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23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ps 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别赶紧去玩,记得先投个月票。  `现在起-点515粉丝节享双倍月票,其他活动有送红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蒸汽机猛然的作了一阵,积累的蒸汽一下子爆了起来。瞬间,就极大力气的带动了那臂杆子动了一下子。

    陈川只感到自己的肚皮遭到了突然袭击,整个人都向后仰倒了过去。他原本以为自己倒在李旭中身上,李旭中还是能撑住的,那知道这一倒下去,后面的李旭中根本就没接住,或者说也没料到突然起来这么大的力气,竟然将三个人都推倒了下去。

    这下子,周博倒是哈哈笑了起来,对倒在地上的陈川、李旭中等三个人说了道:“怎么样?现在知道厉害了吧?你们千万不要小看我的明,这玩意能解决不少劳动力呢!以后有了它,驴子可以拿出来一部分宰掉吃了。”

    陈川和李旭中等人赶忙从地上爬了起来。

    李旭中和其他工匠对于这个蒸汽机有这么大的力量,都感到很吃惊,于是纷纷上前去观摩和研究。而陈川却一边揉着肚子,一边委屈的说了道:“老大,早知道就别让我站在最前面了,好疼呀。”

    周博笑着说道:“你不是说上刀山下火海都无所谓吗?”

    陈川嘿嘿笑了笑,说道:“只是说说嘛,说说嘛。”

    李旭中一边观摩着蒸汽机,一边向周博问了道:“周老大,这东西为什么会出那么大的力气呀?”

    周博叹了一口气,说道:“要是你们能把密封性做的更好,整个蒸汽机机身更坚固,它能出来的力量还会更大呢。现在这点力气算是一般般了,而且这台蒸汽机显然不牢固,说不定用不了多久就会爆炸了。”

    李旭中吓了一跳,连忙推开了几步,连连说道:“周老大。还会爆炸?”

    周博罢了罢手,说道:“爆炸是有很大的可能的,毕竟这是你们第一次做,很多地方还很粗糙。用久了,或者力气太大了,都会引起爆炸的可能。但是你们放心,以我们目前的动力,爆炸不会造成很大的威力的。最多就像是被人用石头砸了一下而已。所以,你们放心先拿去用。我和这段时间和陈川再研究一下,如何提高一下蒸汽机的安全性和动力。”

    李旭中虽然很相信周博,但是总觉得有些放心不下,要知道一个人在潜心工作的时候,工作的仪器突然生了爆炸,那是多么吓人的事情呀?于是他立刻将自己的担忧,委婉的告诉了周博。`

    周博在听完了李旭中的话之后,觉得也是有道理的,于是说道:“既然如此。这蒸汽机就暂时只拿来在野外使用吧。”

    李旭中连忙又问了道:“那在野外它还能做什么呀?”

    周博知道古代人思考的问题总是那么的单纯,于是耐着性子说道:“既然你们都知道蒸汽机可以代替驴子,自然也能代替一些其他的东西嘛。你们要动脑子好好想一想的呀。”

    陈川一边摸着自己的下巴,一边小心翼翼的问了道:“难道,这玩意也能砍树,或者种田,又或者放马养牛之类的吗?”

    周博叹了一口气,看来这些人的思想比自己还前,直接把蒸汽机想成是智能机器人了。他沉默了一阵,然后说了道:“可以用来代替水车嘛!或者鼓风机什么的呀!!!”

    陈川和李旭中这才恍然大悟了。

    之后。周博又与陈川探讨了一番蒸汽机改良的建议,让那些工匠也在一旁参谋参谋。他知道现在不单单是陈川是个能人,自己还要培养一批更有潜力的工匠人才。

    在周博与陈川探讨的时候,李旭中则找来了两个手下。将另外一台蒸汽机先抬到了山下的汉水河边,尝试着利用着蒸汽机挑水了。

    这段时间,齐军在经过了随州的暴乱,又经过了那天晚上的劫营之后,深刻认识到情况的不对劲。第一次暴乱或许可以当作是偶然的情况,可是那天晚上的劫营分明是有组织有预谋的事情。齐军高层将领们都感到这一系列的事情。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因为他们在深入调查了劫营时间之后,现了竟然存在许多疑点。

    在他们看来,那天晚上生的重大劫营事件,到底是不是宋军所为还不清楚。当然,这个问题是因为从这次整体上劫营案子,既然是有组织有预谋的情况推测下,除了是宋军之外,还能有谁能办到的?

    可是归根结底,在整个事情展到最后的时刻,齐军只有少数人看到宋军的身影,而且看样子也根本没有传说中那么多的兵力。因此,到底有多少宋军参加了那次劫营,谁都说不清楚。不过从种种迹象上来表明,宋军肯定没有出动多少兵力,否则以那晚上的情况,宋军晚上可以将三个齐军大营都攻破,然后直取郢州城。

    显然,宋军最终没有攻克三大营,也没有打到郢州城,只是利用了虚实的计策,将三大营的兵力互相引诱了出来。虽然南大营损失不小,主力部队遭遇了埋伏,损失了1oo多名士兵,可是最后调查出来,这1oo多遇难的士兵当中大部分是在溃逃和混乱之中被自己人踩死的,只有不到5o个人才是死于宋军的偷袭之中。`此外,南大营的厢营被烧毁了,那些粮食、兵器、马匹等等战略物资,遭到极大的损坏。

    如今正是春天向夏季转变的季节,储藏的粮草本来就很少,现在又出现了这些情况,南大营自然是苦不堪言了。

    除了南大营之外,北大营仅仅只比南大营好一点。北大营的士兵除了没有多少损伤,也只有几个是在那晚宋军混入大营时,被暗杀的之外,大部分还是安好的。另外北大营也没有像南大营那样被烧毁什么,只是厢营里面的物资被劫取了一大半,兵器、战马等等的物资也遗失了大部分,物资上的损失可以说能与南大营相比了。

    整件事情从始至终竟然没有出现大规模宋军的踪影,而且宋军只是为了抢劫物资的作战计划也让人摸不着头脑,难道鄂州的宋军就穷到了这等地步吗?

    为此。齐军决定派出了一批细作,仔仔细细对汉水东岸的宋军状况进行一些探查,看看到底宋军为什么要这么做。

    ----------------------------------------------------------------------------------------

    除了齐军感到纳闷,其实要说纳闷。宋军这边也是不小。

    周博的部下从郢州劫营回来之后,便是一阵长时间的休整。在这休整的日子

    当中,自然会有几个下山去办事的人,比如将金银玉器等玩意拿去套现,又比如去置办粮草。再比如是专门打探消息去的。这些下山之后,不知不觉或者说必不可少的便将一些齐军遭受打劫的消息散播了出去。

    当然,消息渠道除了周博这边,还有一些是从郢州那边的难民嘴里走出来的。至于齐军派出来的几批探子们,也或多或少走漏了风声。

    正是因为如此,在周博那次劫营之后不久,这个消息便立刻传遍了整个鄂州。

    鄂州城外的几路宋军驻兵部队都感到纳闷,起初他们再三听说是宋军劫营,于是就以为是鄂州这边有一些宋军的部队私自行动,越过了汉水前去袭击齐军。没过多久。一些经常见面的中下级军官,就在喝酒的时候,向其他部队的同袍打听了一番,看看到底是哪一路人马竟然如此神武。

    其实自从去年襄阳府陷落之后,鄂州这边的士兵们都有一股憋屈。不过上面有命令,不准出击襄阳府,只能固守鄂州。因此,让这些士兵们心中的憋屈渐渐演变成了怨怒。再加上士兵当中大部分是北方人,收复失地的愿望十分浓烈,所以他们听说了有兄弟部队私下行动。打心底里又是佩服又是羡慕。

    可是经过几天时间的打探,竟然所有部队都说没有生过这件事,也不知道到底是哪里传出的消息。

    这件事越闹越大,很多人都以为是这支私自行动的部队担心受到责备。所以一直保密不肯松开。可是到后来了,事情展的比较热烈了,让高级将领们都听说了这件事。为此,鄂州城内下达了命令,要严查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城外的几路宋军都纳闷不已,不过还是接受了调查。

    经过一番彻查。终于证实,这次齐军被人劫营的事件确实不是宋军所为,最起码不是官方军队所为。

    齐军的细作立刻就把这个消息带回了郢州。

    郢州这边的齐军得知了这个消息之后,更是吃惊不已,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不是宋军所为,那南大营遭到炮击是怎么回事?这种高级的火器,也只有宋军才有,现在却说宋军没有劫营,那是谁劫营的?

    齐军这边是越想越慌张,越慌张就越不知道究竟生了什么事。

    反正在事实没有出来之前,很多推测都是有可能的。

    只是宋军那边到底有没有出军,齐军他们心里还是有几分把握的。齐军是知道鄂州城内的官方势力复杂,弄的军令一点都不统一,而且那些鄂州城内的老相公们只想过安稳日子,谁愿意去打仗?他们手里的那点兵力,无非就是用来当政治资本的而已。

    虽然齐军也有人想到可能是山匪,或者是南人的义军。可是因为在京西南路这一带根本就没有听闻过有什么**活动的义军,大部分义军现在都被南宋朝廷收编了,冠上了官军的称号。

    至于山匪,这些乌合之众一点组织力都没有,怎么可能策划出那么周详的连环的调虎离山的计策呢?

    不单单齐军这边,很快连鄂州这边的宋军也越想越离奇了。

    宋军们有没有出动,大家都心知肚明,可是先是随州县的暴乱,后又是齐军郢州大营这边,这两次事件都是有打出宋军的名号,究竟是什么人?

    虽然宋军将士们都不知道是什么人,不过他们都觉得,应该这一路人是一群忠义的人,否则也不会老是对付齐军了。更何况,宋军士兵们也有不少汉子欣赏这群人,毕竟能去杀齐狗这种痛快的事情,总会引起人们热血沸腾呢。

    这天傍晚的时候,牛皋又一次来到了董浩的大营里。

    在来到中军帐之后,董浩正在和几个手下商讨军粮分配,虽然提前有过通报说牛皋来了,可是却万万没有料到,牛皋直冲冲的跑进来之后,第一句话便是:“董帅,咱们现在立刻去攻打郢州吧。”

    整个中军帐里的军官们都愕然不已,直直的看着牛皋。

    董浩更是有一些生气,怎么牛皋无论是做事还是说话,都是这么让人觉得冲动呢?

    他叹了一口气,立刻说了道:“牛老哥,你这是说什么胡话呀。”

    牛皋也看到中军帐里有其他人,可是他的性格就是这样,一点也不在乎。他脸色显得很严肃,继续说道:“董帅,你难道看不出来,现在是绝好的时机吗?”

    董浩知道牛皋想说什么,他沉着脸色,回答了道:“牛老哥,你先冷静下来。我知道你听说了郢州齐军大营被劫了,可是这件事谁知道是不是齐军故意布下的陷阱呢?就算是真的,咱们也必须等查明真伪才能定夺呀。”

    牛皋怔了怔,这才觉得董浩说的有道理。不过他虽然认为董浩的话有道理,可是内心中却隐隐约约依然觉得,似乎董浩是随便找的借口敷衍自己。于是,他说道:“董帅,你就这般死板吗?要想查明事情真伪还不容易,洒家今晚便能调查清楚。问题是,董帅你肯不肯出兵助我呢?”

    董浩先将帐篷里面的其他人都屏退了,然后才接着说道:“牛老哥,我都说了,擅自出兵那可是大事,赢了没功劳,输了那可是万劫不复的。“

    牛皋一点也不以为然,他说道:“洒家以前便是义军,自己带着弟兄哥们保卫故土。现在可好,被收编之后竟然都变成软蛋了,还不如洒家以前呢。整天龟缩在鄂州这边,有机会也不出战,照我说,还不如让我干回以前的样子呢。”

    董浩沉了沉气,他何尝不是这么想,如今自己的麾下已经训练结束,正是渴望一展身手的时候。可是他知道,有些事情是急不来的,尤其现在还是寄人篱下,若是触怒了高层,弄不好怕是永远不得翻身了。他混到今天这样的地步,也都是小心翼翼、兢兢业业才得到的结果,怎么可能一时冲动?

    董浩沉了沉气,他何尝不是这么想,如今自己的麾下已经训练结束,正是渴望一展身手的时候。可是他知道,有些事情是急不来的,尤其现在还是寄人篱下,若是触怒了高层,弄不好怕是永远不得翻身了。他混到今天这样的地步,也都是小心翼翼、兢兢业业才得到的结果,怎么可能一时冲动?

    (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