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25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卫兵面面相觑,一脸无辜,其中一个卫兵连忙说道:“周使君,这这不关小的们事,这些人,这些可都是新上任的民政司总长李家娘子请来了,小的们又不好阻拦,只能任由她们在里面了。”

    周博眉毛一挑,厉着声音又问了道:“李小鱼她请这些人到这里来做什么难道不知道公府之地是严肃的吗纵然是请来,也不能这样肆无忌惮的把公府当烟花巷呀”他语气很不好,前几天那些代养畜生的妇女们在公府里争吵已经让自己生气不已,今天又遇到这档子事,心中的火气像是翻了一番似的,越来越强烈。

    卫兵见周博动怒了,赶紧说道:“周使君,李家娘子说了,她要招募几个属官来帮忙料理民政司的事情,这些女子便是她请来进行考核的人。”

    周博怔了怔,脸色一下子就拉了下来,他的确答应过李小鱼,可以让她自己挑选属官。可是属官也是官,那是要有处理政务能力的人,怎么可能是一群年轻的小娘子呢他很怀疑李小鱼是在把公府当儿戏,顿时恼怒了起来。

    这恼怒有很多涵义,一部分是因为李小鱼乱来,另外一部分是后悔自己用人不当。

    他不再多说什么了,气呼呼的就走进了府衙。

    在正堂前面的院子里,果然站着七、八个年龄不大的少女。虽然经过了战争的灾难,这些少女穿着十分朴素,但是每个人的姿色都是甚好,此时此刻的打扮也甚是体面。她们在见到周博进来之后,倒是略微收敛了一下谈笑声,齐齐的周博行了一个福礼。

    “你们是什么人”周博没有给这些少女好脸色看,直接就喝问了起来。

    这些少女见出了周博脸色的愠怒,纷纷有些不知所措,相互看了一眼,竟然没有人来回答周博的问话。

    周博怒火更盛了一步。提高了声音喝问了道:“我问你们话呢你们是什么人来这里做什么难道你们不知道这里是官府吗一个个把这里当什么地方,一点规矩都没有,成何体统。”

    周博突然的发怒,吓了这些少女花容失色了不少。

    一个年龄较大的少女支支吾吾了一阵。好不容易回答了道:“周使君息怒,奴家等人都是李家娘子的朋友,今日受李家娘子邀请到此,听闻是李家娘子是要寻找一位能帮上忙的属官。”

    周博立刻瞪大了眼睛,脸上又是惊又是怒。

    那大龄少女见了。心中一凛,赶紧又说了道:“本来,本来奴家等人是不愿意出来的,只是耐不住李家娘子的盛情,因此才不得不依了。”

    周博冷冷的哼了一声,说道:“纵然你们所来入选属官,那你们也应该知道这是一件庄严的事情,岂能容得你们这样胡闹谈笑自若”

    这些少女都显得有些委屈了,她们本来是不愿意来的。现在来了,李家娘子因为要一个一个单独的面试。所以让她们在门口等候。等候又无事可做,自然只能相互聚集在一起谈笑来打发时间了。现在被周博这样责难,她们如何能受这口气

    只是,她们虽然很委屈,却也不敢多道。

    她除了第一次见面时用石头砸周博,见识了周博的发怒,今天是第一次真正的看到周博大发雷霆。虽然她有些害怕,可是却觉得自己根本没有做错什么,因此勉强摆出了一副毫不畏惧的样子。

    “是,我是这么说过,我也支持你这么做,并且我现在也不反对你这么做。可是难道你不记得我说过什么吗你所聘请的人你必须对他负责,他的才能如果得不到认可,你就要承担后果。你看看,你现在找来的都是些什么人”周博当着这些少女的面前,狠狠的说了道。

    少女听了这番话,恨不得立刻就离开这里,只是一时半会碍于周博的威慑,不敢一声不响的就离开。她们当中有一些性情懦弱的女孩子,一下子就哭了出来。

    李小鱼看着这些自己的密友受到惊吓,心中也生气了起来,对周博叫嚷了道:“她们都是我的朋友,怎么了既然周使君你说过我自己招募属官,我当然知道我要为属官负责,可是现在你问青红皂白,就这样指责我的朋友,你根本就是出尔反尔”

    周博沉了沉气,冷冷的说道:“我让你招募属官,是为你分担工作。你倒好,任人唯亲,她们是你的朋友,可是她们有多少人是有能力的纵然没能力,她们又有多少人是懂规矩的我一进来就听见她们叽叽喳喳谈笑一片,把这里当作什么呢”

    周博沉了沉气,冷冷的说道:“我让你招募属官,是为你分担工作。你倒好,任人唯亲。她们是你的朋友,可是她们有多少人是有能力的纵然没能力,她们又有多少人是懂规矩的我一进来就听见她们叽叽喳喳谈笑一片,把这里当作什么呢”

    他顿了顿。不等李小鱼狡辩,再次说道:“她们要来应聘属官,就应该怀着崇敬郑重的态度。我刚才问过她们,她们本来就不愿意来,是你一味要求她们前来。像她们这样没有心思做属官的人,日后能有心思办好事情吗”

    李小鱼一下子急了起来,气呼呼的说道:“谁说她们没能力她们纵然不愿意,那是因为她们家里的人阻扰而已。当初我的爹爹还不是不让我来为官,还不是经过了周使君你的劝解才成功的。”

    “好,好得很,既然你说她们有能力,她们有什么能力而且你难道没听过一句话吗有才无德的人,比无才无德更差劲吗她们一点都不懂得规矩,把这里当菜市场似的。日后民政司若都是这样,我们官府的威严还拿给谁看”周博吼了道。

    “你,你,你就是故意刁难我。”李小鱼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她知道周博生气是因为这些姊妹来到府衙之后没有遵守规矩,现在自己说什么都是没用了。可是她本来就有一颗好强的心,见了周博这般盛气凌人,还吓哭了自己的姊妹,心中如何受得了这口气。

    周博并不是笨人,他看得出来李小鱼又要耍小孩子脾气。当即冷着脸色说了道:“小鱼,你现在知道自己的身份,你也应该知道我的身份。你当初答应我的时候,就曾经说过一定会遵守官府的作风。你若再有什么幼稚的举止。我一定重罚不饶。”

    李小鱼嗓子眼里堵住了一股发泄的话,气得哭了出来。

    “你欺负人,这官我不当你,你就会摆架子。”她一边哭着,一边任性的说道。

    “哼,你说不当就不当了那你当初信誓旦旦的话。全是来哄我的了好,你今日若决心辞官

    ,我批准你,但是我一定会追究你欺骗制置使的罪名。”周博最烦的事情便是李小鱼耍性子,这个大女孩把事情总想的那么简单,自己绝不容许这样不顾大局、任意而为

    “你,你”李小鱼听了这话,顿时怒到了极点,真是悔恨自己怎么就上了周博的当了。她现在真恨不得去暴打周博一顿,只是这种事情自然是做不出来的。

    “我给你一个机会,我知道你现在很不服气。那么,你请这些女子来招募你的属官,你说说你是根据什么想法来这么做的”周博本来就不是来吵架的,他的目的是要让李小鱼明白,身为官员就要有官员的作派。

    李小鱼呆了呆,不知道周博究竟问自己这番话是什么意思。

    她擦了擦自己的眼泪,让自己振作起来,不吭不卑的说道:“她们都是我的朋友,以前与我关系都很好,而且这些姊妹又都能识字写字。我之所以从她们当中选择属官,正是因为我们相互都了解,而且又有默契,日后办事起来就会顺心许多。”

    周博虽然面孔依然冷漠,但还是点了点头表示赞成这一点。

    李小鱼看到这里,气势渐渐恢复了过来,她继续说道:“更何况,当初周使君你也说过,让挑选自己信得过的人。我一个女孩家的,又没什么其他男子朋友,自然只能从这些密友当中来挑选了。我也不想这么急着就找帮手,只是,只是很多事情我真的不懂,需要有人帮忙才可以”

    周博听完了李小鱼的话,再次点了点头,说道:“你的出发点很好,考虑的也很周到。但是你却没有想到一些细节问题,那就是你这些朋友当中到底有没有合适的人选,如果没有合适的人选,你却还要一味的找人来帮手,难道就不怕越帮越忙吗”

    他顿了顿,接着又说道:“此外,你根本就没有考虑这些朋友的感受。她们本来是不愿意来的,不管是家里的原因还是自己的原因,在这样的情况,你应该先做好她们的细想工作,让她们确定是否要担任这个属官。可是你们什么都没做,直接就把人请来审核,这岂不是强人所难吗”

    李小鱼楞了一下,顿时就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些话了。

    周博叹了一口气,说道:“你看看你的这些朋友,她们正因为不情愿,所以才是随便,不把公堂的威严放在眼里。就是这样,你还指望她们日后能帮你什么忙官府的任何事情决不能像玩过家家那样随便,因为我们的言行是要向光化军所有老百姓负责的,你明白吗”

    李小鱼彻底无话可说了,但是因为要强的心,让她也不情愿主动承认错误。她只是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就这样愁眉苦脸的。

    周博放缓了口气,再次说道:“今日我念在你第一次初犯,暂不追究你。你还把这些女子都请回去吧,若是要招募属官,也必须有一个计划。如果你想不出什么计划,可以与李旭中讨论。”

    李小鱼一句话没说,慢吞吞走到那些姊妹中间,先是一个个道歉了一番,然后引着她们出了府衙。

    周博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只是回想到刚才那些女子们谈笑风生的样子,心中还是不快意。渐渐的,他又迁怒到了李旭中身上,李旭中怎么也不好好管管这件事。

    他走到大堂上打算找李旭中,可是这才发现李旭中根本不在这里。

    接着,他只好又跑到府衙门口,向卫兵问了道:“李旭中呢”

    卫兵回答了道:“李相公早上还在衙门里,后来李夫子来了一趟,也不知道他们说了一些什么,李夫子就把李相公带走了。”

    周博愕然了一下,说道:“带走了”

    另外一个卫兵连忙补充了道:“小的好想听到李夫子和李相公说了一些话,是关于办官学的事情,李夫子和李相公一边走一边还在议论这些事情呢。”

    周博这才明白了过来,原来李夫子如此热衷官学的事情,看来他这个老人家教书都教上瘾了,所以才巴不得早点把官学办起来。他叹了一口气,既然如此,就只能由得李夫子去办了。

    反正办教育总不是一件坏事,提高全民的素质和文明,对政治也是有极大帮助的。

    傍晚的时候,周博觉得有些事情一直搁不下来。

    李小鱼在送那些密友们走了之后,就没有回到衙门里来,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生气了,决定就算受罪也不会回来继续当官。

    周博叹了一口气,这件事只能让李小鱼自己决定,他不可能现在再去请李小鱼回来。毕竟今日是李小鱼做错了事情,若自己再过去请李小鱼回来,反而就会让李小鱼觉得是自己错了呢。

    他现在并不是惦记这件事,而是惦记的是勘察铁矿山的队伍。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