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22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整座城根本分不清活人和死人,一派静悄悄的情况,每当到了夜里的时候,除了东边城区聚居的齐军和汉奸之外,其余的地方俨然如同死了一般。 `

    周博等到到达随州只花了一天时间,又等了一天之后,才与其他分批次的人会合了,暂时都装扮成难民,潜伏在一处小巷附近。

    现在已经是腊月二十九了,明天便是除夕,县城里面那些还有家室的人,都在热热闹闹准备新年的到来。而那些齐军将领们,都以为南宋被打怕了,整个时候断然不会来骚扰他们,更何况要打也是郢州那边先有消息,大不了就直接跑了。于是,齐军将来们也要好好置办过新年的气氛,整个军营兵不像兵、将不像将。

    当天晚上,周博按照计划在县城西城区一座破土地庙里,与早先来到随州煽动群众的李秀才等二十人见了面。只不过似乎李秀才和王魁只来了十多人,还有七八个人并没有来。

    周博担心是不是遇到了什么意外,在庙门口见到李秀才之后,就立刻问了道:“其他弟兄怎么了,怎么就你们几个人?”

    李秀才只是笑了笑,说道:“老大,放心吧,还有几个弟兄与当地一些难民混的太熟了,暂时脱不了身。”

    周博总算松了一口气,问道:“这么说,一切进行的还很顺利?”

    李秀才点了点头,回答的道:“是,老大的计划还真管用。”不过说到这里,他叹了一口气,神色有些疑虑,接着说道,“只是,我们这样散播谎言,让难民们以为宋军准备偷袭随州,可是到头来只会让他们更失望呀。”

    原来。周博交代李秀才策动随州难民的方法,就是谎称宋军一路人马会悄悄绕到随州境内,突袭随州城,然后与鄂州联手起来夹击郢州。为了让难民们信以为真。他甚至还编纂出一套详细的作战策略,将宋军哪一路人马、将领是谁、多少兵力,都一一的例举清楚了。

    当然他知道这是谎话,宋军就算有实力,也不可能主动出击的。襄阳府六郡的收复。全然是要等到明年开春之后,岳飞率领本部人马出击的时候才有希望。

    若是在以前,周博或许不会这么做,毕竟难民们已经很可怜了,现在再诓骗他们只会让他们去送死,而且还会让他们认为宋军言而无信、故意欺骗他们。可是自从他在鄂州遭受陷害之后,一种强烈的仇恨蕴藏在心里,自己才不管什么齐军、宋军,要想在这个时代活下去,就必须有自己的一番实力。 `

    他深深的认为。在到达目的之前,一切手段都可以使用的,正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哪一个成功的人脚下没有鲜血和冤屈?

    ---------------------------------------

    周博叹了一口气,拍了拍李秀才的肩膀,说道:“我知道这么做会昧着良心,但是你也看到这些难民了,如果他们不在沉默中爆,就只能在沉默中灭亡。虽然这次会让他们失去最后生存的空间,可是他们还是有选择的。他们可以选择跟着我们一起,组建一个自力更生的队伍。”

    李秀才脸色依然有不忍心,还想再说什么。

    周博伸出手,打断了李秀才的话。接着说道:“秀才,你也要考虑一下咱们自己的情况。我们也要活下去,如果我们不利用这些难民,结果会是什么样?那会是我们和他们一起都困死。明白吗?”

    李秀才叹了一口气,只能点了点头,说道:“我懂了。老大!”

    周博顿了顿,然后问道:“那么,情况都安排妥当了,一切都是按照原计划来行事的吗?”

    李秀才说道:“是的,明天晚上我和王魁亲自去集合随州县城里面的难民,到时候老大你带领弟兄们只要在东城区一放火,火光一起变是信号,咱们就开始去冲击齐军大营和东城区。”

    周博点了点头,说道:“很好,趁乱的时候,我们便去抢劫齐军的物资,不管是什么东西,能抢的全抢上。然后天亮之前咱们在郢州交界的地方会合,再一起潜回泗州去。”

    李秀才点了点头,说道:“都明白了。至于那些难民,到时候我会安排人,如果他们愿意跟咱们走,就让他们跟着,不愿意的话…………咱们也没办法了。”

    周博微微笑了笑,拍了一下李秀才的肩膀,说道:“像个爷们点,做大事,就要下得狠心。更何况,咱们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之后,周博与李秀才又谈了一些细节问题。李秀才将这几天绘制的泗州城地图拿了出来,让所有领头的人仔细研究一番。地图自然是标记了东城区和齐军大营的位置,同时也例出了每个地方有多少兵力。

    李秀才说道:“齐军占领随州之后,很多中下级军官都抢占了民宅,还抢了许多年轻的姑娘,强行定亲。 `这些军官都不在军营里住,各自是住在这些民宅里面,平时连盔甲都不穿,弄得就好像是普通老百姓似的过着小日子。”

    周博听了这话,深思了一番,自然知道这就是齐军的一大特色,然后说道:“这是一个好机会。军营里没有军官,难民们开始冲击军营的时候,肯定会让齐军手忙脚乱,成功几率又大增了。另外,这些民宅里面的人,咱们不要留情,不管是真的老百姓还是齐狗,一律格杀勿论。”

    所有人都对齐军欺男霸女、抢劫滥杀愤怒不已,纵然打不过金狗,但是最起码也能教训教训齐狗。当即,众人都齐声低吼了一声:“格杀勿论!”

    谈话一直进行进行到黎明时分,李秀才和王魁才散了去。

    周博吩咐了岗哨轮换,然后让所有人都好好休息,今天晚上大干一场。

    到了傍晚的时候,周博与众人都起来了。他们将最后一份干粮吃了,然后取出了家伙来,开始给每个人分派武器。这些武器自然不是什么好东西,无非就是削尖了的木头,或者生锈的砍刀。又或者钝了的锄头,大部分是从泗州带过来的,也有一些事路上捡来的。

    一切准备完毕之后,周博让李旭中带了五十个弟兄先埋伏在东城区附近。负责专杀民宅里面的齐军军官。他亲自带领了另外一百五十个弟兄,在入夜之后来到位于东城区郊外的齐军军营。

    根据李秀才这几天探查的情况,齐军军营只有一座,总兵力不过1ooo人,而且很多都是分散在东城区。军营里根本就没有完整的编制。

    就在周博这边行动时,李秀才也在城内开始行动。李秀才早已经联络好了

    了城内的难民,这些人一共不下2ooo之多,只不过因为人员复杂,男女老少都有,在指挥起来的时候比较困难。但是李秀才已经做好了准备,只等齐军军营起火,便吆喝这些难民乱杀一通,反正只要不是穿着破破烂烂的人,必定就敌人。照死里打就是了。

    因为今天是除夕夜,东城区已经点满了灯笼,家家户户都热闹非凡。在东城区郊区的军营里,同样也是这般热闹,士兵们三三五五的聚在一起,喝酒的喝酒,吃肉的吃肉。有点脸面的军官,甚至跑到东城区去找相好快活去。偶尔两个军官同时来到一个相好家里,顿时就冲撞上了,动手就打了起来。

    总之。不管什么事都有生,但是就是这些伪齐士兵,没有一个是按照平日的军纪安排,来进巡逻和布哨的。这些事情早在郢州被占领之后。便已经没人执行了,谁现在要是跑去站岗守夜,指准被认为是傻子。

    周博的人已经到达了军营外面,隐藏在一处废弃的村庄里面。他派人远远的监视着军营的状况,耐着性子没有急着行动。为了尽可能的降低进攻的损失,他决定等到深夜的时候。正是新年交接,伪齐士兵保准会喝得上头,醉的醉、睡的睡,正是下手的好时机。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所有人都摩拳擦掌起来。一直等到深夜,东城区那边都放了一阵零散的爆竹,军营这边早就一片烂醉了。

    周博立刻对身后的弟兄们喊了道:“动手的时候到了,大家先别呐喊,摸过去砍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弟兄们,跟我上!”他说完,提着一把削尖了的木棒一马当先从废墟村庄跑了出去。

    身后,一百五十个人紧紧的跟着,他们都咬着牙关,尽量不出任何声音。

    很快一行人摸到了军营近前,五个正迷迷糊糊依靠在军营大门门柱上的齐军被惊醒了过来。只是他们喝了不少酒,脑袋晕得很,只见一大帮几乎穿着一样的人朝这边跑过来,还以为是自己眼睛出问题了,把一个人影看分岔了。

    就在这个时候,冲在最前面的周博,举起木棍对准一个齐军的喉咙就刺了过去。鲜血立刻飞溅而起,那齐军连挣扎呼喊的机会都没有,便直接软倒在地上,濒死的抽搐着。另外几个齐军被热血溅了一身,立刻反应了过来,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后面蜂拥而来的李旭中、王善武还有陈川,飞身将他们扑倒在地上,棒子、石头狠命的招呼,转眼间就全部砸成肉泥。

    周博是杀过人的,对一身血腥一点不在乎,可是身后那些弟兄们却很多都是良民,见了这几个齐军的死状,都有一些抖和紧张。他将手里的棒子丢了,捡起了一把齐军的砍刀,然后转过身来看了其他人一眼,冷声说道:“莫不是你们忘了这帮畜生是怎么屠戮你们亲人的吗?”

    这句话立刻就点燃了所以人的怒火,他们再也不犹豫了,提着家伙马上就向军营里冲了进去。

    周博也不甘落后,带着二十多个人就直奔军营中的主帅大帐。只见主帅的帐篷门外,二、三十个卫兵早就喝得烂醉如泥,竟然连军营中生的剧变都不知道。他直接就照着这些人身上就一阵猛刺,解决了这些卫兵之后,便掀开了帐篷,只见帐篷里面更是一片烂醉,许多将领都聚在主帅这里庆祝新年,此刻便成了囊中之物。

    一番毫无反抗的屠杀,周博割下了主帅的头颅,然后吩咐手下拾掇帐篷里面值钱或者军事情报之类的东西,最后出来的时候点火烧了帐篷。

    军营里过了足足一刻之后,才有几个喝得较浅的士兵醒悟了过来。他们马上叫喊着有贼人劫营,可是一切都太晚了。一刻钟的时间,主帅被杀,将领被屠,营里也不知道有多少军士都已经命丧黄泉。这些还活着齐军见大事不妙,喊了几声之后马上就不喊了,赶紧向军营外面逃跑去了。有一个开始逃跑,就意味着会有一百逃跑,原本贼人只杀了一百多个齐军,营里还有七、八百人之多,但是经这一吓,又没人组织反抗,于是全部都开溜了。

    周博早先叮嘱过,不用去追,因为这些逃兵逃出去了也找不到救兵,离随州最近的郢州足足有七八十里的路途,等援军到了,他们早就卷了东西返回泗州去了。所以齐军逃跑之后,他立刻指挥手下,先找马、找牛,甚至骡子、驴之类的牲畜也行,马上套成车,开始搜剿军营的物资。

    军营里的军粮、兵器、军服等等等等,一应物资全部都搬运到车上。一边搬运,一边还放火点燃营寨。

    -------------------------------------------

    东城区这边见军营有火光了,李秀才和王魁立刻振臂高呼,让早就准备好的随州城难民一涌而出。这些难民早就积怨已久,家园、亲人、子女全部都是因为这些齐狗而消散,这种仇恨在今天总算得以偿还了。

    2ooo多难民分为两队。一队杀进东城区,见东西就抢,见人就杀;另外一队只扑军营。整个一夜,随州县城便陷入了喊杀与火海之中,不管是杀死齐狗还是误杀到寻常老百姓,在仇恨面前这一切都不重要。

    周博在军营这边早就把物资打包装好了,那些随州难民还没杀到之前,他便下令手下的一众人等马上撤离,只留下一些来不及收拾的东西给难民们来处理。

    东城区这边,李秀才和王魁以及另外二十多个人,也在混乱当中悄悄撤离,不过他们同时带上了关系比较好、信得过一百多名青壮难民。

    半夜的时候,两路人在随州城外东南方向的涢水下游会合。

    李秀才将新加入的一百多难民介绍给了周博,周博只是简单的说一番话,然后就带领所有人开始返回泗州了。

    因为现在人都齐全了,而且还有那么多马车、牛车之类的运输工具,所以人群显得很是庞大。这样招摇的从郢州路过,肯定会被齐军现。所以周博让队伍故意行的慢一些,专门绕开大路和有人烟的地方,尽量以山林来掩护。他相信随州暴乱的事情很快就会传到郢州,郢州这边也立刻会调动兵马前去镇压,到时候就可以趁着这个空挡,穿过郢州抵达泗州。(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