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22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李辉对牛皋如此语气倒是有些没与料到,立刻怔了一怔,心情一下子更不好了起来了。  `没想到周博平日交情这么广泛,中午的时候董浩还刚来过询问和劝说,现在连牛皋也来了,这周博看来还真是留不得。

    他沉着气说道:“你可知道,周博是要谋害于我,并且勾结齐军,意图出卖鄂州城。若是寻常小事,我犯得着这样劳师动众吗?”

    牛皋一听,原来周博竟然被定了一个“谋反、勾结齐军”的罪名,若是说周博做了什么影响李辉利益的事,他倒是有可能相信,平白无故竟然落下这样的大罪名,这可真是笑死人了。他哼声哼气的冷笑了起来,说道:“李相公,这罪名怕真是折杀了周博吧。”

    李辉见牛皋非但没有露出惊讶的样子,直接是一副不屑一顾的冷笑,顿时更生气了起来。他冷冷的哼了一声,说道:“这件事可是证据确凿,翟相公都已经调查清楚了,否则我岂会这般草菅人命。你也不想想,平日里你过我如此这般大动肝火吗?”

    牛皋坚持的说道:“平日你洒家却是没见过,但是洒家却知道你经常勾心斗角,不择手段排除异己!”他这番话已经是撕破了脸来说的了,其话语的严重性已经不是一般了。

    为官者最忌讳的就是让人把话点破,勾心斗角、尔虞我诈这原本是官场历来争夺的手段,可是若有人直指你的鼻子,说你勾心斗角、尔虞我诈,这层意思可就是十分有杀伤力了。

    李辉听了牛皋这话,立刻气得不行了。他喘着怒气,指着牛皋骂道:“呔,你这匹夫,安敢尔?你这可是以下犯上,别以为你手里有几路人马,就敢如此放肆了!”

    牛皋也是火上心头了。根本就不在乎触犯了李辉,对着李辉斥道:“你且说周大都管是通敌之罪,又要谋害于你,你可知道周大都管昔日在董家军麾下。屡屡献计击破齐军。若不是你与翟轩结党营私,将战功许给了所谓的自己人,周大都管如今早已是与我辈并肩而坐。”

    他说到这里,觉得好像连董浩也给骂了,毕竟自己与董浩交情还是不错。而且这些是还是董浩亲自告诉自己,不然自己也不会知道火烧齐军粮草大营是周博献计。不过事到如今,他总不能把说出去的话再收回来,只是在心里道了一个不是。

    他接着说道:“这也就罢了,周大都管兢兢业业,现在西营里哪一个官员不说周大都管的好?就这样一个活生生的人,你却硬是给盖上一个通敌叛国之罪,你就不怕事情败露了,让后人耻笑你吗?”

    李辉气不打一处来,怒道:“周博叛逆之罪。`证据确凿,连翟相公都是知道这件事。你一个小小都统,容得了你放肆?”

    牛皋说道:“纵然是有证据,这件事也不是你这样的判罪法。鄂州自有州衙,审案判案自有提刑司、按察司来过问,你仗着自己是宣抚使,也敢越权行事?今天洒家就把话放在这里,周大都管是否有罪,要公开审理,否则。洒家第一个不服。”

    李辉让牛皋气得一时连话都说不出来,要不是因为牛皋手里有5ooo多人马,他早就叫人把这个莽夫拖下去打3oo军棍了。最终,他不想与牛皋说下去了。狠狠的摔了一下袖子,转身就走到后堂去了。

    牛皋知道今天来找李辉是没有结果,见李辉离去了,他也不在这里多逗留什么,转身也气冲冲的离去了。

    ---------------------------------------

    牛皋离开了李辉的府邸,越想心中越不平。渐渐的还把以往打败仗、克扣军饷、畏敌等等的事情联想在一起,将李辉想得是越来越坏。他在心里暗暗的叹了一口气,早知道,还不如落草了算了,照着齐狗去抢劫拦杀,也比在这里见腌臜下流的勾当、受窝囊气要好得多。

    他出了这条街道,想到今天在城里也没有落脚之处,只能向城外而去。

    就在来到南城门的时候,正巧看见前面有一队人向这边走来,放眼去看,对方也是一队军士摸样的人,每个人也骑着马。待两边走得近了一些之后,牛皋立刻认出了对方为的人,竟然正是董浩。

    此时,董浩也看到了牛皋,两个人立刻下马来打了招呼。

    董浩一脸愁容,整个人看上去像是老了好几岁似的,他向牛皋拱了拱手,说道:“牛兄,你这时要打哪里去呀?”

    牛皋叹了一口气,漫不经心的回了一礼,说道:“还能去哪里,回城外大营呗。唉,洒家刚刚去见了李辉那厮,原本是劝说周大都管的事情,哪知道竟与李辉矛盾了起来,忍不住窝火洒家就骂了这厮几句。”

    董浩听了,神色更加难看了起来,他赶紧问了道:“我正午的时候曾是进城来了一趟,听闻了周大都管被捕的消息,于是就匆匆去见了李相公,哪知道还没与李相公说上什么话,李相公便借口离开了。我这一下午实在是坐立不安,于是此时就又进城,想再劝劝李相公,这其中一定是有什么误会的。”

    牛皋冷冷的哼了一声,说道:“还有什么好劝的,洒家刚才只说让周大都管得到公审,李辉便与洒家闹翻了。`这件事,李辉是铁定要致死周大都管了。董帅,你也别往李辉那厮的府上去了,照洒家说,去了也是白去呢。”

    董浩听了牛皋这番话,心中更是着急了起来,连忙问了道:“若是这样,那周兄弟岂不是九死一生了?”

    牛皋冷笑了一声,悲愤的说道:“你可知道李辉给周大都管安得什么罪名?”

    董浩中午去见李辉的时候,根本就没说上两句话,李辉便甩袖离去了,他自然不知道周博究竟犯了什么罪,于是摇了摇头,说道:“如今我还不能确定。”

    牛皋说道:“李辉认定周大都管是谋反和通敌之罪,你说可笑不可笑?”

    董浩听了这话,一下子惊讶不已,他原本以为是自己借调军粮没有给票引的事。却没想到李辉竟然是给周博安置了这么大的罪名!他简直难以置信,连连的说道:“此话当真?李宣抚相公可有证据?”

    牛皋说道:“证据?李辉那厮口口声声说翟相公、徐衙内都找到了证据,可是洒家与他交谈的那一会儿,他什么都没那给洒家看。洒家先前还去了西营。西营那些官员都说周大都管这些时日都是兢兢业业奉公职守,压根就没见什么叛逆的迹象,你说这事是不是大笑话?”

    董浩捏紧了拳头,神色也变得激动了起来,说道:“其他罪名倒是

    是可以理解。偏偏这个罪名,我岂能相信?”

    牛皋接着又说道:“洒家还听说,这事是徐向天那厮挑起来。洒家可是知道徐向天是徐文博的弟弟,这小兔崽子一定是惦记周大都管扳倒了他的哥哥,所以这次故意编排周大都管呢。可恨,可恨呀。”

    董浩一听徐向天这个名字,立刻就想到了什么。当初周博护送秦涵、徐向天来到董家军大营的时候,他就现徐向天这个人不是个好东西,甚至比那些纨绔子弟都还坏,若徐向天是要陷害周博。这句话说出来自己绝对是相信。

    他重重的锤了一下手,说道:“这鄂州城真是满城的乌烟瘴气了。”

    牛皋点了点头,深以为然的说道:“确实如此。洒家最见不得就是自己人互相构陷,尤其还是在大敌当前的时候。”

    董浩沉默不语了,心中却如同翻江倒海。原本他还有最后的希望,那就是指望翟轩能站出来说句公道话,却没想到这件事连翟轩也是与徐向天、李辉合谋的。现在,可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牛皋忽然问道:“董帅,你可有什么想法。”

    董浩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说道:“还能有什么想法?那些相公老爷们要致死周兄弟,咱们这些微薄之人能如何?”

    两个人各自叹息了几分,然后一起出城去了。

    --------------------------------------

    却说李辉在气走了牛皋之后,回到了后堂。心中情绪一直不能平息。

    这时,徐向天和翟轩派来的判官都看出了李辉的脸色,于是上前询问了牛皋究竟来闹了什么事。李辉就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并且表示自己内心很担忧,这周博来到鄂州也没多久时间,竟然与董浩、牛皋等人关系如此深厚。这不能不让自己提防一番。

    徐向天听完李辉的话,觉得周博有这么的人缘,心中愈的嫉妒,所以更强调了一番这就是周博的罪证,想要策反董浩和牛皋。他巴不得周博早点死去,也好少了一个心中的钉子。

    不过,那翟轩派来的判官却深思熟虑,对李辉说了道:“李相公,看来这件事非同小可了,不管周博是否有策反的嫌疑,单凭董浩与牛皋两个人手里现在的兵力,合起来都有1oooo之众,再者,如果周博在西营内部也有这么好的关系,贸然的处死了周博,只怕会引起极大的军变。稍有不慎,后果不堪设想。”

    李辉听了判官的话,心中思索了一番,想到牛皋刚才的那股脾气,不禁也觉得有道理了。他叹了一口气,沉色的问了道:“那该如何是好?总不能让我把这贼厮给放了吧。”

    那判官笑了笑,说道:“其实这件事也容易,现在城里大多的人都不知道李相公为何抓捕了周博,而那牛太尉也是要求公审此案。所以眼下对于我们来说,就必须要拿出真凭实据,来让众人服气,方才能解决此事。既然如此,那我们就给周博来一次公审,让全城所有人都知道这贼厮所犯何罪!”

    听了这话,李辉自然觉得有理,但是他也很清楚,这次徐向天揭露周博谋反,究竟是不是有这件事,还是很值得推敲的。如果在公审的时候露出了马脚,说不定还会让周博反咬一口,到时候只怕就后悔莫及了。

    他看了徐向天一眼,用目光询问了一番。

    徐向天自然知道李辉是担心自己这边证据不充分,或者手脚不干净,其实他自己心中也是有些拿捏不定。好端端的搞什么公审,只要先把周博给治死了,然后把自己准备好的证据一一摆出来,谅也没有人敢在说什么!

    他与李辉所担心的一样,生怕公审的时候出了什么岔子,自己的哥哥徐文博当初陷害周博的事件就是前车之鉴。不过他既然把这件事闹到李辉这里,自然不能让李辉知道自己是诬告,于是也只好点了点头,说道:“那我们就让周博接受公审,让他死的心服口服、明明白白。”

    李辉听了徐向天这么说,自然就知道徐向天是有把握了,于是也就放心下来,说道:“好吧,既然如此,那就让周博接受公审。这件事,徐衙内,就交给你来办,你是揭露周博的人,公堂审案自然就由你来提出了。”

    徐向天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说道:“好,在下一定将此时办得妥妥当当。”

    李辉笑了笑,说道:“妥妥当当才好。”

    于是,李辉打消了今晚就杀死周博的想法,

    不过徐向天此刻倒是有些心里没底,如果这件事要弄到公堂上去审理,自己所罗列的证据那可是要经受所有人的验证。他很清楚,这些证据都是编造出来的,万一哪个不长眼的把这件事捅破了,只怕这一切就完了。

    他倒是有些埋怨起那判官了,等到李辉离去之后,他将判官拉到一边,责怪的说道:“你难道不知道这些证据都是假得吗?”

    判官是跟着翟轩的人,而这次陷害周博的事情是翟轩与徐向天联手所为,他自然是知道其中内幕的。此时,他叹了一口气,说道:“徐衙内,这件事在下自然清楚的很,可是你也应该想想,这次抓捕周博太过仓促,如果处理的不好,难以服众、掉了两个相公的威信那是小事,如果引了暴乱,那可就担当不起了。”

    徐向天不屑的哼了一声,说道:“我就不信就凭周博,能掀起什么轩然大波?他不过才来到鄂州几天时间,牛皋、董浩会为了一个相识不过如此的人造反吗?除非这两个人都是傻子!!”

    判官摇了摇头,说道:“此话不然。徐衙内你要联想到这去年生的事情,自从去年北伐失利,连连战败,几个月前连襄阳都丢进去了,军心、民心一直都不稳定。如今鄂州城内的各路将士,大部分都是北方人,思乡心切,心中早就了怨言。如果周博这件事处理的不能服众,势必会引起更大的影响呀。”

    他顿了顿,叹了一口气之后,接着说道:“这件事非同小可,纵然只有三、四成的可能性,也绝不能掉以轻心,因为一旦事了,那可就是不可收拾的。再者,徐衙内你也好好想想,如果这事办成了,李相公和翟相公自然皆大欢喜,可是如果办砸了,那吃不了兜着走的人会是谁呢?”(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