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23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与此同时,王魁带着五十个弟兄们早已经迂回来到了大营的侧翼。`他们虽然比周博先出的,但是因为目标是在大营的侧翼,而大营的占地面积很大,故而在行程上要更花去了一阵时间。

    当周博的人占领了齐军大营正门的时候,王魁总算到达了指定位置。此时,齐军大营的所有士兵都被调集了起来,前往了正大门那边进行阻击敌人,侧翼这边已经是空无一个人,就连岗哨都没有了。

    王魁马上下令开始行动,他带着弟兄们直接就潜入大营之中。此处正是齐军大营的厢营所在地,有许许多多的帐篷,数量不下1ooo顶。当然,厢营的帐篷可不是全部用来住人的,要不然1ooo顶帐篷足足能住下上万人。这些帐篷大部分是用来储备物资的,比如粮草、武器、衣物等等,甚至还会有一些杂物之类的。

    进入营区之后,他便让手下开始布置爆竹和火把,不过却并没有急着引爆这些东西。他还顺手让兄弟们去附近帐篷里面翻找了一些物什,能揣上带走的就尽量揣上,同时也强调了,决不能有任何贪图之念,否则大伙是不会等人的。

    一刻时间过后,王魁在集合了所有人,然后开始点燃爆竹和火把,开始焚烧厢营。按照周博的吩咐,爆竹并需持续性的燃放,不能一下子就全部放光了。因此他是将爆竹分成若干的份额,每个份额都是一条引线,点燃引线之后,火会顺着引线逐一点燃爆竹,这样以来,爆竹爆炸的声音会持续不断,显得非常有气势。当然,每个份额也不是同一时间点燃的,都是按照布置的远近距离开始点火。

    爆竹响起来的同时,王魁也让手下将1oo个火把四处投掷。专门都是挑选粮草和干货储备的地方。很快,这些涂上煤油的火把,就将整个营区大半边给烧着了。

    当即,王魁也不念战。迅就下达了命令,让弟兄们跟着他一起撤退离开了。

    周博在听到爆竹第一声响动的时候,就知道王魁已经得手了,他现在也不便再在这里多念战,毕竟拖得越久。多自己越是不利。于是,他果断的下达命令,所有兄弟们立刻撤退。

    岗哨上的士兵们下跳了下来,然后随同其他一起,开始纷纷的向大营外面退去。

    此时此刻,齐军大营正门着火,厢营也着火,顿时将原本混乱不堪的局面推向了最为混乱的程度。齐军士兵们见正门口的敌人撤退了,也根本没有心思要去追,全部都赶往了厢营去救火了。 `相对于正门的火势。厢营那都可以用火焰山来形容了,而且不停的有爆炸声,也分布清楚是不是大营遭到了炮击。

    如今宋军当中已经是装备了一定量的火器了,这些火器虽然操作不方便,但是威力巨大,这可是早有耳闻的。如果真的是遭到了炮击,让厢营引起了大火,那可以就征明宋军真的是要动大总攻了!

    不过,当齐军们都赶到厢营这边时,火势已经容不得他们冲进去了。而且爆炸声依然不断的传出来。可见宋军的炮击并没有停止,贸然进去那可不是直接要比炸死了?最终他们也只能眼睁睁的等在外面,谁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齐军此时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大火慢慢吞噬着厢营,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立刻将厢营与其他营区衔接的地方已经阻隔。防止火势蔓延,将整个大营都烧毁了。这下齐军士兵们算是傻眼了,一个时辰前还好端端的,眼下却变得如此惨烈。

    周博与王魁会合之后,便立刻向汉水河岸撤退了去。他们今天的任务已经完成了,计划剩下的部分便由李旭中、李秀才以及仍然潜伏在机关、陷阱区域的兄弟们来完成了。

    不过当他来到汉水河岸的时候。忽然又觉得有些事情不太对劲,于是忍不住停下了脚步沉思了起来。王善武和王魁本来都指挥着兄弟们开始渡河了,看到老大停了下来,顿时都诧异不已,纷纷的赶了过来。

    王善武向周博问了道:“周老大,怎么了?”

    周博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有情况不对头,咱们不能就这么走了。”

    王善武和王魁听了这番话,更是惊愕不已,两个人面面相觑了一番。

    王魁连连问了道:“老大,到底什么地方不对头了?”

    王善武有些急不可耐,说道:“是啊,老大,都这个时候了,弟兄们都过汉水一半了,难道再让咱们折返回去吗?咱们的计划不都是拟定妥当了,而且现在咱们也是按照步骤一步接着一步走的呀。”

    周博摇了摇头,神色显得很凝重,说道:“大步骤都是没错的,可是有一些小细节咱们没认真考虑清楚。在南边机关和陷阱那边咱们只留下了几个兄弟,可是在那里足足有一百多面旗帜,他们几个人怎么可能在机关动之后迅的将这些旗帜竖起来呢?”

    王善武和王魁都怔了怔,忽然也想到这是一个问题。`当初他们在分配任务的时候,因为整个袭击计划太过复杂,一环套着一环,周博只是将大方阵繁复推敲了一边,可是细节问题难免会有遗漏。现在忽然灵光一闪,想到这个问题,也确实太是突然了一些,顿时让王善武和王魁都有一些不知所措。

    先不说现在赶回来来得及来不及,现在他们人都已经到了回家的边上了,刚刚经历了好几场战斗,兄弟早已经是惊心动魄了一番。此时只怕也不会有多少人愿意跟着返回去了。

    王善武安慰的说道:“老大,说不定,时间是够得,那几个兄弟手脚很麻利的。能很快把旗帜都竖起来!”

    王魁却沉默不语,他知道这个时候绝不能用这种假设性的结果来回答。

    周博脸色很艰难,说道:“这个环节决不能出错,如果齐军在遭到袭击之后立刻就杀过去,只怕不仅那几个兄弟是要断送性命,整个布局也都会受到牵连。不行,这件事影响太大了。我们必须立刻返回去。”

    王善武顿时急了起来,说道:“可是老大,弟兄们都过河了,这…………说不定不会出事的。”

    周博坚定的说道:“不可以。整个行动绝不能出任何纰漏,否则只怕会有好几百兄弟会送命。这样吧,王善武,你带着你的兄弟先回去吧,我和王魁带着剩下2oo人返回去。”

    王善武犹豫了一阵。他本来就有几分贪生怕死,听到周博这么说了之后,也就应答了下来,说道:“那,好吧。老大你和王魁多保重。”

    他说完,略微迟疑了一下,然后转过身招呼了原本是跟着自己

    的五十个手下,匆匆的渡过了汉水,向泗州去了。

    余下来的士兵们都有一些不明所以,疑惑不解的看着周博。他们当中虽然有一些人听到了周博先前与王善武、王魁的谈话。但是大部分人还是不清楚生了什么事。周博沉了沉气之后,快的向这些手下们描述了一下眼下的情况,并且强调折返回去的行动不会太困难,只要竖起了旗帜便能撤退。

    士兵们跟着周博久了,自然都是相信周博的,于是在听了这番话之后,都没有犹豫什么,全部都答应跟着周博一起回去。

    随即,周博与王魁便立刻折返了回去。

    此时此刻,南路齐军大营着火的情况已经非常严重。浓烟滚滚,火势滔天。在大老远的地方都能看到这边的天空被烧的通红通红。

    先前南路大营调动出来的主力部队,已经抵达了西面那个被周博攻陷的据点,可是大军刚刚赶到。先前探路的先头部队骑兵则匆匆的赶回来报告。先头部队沿着据点后面的道路追了大概两里路,便现痕迹一下子终止了,他们起初以为是宋军刻意的反真车,所以还是继续往前追,追了三、五里路之后,依然什么都没有现。立刻就觉得事情不对了。

    南路的主力部队在听完先头部队的汇报,起初也是惊异不定,觉得或许宋军是现自己暴露,所以立刻就改变了行军路线。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他们听到了远处传来一连串的爆炸声响,所有人都惊讶不已。有齐军立刻现,南边大营失火了,而且爆炸的声音就是从那里传出来的。

    当即,主力部队的统帅就醒悟了过来,自己上当了,被调虎离山了。不过这个时候他虽然知道上当了,可是打心底里依然认为是宋军趁机偷袭南路大营,至于是不是有预谋,又或者是临时改变的进攻计划,暂时还不得而知。

    统帅一时半会不知道有多少宋军在进攻南大营,宋军今晚如此有预谋的行动,有可能都是计划好的,故意调虎离山,然后让自己仓皇返回营救,弄不好就在半途之中糟了伏击了。为了安全起见,他立刻派了快马,火前往中路大营调集援军来支援。

    在快马先行了两刻钟之后,他才命令部队,前队变后队,马上驰援南大营。

    其实中路大营和北路大营此时早已经看到南路大营起火了。中路大营距离南路大营很近,不单单看到了火焰,还听到剧烈的炮火声。早先中路大营就接到了南大营出兵之前的通知,说有探马现了宋军大规模的进军,因为他们不知道情况到底是什么样子,只当是真的有宋军进攻。

    因此,中路大营一方面按照情报,派出了2ooo人的部队赶往了郢州城,协助城中的守军抵御宋军进攻,另外一方面也加强本营的戒备,生怕会宋军会绕道来攻打自己。并且也将这个消息传递到了北大营。

    北大营的地势比较高,但是隔得远,虽然爆炸声很弱小,但是火光和浓烟却看得清楚楚。北大营统帅马上意识情况不对,这个时候又收到了中路大营的通知,说宋军渡过了汉水。当即,他没有多想什么,便立刻调集3ooo人马向中营赶来,打算与中营会合之后,再去往难营。

    当中营和北营会合之后,南营主力部队派出来的快马也赶到了这里。

    快马将宋军调虎离山,偷袭了南营的消息告诉了两路人马,并且因为担心宋军是有预谋的进攻,故意吸引援军过去,然后围点打援,所以请中营和北营一起兵援助。

    其实快步若不说这句话,中营和北营已经派兵过去了。可是正是因为这句话,让这两路人马都担心不已,他们都想:连南营的人都认为有埋伏,不敢自己去搭救,倒是请他们去打头阵,这是什么道理?

    更何况,先前南营有逃跑的士兵来到中营这边,告诉了宋军进攻了,而且还是用大炮进攻的。早就给中营的士兵形成了心理阴影,要知道大炮这玩意在这个时候可是级武器,就连金人都在这个武器下吃过大亏。

    于是,中营这边立刻撤了幌子,说自己要派人去城里面加强防守,以免宋军会偷袭城池,断了自己的后路。北营见中营都这样了,更是不肯前去支援了。两路人马就这样在这里耗住了。

    齐军在郢州的主帅,目前还在郢州城里面享福。不过当中路大营的士兵增援来到了郢州城内时,主帅立刻意识的情况不对,马上就派人到前线大营去打听到底怎么回事。在得知了具体情况之后,他立刻觉得事情有点不对,要是宋军绕道进攻后方,郢州城早就应该遭受进攻了,可是这里一点事情也没有。

    主帅派了命令,让中营和北营马上搞清楚生了什么事,并且强调很有可能是诡计,根本就不是宋军大规模进攻。

    命令下达之后,中营和南营还是有一些犹豫不决,不敢贸然的兵。

    而就在这时,南路军主力部队已经在返回南营的路上,他们即将路过周博设下机关和陷阱的区域。

    此时周博与王魁已经带着人赶了回来,索性他们总算是来得及了。先前留在这里的五个人,原本都紧张的要命,现在看到周博等人去而复返,又是疑惑又是松了一口气。

    周博没有多说什么,他让士兵们每个人都把旗帜拿好,等到齐军等下路过的时候,机关和陷阱都动之后,便将旗帜竖起来。

    没过多久,南路齐军的主力部队便远远的向这边来了。因为这路大军的统帅心中有所顾虑,因此大军行走的很慢,在前面隔了5oo多米让斥候探路,以防遭到伏击。可是他并不知道,往往越是担心的事情,便越是可能生。当斥候紧张的沿着道路走过了这片森林之后,刚刚松了一口气,那后面的主力部队便一步一埃的跟了上来。(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