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21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周博大喝了一声,怒道:“呔,你等卑职也敢犯上都给我滚开,我自己会走”

    那些卫士见周博气势汹涌,倒是心有余悸,于是也不敢捆绑周博了,就这样找了一匹马,将周博簇拥的带走了。

    西营门口的几个押勇眼睁睁的看着大都管被带走,一个个都纳闷的很。他们纷纷向站在门口的高薛询问,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高薛脸色忧愁,只是对这些押勇说道:“周大都管被人陷害了,唉唉”

    周博被带到了李辉行辕,几个卫士押着他走进了行辕。刚刚来到前堂大门口,路过一个走廊的时候,迎面却走来了一位将军摸样的人。

    等到这将军走近了,周博觉得对方甚是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脑海中忽然灵光一闪,就记得了对方是谁了。两个多月前他还没升任西营大都管的时候,曾被李辉叫到行辕来问话,当时自己坐在堂下的时候,身旁比肩而坐的一位粗犷将军,正是此人。

    那将军脸色沉重,来到周博面前时,对那些卫士说了道:“你等且稍候片刻,洒家有话要问此人。”

    那些卫士认得这位将军,只是眼下李相公正急着要人,他们也不敢怠慢。为首的卫士向这位将军欠了欠身,说道:“牛将军见谅则个,此人犯了大罪,李相公正要拿他问罪呢,小的们可不敢多加耽搁。”

    那姓牛的将军怒“哼”了一声,骂道:“你这泼才,问罪也是知州衙门的事,李宣抚相公着个什么急都给洒家滚开点”

    周博倒吸了一口冷气,这姓牛的将军还真是牛,当初自己与对方同是坐在前堂最下面,按道理来说这家伙官职应该不高,为何竟敢当着李辉的地盘上如此嚣张尤其是刚才那句“问罪是知州衙门的事”。分明就是在明目张胆的指责李辉用私刑了。

    不过这些卫士却一个个不敢多说什么,见牛将军动怒了,也只好退到了一边,让牛将军与周博单独相处一会儿。

    牛将军打量了周博一会儿。语气不冷不热的问道:“你可还记得洒家”

    “洒家”是黄河以北汉子们习惯上的自称,这牛将军的口音还确实带着一股浓厚的北人味道儿。周博不知道牛将军想做什么,他镇定的点了点头,回答了道:“记得,在下当初受李相公问话时。与将军是同座。”

    牛将军不带任何感彩的笑了笑,然后说道:“你却是一个有心的人。你虽然识得洒家,然而却并不认识洒家的名字,洒家就先自我介绍,洒家乃牛皋,牛是牛脾气的牛,你莫要记错了。”

    周博听了这个名字,当即怔了怔,没想到自己又遇到了一个日后岳飞麾下的猛将。

    其实牛皋在数年前的牛首山战役的时候,还曾与岳飞合作过。只不过牛皋是草莽出身,麾下的部队也全部都是河北一带收留的难民以及亡命之徒,故而牛首山战役之后,牛皋没有随岳飞南撤前往建康府,而是继续留守在家园。

    想必是去年北伐的时候,牛皋见宋军形势一片大好,然后就果断的率军投在了李辉的麾下,哪里想到这形势仅仅好了一段,紧接着又是不堪目睹。

    周博现在总算是明白了,为什么牛皋官职高。却敢对李辉出言不逊了。

    其实李辉和翟轩麾下的嫡系部队根本就不多,大部分都是在去年北伐的时候,临时由齐国投靠过来的。诸如翟轩麾下的董浩、董先等人,再诸如李辉麾下的彭圮、樊成、牛皋等等。这些人手里的部队都是私人武装,只会听命于这些人,而不会听命于李辉或者翟轩。

    所以李辉和翟轩也不敢怠慢了他们,除了诸如董浩这样少数感恩戴德的、心怀知遇之恩的人,是死心塌地的追随主帅,其余的人都是各自为政。无非就是图个名义上的属下,实则是为了保障部下粮草军饷而已。

    当然,李辉和翟轩也不敢拿军饷、粮草来胁迫他们,这些人的兵力合起来都几十万,如今金人和齐军大敌压境,正式危机存亡之秋,而且这些人原本就是草莽、叛将的底子,万一一不小心把人逼反了,那可是得不偿失的事情。

    周博向牛皋欠身行了一礼,说道:“原来是鼎鼎大名的牛将军,在下久仰大名了。”

    牛皋倒是乐了起来,问道:“洒家与你初次相识,你何曾久仰洒家的大名诚实的说,洒家最讨厌的就是官僚主意这套客气话,又不中听,又不中用。”

    周博委实不明白牛皋拦下自己究竟意欲如何,不过见对方性情中人,从不掩饰自己的情绪色彩,心中还是大有好感的。他叹了一口气,正色的说道:“在下昔日在襄阳府时,曾听闻军中前辈讲述当年牛首山那场大快人心的战役,提及到牛皋牛大将军的名声,自然是仰慕不已了。在下虽然不才,一直渴望能像牛将军一样,上阵与金狗、齐狗拼杀,复我大宋河山唉,只可惜这个愿望只怕”

    牛皋冷冷的笑了笑,打断了周博的话,说道:“你且停住。数月之前奇袭郢州齐军粮草大营的事,洒家已经在私下时,听董浩董大帅谈过此事,董大帅一直赞佩是你的计谋,而且也对你的人品做了极高的担保。”

    这话原本是夸奖的话,但是从牛皋冷森森的语气里,却觉得并不是什么好话。

    他顿了顿,马上就把话转入了正题,斥问道:“不过,今天你犯事到此,却是让洒家始料未及的,你且告诉我,你究竟做了什么鸟事”

    周博依然一副从容不迫的样子,淡然的笑了笑,说道:“牛将军问在下犯了何事只怕这个问题在下只能稍后见了李相公才能回答牛将军了,不过牛将军大可先问一下那些卫士,他们将在下押了过来,必定是知道在下的过错。”

    牛皋倒吸了一口冷气,哼着声音说道:“贼厮鸟。你却连自己的罪名都不晓得,便被押到这里来了,这还真他娘的有意思。”他说完,转向不远处的那些卫士。大声的问道,“你们且告诉我,此人犯了何罪”

    那卫士首领支支吾吾了一阵,说实话周博犯了什么事,就连他也不说不清楚。反正自己身为李辉的亲兵,自然是以李辉的命令是从。

    看到卫士的样子,牛皋便相信了周博的话,粗粗的喘着气,说道:“周兄弟,你知道我牛皋最痛恨什么人吗就是这种作威作福的官僚主义。哼,仗着自己有个头衔,就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牛皋是个豪爽的人,自然对那些忠臣名将很是敬佩,他看得出来周博无论是从气质还是事迹。都是一

    个正直的人。牛皋自从背井离乡之后,便一直渴望的率领大军收复家园,重新打回黄河以北,可是当自己来到鄂州,立刻就被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的黑暗气氛所触怒。他有时候的很恨,敌人就在眼皮低下了,这些相公老爷们还在为几十石粮草、百余套盔甲争得你死我活。

    周博很感激牛皋为自己打抱不平,他苦涩的笑了笑,说道:“牛将军,你是一个明事理的人。不过在下同样是一个问心无愧的人,不管李相公是不是听信谗言而是欲加之罪,在下都会坦然面对。此外,还请牛将军出言慎重。正所谓人言可畏,万一让某些作奸犯科的小人听到,只怕会对牛将军不利。”

    牛皋哼了一声,叹声的说道:“你都快不能自保了,还想洒家作甚唉,董帅果然说的没错。你这人年纪轻轻,却是一副大公的模样。”

    周博笑了笑,心中很是温暖,董浩还真够哥们,背着自己的时候都为自己说好话,这凭这件事,如果董浩下次还要找自己要粮草,别说没票引,就是私自来要,自己也都放给他。

    “牛将军急公好义,在下佩服,请牛将军放心,公道自在人心,李相公若真是误会了在下,在下一定有机会辩解了。而若是在下真的犯了错,在下也愿意一力承担。就此别过了。”周博向牛皋拱了拱手,然后言辞振振的说了道。

    那些卫士就谈话结束,立刻就又涌了上来,他们等着牛皋与周博谈了这么久的话,早就有些不耐烦了,去晚了只怕李相公连他们都是要责怪的。于是这些卫士也不等牛皋说一句结束词,就匆匆的带着周博离去了。

    牛皋看着周博向前堂走去的背影,心中暗叹了一口气:董浩说此人不可多得军事奇才,如今正是用人之时,李辉这老匹夫竟然胡乱罗列罪名、陷害忠良

    他咬着牙,拳头捏的很紧,每每想到家园就在咫尺之外,却不能一举收复的时候,自己内心深处总会有一种暴躁的情绪。

    他娘的,贼厮鸟,照此下去何年何月才能渡过黄河大宋早晚被这些人败干净了

    周博与牛皋别过之后,心情由先前的激动转入了疑虑,他一直有一种咬牙切齿的想法,徐向天这个小人竟然如此记恨,自己都没去找这小人的麻烦,这小人却对自己一直念念不忘。到底这一次徐向天又搞出什么下三滥的手段,惹得李辉如此震怒

    来到前堂,只见前堂两旁并没有其他闲杂人等,竟然站着的全部是清一色的刀斧手。单单看到这一架势,周博就知道这次事情可真的闹大了。

    李辉还穿着一身白色的睡衣,似乎从一大早被那徐向天吵醒之后,便没有去换上公服了,可见其时的情绪已经坏到了极点。他站在前堂上,背着身,双手负在身后,看不到脸上有任何的情绪色彩。

    周博并没有发现堂上有徐向天的身影,也不知道这奸邪小人是不是走了,又或者是故意躲在后堂,意图等到关键时刻再显身作证。

    押解周博的卫士首领上前禀报道:“李相公,周博带到。”

    前堂上,李辉只是狠狠的甩了一下自己的袖子,卫士们立刻退到了一边,却并没有离去,很显然是要为现场撑撑场面。

    周博让自己保持着镇定,他眼前这副局势,心中拿定主意,如果李辉真的要杀自己,自己可绝不会束手待毙。老子好歹是二十一世纪新时代的民主社会的青年,就算穿越来到了封建时代,也绝不会任人宰割,这些刀斧手看上去很牛b,可是自己这个身躯好歹也是练家子,齐军大营都闯过,还怕闯不出这前堂

    他缓了缓气息,向李辉施了一礼,不吭不卑的说道:“李相公,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您一大早就派人来拿在下,在下究竟犯了什么不可饶恕的死罪吗”

    李辉倒是微微诧异了一下,他没想到周博竟然如此直言不讳,更重要的是还是一副光明磊落的样子。不过正是因为如此,让他心中徒然的业火大盛,立刻转过身来,脸上杀气腾腾,双眼如刀子般盯着周博,吼道:“你这坚子,你这贼厮,竟然还敢在我面前装无辜”

    周博没有被李辉的气势吓退,他依然面不改色,问道:“李相公,在下坦荡荡,有什么好装模作样李相公不妨把话说明白了。”

    李辉见周博当着自己的面前,竟然还是一副出言不逊的样子,很自然的就将周博联想到了做贼心虚、虚张声势上去了。他一边从堂上气势汹汹的走了下来,一边咬牙切齿的吼道:“你这贼厮,妄我以为你这坚子是一个可造之材,力排众议将你保到西营大都管的位置上,却没想到原来你是一个奸佞小人,企图来谋害我呢”

    周博听到李辉说自己“企图谋害”,这倒是让他忍不住愕然了一番,好你个徐向天,给老子罗织的罪名还真不小,这是要把老子逼上绝路了

    当即,他正经了神色,一副不吭不卑的神态,反问了道:“李相公,你说在下意图谋害你这个罪名只怕太名不副其实了吧。在下刚刚升任西营大都管还不到三个月的时间,说句粗俗的话,纵然在下有谋害之心,也不会在西营大都管的位置还没坐稳之前就动手再者,李相公你对在下有恩,在下为什么要谋害李相公呢无论于公于私,这绝对是荒谬之言,还请李相公明鉴。”

    李辉根本就听不进周博的辩解,当周博说到“纵然在下有谋害之心”时,他心头的火焰就已经一冒三丈了起来,压根连后半句话都没听进去。他双眼带着杀气,直冲冲的说道:“好你个周博,你死到临头,竟然还敢胡搅蛮缠,看来你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我且问你,你勾结董浩,资助他500石粮草,协助他招募山贼匪寇,意欲如何”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