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22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周博听了李旭中这番话,仔仔细细揣摩了一番,可以说李旭中是有大局观的,而且直言不讳的想自己坦白,也能看得出其实一片赤诚之心。 `但是他依然认为,李旭中对细节有些拿捏得不好。他深吸了一口气,露出了一副笑容,伸手拍了拍李旭中的肩膀,说道:“那么,我现在就回答你一个决定。我可以领到你们自力更生,但前提是你们必须绝对服从给我的命令。”

    李旭中转过身来,让身后那二十几个乞丐模样的人都上前来,咬着牙吩咐道:“都取刀出来来!”

    那二十几个汉子立刻掏出了刀,不过这些刀良莠不齐,有的是正儿八经的匕,有的是砍刀,还有的是菜刀,大部分都是有钝口了的。李旭中自己也取出了一把大片来,神色显得很是严峻。

    周博有些诧异,问道:“你们这是作甚?”

    李旭中袒露出自己的胳膊,他身后二十多个汉子也学着他的样子露出了胳膊,然后每个将手中的刀狠狠的在胳膊背面割一刀了。一时间每个人都疼的“嗯”了一声,却没有叫出声音来,鲜血滴得到处都是,顿显出严肃的气氛来。

    接着,李旭中正色的宣誓道:“若有人不从周大人命令,我等二十人将亲手斩杀此人。以我等之鲜血立誓,绝不违背。”

    周博见了这架势,心中感叹不已,知道这些真是传说中的北方爷们。他立刻站起身来,庄重的想眼前这些人行了一礼,然后说道:“有兄弟们这般肝胆,我还能再说什么呢?今后我若不能让兄弟们吃上饱饭,我愿意以我血肉之躯,给兄弟分食了。请兄弟放心,我一定不会辜负兄弟们的信任!”

    他早就对官方失去信心了,李辉、翟轩还有徐向天这些小人们当道,别说还有能力北伐收复失地,就是照顾好下辖的人民都不足。这些人只会尔虞我诈。他今天走上这一步,也是因为这些混账东西所逼。自己现在有了活路,身为七尺男儿,此仇不报枉为人!

    听到了周博这番话。李旭中和那二十多个衣衫褴褛的汉子们都露出了欣慰之色。

    李旭中立刻又说了道:“周大人,从此以后你便是我们的领,我们愿意推举周大人为大王。”他说完,立刻就要招呼那二十多个汉子想周博行下跪礼。

    周博马上上前扶起了李旭中,制止的说道:“大王就不必了。我这条命是你们救得,更何况我也不稀罕这一套。8小 说`大家都是为了能活下去,分不得什么贫富贵贱,如今既然是兄弟,再来这一套就太说不过去了。从此以后,我们便以兄弟想称,若你们不嫌弃,可以称呼我为老大,若是介意年龄,那直呼我名讳也未尝不可。”

    李旭中听了周博这么说。心中很是激动,看来自己真是没救错人,可见周大人果真是一个非同一般的人。他对周博越来越有信心了,于是振奋的说道:“周大人,那我们从此便称呼您为老大了,有周大人先前那番肺腑之言,我们必定会誓死拥护周大人了!”

    “誓死拥护周大人!”那二十多个汉子齐声喊了道。

    周博此刻心情总算有了恢复,他再次冉冉升起了希望,自己身为一个穿越者,跌打滚爬却又回到了一无所有。看来以前自己想错了。拯救大宋确实是一个崇高的理想,可是挡在自己面前的阻碍,可不是金狗和齐狗那么简单。而且,南宋这个偏安一隅、只会委曲求全的朝廷。自己真的想要去拯救它吗?

    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现在虽然有了路,可是路该怎么走还是一个悬念。他现在也想不了那么多,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先将自己这队人马的基础扎牢,然后再另谋更长远的计划。

    这时。李旭中忍不住问了道:“老大,我们什么时候去抢劫西大营?”

    周博从思绪中恢复过来,他颇为深意的看了一眼李旭中,反问了道:“为何你有抢劫西大营的想法呢?”

    李旭中愕然了一下,然后说道:“这…………自然是要找到粮食,让弟兄们有口饭吃呀。老大你是西大营的大都管,咱们去抢劫西打营自然会容易一些。”

    周博笑了笑,说道:“如今我刚刚被你们从囚车里劫走,整个鄂州城满是风雨,想必大街小巷早已经是戒严了。我们现在进城去抢劫西营,那绝对是送死。更何况,西营是军粮大营,上下有2ooo多兵丁看护,就凭我们这点人、这些小刀子,怎么去抢劫?无疑也是以卵击石!”

    李旭中听了周博这番话,脸色陷入了沉重之中,他叹了一口气,说道:“那,现在我们当如何是好?弟兄们可不能就这样饿下去呀!咱们走到这一步,也是希望能有一口饭吃,我也是这么想他们许下承诺的!”

    周博微微笑了笑,从容不迫的说道:“放心吧,我既然答应领导你们,自然不会让你们继续挨饿了。”

    李旭中重新振作起来,连连问道:“老大,你可有什么计划?”

    周博说道:“我们必须先有立足之地,才能从长计议。`这样吧,你先将所有弟兄们都招集起来,我亲自去与他们说一番话。”

    李旭中点了点头,说道:“好,老大你在这里稍等,我去讲弟兄们都上来!”他说完,带了几个人匆匆的就下山去了。

    大约一刻钟之后,李勋中又回来了,再他身后浩浩荡荡跟着一大队人。只是这些人与李旭中一样,都是衣衫褴褛,都是地地道道的难民了。在这些人当中,还时不时能听到婴孩的啼哭声,看来都是拖家带口从鄂州城里跑出来的。又经过了一番折腾,这些人总算安定了下来,每个人都眼巴巴的望着周博,就仿佛周博是土地老爷,随时都能变出馒头来似的。

    在这些人当中,还时不时能听到婴孩的啼哭声,看来都是拖家带口从鄂州城里跑出来的。又经过了一番折腾,这些人总算安定了下来,每个人都眼巴巴的望着周博。就仿佛周博是土地老爷,随时都能变出馒头来似的。

    周博仔细打量了这群人一番,只见他们个个面黄肌瘦、大多是疲惫不堪的样子,当中也有不少妇女、小孩。还有个把年迈的老人。这些人别说是去抢劫了,就算是被人追着逃跑,跑起来都会很难!但是他很清楚,这些人便是自己东山再起的资本。

    他沉了沉气,然后扯着嗓子喊了道:“兄弟姐妹们。我先感谢你们救了我,这份恩情我会还给你们的。我知道你们现在最希望的就是有口饭吃,有个房子能居住下来。的确,眼下鄂州城已经闹翻天了,城里的那

    些相公老爷正在派兵来追捕我们。所以,当务之急我们先要做的,就是找到一个可以安身的地方,先安顿下来,然后我会带领你们去找吃的。”

    这些难民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当然是愿意听从周博的指示。于是人群都点了点头表示应允,却没有多少人说话。

    李旭中走了过来,向周博问了道:“老大,我们且去哪里安身?”

    周博沉思了一下,说道:“去泗州,那里齐人刚刚撤退,宋军又不敢贸然挺进过去,正好是一个两不管的地方。而且泗州多是山势地形,便于隐藏,就算齐狗或者宋军来了。咱们也能从容不迫的躲起来。”

    李旭中点了点头,觉得周博分析的很对。只是安身之处是有,归根结底还是要有饭吃才可以。他们若不是为了混口饭吃,其实哪里都是可以住下来的。也不在乎是住在城里还是山里。他犹豫了一阵,压低声音对周博说道:“老大,咱们这些人都指望着有吃的东西,若找不到食物,只怕有安身之地也没用呀。”

    周博知道李旭中心中的担忧,他沉思了片刻。说道:“眼下鄂州城虽然在通缉我,但城内那么大的地方,势必要消耗一段时间才会推断我已经出城了,而这段时间,我会安排一次行动。不过你也要清楚一点,行动总是有风险的,如果仓促的去抢劫,只会招来杀身之祸,所以要从长计议!”

    李旭中听了这番话,总算是安了安心,他点了点头说道:“老大,我明白了。我自然知道不能贸然行动,一切吩咐都听从老大你的安排。”

    周博笑了笑,说道:“很好,沉得住气就是做大事的人。这段时间,可以招集一些以前的猎户,或者身手不错的人,去山里面打猎,甚至还可以去汉水里打捞鱼虾之物充饥。眼下虽然是冬天,而且经过了饥荒,这个办法确实是难了点,但是希望诸位能咬一咬牙挺过去。”

    李旭中坚定的说道:“放心吧老大,咱们北方汉子都不是孬种,哪怕是啃树皮也能挺过去的。”

    周博说道:“不会那么惨的,我一定能想到办法尽快解决问题。”

    -----------------------------------------

    泗州距离鄂州城不算远,只有三十多里的距离。周博带领着这些难民在天黑之前,就赶到了这里。好歹泗州也是他曾经打过仗的地方,虽然是一个小县城,此时因为经过齐人的洗劫之后,早已经变成了荒凉之地。泗州城的老百姓现在要么变成难民,要么就逃到了鄂州城去投靠城关的亲戚去了,所有屋舍毁坏的毁坏,空荡的空荡,竟然再也没有一丝一毫的人气。

    在以前董家军撤离的地方,还能看见那些凋零残败的军营残骸。这里曾经让齐人占领了,他们自然是直接以军营入驻,后来因为兵力太多,还展到去征占民宅,弄得泗州城一派紊乱不安。

    此时,周博自然不敢让难民们住在军营或者空荡荡的县城里,而是先让青壮去县城和军营废墟里,寻找任何可以用的东西,哪怕是破罐子、床板、门板之类的,都一并带走。然后他带着其余人先到泗州北面,与汉水相交的一片山区里,在这里安身下来。他让妇女和老人去拾一些碎柴,自己亲自组织另外一部分青壮用简陋的工具伐树,树干用来搭建建议的屋子,树枝则留下来制造一些工具。

    妇女和老人拾柴回来之后,便生了火取暖,然后周博又让这些人当中有技艺的,去汉水或者山窝里面找吃的。

    没过多久,从县城和军营废墟回来的第一批青壮,抬回了许多许多废品,有几个门板子和几个破的床板子,还有一些土砖头。当然这些人当中也有一些运气好的,找一些齐人军队丢掉的军用织物,大部分是破损的旗帜和烂了的军服。

    周博吩咐将门板和床板分给那些有妇人孩子的家户,全部用来当床时得,至于那些织物也没什么大的用处,便拿去当了床垫子。之后,他又让这批青壮拿着刚刚制造出来的工具,比如削尖了的木棍,以及石头和木棍组合的锤子,去山里面打猎和汉水捕鱼去。

    一直忙到大半夜的时候,总算在众人的合作下,搭建好了五座简易的木头房子。其实就是将木头相互叠在一起,立成一个三角形帐篷似的小型建筑物。晚上的天气很冷,但是这五座木头房子是住不下所有人的。周元清规定让孩子和妇女,以及老人勉强挤一挤住进去,其他爷们就露宿在外面。等天亮之后,可以再继续搭建房子。

    那些捕鱼和狩猎的人也回来了。有一些经验十足的猎人,在冬天里摸到了兔子窝和野鸡窝,趁机将这些过冬正在打盹的小动物一网打尽。而捕鱼的却不见得好,河水太冷,人在河水里呆不了多久,而且鱼到了晚上都会沉在水底,没有渔网很难抓到。最后统计了一下,无论是动物还是鱼,都不过几十只而已,根本就不够吃。

    周博只能拿出一份精神力导法,让弟兄们咬紧牙关,先挺一挺。

    晚上煮了这些食物,每个人只能分得一小份,大家草草吃过了之后便倒头休息去了。当然周博提前安排了值夜的人,毕竟他们就算不用担心鄂州城内的人会搜到这里,也要担心齐军会不会突然动进攻,度过汉水路过这里。

    接下来的几天,周博一直都是亲身出力,参与搭建房子。虽然房子越来越多,大家算是渐渐有了安定的趋势,可是矛盾也随之出现了。因为现在是冬天,眼看就要过年了,每个人都会有些许私心。平日那些有经验的猎人,能弄到食物,总是想要自己家里的人多吃点,所以越来越不服气这种平分平食了。也正因此,每天晚上回来的时候,总会有人吵吵闹闹,甚至还生了争斗的情况。

    周博知道,主义在二十一世纪都不能实现,更别说在这人心还很古的古代了。对于这些人争斗,他没有上前劝阻,也没有任何想要解决的意思。因为他很清楚,解决问题的根本办法,那就是必须让这些人意识到,大家是共患难的兄弟。(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