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21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周博眼神跳动了一下,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李辉是分明是故意在刁难自己了别说董浩身为翟轩麾下大将,就说招募山贼匪寇这都是属于莫须有的罪名,难道说李辉、翟轩甚至岳飞岳爷爷、周世忠、刘光世他们的军队里就全部是正经的良民吗

    自从北宋覆灭,宋朝禁军全军覆没,眼下在前线与金人、齐军作战的,全部都是各路将领的私家部队,而这些私家军队大部分都是招募流民、招安贼寇所得来的。纵然董浩现在扩充的部队全部是山贼、杀人犯、土匪之流,又能说明什么更何况,以董浩的为人,他怎么可能尽是招募这些人,而且天底下又哪有那么多贼人给人招募贼人战斗力强

    周博让自己镇静下来,他看得出来徐向天肯定说了什么严重的话,让李辉已经下定决心将自己当作谋反之徒了,眼下自己无论自己辩解,只怕李辉决计不会相信。

    他沉了沉气,人被逼急了,反而不疾不徐了起来,说道:“李相公,在下今日敢站在这里,就已经做好了被冤枉的准备,只是凡事都讲一个证据,正所谓公理自在人心,纵然在下罪该万死,也想向李相公问个明白,李相公有何铁证能征明在下意图不轨”

    李辉哼了一声,说道:“你去董浩勾结便是铁证。”

    周博冷笑了两声,说道:“董帅来西营调粮,那是奉了翟相公之令前来。董帅所扩张的平胜四厢之军,招募的皆是北地流民,这其中有多少贼人,岂能是说的清楚的事情”

    李辉继续说道:“翟轩昨日与我说过,他根本就没有让董浩来领取粮草。你既然这么说,那可有票引为据”

    周博叹了一口气,他知道李辉是不会放过自己了。

    李辉见周博不说话了,却从周博的脸上依然看到了一副不甘心,他心头的怒火再次被点燃了。喘了两口火气之后。他也不想再与周博废话下去,立刻对两旁的卫士命令道:“将这贼厮给我拖下去,押入地牢,明日问斩。”

    周博虽然沉默了。但是内心的波涛却十分激烈。他再也忍受不了李辉这个老贼的玩弄了,自己的性命由自己做主,更何况此时此刻面对的还是不明不白的无限。他本想凭借自己是二十一世纪的穿越者,来为大宋做点什么事情,意图改变这可悲的历史。眼下岂能就这样白白断送了性命。

    四名卫士走了过来,伸手去捉拿周博。

    就在第一个卫士的手碰到周博的时候,周博忽然爆发的出手了。他一把抓住了这个卫士的手,顺势一个反身,将卫士的胳膊反扭了过来,然后另外一只手飞快的去夺向卫士腰间的佩剑。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另外三个卫士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他已经“铿”的一声夺下了佩剑,并飞起一脚将第一个卫士踹了出去。

    第一个卫士一个踉跄与后面三个卫士撞在一起。

    变故瞬间发生,而前堂周围早就蓄势待发的甲衣卫士。一看情况不对劲,立刻举起手中的大刀和大斧,向周博扑了过来。

    周博在进门的时候,就已经略略的数了一数甲衣卫士的人数,足足有四十多人,别说这些人全部是重甲、重兵器,就算是寻常手持棍棒的手下,单凭自己一人之力,也决计不可能杀出重围。而且他现在身在李辉的老巢,李辉的府卫应该有不下500人。同时行辕附近就有一座兵营,一旦自己不能迅速的脱身,势必会再次陷入困扰。

    当即,他放弃了与甲衣士兵们血拼到底的念头。转身立刻就向堂上的李辉扑了过去。正所谓擒贼先擒王,只要扣住了李辉,自己就有机会逃出生天了。

    李辉见周博竟然反抗了,顿时惊慌了起来,当周博向自己这边扑过来时,他立刻转身向后堂跑去。只可惜李辉虽然是武官出身。但是常年只懂得指挥作战,而没有亲身上过战场,故而体能上早就退化了不少。

    相反周博一个刚正的男儿,刚穿越来到这个年代没几天便杀死了五个齐军骑兵,这几个月在粮草营也没有消停,因为他时常会亲自动手去搬运粮草,一旦粮草几十斤重,潜移默化之中便磨练了一副好身手。

    他三步并作两步,一下子就追到了李辉后面,伸手一把逮住了李辉的后衣领,另一只手提起长剑就搁在了李辉的脖子上。

    “都给我住手,谁若敢再进一步,我便割了这狗贼的脑袋”周博回过身来,一边向着围拢过来的甲衣士兵们威胁着吼道,一边将李辉推挡在了自己面前。

    甲衣卫士们顿时犹豫了起来,纷纷停止了步伐,不敢随意再上前。

    李辉此时心中一边空白,虽然他已经是几十岁的人了,并且也算是久经沙场,可是如此零距离的被一把剑触在喉咙上,那倒还是第一次。长剑冰凉的剑身就好像是阎罗王的冷笑,让他全身上下忍不住颤抖起来,不过做为一个大人物,自然还得保持自己威信的一面,于是又尽力的维持着脸色上的镇定。

    “周博,你你果然是奸佞之徒,妄我那么信任你,提拔你升任西营大都管,你你竟然恩将仇报,简直简直禽兽不如”李辉鼓起勇气叫嚷了起来,这样一来也算是表现了自己英雄无畏的一面。

    周博听了李辉这句话,心中就感到恶心和愤怒,他将长剑抵进了一寸,立刻就切开了李辉喉咙上的皮肤,一抹鲜血顺着剑身留了出来。他一脸杀气,冷着声音在李辉耳边说道:“你这个狗贼,你再把刚才的话重复一句试试看你看我怎么一寸一寸把你的脖子割断”

    李辉以前在战场上见过有人的脖子被砍倒了,但是却没有完全与身体分离,就那样带着筋骨和皮肉挂在那里,其死状甚是残忍。他想到那副模样,心中不禁一阵寒战,再也不敢多说半句话了。

    周博一点都没有紧张和愧疚的样子,自己好歹也是杀过人的,有了第一次见血的经验。人的神经很大条不少。此时此刻,他内心之中只有一股强烈的愤怒,被冤枉,被陷害。被这些只会勾心斗角、不思进取的相公老爷们玩弄,任何一个有正义感的人,只怕都会气血翻腾。

    “李辉老贼,我再跟你说一遍,老子行得正站得直。一心一意打量着西营的事务,当然,现在爷爷我要给你坦白一句话,那就是我这几个月打理行营并不是为了你李辉老贼,而是为了全鄂州勇敢作战在前线的将士们今日你冤枉,非但不说清楚原委,还要置我于死地,我大宋之所以连连作战却无法北进半步,正是因为太多你这样的小人”周博情绪起来了,忍不住大骂

    骂了起来。

    当然。他这么做并不是单纯想发泄,主要目的还是要让在场所有人知道,自己是被李辉莫须有的罪名陷害的,意图争取一下民众的人心,这样以来对自己等下突围逃跑也是有一定帮助的。

    那些甲衣卫士见周博站了优势,却还是这样一副愤愤不平的样子,心中果然各自有了不同的感想。他们虽然是李辉的近卫,但是好歹也是听说过西营最近发生的事情,据说这位周博大都管上任之后确实做了一些好事呢。

    李辉见周博依然自认为自己是清白的,心中顿时更加生气了。他侧过脸来瞥了周博一眼,然后压低了声音冷冷的说了道:“你,你还想抵赖你三日前傍晚做过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难道你心里还没有底吗哼。也只有你这样厚颜无耻、忘恩负义的人,才会如此不知羞耻,我却还有顾着自己这张老脸呢”

    周博听了李辉这番话,立刻沉思了一下。三天前自己做了什么三天前正是李三娘跑到西营来向自己道歉,然后因为看到李三娘孤孤单单没人陪玩,所以就陪着李三娘逛了一下午。傍晚的时候;傍晚的时候是在东湖

    他想到了这里。不由自主的怔了怔,难道自己与李三娘在东湖的亲密动作,让人给看到了,结果就传到了李辉这边来可是那天傍晚的时候,除了李三娘在睡着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不该碰的地方之外,自己与李三娘可没有做过任何苟且之事

    更何况,他就算与李三娘有什么关系,也不至于背上一个谋害李辉的罪名除非是李辉故意要杀自己,所以胡乱罗织了这个罪名,要不然就是那徐向天向李辉描述东湖那件事的时候,故意添油加醋,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

    他咬了咬牙,恨恨的对李辉吼道:“你这老贼,你平日不好好履行身为一个父亲的责任,那天下午我不过是觉得李三娘一个人可怜兮兮,所以陪伴你了李三娘外出游玩了一番。纵然如此,我与李三娘没有做出任何见不得人的事情,你却听信谣言要害我”

    李辉听到周博已经不是一次、两次骂自己为老贼,而且还是这么大声的吼叫,让前堂上所有人都听的清清楚楚了,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他纵然没有真凭实据证实周博的罪名,但是单凭现在这个贼厮骂自己的称谓,就足以拖出去问斩加鞭尸了。不过眼下也不能太过激动,自己脖子上可还抵着一把剑了呢

    他喘了几口气,然后咬牙切齿的说道:“周博,我自然你知道你与我女儿没有什么,今日一大早我便找人来为那孽障验过处子之身。若你对我女儿做了什么,这孽障一同拖出去问斩我也不会心疼哼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做什么,你是故意引诱我女儿,伺机好接近于我,然后谋害我呢”

    周博听了这番话,心中又气又惊,李辉竟然连自己的女儿都不相信,这样的人还配做父亲吗另外,李辉竟然相信自己勾引李三娘来进行谋害行为,这种蠢话拿出去就算是低能儿也不会相信

    他立刻忍不住呵斥了道:“你这老贼,挨千刀的泼才你这些话都是听徐向天所说的,对吗昔日我在襄阳府外救了这厮,就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东西。几个月前我又扳倒了这厮的兄长,他自然是怀恨在心,你这个老蠢货竟然也能相信他”

    李辉哼了一声,说道:“徐衙内可是有证据的你以前就是齐狗的奸细,不过是碰巧在董浩麾下立了一点功劳,然后就背了齐狗想做一个堂堂正正宋人了”

    周博浑身上下因为情绪的激动而抖动着,一会儿说自己谋害,一会儿又说自己是齐狗的奸细,不管是李辉也好是还是徐向天也罢,这两个狼狈为奸的狗东西,还真是要被自己置于死地了

    “我不与你多说这些废话,清者自清,小人永远都是小人。你且把徐向天那厮叫出来,我要与这小人当堂对证”周博不想再与李辉废话了,他也知道现在自己是已经完完全全、彻彻底底开罪了李辉,纵然现在李辉知道了自己是无辜的,只怕也不会这样放过自己。

    他承认自己刚才是冲动,但是更多的是,自己这几个月在鄂州城内生活,已经亲眼目睹了鄂州城内官僚阶级的和奸诈。他这次彻底得罪了李辉,无非就是来一个破釜沉舟,然后离开这个破地方

    之所以今后的出路,他还是早有计划的,纵然去不了董浩那边,大不了也是可以去江州投靠岳飞。凭借自己对历史的掌握,以及这个武将的好身板,料想说服岳爷爷给个一官半职还是没问题的。

    当然,他现在之所以不立刻要挟李辉,逃出鄂州城去,相反却要与徐向天那个卑鄙小人对峙,其实只是对徐向天这个小人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要知道,他无非就是在襄阳府外出手制止了徐向天调戏秦涵,来到鄂州之后便再也没有与徐向天犯什么事。可是徐向天却一而再再而三的陷害自己,这口气怎么能咽下去

    故而,他借此机会让徐向天出来,正是想趁机先一刀把这厮劈了再说。反正徐向天这副奸邪的性子,早晚也是奸佞之徒的苗子,提前杀了他,也算是为大宋除害。

    李辉沉了沉气,先问了道:“你怎么知道徐向天在此”

    周博不打算把高薛卖出来,只是再次重复的命令了道:“你不用理会这么多快,把徐向天给叫出来”

    李辉原本不想将徐向天叫出来,毕竟这件事涉及到自己的家丑,自己的女儿被这反贼勾引,传出去他的老脸该怎么放刚才周博都那么大声的把这件事喊了出来了,这已经足以让自己头疼了,现在如果还让徐向天出来,那岂不是撕破这层纸了吗

    周博见李辉不肯说话,手中长剑一挥,一下子在李辉的肩膀上狠狠的割了一剑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