是要遭到报应了!

    “啊呀!!”

    她摔了下去,但是预期的疼痛并没有发生,只觉得自己的身子好像落在一块棉球上面。一点都不感觉疼。

    周博本打算用双手去接李小鱼。可是李小鱼这个坠落的姿势根本就不可能接住。他还没来得及做出进一步的调整。李小鱼已经直接掉在了自己的身上。

    好在他是练过的人,强大的冲击力一开始没有把自己压倒。可是在接住李小鱼的瞬间,他的手不小心碰到了李小鱼的****,情急之下赶紧松开了手,这下却让两个人都失去了平衡。

    李小鱼慌乱之中倒没有注意自己被非礼了,她赶紧回头一看,只见自己正躺在周博的怀抱里面。她立刻乐了起来,也不急着从周博身上爬起身。只是笑眯眯的问了道:“周使君,你怎么样了?”

    周博胸口和后背都疼的厉害,他咬着牙说道:“你先起来或许

    许我还有救,你要是还这么压着我,我怕是要内伤而死了……”

    李小鱼吓了一跳,赶紧爬起身来,然后去扶着周博,连忙问了道:“不会这么严重吗?周使君,你千万不要死呀?你死了,谁来给我发工钱呢?你死了。光化军老百姓怎么办呀?你别死呀!”

    周博本来只是随便说说,没想到李小鱼竟然还当真了起来?

    他有些哭笑不得的说了道:“小鱼姑娘。我只是夸张的说一说而已,瞧你担心的样子。放心吧,你的身子那么轻,能把我压成什么样子呢?”

    李小鱼愕然了一下,撅着小嘴怒了道:“好呀你,你竟然唬我?”她说完,举起小粉拳就在周博的胸口打了一下。

    周博吃了这一拳,反正对方并没有太过用力,所以不碍事。

    他从地上爬了起来,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尘,然后说道:“你看看,好好的大门不走,你偏偏要翻墙。幸亏我今天在一旁看着,要不然你受伤了,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以后万万不可再这样了,听到没?”

    李小鱼本来还想反驳两句,但是当她看到了周博很是认真的样子,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写什么。她心中有一股暖流在涌动,小脸微微有些发烫,但是在黑暗之中也看不出来什么了。

    “你说话呀?”周博等了一会儿,见李小鱼没有回话,连忙又催促了一声,“你现在向我保证,以后绝对不能再翻墙了,知道了吗?”

    “哦。”李小鱼低着头,嘤嘤的应了一声。

    周博看到李小鱼这个样子,只以为她是内心愧疚,所以才低声下气。他微微点了点头,说道:“这样就好了。现在你打算怎么回去?”

    “当然还得翻墙翻进去呀。刚才是有一只虫子吓了我一下,所以才失足的,要不然我才没那么容易就掉下来呢。”李小鱼喃喃的说了道。

    周博也不想多与李小鱼说什么了,他说道:“好吧,你还是翻墙进去吧。我在这里看着你,一直等你安全落地了才离开好了。”

    李小鱼偷偷的笑了笑,心中暗想:他真的很关心呀?

    接着,李小鱼再次爬上了树,这次倒是很顺利了,一下子就安全翻过了院墙落地。

    周博不好隔着院墙高声询问李小鱼的情况,以免惊醒了李夫子,所以就在原地略等了一会儿,确定李小鱼没有再发生任何意外之后,才转身返回了衙门。

    在周博转身离去之后,李小鱼的小脑袋又从院墙里面的大树了探了出来。她看着周博的背影,心中那种奇怪的想法越来越浓重,只是这种想法越想自己心跳越快。她叹了一口气,看着周博消失在夜色之中后,才缓缓爬下了树干,回到房间休息了。

    --

    第二天早上,周博虽然昨天睡得很迟,但依然起来得很早,因为今天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处理。

    当然,除此之外,今天一大早衙门外面就吵吵闹闹的,直接把周博吵醒了过来。原来是昨天勘测队当中一些本地人他们的家人,在发现他们一夜未归之后,都跑到衙门这边来问长问短,不知道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些家人听闻了昨天军队进城的消息,都担心勘测队伍是出了意外,不过好在周博昨天要求李书评等回来的人,暂时不要泄露他们遭遇山匪的消息,所以面对这些家人们的质问,周博还是勉勉强强应付过了去。

    在将这些堪察队家人送走之后,周博马上派人去请来了岳云、王魁、李书评和李旭中四个人来。他们四个人昨天晚上都是在制置使府衙休息,反正大家都是行军打仗的人,如今又是盛夏的天气,就算没有被子,都直接可以睡在地板上。

    早先衙门里的吵闹声,已经让他们都醒了过来。

    四个人陆陆续续赶到了大堂上,只见周博脸色十分忧虑的坐在桌案后面。

    “周使君,刚才为何那么吵闹,发生什么事了?”岳云立刻问了道。

    他与周博差不多是没怎么好好睡觉,半夜起来了好几次,去各个城墙检查情况。有一会儿甚至就在城墙下面睡了,然后天亮之前又去巡逻,这才回到了衙门来。

    周博叹了一口,先让众人坐下来,然后又吩咐卫兵去取一些果脯来当作早餐。

    “还是昨天勘察队伍的事情,他们的家人刚才找到衙门来询问情况了。”他带着几分忧虑的说了道。

    “既然如此,那我们现在就准备出发,搜寻那伙山匪的窝点,尽快将所有人救出来吧。”岳云有些迫不及待的说道。

    “不急,我昨天晚上突然有了一个新的想法,所以想找你们来商议一下。”周博让自己振作了起来,表现出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

    岳云问道:“周兄弟你有什么新的想法?”

    周博说道:“我想,咱们看看是否能将这伙山匪招安了。”

    岳云立刻瞪大了眼睛,说道:“怎么可能?毕兄弟都说过了,这些山匪极有可能是齐军残余的部队落草为寇的,他们与我们可是有深仇大恨,招安是万万不可能的。”

    李书评本来想说什么,但忽然觉得这个时候自己不该发言。他本来是很赞同岳云的话,那些山匪杀害了好几个自己的兄弟,而且又都是以前的齐国正规军,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都是不可招安的。

    只是,他在一瞬间一下子明白了周博的意思,所以才欲言又止。周博知道现在光化军刚刚稳定下来,不适合再次发动战事,更何况山匪又是极为难缠的贼寇,打不过就跑,跑过了又回来重新占山为王。

    与其跟这些山匪消耗下去,倒不如收为己用,不仅能解决山匪的困扰问题,同时还能增添光化军的守卫力量,正所谓一举两得。

    李旭中则是沉默不语,他倒是对招安或者剿灭是没有任何意见,招安的话就多一些人力,少一些麻烦,剿灭的话大不了自己就亲自上战场罢了。

    王魁说道:“俺觉得,周大人的想法未尝不可呀。想想看,咱们现在缺兵少将,所有的基础设施都还没有完备,再去打仗只怕不好,劳民伤财的。更何况若是能招安了,咱们不仅能少一些麻烦,还能增添咱们的军事力量呢?”

    岳云冷冷笑了笑,说道:“招安若是那么容易,这天下就不会有那么多的纷争了。先不说这些山匪到底是不是齐军,哪怕他们就是普通的山匪,常年生活在山窝里面,靠打劫哄抢

    来为生。这些人就算是招安了,也都是一群乌合之众,根本就不具备任何军人的素质。”(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