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21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啊!”李辉惨叫一声,肩膀上鲜血染红了一片。 `

    周博再次说道:“你是叫还是不叫?”

    李辉没办法,只好对下面那些卫士喊了道:“去,去,你去把徐衙内叫出来,快!”

    那卫士立刻就向前堂后面的门廊跑了过去,可是他刚刚走进门廊,还没过多久的时间,却又退了出来。而跟在卫士后面出来的,竟然是李三娘,再后面便是徐向天。

    原来徐向天就躲在门廊后面看着前堂上的情况,当他看到周博负隅顽抗的时候,心中立刻就乐了起来,这厮走出了愚蠢的一步棋,现在就算有证据证明周博是清白的也没用了,或者说周博现在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不过当他看到周博一副凶悍的样子,而局势渐渐有些失控的时候,就立刻把李三娘找了过来。因为他知道,周博是绝不会对李三娘下毒手的!

    周博看向门廊,现李三娘和徐向天一起走了出来,立刻就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对劲。

    只见李三娘哭着脸,大大的眼睛又红又肿,长长的眼睫毛上沾得全是晶莹的泪水。她的情绪显得很低落,身上还穿着素色的睡衣,衣衫也有些凌乱不堪。不过当她看到周博拿着一把剑胁持着自己的爹爹,并且爹爹的肩膀上还有伤口时,立刻就震惊了起来。

    “周博,你你这是做什么呀?你你怎么会这样呢?”李三娘紧张的望着周博,切声的问了道。

    周博看着李三娘,神色显得很为难,李三娘已经不再直呼自己的名字了,而是称呼自己为“周博”,这表明自己那次陪同李三娘游完东湖之后,李三娘已经把自己当作朋友了。

    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这个时候可绝不能为了一个女孩子而心软!

    徐向天这卑鄙小人还真是把“小人”的卑鄙体现的淋漓尽致,竟然把李三娘推出来!

    “三娘,你没事吧?李辉你爹他今天打你了吗?”周博看着李三娘。很是关心的问了道。

    “没有,爹爹只是只是找来一个丑婆子来看我”李三娘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了道。

    “这就好,三娘,你且先回到房间好吗?”周博又说了道。

    “周博。`你你,你先放了我爹好吗?你为什么要这样伤害我爹爹呢。”李三娘向周博央求着道。

    “三娘,我答应你不会伤你爹爹的性命,你先回房去好吗?”周博自然是不可能听从李三娘的这番话的,李辉现在是自己唯一活命的挡箭牌。

    “可是。周博”李三娘还是不放心。

    周博正色的说道:“三娘,你不相信我吗?”

    李三娘显得有些为难了,周博现在用剑指着自己的爹爹,却让自己相信他,自己该怎么办呢?她犹豫不决,站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

    周博没有理会李三娘了,他看了一眼站在李三娘身后的徐向天。自从保护了徐向天从襄阳府来到鄂州之后,他便与这个奸诈小人没有见过面了,此时看过去,却见徐向天已经有了福的迹象。看来这些时日在鄂州城内作威作福是少不了的。

    徐向天看见周博盯着自己,心中微微有几分寒意,但是却故意强装出一副冷冷的笑容。他知道现在身处劣势的是周博,自己越是给这厮带来压力,就越是占上风。

    周博冷着面孔,哼了一声,向徐向天说道:“你这贼厮鸟,当日我将你送齐狗屠刀之下救出来,没想到你不知恩图报,反倒屡屡陷害于我。你就不怕遭到天打雷劈吗?”

    徐向天怪笑了两声,满脸的不屑,说道:“你这奸贼,你本来就是齐狗的人。那日侥幸让你救了我,你却自以为了不起了。像你这样两面三刀的人,我才不会记得你的恩惠,你简直就是我大宋的耻辱。”

    周博不想与徐向天废话,他说道:“你且与李辉说过,我意图谋害他。这事全部是你凭空捏造的。你还说我是齐人?我在普胜厢入了籍,名号与出身都是有凭有据,你竟敢诽谤于我。我当初真是瞎了狗眼,早知道就不会救出你这个腌臜泼才。”

    徐向天冷冷的说道:“哼,普胜厢的名册早在襄阳城战火中遗失了,你救我的时候,明明是穿着一身齐狗的兵服。哼哼,你现在还想抵赖,我可是有你谋反的证据的。”

    周博进一步说道:“好,你有种就把证据拿出来给我看看。”

    徐向天一点都没有慌张的样子,他却缓缓的走到了李三娘的身后,然后对周博说道:“你先放了李相公,等你押入大牢之后,我自然会给你看。到时候,本衙内念在你曾经救过我的份上,甚至还可以给你一次当庭对簿的机会,你是奸贼还是被冤枉,到时候自然会清清楚楚。`”

    周博冷笑了起来,说道:“你当我是三岁小孩?你若现在拿不出证据,你表示你是污蔑我!哼,你们这些狼狈为奸的狗贼,我留在鄂州替你这些人效力,真是倒了三辈子之大霉。”

    他看出了徐向天是在故意拖延时间,说不定现在整个李辉的行辕已经被大军团团包围了起来,自己如果不及早挟持着李辉逃出去,只怕事情就会有变了。

    徐向天镇定自若的说道:“证据,我已经给李相公了,李相公今日要抓捕你,可不是因为随意听信了我几句话便信以为真。你若要看证据,你必须先放了李相公。”

    周博向李辉问了道:“你且说,你凭什么以为我谋反?就算是有证据,难道这证据都不能是造假的了?”

    李辉语气很是愤怒,咬着牙说道:“这证据可是昨日翟轩翟宣抚相公在城外劫下来的。你与郢州的齐狗互通信笺,齐狗要你来谋害我与翟轩,然后推举你独霸鄂州为王。”

    周博还真是哭笑不得,连这样的谎话都能说出来,徐向天这厮简直已经不是人了。

    他斥道:“书文难道就不能是伪造的么!你这混有无能之人,就这样轻信了徐向天之言,你不配做这个宣抚使!”

    李辉见周博依然负隅顽抗。接着又说了道:“今日一大早,徐衙内还在你鄂州城内一座私宅里搜到一些未曾烧尽的信笺碎片,这些都是板上钉钉的证据!虽然信文中你没有什么明确的答复,只能证明是齐狗要求你来谋害我。可是你烧毁的信文以及你成功送出去的信文当中是什么内容,谁都说不清楚。不过单单你与齐狗互通,就是叛国通敌的死罪,你还想抵赖吗?”

    周博失笑了起来,他看着徐向天。又想到了翟

    轩。好啊,真是好啊,现在翟轩、徐向天、李辉都想还自己,这就是大宋朝廷命官?这就是抗金在第一线的将领?昏庸,卑鄙,无耻,自私,这些词用在这些腌臜之人身上一点都不会过分。

    “私宅?徐向天,你还真有能耐,我什么时候在鄂州城内有私宅?西营的弟兄们都能为我作证。自从我调任西营之内,每日晚上都在西营的厢房休息。你倒是好,就这么硬生生的给我套上一座私宅,还在这座所谓的私宅里搜出了所谓的信笺碎片。很好,大宋就要亡在你们这些人手里了!”他悲愤万分的吼了道,情绪激烈之下,一股苍茫的泪水也忍不住流了出来。看来,今天一定要杀了徐向天这个小人,然后逃出这黑暗**的地方,另起炉灶。

    徐向天一点都不在乎周博的话。只是淡然的说道:“你那座私宅,便是你背地里购买所得,然后用来做为谋反的场所。哼,昨日翟相公便已经着手调查你的底细。你购买这座私宅所找的牙人(中介)已经都供认了,证据确凿,你再抵赖也是白费心机了。”

    周博怒从心起,刚准备跳出去先一刀把这徐向天劈了。可是就在行动之前的一瞬间,那徐向天仿佛也是察觉到了周博的杀气,竟然一下子躲在了李三娘的身后。并且还伸出一只手扣在李三娘的肩膀上。

    李三娘被徐向天抓着,很不舒服,立刻叫嚷了起来:“你这坏蛋,你想做什么,开你的狗爪子!”她一边叫着,一边扭着身躯想要挣扎开来。

    可是徐向天只是死死的抓着李三娘,李三娘毕竟是一个女孩子,而且个子又矮小,完全没办法挣开徐向天。

    徐向天冷笑着对李三娘说了一句:“三娘,你想救你的爹爹吗?如果你不想看到你爹爹被这个恶人贼子伤害,就老老实实听我的话,我绝不会让这恶人贼子伤害你爹爹的。”

    李三娘怒道:“放开我,你才是恶人呢,周博是好人,他说过不会伤害我爹爹的。你才是恶人,我不喜欢你,你放手呀。”

    周博见徐向天竟然敢当着李辉的面这样对待李三娘,立刻两眼冒火了,他威胁着李辉说道:“看看,你自己看看这贼厮是如何犯上的?你却一点都不顾及李三娘是你的亲生女儿吗?快,让卫士将李三娘护送出去。”

    李辉起初见徐向天那么放肆,心中也是很生气,可是这个时候周博却显得比自己更紧张,不由自主的又觉得这事情太过蹊跷。他一时半会拿不定主意,支支吾吾半天却说不出口。

    恰好在这个时候,徐向天向李辉使了一个颜色,暗示李辉不要听周博的话。

    李辉心中沉了沉,莫非徐向天有办法救自己?

    这时,徐向天忽然将另外一只手也搭在了李三娘柔软的肩膀上,可是却故意侧了侧身子,好让周博看清楚自己的这只手。只见他这只手的袖筒里,明显露出了半截锋芒的光泽,竟然暗藏着一把匕。他这样把藏着匕的手按在李三娘的肩膀上,那匕的尖部正对着李三娘的脖子。

    周博立刻惊愕了起来,这徐向天竟然拿李三娘做人质?他大吼了一声:“徐向天,你这是要造反吗?”

    徐向天冷笑着说道:“我只是为了搭救李相公,你若不放了李相公,只怕今天这个大堂上就要伏尸三人了!你自己看着办!”他说着,那只藏着匕的手更接近了李三娘脖子几寸。

    周博脸色一片愤怒,李辉既然知道三天前他与李三娘在东湖独处,这必定是徐向天现的情况,徐向天之所以敢以李三娘来要挟自己,自然是以为自己与李三娘关系非浅,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李三娘受到伤害。他此时面临着极其严重的抉择,李三娘是一个可怜的小女孩,虽然身在官宦之家,却得到一点父爱,不过她从始至终都秉持着行侠仗义的信念。

    他做为一个二十一世纪穿越过来的人,无论是穿越之前还是穿越之后,自己都是一个心思成熟的成年人,面对一个无辜的人被牵连,自己良心何忍?

    “李辉,她可是你的亲女儿!”周博咬着牙说了道。

    李辉眼中同样又怒火,他狠狠的瞪着徐向天,这厮竟然拿自己的女儿来作人质,简直是太放肆了。虽然自己平日不曾理会这个小女儿,可是无论如何这也是亲生骨肉,自己可是答应过李三娘的娘亲要好好照顾这个女儿的。

    不过即便如此,他心中依然是一片彷徨和犹豫不决。他很清楚徐向天这么做是为了救自己,并且自己打心底也不愿意看着周博就这样胁持自己逃走。

    周博见李辉不说话,立刻又催促了道:“你身为堂堂宣抚使,连女儿都不顾了吗?你是男人吗?你是一个父亲吗?”

    李三娘这时也觉得很奇怪,怎么突然之间周博顾虑起自己的安慰了?她立刻扭头左右看了看,顿时就现了徐向天手里藏着的匕,当即又惊又怒了起来。

    “你,你,你这坏蛋,快人来呀,救救我,他手里有刀子要杀我。呜呜呜呜呜,爹,救救我呀!”她立刻哭着叫喊了起来,当然这哭有一半是假哭,另一半是真的有些害怕了,假哭的目的自然就是要让爹爹心软下来。

    李辉和徐向天脸色都不好看了,竟然让李三娘现了倪端了。

    与此同时,虽然李辉没有开口说话,但是前堂下面的那些甲衣卫士们,见女公子被人胁持,立刻就惊怒了起来。其中七八个卫士,提着大刀大斧就冲了上来,一下子把徐向天给围了起来。

    有卫士喝道:“呔,快放了女公子!”

    另外一名卫士也叫道:“你这贼鸟人,想要作甚?”

    徐向天立刻怒了起来,反而对那些卫士们大骂了道:“一群蠢货,我是在救李相公,你们这些泼才,还不给我退下去!!”

    可是卫士们没有一个人退下,反而各个都露出了杀气腾腾的样子。

    突然,就在这危急关头,李辉说话了:“你们,都给我退下。”这句话自然是对卫士们号的命令。(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