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25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周博接着说道:“第二件事,是我偶然发现了北面有铁矿,这事一件大事。若真有铁矿,咱们日后就可以自给自足,不用什么东西都向人家借了。所以,我想派一些士兵护送勘查队伍,去探查一下铁矿山的情况。”

    他叹了一口气,道:“因为北面的情况你们都是知道的,那里离齐国的地头很近,担心遇上齐国的细作或者斥候就不好了。”

    早上在出门之前,周博已经听李旭中详细描述了一下北面铁矿山的情况旭中昨天晚上回到家中,好好的向自己父亲询问了一番,终于明白了铁矿山的具体消息。

    在北宋还未灭亡的时候,这里人民安居乐业,铁矿山确实是存在的,并且还开采了好一段时间。只是中间陆陆续续因为一些铁矿山的意外事故,以及铁矿石的价格腐,等等一系列的原因,还是旺过几次。

    到后来,金人南侵,北宋岌岌可危,长江这一些屡屡遭受战事的影响,最终铁矿山就彻底歇业了。早两年前,伪齐国还没有占领襄阳府的时候,本地人也不敢贸然去开采铁矿山。因为铁矿山的位置正靠近与唐州、邓州,这两个地方是伪齐国边境要地,自然是有重兵把手的。

    除此之外,但凡南宋国内或者北方有犯事的人,也会盘踞在这两国交界的地方。

    因为两国交界,所以两个国家都不敢贸然去管辖,久而久之反倒滋养了许许多多的贼寇和山匪。干这个行当的,除了那些作奸犯科的人之外。后来加入进去的。大部分是为了生存的难民。

    南宋养不起难民。齐国根本就不在乎难民,因此走投无路之下,他们只能落草为寇。像这些山匪贼寇,在战乱的时候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无论是军粮还是逃难的老百姓,只要有东西都敢抢。

    甚至有时候都敢直接进攻城镇了。

    周博自然是不清楚光化军周边山匪的情况,但是却肯定绝对是存在的,只不过是规模大小的问题而已。因此。他现在不仅仅要担心齐军,还要担心这个匪徒。铁矿对光化军的建设来说非常重要,不仅战争时期,铁矿会有很好的价格,此外还能对自身的发明创造、武器改良、农具生产起到很大帮助。

    因此,铤而走险还是有价值的

    李旭中和李书评相互对视了一眼,两个人的神色倒是没有显得过分紧张,只是却有几分为难的样子。

    “大人,铁矿固然是好东西,只是离咱们这里有二十多里的路途。这会不会太远了一些呀。”李旭中说了道。

    “远到无妨,运输的话。我们有蒸汽机车来运输,开采的话,蒸汽机也可以提供钻进动力。这些都是无所谓的。关键还是安全问题。”周博叹了一口气,脸色极为认真的说了道。

    “周使君,其实,我的意思也就是安全问题。眼下我们兵力不多,而且500名士兵还都在训练之中。这二十里的路途当中,若是遇到敌人的斥候骚扰,或者遇到了山匪路贼什么的,咱们根本就没办法照应呀。”李旭中说了道。

    “这个问题是我最担忧的了过放心吧,眼下我们先去勘察,确定位置,以及铁矿山周边的情况,然后再结合实际事情,来制订开采和护卫的详细计划。”周博微微沉吟了一阵,然后无可奈何的说了道。现在他只能先走一步是一步的,实在不行,这件事还得去请岳家军来帮忙。

    李旭中和李书评见周博已然有计划,就没有多说什么了。

    李书评道:“既然如此,明日我便亲自带队,与勘测队一起去一趟矿山。”

    周博点了点头,说道:“如此甚好。”

    下午,周博从城外军营回来之后,李秀忽然跑到了衙门来了,两个人正好在衙门的大门口遇到了。

    周博隔着老远就笑了起来,说道:“秀姑娘,我正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呢。没想到我还没去找你,你倒是找上门来了”

    李秀今日还是穿着前天的男装,头发也雅男人的样子,扎成一个发髻,看上去很是飘逸和可爱。她显得很高兴,笑嘻嘻的迎着周博走了过来,说道:“我早就知道你的好消息是什么哼,早上我来找过你,可是衙门的人说你一大早就出去了。我本以为你是去了我家,结果我又赶回去,你又不曾去。”

    说到这里,她有一些生气了起来,说道:“哼,你跑哪里去了难道你不知道我现在很忙吗要急着走马上任当官呢”

    周博哈哈笑了笑,说道:“早上我去了一趟军营,处理了一些事情。刚回来,这不打算吃过午饭,然后就亲自去秀姑娘府上拜会一番呢。想必,令尊李夫子已经转告了我的聘请了,对吗”

    李秀点了点头,再次洋溢起了笑容,说道:“对哦。周使君,你是怎么说服我爹的呀我爹可不太容易说服的呢,像我,都不愿意和我爹说话,他太固执了。”

    周博微微一笑,说道:“以后你会知道的。这样吧,你先随我来,带你去参观一下你的办公衙门。”

    李秀立刻兴奋了起来,连忙问了道:“真的吗我有单独奉公的衙门了”

    周博真不知道该怎么说,现在整个制置使府空荡荡的,就连守卫都才七八个,空了那么多地方,自然是可以给李秀一个单独的大堂办公了。

    他犹豫了一下,叹了一口气,说道:“秀姑娘,如今衙门这边缺少人手,很多事情的亲磷为,不知道秀姑娘会不会不习惯什么的过,若秀姑娘有信得过的人,你也可以推荐给我。我在审查之后。可以让他当你的手下”

    李秀听了这话。显得更高兴了起来,说道:“真的吗我也可以找人来当属官了那太好了呀”

    周博说道:“是,不过俸禄只能从你的俸禄里面扣出来给你的属官,因为秀姑娘你也应该知道的,官府现在根本就没有任何税收,所以还得节驶些。”

    李秀其实根本就没考虑过要俸禄,她哈哈笑了笑,说道:“这也无妨。嘿嘿。我要去请我爹来当我的属官,这样他以后再也管不着我了,反而是我管着他呢。”

    周博听了这话,顿时汗颜不止,这李秀不是诚心捣乱吗

    他连忙说了道:“秀娘子,你马上就是官府的人了,以后说话做事都要严肃一些,因为你代表的可是光化军的父母官呀。你若还是这么淘气,我会立刻辞退你的。明白了吗”

    李秀怔了怔,知道自己确实有些太调皮了。她收敛了一下神色,说道:“那好吧。刚才我

    我只是说顽话而已,周使君可不要当真。”

    周博叹了一口气,说道:“希望你好自为之〈吧,跟我进来。”

    他带着李秀在整个制置使府上逛了一圈,将制置使府仅有的八个护卫都给李秀介绍了一番。之后,他又带着李秀来到了民政司的堂庭。

    民政司的堂庭在正堂的旁侧,与正堂共用一个院子和正门。

    虽然民政司的堂庭比正堂要谢些,但好歹办公的器具都在,桌子椅子,文房四宝,等等都摆放的整整齐齐。这些事情后勤的工作平时都是府卫在做,让府卫自己都感到有些冤枉,可是没办法,创业总是艰难的。

    周博站在民政司堂庭门口,说道:“这里就是办公的地方了。”

    李秀疑惑的摸了摸自己的头,问道:“怎么与我想得不一样呀。以前的官老爷都是很威风的,为什么这里这样凄凉。”

    周博送了送检,无可奈何的说道:“没办法,现在城里一片乱,暂时没办法招募新的官员过对光化军的情况稳定下来之后,我便会举办一次考试,扩充制置使府上的办公人员了。”

    李秀又问道:“那以后,我就一个人在这里了”

    周博笑着说道:“我就在你正堂,不会很远。但凡是涉及到民政问题的事情,我都会分配到你这边来处理。如果你一个人处理不完,我也会尽量协助你的。”

    李秀皱了皱眉头,但还是点了点头。

    周博接着转移了话题,说道:“此外,关于你招募自己下属的事情,这也得你自己操心了过记住,你招募的下属你要对他负责,如果他没有才能,或者是一个坏人,惹出什么麻烦的话,你都要替他承担后果的”

    李秀的柳眉皱得更紧了,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很是失望的说道:“当官真麻烦唉”

    “秀姑娘,当官是要为民办事,现在秀姑娘知道难处了吧不过,如果你后悔的话,我也不会怪你的哦。”周博故意激将的说道。

    “哼,你衅人,我才不会后悔的,我一定会当一个好官的。”李秀立刻说了道,摆出一副信心十足的样子。

    从这一日开始,周博决东公务上有关民政的工作都交给了李秀来做。

    就在当天下午,这个李秀被聘任为民政司总长的消息传出去之后,当即就起了一阵热烈的反响。

    很多老百姓对于李秀一个女孩子家的当官,都是感到十分诧异,甚至也有一些同辈中人感到不服气。他们在背地里议论纷纷,大部分是质疑,但也有一些心肠恶毒的人,怀疑李秀与周博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

    不过,这些激烈的反应在当天晚上就平息了下来。因为李秀的父亲李夫子是一个德高望重的老人,再加上李秀本身又是一个极其要强的女孩子,父女在听闻了这些议论之后,马上就展开行动,抨击了这些不负责任的传言,当晚把这些不服气的声音压制了下去。

    当然,很多人心里明白,民不与官斗,不管怎么说,李秀成为官是定论,得罪了李秀只怕日后不会有好果子吃了。所以他们才渐渐收敛了起来,不敢多嚼舌头。

    虽然名声上是没问题了,可是毕竟李秀对治理民生的事情一点都不在行,很多事情都是一知半解。周博正午的时候移交了一些公务给李秀,让李秀负责处理。只是李秀虽然能认得字,但很多从来没遇到过的行政术语,还有一些困难的策论问题,自己一下子迷糊了起来。

    好在李秀不是一个顽固的孩子,但凡不懂的事情,要么就去问周博,如果连周博也不懂,她就回家去问自己的爹爹。

    李夫子几十岁的老人了,对光化军的时政自然有见解,在这个方面他就帮了女儿不少的忙。

    周博自从聘请了李秀之后,总算是感到了压力减轻。

    李秀并没有正式上任,一个新手最是需要一定时间来适应,所以前期自然就应该被称为是试用期了。

    周博并没有多在乎试用期之内李秀合格不合格,他一直都觉得,一个人才是可以培养的,更何况在这个非常时期,有一个人手当差已经很不错了。所以民政司的时候大致上他不再刻意过问,只是在心里给自己一个界限,但凡李秀的政令,自己必须认真分析之后才可以执行。

    除了等李秀真正成大为一个合格的民政司长官,那才可以放权了。

    次日,李秀按照官府奉公的时辰赶来报道时,周博将自己的幕僚李旭中介绍给了李秀,让他们两个人好好配合一下。他昨日该分配的工作已经分配了,所以今日并没有多余的话要交代,闲聊了几句,鼓励了一番,然后自己就去召集了勘察队与李书评的护卫队会合去了。

    李书评带了三十多名士兵担任护卫,在北城门外与勘测队碰面。

    周博简单的交代了几句,让他们注意安全,不必大张旗鼓,尽量的像执行秘密任务那样心翼翼一些。他同时还对李书评再次强调,一定要标注好沿途的情况,以及铁矿石周边的情况。

    李书评欣然领命,并承诺了下来一切都万无一失。

    送走了勘测队和护卫队之后,周博微微叹了一口气,在心中暗自祷告:希望一切都顺利,光化军能否快速发展,就在此一举了。

    铁矿山距离城郭只有二十里路,这对于壮年男士来说根本不算什么远距离,一来一去最多只要两个时辰。因此,从这一点看来,周博还是比较放心的,因为如果出现什么意外的情况,李书评和勘测队伍还是能很快撤回来的。

    周博带着复杂的心情返回了衙门,刚来到衙门大门口时,就听到院子里面传来叽叽喳喳的谈笑声。这些笑声自然应该是年轻女子的声音,可是这就奇怪了,堂堂的制置使府衙门怎么一片莺声燕语了起来这里可是公府,又不是青楼

    他向站在门口的两名卫兵问了道:“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

    推荐以下热门小说:

    记住网址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