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22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徐向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觉得判官说的有道理,他点了点头,说道:“好吧,我明白了。`这件事我会办妥的。”

    他心里虽然没底,但是还是有几分想法。反正如果是在公堂上开审这次案件,只要把审案的官员套牢了,一切就好办了。此外,他还坚信一点,这件事决不能拖,越快解决越好,免得夜长梦多。更何况,李辉很明显也是想快点了解。

    想到这里,他便决定先回家,找自己的父亲去连夜疏通一下鄂州城内的官员。以自己老爹堂堂观察使的身份,相信鄂州知州以及一些提刑官、按察官都是不敢不卖面子的,更何况这件事的背后还有李辉与翟轩两座大山坐镇,由不得他们不妥协。

    ----------------------------------------

    徐向天的老爹徐元志对周博自然也是怀恨在心,这个无名小卒竟然踩着自己的长子,爬上西营大都管的位置,怎能不让自己痛恨。因此,他在听到徐向天提及,要去疏通知州府衙一众官员的事情之后,没有做犹豫什么,便答应了下来。

    徐向天见自己的老爹亲自出马,也就没多加担心什么,当天晚上一时无聊,竟然决定去李辉行辕的地牢里奚落周博一番。

    此时此刻的宣抚使行辕地牢里,周博肩膀上带着五十多斤之中的枷锁,脚上、手上都有铁链锁着。他的心情十分懊恼,谁曾想到昨日还是堂堂西营大都管,今日竟沦为了阶下囚,这个世道还真是让人心寒意冷。

    他从早上到现在,都在潜心研究怎么能弄开这枷锁和铁锁,一刻都没有想着坐以待毙。在他的眼里,古代的刑讯工具应该是很落后的,总是能找到破绽脱身。这地牢的囚笼也不过是木头桩子,而且缝隙还很大。只能脱身,自己绝对能钻出去。

    只是直到现在为止,他都没办法将双手从枷锁上抽出来,更别说钻出去了。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那李辉也是下了毒心,一天都没派人送一口水、一碗饭。此时周博已经是又困又乏,不过却强撑着精神,希望在临死之前有奇迹生。

    就在这时,地牢的门打开了。一个人走了进来。

    这人还没出现,一股冷笑和轻蔑声音却先到了:“姓周的,你也有今天呀?不过这个日子对你来说也是比较幸运了,竟然让你风光了三个多月。”

    周博听这声音就知道来者是谁了,他冷冷的哼了一声,说道:“徐向天,好歹我也是救过你的,你这奸邪小人,不曾知恩图报就算了,却屡屡陷害于我。  `哼。我真恨当初心软,竟然瞎了眼救了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人。”

    徐向天从地牢台阶上走了下来,来到囚笼前,脸上带着一片得意之色,他笑着说道:“你救我,我自然是感激你。可是当初一路上你要是好好当一个奴才样,也不至于会沦落到今天这般地步。这都怪你自己,非要逞英雄,你难道不知道什么是枪打出头鸟吗?”

    周博深深吸了一口气,他知道徐向天是故意在奚落自己。以满足其得意的**,如果自己现在生气了,反而就正中了徐向天的下怀。他让自己闭起了双眼,不在理会徐向天。

    徐向天出言挑衅了许久。却见周博纹丝不动,心中也只好讨了一个没趣。他恶狠狠的对周博留下了一句,说道:“哼,你就在这里等死吧。我一定让你死的心服口服。你不单单丢了命,我还让你遗臭万年,连名字都被载入叛贼之列。哼!!”

    他说完。转身气冲冲的离开了地牢。

    周博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这个时候倒是笑了起来,自己总算是深陷牢狱之中,也在精神上调戏了徐向天一番。不过这种快感也只是一时,他睁开双眼,看着地牢唯一的一个天窗,心中倒是有了几分凄凉的感觉。

    没过多久,地牢的门又打开了。

    只听见一个守卫笑着,说道:“小娘子,这可是要犯,你可不要待得太久哟。”

    接着,一个熟悉的女声说道:“知道了知道了,就一会儿嘛,卫士哥哥你就放心,我等下就出去来。”

    那卫士又嘿嘿的笑着,道:“好妹子,去吧,记得快点呀。”

    很快,一个瘦小的身影一蹦一跳的从台阶上走了下来,很快就来到了囚笼前面。

    周博接着天窗透进来的亮光,看清楚了来者的模样,竟然是秦涵的贴身丫鬟小枝。他显得有些惊愕,小枝来了,莫不是连秦涵也来了?

    小枝手里提着一个餐盒,脸色有些不大好看。她来到囚笼前,蹲下了身子,瞪着眼睛看着周博,说道:“喂,奴婢的主人派奴婢给你送吃的。”

    周博一听这小枝非但没有同情自己,相反还是冷言冷语,倒是有些接受不了。他叹了一口气,幽幽的说道:“真是世态炎凉呀。`我周某现在沦为阶下囚,竟然连一个小丫头片子都看不起了,可悲可叹。”

    小枝听了这话,先是怔了怔,然后板起了脸色来,哼声哼气的说道:“你这叫活该,自作孽不可活。你好端端的堂堂大都管,竟然想着谋反通敌,你的良心真是叫狼狗给吃了。”

    周博立刻用带着怒火的眼神盯着小枝,他正气十足的说道:“我周博七尺男儿,行得正站得直,若你这小丫头片子听信谣言,以为我真的通敌叛逆,那你现在就给我滚出去。哼,我纵然是要蒙冤而死,却在临死之前绝不再受你等之辈的羞辱。”

    小枝第一次见周博如此大动肝火,她吓了一大跳,手里的饭盒都险些打翻在地。呆愣了半晌之后,她才渐渐回过神来,咬着嘴唇低声说道:“奴婢奴婢也只是听老爷说,你是因为谋反才被抓起来,奴婢哪里知道这件事情的真伪。你现在可好,不知道为自己辩解,只会吓唬奴婢这个弱女子。哼。”

    她说完,有些赌气的侧过脸去。作势不理周博。

    周博却没有道歉的意思,他今天经历的事情太多了,心中脑中早已经是一片乱糟糟的。他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继而保持了沉默。

    小枝等了半天。却不见周博回话,有些沉不住气了。她再次看向周博,小心翼翼的问了道:“奴婢向你道歉不行吗?要不,你先吃点东西,这是奴婢的主人吩咐厨房特意做的。还热着呢。嗯你手脚不方便,你靠近点,奴婢来喂你吃吧。”

    周博叹了一口气,说道:“算了,我已经是将死之人了,饿一天也无碍。大不了做一个恶鬼,到头来找这些陷害我的人算账。”

    />  小枝听到了恶鬼,显得有些害怕,她支支吾吾的说道:“奴婢奴婢可没得罪你,你。你千万不要来找奴婢呀。”

    周博没心情与小枝开玩笑,他忽然想到了秦涵,于是问了道:“秦娘子现在何处?”

    小枝说道:“奴婢的主人在家里呢,老爷不让她出来,奴婢的主人就让奴婢来探望一番周官人你。其实其实奴婢也不想来。”

    周博说道:“看样子,你也把我当逆贼了?”

    小枝低着头,不明所以的说道:“奴婢不知道。不过,刚才见周官人你那么义正严词,想必这其中肯定是有误会的。”

    周博苦涩的笑了笑,说道:“好了。这里阴冷,你一个小娘子还是不要多留得为好。我只求你一件事,让我刚才的话,原原本本转告秦娘子。她会明白的。”

    小枝点了点头。说道:“嗯,奴婢一定转告。那,周官人,你还是先吃点东西吧。”

    周明义虽然饿,却没有一点胃口,摇了摇头说道:“好意我心领了。你且去吧。”

    小枝叹了一口气,始终也无可奈何,只能是提着饭盒,转身离去了。

    --------------------------------------------

    次日清晨,天刚刚蒙亮的时候,周博就被卫士叫醒了过来,还没弄清楚生什么事,人已经被押解上了一辆马车。马车车厢虽然遮掩得严严实实,但是他依然可以听到周围有许多马蹄声和步履声,想必有不少士兵来护佐。他觉得有些奇怪,以自己现在的身份,李辉竟然用马车载自己,而不是用囚车,真是有点意思。

    在马车上颠簸了大约半个时辰,总算是停了下来。此时的季节已经偏冷,昼短夜长,天色已经还是一片深蓝色。下了马车之后,周博才现自己已经到了知州府衙的正门,整个知州府衙周围都是士兵,密密麻麻的警戒着。他暗自好笑,自己又不什么朝廷钦点命犯,用得着如此浓重吗?不过这也反应了李辉这些人心中很虚,生怕自己逃走了。

    他有些奇怪,把自己送到知州府衙来做什么?莫非还是要开堂公审自己?

    看来,徐向天、李辉这些人还真是下足了功夫,一定要让自己死了之后还名誉扫地。

    身后几个卫士推了周博一把,让周博走进知州府衙的公堂大门。

    他因为脚上有镣铐,只能一步一埃的向前走,慢慢吞吞就走进了公堂。他原本以为现在是清晨,自己会被带到过衙门的牢房先看管起来,等到日升之后再审理。可是当他来到公堂之上时,却赫然现,公堂上一切已经准备就绪,衙役、文书、知州相公老爷等等,早已经是穿戴整齐、人已就位,只等自己上前就开庭审理了。

    周博这下算是明白了过来,他原本还以为自己会得到公审,却没想到这次公审竟然是这办模样,一大清早整个鄂州城的人还没醒过来就开堂审案,审给谁看?这还是公审吗?他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也无非是李辉、徐向天耍的把戏,目的就是要让自己原本子虚乌有的叛逆之贼,变成真真正正并且堂而皇之。

    被士兵们推推搡搡的带到了正堂之上,知州相公直接就将惊堂木一拍,两个士兵各自踢了周博的腿关节,迫使他跪了下来。

    知州相公刚准备开口呼喊“升堂”,周元清却冷冷的笑了起来,喝道:“此案还需要审吗?你们已经判定我有罪了,那就直接将我押入地牢去罢了,省得你们这些相公老爷们睡眼巴巴的。你们既然将公审当作过家家、小娃子捏泥巴似的把戏,那这份尊严就不需要挂在脸上,反正大家都心照不宣了。”

    听了周博这番话,知州相公先是愕然了一番,随即与旁边的幕僚交头接耳了一番。这些知州府衙的官员们,其实也知道这次不过是走走过场而已,大家也都困得慌,审理一桩没有悬念的案子,完全就是费神劳力。反正现在徐向天、李辉、翟轩等人一个没到场,外面也没有一个听审的闲人,完全没必要搞那么严肃了。

    商议一定,就这么把案子结了,先将周博押到牢房关到正午,再拉出去游街一阵子,派衙役将审案通报张贴到城内各个地方,万事就定论了。

    当即,知州相公连升堂也不喊了,直接对一旁的文书说道:“去去去,把罪状拿去给这厮画押了,然后打入牢房去。”

    文书一听,倒是愣了半晌,连连对知州相公说道:“老爷,老爷,这都没问话呢,罪状上一笔都没记,怎么画押呀?”

    知州相公白了文书一眼,说道:“你还真是一个省油的灯,罢了罢了,你自己先把该问的话写上去,然后自己填补一番,再拿给这厮画押。我先去休息了。”说罢了,他打了一个哈欠,起身就退下去了。

    知州相公这一走,其他一应官员也都纷纷退了下去。除了那文书和两旁衙役,只能无奈的留在这里。文书也没办法,只好自己随便撰写了一番,将整个公审的对答记录凭空捏造的誊写了一份。

    过了半个时辰之后,文书总算是誊写好了罪状,派一个衙役拿到周博面前,按着周博的手指画押了。一切都完毕,便将周博推下了牢房里,接着该散的人就都散了。

    ----------------------------------------------

    到了正午时分,士兵和衙役来到牢房,将周博提了出来,装进了一个囚车之中。周博知道,这是要拉自己出去游街了,他叹了一口气,不知道那些无知的老百姓会不会被官府蒙骗,拿臭鸡蛋来丢自己。不过想必也应该不会,毕竟现在旱灾刚过,鸡蛋也算是好东西,怎么可能随便乱丢呢?

    此时鄂州城的老百姓们都已经忙碌起来了,府衙也早先派人到市集、城门以及其他人口密集的地方,张贴了布告,宣布了周博公审之后的罪状。当然老百姓们还有些纳闷,这审案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