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21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老板笑呵呵的看了李三娘一眼,说道:“小娘稍后,马上就好。 `”他说完,熟练的盛了两碗黏糊糊、热腾腾的黑芝麻糊,放在了一张小桌几上。“小娘,一共是五十钱,还请你先付了钱。呵呵,最近城里很多难民骗食,所以不得不另立规矩了。”

    李三娘并没有多想什么,她从自己的袖口里掏出了一个精巧的小荷包,然后从里面小心翼翼的数了一串钱来,递给了老板。然后她都不及把荷包收起来,就去抢着端起黑芝麻糊,带着幸福的表情慢慢的吹散了一阵热气。

    周博正在将马拴在巷子外的一颗树上,然后走了过去。他现在心情总算好了一些,能吃一碗宋代的芝麻糊,这也是人生一大幸事了。

    可是就在这时,突变生了。从周博身后忽然快步跑过了一个人影,这个人影直接的就冲着正在津津有味吃着芝麻糊的李三娘扑了过去。

    周博惊震了一下,立刻开口向李三娘喊道:“三娘,小心!”

    李三娘听到了周博的喊叫,疑惑不解的转过头来看了一眼,而就在这时与那冲过去的人影迎了一个照面。她吓了一跳,赶紧向后退去,可是对方已经冲到了跟前。

    那人直接伸手去抢夺李三娘手里的小荷包,这一拽之下,顿时将李三娘的芝麻糊打翻了,冲劲的余力同时也把李三娘整个人都推倒在地。

    李三娘倒在地上,胳膊磕到了一块石头,她疼得眼泪都流出来了,但是却坚强的咬着牙没有哭出声音来。

    周博急忙赶了过来,将李三娘扶了起来,却不小心碰大了李三娘受伤的胳膊。李三娘“哇”的叫了起来,终于泪水如同决堤一般哭了出来。

    “三娘,你没事吧?”周博关切问了道。

    李三娘桃花带雨,哭的就像是一只小花猫似的。她抽泣了两声,然后强忍着没有继续哭下去了。看着自己的又细又柔的胳膊说道:“好疼。”

    周博小心翼翼的挽起了李三娘的袖子,只见李三娘嫩白的小胳膊靠近手肘的地方,已经淤青了一大块,伤口甚至还擦破了皮。流出了一些血来。他向李三娘安慰的说道:“没事的没事的,只是磕伤了一下,好好调养了一番,用不了多久就会好的。”

    李三娘咬了咬牙,很生气的说道:“那个坏蛋。  `抢了我的小荷包,那是我娘留给我的小荷包,周博,你快点帮我抢回来吧。”

    汉民古看着李三娘很认真的样子,于是点了点头,说道:“好吧,三娘你先在这里休息一下,千万不要走开,我立刻去帮你把小荷包夺回来。”

    李三娘连连的点了点头,催促的说道:“我知道了。你快点去吧,快快快!”

    周博将李三娘扶到了小食摊的座位上坐了下来,然后拔腿就向先前抢东西那人逃跑的方向追了去。那个抢劫犯在抢走李三娘的小荷包之后,是向巷子深处逃走的,看对方灵活快的身手,很显然是一个惯犯,对逃跑的路线自然也是早有预谋的。

    他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机会抓到这个家伙,但是李三娘那么担心那个小荷包,可想而知这个小荷包还是很重要的,于是不管怎么说。自己还得竭尽全力。

    好歹周博是军人出身,上过战场、杀过齐狗,在体能方面还是有信心的。他沿着小巷子猛得追了一阵,很快就看到了那个抢劫犯的背影。这抢劫犯以为李三娘是独自一个人。一个小小女子不可能追自己那么远,所以在转过弯之后,这家伙就自作聪明的放慢了度,一边小跑,一边数荷包里的钱。

    而就在这个时候,周博憋足了一股气。一下子就扑了过来。

    “呔,贼厮,哪里跑?还不束手就擒!”他大喝了一声,伸手就去抓住抢劫犯的后领。

    抢劫犯吃了一惊,本能的再次足狂奔起来。而周博没有抓牢对方,让这厮一下子挣脱了开来,直接又给走掉了。

    周博没有懊恼,反正现在这家伙就在他的视线范围之内,自己大不了就跟这贼比比看谁的持久力更强。于是,他紧紧的咬在抢劫犯的身后,任由抢劫犯翻墙、跳跃、急转弯还是冲刺,都不放过。

    “呔,你这泼皮,你可知道你抢的人是李宣抚相公的女公子吗?找死么,还敢逃?”追了一阵子之后,周博现对方是一个酷跑高手,自己有点力不从心了,于是用自己残余的力气扯着嗓子喊了道,希望能把对方给吓住。

    这一喊,果然让那抢劫犯怔了一怔,可是当即他就跑得更快了。今天真是被运透顶了,竟然没长眼抢了李宣抚相公女公子的钱,这要是被抓到,那还不直接被砍死?

    周博见对方不停反加快度,一下子窝火了起来,爆的向那抢劫犯追了去。 `

    抢劫犯心中暗暗叫苦,看眼后面那人就要抓住自己,就在他准备放弃逃跑、束手就擒的时候,忽然前方是小巷子尽头出口处。而偏偏在这个时候,出口外面的街道走过来两个女子。他一时求生心切,也顾不了那么多,一个纵身就来到了那两个女子面前,还没等对方出惊叫声,已经伸出手来抓住了其中一人,另外一只手不知从哪里掏出了一把亮闪闪的匕抵在了女子的喉咙上。

    “别过来,你是公人,你过来我可就杀了她,看你怎么交代!”抢劫一边犯喘着粗气,一边晃动着手中的匕大声威胁着。

    周博全力追了大概五、六分钟,这个时候也是喘得上气不接下气。他两只手支撑在自己的膝盖上,大口喘着气,让自己恢复过来。他真是服了这个贼,抢劫本来只是一个罪名,现在可好了,再来一个胁持人质,真是傻到家了。更何况对方难道不知道,在这个时代根本就不用讲究这么多吗,就算有人质也根本无法阻挡执法手段。

    就在他准备站起身来带着冷笑走上前去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

    “主人。你你快放开我家主人,你可知道她是谁吗?你这个大坏蛋,节度使府的女公子你都敢乱来,看我家老爷把你碎尸万段!”

    抢劫犯顿时呆住了。难道自己今天真的是命中注定走到头了吗?先是抢了李相公女公子的荷包,现在又抓住了一个节度使的女公子当人质,为什么鄂州这么大,自己不该碰上的人今天却都给碰上了?

    周博闻声直起身来向前看了去,只见那叫喊的女子正是秦涵的贴身丫鬟小枝。而被抢劫犯胁持着的不是别人,正是秦涵秦娘子。他倒吸了一口冷气,今天还真是奇怪的一天,看来“不是冤家

    家不聚头”这句话很正确呀。

    “呔,贼厮,你竟敢对光化军节度使的女公子无礼,我看你还真是活腻了。”他对着那抢劫犯大吼了一声,意图震慑住对方,让对方自觉弃械投降。

    小枝和秦涵都看到了正在追捕抢劫犯的人是周博,两个女子都惊愕了一番。

    秦涵今天穿着一身标准的淡红仕女服饰。整个人看上去宛如仙子下凡似的,映衬着她白皙水嫩、吹弹可破的皮肤,呈现出婀娜的曲线身躯,简直可以用动人心弦来形容了。只不过此刻小美女受制于人,长长的眼睫毛扑闪着几分惊恐,小脸上却满是对周博的期待。

    小枝在看到周博之后,立刻向周博叫了起来:“周博,周博,快救救我家娘子,要是娘子有什么闪失。我家老爷肯定不会轻饶你的。”她原本只是想给周博制造一点压力,却没想到这句话让抢劫犯听到了。

    原本抢劫犯准备就此罢手的,他可不敢在得罪了李宣抚相公之后再得罪光化军节度使,那可只是炒家灭族的罪责了。可是他在听了小枝的话之后。顿时心中一横,既然那周博有所顾虑,自己倒还是可以用这小娘子威胁一番,反正人都已经得罪了,横竖是一个死,还不如冒险拼上一拼。

    “你别过来。我会杀了她的!”抢劫犯满脸惊恐,却故作镇定的向周博喊了道。

    周博真是不知道该怎么来形容小枝,除了自己第一次与小枝见面的那次之外,其他几次见面这丫头都是没说过一句好话,她的每一句话都极其有杀伤力,对整个局面只有破坏作用,没有任何帮助作用。

    他沉了沉气,让自己恢复冷静,现在就算把小枝吃了对事态也无济于事。他伸出手指了指抢劫犯,冷声斥道:“贼厮鸟,你还真是想死了?你的刀可抵在节度使女公子的脖子上呢!就算你不为自己想想,也为你家人想想,这可是要诛九族的。”

    “哼,你一会儿说李相公的女公子,一会儿又说是节度使相公的女公子,你当我是傻子呀,鄂州街上随便抓一个人都是达官显贵的子女了?”抢劫犯强撑着一股底气,恶狠狠的说了道。他虽然被李相公和节度使相公的名号吓住了,可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证据证实对方的话,说不定对方是信口雌黄呢。

    当然,如果是寻常之人,他们是万万不会冒这个险,因为一旦赌错了,那可是绝对没有退路的。不过眼下这个抢劫犯可见是一个十足的亡命之徒,既然决定搏上一搏,自然不会在动摇自己的决定。

    一旁的小枝急得都快哭了起来,连忙上前去抓这个抢劫犯,叫嚷道:“你这个挨千刀的泼才,瞎了你的狗招子了,我家娘子真的是节度使相公的女公子,你这坏蛋,你敢伤害我家娘子,我家老爷一定把你千刀万剐!”

    抢劫犯在听到小枝称呼周博为“周博”的时候,就已经猜出十之**自己是真的抓到不该抓的人了,可是现在事情已经做了、决心已经下了,当然不能退缩。他脸上一片恶狠狠的样子,飞起一脚将小枝踢翻在地。

    “小娘皮滚开,惹怒了爷爷我把你们都杀了。”抢劫犯为自己壮胆的喊了道。

    周博看见对方竟然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就这么把小枝踢倒了,顿时怒从心起,冷声的威胁了道:“好小子,贼厮,你这可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我马上就下令将你全家老小全部拿下,当着你的面一一问斩!”

    抢劫犯吞了一口口水,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鸟人休要唬我,我可不吃你这一套。哼,再说再说我孤家寡人,烂命一条,大不了一死,怕你作甚?”

    周博知道这家伙是在撒谎,但是就算如此自己也不敢贸然冲上去,他缓了缓语气,说道:“你无非就是劫财,如果弄出了人命,你可担当不起呢。这样吧,你可以把银子拿走,但是那个荷包要留下来,我保证这件事就这么算了,不会再追究下去。”

    抢劫犯听了,心神动了一动,只是他依然不相信天下还有这么好的事情,当官的都是贪财的,今天怎么会就这么眼睁睁看着自己把钱拿走?这其中会不会有诈?

    “我不相信你。”他怒道,手中的匕因为激动不小心更进了一步,一下子划破了秦涵细嫩白皙的脖子,一抹鲜红之色慢慢的流了出来。

    秦涵瘦弱的身躯颤抖了一下,她咬着牙,闭紧了眼睛,屈辱与害怕的泪水默默的坠落了出来。

    周博看着秦涵样子,感到自己的心都快碎了,这抢劫犯也真他娘的没一点欣赏能力,如此卿本佳人竟然都忍心伤害,难道就不怕自己一辈子找不到媳妇吗?他沉了沉,警告的说道:“你给我小心点,你弄伤这位娘子了。你若再敢伤她分毫,就算逃到天涯海角,我都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他的语气很冷,也充满了威胁。

    抢劫犯被这股气势吓住了,赶紧放松了一下手中的匕。他额头冷汗如雨,知道在这么僵持下去,只怕更多的公人就会闻讯赶来,到时候想走都走不了了。

    “你退后,快退后。”抢劫犯一边挟持着秦涵向后退去,一边对周博出了警告。

    周博没有按照威胁而退后,他冷冷的看着抢劫犯,说道:“听着,我说过,你把荷包留下,放开这位娘子,我让你走。否则等我改变主意了,你就是想走都走不了。你别指望现在挟持一个大活人就能逃很远,就算逃了你以为李相公会就此罢休吗?”

    抢劫犯心中虚,他知道逃得了初一,逃不了十五。当即,他向周博问道:“你是何官职,你凭什么可以保证李相公不会追究?”

    周博哼了一声,说道:“我乃西营大都管周博,我是李相公一手提拔起来的,自然可以向李相公解释此事。”(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