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22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当周博的囚车出现的时候,围观的人倒是不少,不过大部分人还是有些不明所以。 `倒是在前面开路的那些士兵和衙役们,在这个时候不遗余力的扯着嗓子高声呐喊,将周博通敌谋反的罪名向围观的老百姓们说明了一番。

    于是,老百姓很快就被舆论引导了起来,纷纷大骂周博这个“狗贼”、“挨千刀”、“应该诛灭九族”等等之类的话了。因为老百姓原本就对金人、齐人由莫大的仇恨,所以但凡是叛贼之类的人,立刻就能触怒民愤。有一些不懂事的小屁孩们,还从地上捡起石头,向囚车这边投掷过来。

    周博只能暗暗叫苦,难道自己就真的要让徐向天和李辉这些奸人得逞了吗?不仅要落得死无葬身之地,连名誉都被损得干干净净!

    就在囚车从市集出来,转向民宅区域的时候,此处的人倒是少了不少。看守囚车的士兵和衙役们也都松了一口气,因为刚才在市集有人丢菜帮子、石头等等物什的时候,难免会有丢不准的误伤到他们这些人。现在这条路清静多了,身与心都能放松一下。

    可是就在一行人前进没多久,前面街道交叉的地方,忽然出现了一大堆人影,这些人有平头老百姓,也有流氓无赖,甚至还夹杂着一些乞丐之流。他们看到了囚车和护送队伍,立刻就有一个人高喊了起来:“快看,就是这个通敌的叛贼,这腌臜死样,害咱们没了家园、没了妻子父母,大家快打死这狗东西。”

    顿时,这群人立刻就向这边跑了过来,一边跑还一边大喊“打死卖国贼”之类的话。

    囚车周围的士兵见了这样的阵势,立刻就吓得不轻。带队的将领是李辉的心腹,他暗暗思索了一番,觉得如果周博被暴民打死了。那名声肯定更臭,到时候就算有人平反只怕也是无力回天的。当即,他让士兵们分散开来,不要保护囚车。只用护着自己就可以了,任由这些暴民向囚车投掷东西。

    人群距离囚车还有几十米的距离时,很多人手里都早已经准备了石头、烂果子和臭鸡蛋,照着囚车就丢了过来。一时间这些杂物漫天飞舞,气势之大。一点都不亚于万箭齐。

    护卫将领看到这情景,立刻就得意的笑了起来,这次周博还不死?他心里正想着把周博被暴民打死的消息带回去,李相公肯定是要重重有赏的。

    然而变故就在这一瞬间生了,原本暴乱的人群投掷过来的东西,都是向囚车而去。可是结果却大有不同,诸如菜叶子、臭鸡蛋确实是落在了囚车上,可是石头、烂果子之类比较坚硬的东西,却似乎是对准了周围那些士兵,竟然全部都砸到了士兵们身上。`

    一开始。士兵们只是以为这是意外,可是后来当不少士兵们击中面部,流血倒在地上后,立刻就有人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对劲。

    护卫将领赶紧下令,让士兵们驱散这伙人群。

    士兵们马上一拥而上,和这些暴民冲撞在一起。虽然这次让周博游行,李辉是下足了功夫,足足派了5oo名士兵进行看护,可是这些暴民也不知道怎么得。人越来越多,从街道两旁的小巷子里纷纷赶了出来,一下子竟然有了三、五百人之众。这些民众也不在丢东西了,一股脑的往前面挤去。一下子就把整个护送队伍冲散了。

    官与民立刻陷入了冲突之中,很多士兵被民众这一挤,竟然一下子挤到了街道外面去了。

    然而官军只是想驱散暴民,可不敢拿刀去砍杀他们,在城外面闹出了人命那就算了,可是城里面却不一样。一旦出人命那可是很难收场的。

    护卫将领担心事情有变,骑在马上立刻高声喊了道:“你们这些刁民,要是再不散去,老子可就下令开刀了!快,都滚开!”他一边喊着,一边用鞭子狠狠的抽打那些暴民。

    暴民当中有人听到了护卫将领的喊话,顿时就开始散去了。一个人散,牵动了十个人散,一刻钟之后,原本熙熙攘攘的街道顿时清空了一片。除了地上那些烂果子、臭鸡蛋还有菜叶子之类的杂碎之物,以及受伤的兵士们哀叫,能够征明刚才生的一切之外,整条街道竟然恢复如初。

    护卫将领这时觉察到了情况有些太过诡异,怎么在民宅区突然涌出这么多人?而且现在一个转眼,人都又跑得干干净净了?他暗叫不妙,赶紧看向囚车,却现此时囚车已经被一大堆菜叶子、鸡蛋壳堆满了,而且原本是在囚车近前看护的二十多个士兵,此刻竟然全部倒在了地上,每个身旁都有血迹。

    “快,快,去看看,怎么回事?”小将惊慌了起来,连忙呼喊了道。

    几个士兵马上跑了过去,他们用兵器挑开了那些菜叶子、鸡蛋壳,却现囚车早已经空空如也!另外几个士兵去检查了一下倒在囚车周围的士兵和衙役,立刻脸色大变了起来。

    一个士兵叫了起来:“大人,大人,不好,这二十多个弟兄们叫人给捅死了?全部都是利器所致,先前那帮乱民可是周博的同党,趁乱劫走了周博呀!”

    一边说着,几个士兵将那囚车附近倒在地上的几具尸体翻露了过来,只见这些尸体的胸口、腹部都有几处刀伤,有些尸体还是被连通了好几刀。`刚才那么混乱,人声鼎沸,纵然是这些人被刀通杀出了惨叫,也根本就听不见!

    小将宛如晴天遇到了霹雳,失声了道:“什么?什么?这怎么回事这样?”

    士兵们也一脸不知所措,呆愣在原地,怔怔的看着小将。现在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要犯周博被劫走,只怕他们自己的脑袋也保不住了!

    小将迟疑了片刻,立刻醒悟了过来,马上喊了道:“你们他娘的愣着作甚鸟事?都他娘的快跟老子去追,来人,来人,快去通知城门处。关闭城关!去,去李宣抚相公的行辕报告此事!快!”

    他一边吩咐着,一边思考着对策。如果就这么回报给李相公,纵然死罪可免。活罪也难逃。所以,整件事绝不能这样汇报,必须找到一些有利于自己的供词才可以脱身。

    经过一番斟酌之后,他决定编一个谎话,暂时先将这一劫给糊弄过去。当即。他便召集所有弟兄,对他们说了一番道理,让他们明白必须按照自己的口供上报给李宣抚使相公,否则大家都要人头落地。

    这些士兵们自然不想死,在听了小将的话之后,纷纷点头称是,全部都表示愿意听从小将的吩咐和安排。

    ----------------------------------------

    半个时辰之后,周博被劫走的消息便传到了李辉行辕。

    李辉才刚刚听说囚车里的周博在过市集的时候,被老百姓们大骂了一顿,还出手丢了不少东西。心中正得意洋洋,心想这次周博是彻底完蛋了。可是没过多久,竟然说周博被劫走了,起初他还不相信,连连派人去催问了一番,直到押送囚车的小将跑来汇报的时候,才证实了这个消息。

    他当即暴跳如雷,对前来传话的下人大吼了道:“去,把你押送的队长给我叫过来,刚刚还好好的。现在连人都给劫走了!是谁干的?”

    那下人知道李辉后面几个问话是因为情绪上的惯性才说出口的,要说是谁劫走的周博的,他一个下人怎么知道?于是连连的退了出去,来到行辕门外。将那押队的小将带了进去。

    小将在见到李辉之后,“噗通”一下子就跪倒在地上,呼天抢地的哭了道:“相公大人,相公大人,卑职死罪,卑职死罪呀。”

    李辉本来想上前就踹这小将几脚。却现对方满身是血,肩膀上还有一处深深的刀伤,立刻就意识到情况不对劲。他赶紧呵问了道:“什么回事?说,这到底怎么回事?”

    那小将哭着道:“大人,弟兄们原本押解囚车一路走来都安然无事,在路过那民宅区时,忽然出现了一大堆难民摸样的人,当时小的就意识到情况不对劲,刚下令戒备起来,却没想到这些难民猝不及防的就向咱们这里丢石头,弟兄们一下子都被打倒了不少。”

    李辉听到这里,立刻骂了道:“你们这群饭桶,几个石头就把你们打成这样了?我真想现在就砍了你这个猪头。”

    小将哭得更凄惨了起来,说道:“大人,还没完呢。只是这人太多,石头也多,砸得弟兄们昏天暗地。就趁着这个时候,从道路两边的巷子里,立刻就杀出来一批穿着黑衣的刀手,足足有百余人。弟兄们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一下子就被杀退了出去。而先前那些丢石头的难民也蜂拥而上,拿着短刀杀进了队伍里。”

    李辉听了这话,眼睛都瞪直了,这些都是什么人?周博怎么可能有那么多心腹甘愿去救他?这绝不可能!

    那小将接着说道:“卑职等人虽然因为一时突然,被杀退了。但是卑职立刻回过神来,组织弟兄们拼死杀上去。卑职知道这些人是来劫走囚犯周博,索性就下了死命令,哪怕当场斩杀周博,也不能让周博活着离开。”

    李辉听了这话,立刻说道:“你这一点做得很对!那么周博死了没?”

    小将立刻正色的说道:“回大人,小将亲自冲上,一剑刺穿了周博的腹部,虽然小将肩膀也被那些逆贼砍伤,可是决计不能辜负了李相公的一片期望。”

    他原本打算将准备好的一大堆歌功颂德的马屁话说出来,可是李辉立刻打断了他的话,再次强调的问了道:“人到底死了吗?”

    小将赶紧说道:“呃这小将看着周博已经被重伤,虽然在逆贼劫走他的时候还有一息尚存,不过料定那一剑非死即残,决计不是轻伤。”

    李辉吼了道:“也就是说,周博现在还没死吗?”

    小将立刻又磕头求饶了起来,说道:“相公老爷,事突然,卑职已经尽力而为了。周博到底是死是活,卑职可不敢打包票,但是料想这厮受了重伤,十之**也是会死的。就算不死,卑职也已经派人按照血迹去追查线索,想必很快就会有结果。”

    李辉还想怒,可是见这小将也是受伤了,而且还刺了周明义一剑,纵然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如果自己这个时候怒,只怕还会让这些士兵心中有所不满。他沉了沉气,说道:“罢了,我知道你已经尽力了。”

    小将听了这番话,心中总算松了一口气,看来自己的借口还是起作用了。

    李辉沉思了片刻,再次说道:“现在,马上通令全城,立刻给我严厉缉拿逃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一应党羽不论生死。”

    小将立刻应道:“是!是!”然后匆匆的退了出去。

    ----------------------------------------------

    李辉觉得不放心,于是又派人去通知了翟轩和知州衙门,让翟轩和知州衙门与他一同派出军队和衙役捕快,将鄂州城所有城门全部关闭戒严,挨家挨户搜查城内,并且张贴布告悬赏缉拿周博。

    翟轩在得知消息之后,也是吃惊不小,心中暗骂李辉这个老匹夫办事不利。不过他也知道事情紧要,因为周博摆明是被陷害的,这种人一旦逃出去,肯定会祸害无穷。当即,他先派人去调动自己驻扎在城内的本部军马,立刻分城区进行布防和戒严,然后又派出自己的判官,去与李辉协调军队搜查的任务。

    在安排了这些事的同时,翟轩也在不断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究竟是什么人劫走了周博?难道周博以往结下了一些党羽,所以死党在周博危难之时出手相助?可似乎是唯一的解释。不过,他当然还会考虑到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几个看得起周博的将领,这其中自然就是在怀疑董浩了。

    当即,翟轩立刻派人去调董浩一个人进城。不管董浩有没有帮助过周博,先将董浩控制起来,等到事情结束之后,就能自有分晓了。

    一时间,整个鄂州城都鸡飞狗跳了起来。

    城门处增添了军队驻守,大门俨然关闭,要出城的出不了城,要进城的也进不来。民众们也感到很是恐慌,因为在大街小巷上也出现许许多多士兵。很快,几路人马在协调完毕之后,展开了搜查行动,他们从那些低等老百姓的住所开始翻查,然后慢慢的再向高等富户的大院查找。

    当然,在行动当中,难免会有顺手牵羊、借机敲诈之辈,顿时惹得整个鄂州成民怨四起。

    此时在家里的徐向天也惊动了过来,他原本还在得意洋洋等待周博处斩的消息,直到有小厮跑来报信,说周博跑了现在正在满城搜查之后,才立刻惊愕了过来。他赶紧出了府门,然后直接先来到了翟轩这边打听情况。(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