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22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其实在场的所有人都在心里有一个共同的想法,那就是徐向天是故意在陷害周博的。`因为他们都看得清清楚楚,周博上任这段时间里,从来都没做过什么越轨的事情,一天十二时辰的时间大多都是在西营里面了。相反,徐向天是徐文博的弟弟,这一层关系自然是可以牵扯到私怨上。

    两个一比较,事情就已然明白了不少。

    可是,现在却没有人一个人敢把这一层话说颇,说到底他们也都是位卑言轻,周博背后又没有什么靠山,这件事能怎么办?

    后堂上,一时沉默了起来,每个人的脸色都显得很踌躇,也有不少人在哎声叹息。

    就在这个时候,后堂外面传来了叫嚷的声音:“都起开,都起开,堵在这里做什么劳什子,都散了都散了。”

    一个人挤开了堵在门口的那些想要打探消息的人群,好不容易挤进了后堂上。这个人来不及喘一个口气,赶紧向坐在正上方的几位大人禀报道:“两位副使大人,西营外来了一队军士,要进营来问话。”

    听了这番话,后堂上所有人都吃惊不小,军士要来问话?莫不是周博的事情还牵扯到了他们?

    陈献之立刻起身问了道:“军士?是什么来路?来了多少人?要问什么话?”他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一时半会儿差点让那来禀报的人愣在那里。

    来人支支吾吾了一阵,说道:“回陈副使大人,来面来的军士不过五十多人,将领自称是牛皋牛统制,至于要来问什么话,小的就不知道了。”

    陈献之和高薛都很清楚,牛皋就是李辉的人。两个人对视了一眼,难道这件事还真是牵连甚广了?如果真是如此,他们这些人岂不是也惹祸上身了?

    先前所有西营的官员还在为周博究竟为何被李辉捉拿而猜测不已,现在却纷纷为自己担心了起来。甚至还有人在心里嘀咕着,这周博是不是胡乱说话,所以才牵连了无辜之人?

    陈献之犹豫了一阵,只能叹了一口气。说道:“去,去请牛将军进来。此外,让外面的人都散了,别在这里瞎起哄。去去去,快去。”

    来人马上转身出去了。先轰散了围在后堂门口的人,然后又匆匆的跑到西营外,将牛皋等一行军士迎进了西营。

    陈献之看了高薛一眼,额头隐隐约约有了汗水,问道:“老高,你看这事该如何是好?会不会会不会李相公真的怀疑到咱们头上来了?”

    高薛想了想,沉声说道:“这,应该不会殃及到我等身上吧。`岂不说这次是周大都管犯了事,那徐衙内与咱们也无冤无仇的,犯不着会对咱们不利。更何况。周大都管也不是那种拖泥带水的人,绝不会无中生有来拖累我等的。”

    陈献之依然有一些疑虑,叹声道:“希望如此吧。”

    正在说话间,牛皋带着一种手下的军士已经从外面走到了后堂大门前。他让自己的手下在门外侯着,然后自己单独一个人走进了后堂。

    陈献之在看到牛皋进来的时候脸上的神色,心中一下子又堵了起来,只见牛皋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仿佛不是在问话,而是来寻仇的。他立刻走上了前,勉强的笑了笑。说道:“牛太尉可是从李相公哪里来?”

    牛皋哼了一声,根本就没有理会陈献之的问话,反正看着堂上所有人,冷声问了道:“洒家且问你们。西营大都管周博是否被李宣抚相公捉拿了?”

    所有人原本来很紧张,但是一听到牛皋这么一问,顿时就松了一口气,原来牛皋只是来探听周博的真实情况的。

    陈献之愣了愣之后,接着哈哈的笑了起,也不在紧张什么。不冷不热的说了道:“牛太尉,你竟不知周大都管已经被打入地牢的消息?不过这也不怪,牛太尉你在城外将兵,我等也是刚刚才收到风声的,更何况牛太尉呢?”

    纵然牛皋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但是宋朝一向都是重文轻武。陈献之好歹是一个文官,只要牛皋不是奉命来找自己麻烦的,自己没必要给他什么好脸色看。

    牛皋不在乎陈献之的语气,又说了道:“今日早上,洒家还在李宣抚相公行辕门口遇到了周大都管,却没想到今日下午,洒家刚刚进城来办事,就听到外面有人传言周大都管已经被定罪。这可真是好笑了,才半天的功夫就定罪,好歹周大都管是朝廷官员,岂能连公审都不经过,便直接定罪了呢!!”

    听了这番话,所有人都以为牛皋是在为周博打抱不平了,于是他们又都哎声叹息了起来,流露出了对周博的同情之色。

    这时,那范海成忽然多嘴了一句,说道:“这事自然有蹊跷之处,听说,昨天李宣抚相公还好好,但是今天一早徐观察使相公的公子徐向天去见了李相公,然后事情就闹大了。”

    牛皋听了这话,眼睛立刻瞪圆了起来,向范海成问了道:“你所说的徐观察使相公的公子徐向天,是不是就是前西营大都管徐文博的弟弟?”

    范海成知道自己话说的太多了,但是牛皋既然问,自己总不能不回答,于是支支吾吾应了一声,道:“是是,正是徐文博的弟弟。 `”

    牛皋立刻生气了起来,说道:“徐文博前不久因为陷害周大都管不成,反而被周大都管揭了老底子,所以被赶出了西营。这徐向天十之**是因为怀恨在心,故意要来陷害周大都管呢!真是真是气煞人也。”

    牛皋是急性子,又是武将出身,自然不会考虑那么多,直接的把话说了出来。

    不过经过牛皋挑破了这层窗户,在场的所有西营官员们立刻就有所响应了。尤其是与周博关系比较好的几个人,不仅面露愤怒,更是有一股不甘心的冲动。

    “周大都管自从上任西营大都管以来,一直都是兢兢业业,不仅革除了西营陈年累积的陋习,在西营的管理上也是公正无私。却没想到。好端端的,也没招谁惹谁,竟然竟然背上这么大一个篓子。唉,要知道。齐狗的大军可就在眼皮底下呢。”鲁文举是周博一手提拔起来的,他在这个时候自然是最为周博鸣不平了。

    周博其实也是能看人,他知道鲁文举是一个老实的人所以才加以重用。而鲁文举也确实老实,有一是一,有二说二。在牛皋把话挑明了之后,马上就抱怨了起来。

    这时,其他官员虽然有些觉得鲁文举当着西营外面的人说那么直接的话,影响甚是不好,不过依然有不少人在小声的议论着。<b

    r />

    牛皋听到鲁文举评价了周博的品性,当即就在心里咬定了周博是被陷害。他也不在这里多废话什么,向陈献之和高薛拱了拱手,说道:“告辞了。”说完,转身就气冲冲的要出门而去。

    高薛感到牛皋会做出什么意气之事来,赶紧从座位上站起身来。向牛皋一边追去,一边喊了道:“牛将军,牛将军,你且稍停一会儿!”

    牛皋停了下来,回过身来看着高薛,问道:“高大人,有何事吩咐吗?”

    高薛叹了一口气,说道:“牛将军,你现在可有什么打算?”

    牛皋面不改色的说道:“我自然是去找李宣抚相公理论去。如今大敌为退,咱们内部岂能自相陷害?这完全是灭自己人威风。涨外敌之士气的事情。”

    高薛就知道牛皋要来这一套,他郑重的说道:“牛太尉,你与李相公理论有什么结果?就算这是陷害周大都管的圈套,可是李相公既然相信了。那就表明徐衙内是拿出能让人信服的证据,不然以李相公刚刚升任周博不久这个关系,岂能是轻而易举就怒呢?”

    牛皋想了想,觉得高薛所言极是,于是问了道:“那我现在当是如何?”

    高薛沉了沉气,说道:“这件事。咱们只能袖手旁观了。除非,过些时日李相公如果相同了这其中有蹊跷,那时候牛将军与我等一起去劝说,倒是还有一线希望呢。然而今天去,李相公早上刚火,下午再去,只怕会让李相公更生气。”

    牛皋哼了一声,说道:“高大人,洒家愿以为你会有什么好办法,哪知道竟然是这样的馊主意。洒家跟着李相公这么久了,难道还不知道他是什么脾性?有些话我也不谁破了,你们既然不去,我也不勉强什么。”

    他说完,头也不回便立刻出了后堂,带着自己的手下离去了。

    高薛看着牛皋的背影,只能叹了一口气,他不知道牛皋这一去会是什么结果,说一句实话自己倒也真的希望牛皋能说服李辉。可是如果说服不了,那可就是更加害了周博。

    牛皋离开了西营,便直接向李辉的行辕去了。他带着五十多名卫士,每个人都骑着马,这些卫士都是从河北一路跟着他转战来到鄂州的,一路上经历了的事情自然不少,出生入死这么多年,对于他的话当然是唯命是从。

    来到李辉行辕,只见街道上都已经布满了岗哨,许许多多的士兵都在这里巡逻警戒,弄不清楚事情的人还以为这里生什么大事了似的。当牛皋来到街道路口时,这里的岗哨见他们是一身军装打扮,立刻就警觉了起来,上前拦了下来。

    岗哨的卫队长问了道:“敢问太尉是哪路人马?”

    牛皋没有回答,他身后一个卫士却叫了道:“瞎了你的狗招子了,牛统制都不识得吗?”

    这些在街道上戍卫的士兵,全部都是李辉嫡系部队,他们自然不认识牛皋这一路人马。不过那卫队长在听说了是“统制”,立刻就露出了卑躬屈膝的一副模样,笑吟吟的说道:“原来是牛太尉,敢问太尉有什么贵干?”

    牛皋不冷不热的说道:“洒家要见李相公,有要事相商,你等且让开,让洒家等人过去。”

    卫队长尴尬的笑了笑,脸上露出了几分为难之色,说道:“牛太尉今日可真不巧了,早上这里生了一些大事,李相公已经将此处戒严,不让任何人过去。还特意交代了,进入无论事无大小,都暂且等到明日再办理。还请牛太尉见谅则个,小的们也只是奉命行事而已。”

    牛皋哼了一声,脱口大骂了道:“你这泼才,洒家今日早上还与李相公见过面,你竟敢阻我?不识抬举,快跟洒家滚到一边去,惹怒了洒家,洒家一刀就砍了你。”

    卫队长见牛皋脾气如此暴躁,心中就寒了三分,不过碍于命令,一时陷入了左右为难之中。他犹豫了半天,才吞吞吐吐的说道:“牛太尉,要不,您且在这里稍后,小的去为牛太尉通报则个,若李相公要见牛太尉,小的也不用担当什么,这样也免得让牛太尉白跑了一趟。您看,可好?”

    牛皋吼了一声,说道:“去你娘的,洒家见李相公从来不消这套礼仪。哼,你竟不让开,那洒家就不给你面子了。”他说完,一踢马刺,直接就从哨卡这里硬闯了进去。

    卫队长还想去拦,只是如果对方只是三、两匹骑马的人那倒也罢了,可是对方却五十人五十骑,自己这点人上前去阻拦,那岂不是成了被马蹄践踏的对象了吗?于是只是苦着脸闪到一旁,没有一个人敢去阻拦。

    牛皋一路冲到了李辉行辕的门口,后面却紧紧跟着一群士兵,一是担心牛皋是来造反的,二是自然不敢担当失职的责任。牛皋来到李辉府邸门口,一个纵身跳下马来,府邸门口的府卫都是认得牛皋的,自然不敢怠慢,连连的一边派人进去通报,一边将牛皋迎了住。

    “牛太尉,您且稍后,已派人去通报了哎哟,牛太尉,你怎么打人呢”

    那些迎上来的府卫,牛皋看都不看一眼,一把就将他们推开了,然后气势汹汹的向府邸内快步行了而去。先一步跑着去通报的府卫,将牛皋闯进来的消息告诉了李辉。李辉原本正在令人整理周博谋反的证据,徐向天也是在场的,同时就连翟轩也派来一位判官来协助佐证,只要证据都理清楚了,周博必定在劫难逃。

    然而就在这个节骨眼上,牛皋却跑来捣乱,李辉心情一下子就不好了。他本是不想接见牛皋,让府卫去将牛皋给驱赶出去,可是翟轩派来的判官还是有一些远见,认为在这个时候如果不接见牛皋,牛皋肯定更家以为李相公心虚,所以让李相公先去拖延住牛皋,晓之以情动之以理。

    李辉觉得有道理,便只好来到了前堂,迎见了牛皋。

    牛皋在前堂见了李辉之后,劈头盖脸便直接问了道:“李相公,洒家且问你,是否因为你听了徐衙内的话,就认定周大都管有什么不好了?然而就算周大都管有什么不对,也不至于将其押入地牢呢。”(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