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21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因为周博决定不再克扣官员乃至押勇们的月俸,每个月按照原数发放,不过这个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上面派下来的饷银总算有所缺少。周博为了保证自己的威信,他俨然决定不足的月俸从自己的月俸里扣出填补,争取一分不少的发到每个人手里。

    这一举很快传遍了整个西营,几乎所有押勇乃至提辖都对这位新任大都管刮目相待,看来这位新任大都管真的是一个正直清廉的人,日后自己可有好日子的过了。其实无论是押勇还是少都管,干那些私窃军粮的事情,都是迫不得已的,而且还显得畏畏缩缩、见不得光,尤其是现在灾情缓解了,粮草的价格也开始下滑。与其每天提心吊胆的做这些坏事,还不如安安稳稳的拿月俸。

    没过多久,周博在西营的威望和名声就奠定了雄厚的基础,押勇们也在私底下传颂他的事迹。清正廉明是必不可少的,更总要的还时常会亲自夜巡、体恤下属。

    只是虽然西营内部一片大好的形式,但是在西营外面,却有两股不同的势力在蠢蠢欲动,对周博觊觎已久,时刻都想置他于死地。

    翟轩一直以为自己的气量要比李辉大得多,结果事实证明他错了。自从周博从他的人转眼变成了死对头李辉的人之后,这些时日里他就一直琢磨着该如何打击这个叛徒。对于他来说,打击了周博,不单单能解心头之恨,同时也是对李辉势力的打击,正所谓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

    起初的一个月。翟轩并不是不想立刻着手对付周博,只不过因为他实在没想到什么办法,而且周博刚刚上位不久,贸然的去对付这个人,非但不能有效打击李辉,相反还会给自己带来不好的影响。直到九月末的时候。一个人悄悄的来到了翟轩的行辕,向他献上了一个计策之后,他才决定开始自己的计划。

    这个向翟轩献计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徐文博。

    可是以徐文博现在的身份以及他本人的智商,陷害别人的计策怎么可能是他自己想出来的要知道几个月前徐文博就是在陷害周博的时dingdiǎn小说,o< s"a:2p 0 2p 0"><srp p"aasrp">s;<srp><>候,被周博反打了一耙子,结果差diǎn连小命都丢掉了。

    这次徐文博特地找到翟轩,其实也是因为他的好弟弟徐向天在背后鼓动,并且为其出谋划策。徐文博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自己好端端西营大都管的位子,竟然说没了就没了,这全怪那个该死的周博,得势不饶人,本来连翟轩都打算放过自己的,可没想到这挨千刀竟然死咬着不放。因此,当他的弟弟第二次鼓动他的时候,他想都没有多想。便被报仇的怒火所侵蚀了。

    徐向天这次算是动了脑筋,他知道自己的哥哥是酒囊饭袋。无论是想事情还是做事情都是不周到的,所以在前车之鉴的经验下,只能亲自操刀谋划了。虽然他自己也是一个花花公子,不过却精通世事,很快就想到了一个极其歹毒的阴谋。

    徐文博将陷害的计策有条有理的告诉了自己的哥哥,然后哥哥徐文博又通过以前在政界的关系。获得与翟轩见面的机会,顺理成章的将这个计谋也说给了翟轩。

    翟轩正愁着要对付周博,现在办法送上门了,他当然不会多想什么。更何况他也了解徐文博与周博之间的芥蒂,于是更是没有怀疑其用心。不过在听完徐文博的计划之后。他也感到这个计划有些风险,如果操作不好,只怕自己会有所损失了。

    但是经过了几天的考虑,翟轩还是决定执行这个方案。十月初三的早上,他便派人前往新沟,将驻扎在新沟的董浩传唤到了鄂州城来。

    董浩自从升任了平胜四厢都指挥使之后,一直都在极力的组建平胜四厢这个番号。虽然自从襄阳战败之后,逃亡鄂州的难民多不胜数,这些难民就是转化成兵丁现成的兵源。只是兵源是不少,但是维持全军的资金和物资极其缺乏。

    虽然翟轩很支持董浩扩张第四厢的大军,同时也省出了一笔饷银和粮草,但是这diǎn钱和物资压根就不够,甚至连维持原来的董家军都有些捉襟见肘。董浩也是一个聪明人,他没有在升任都指挥使之后,就脑子发热,一下子把整个厢军编制全部招满,仅仅是在原来一个军的基础上,又扩张的一个军的编制。

    然而新成立的这路军,不仅仅没有武器,连军服、帐篷都极为欠缺,很多士兵都是直接睡在军营的外面,每天操练的时候就ding着一根木棒。这些都是可以将就,等到宋廷缓和过来之后,物资总会补全的。而唯一不能将就的事情,那就是粮草。

    一个军的编制,2500号人要吃饭,这些难民之所以削尖了脑袋要投入军旅,无非就是要混一口饭吃。董浩现在最担心的也是这个问题,就算翟轩没有召见他,他也会亲自来到鄂州城,向翟轩询问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

    初三这天与翟轩会面之后,董浩心情很凝重的离开了翟轩的行辕,返回了新沟。这一晚他久久不能合眼,翟轩对自己说的那一番话一直萦绕在脑海中。

    第二天一早,董浩带着疲惫的状态,再次前往鄂州城。这次他进城并不是见翟轩,而是按照翟轩的吩咐来到了西营,拜见了西营大都管周博。

    厢军都指挥使是正五品官职,从周博的实职大都管是职称而非职衔,但是同样兼领右武大夫这个正六品的军衔。就在几个月前,董浩第一次见到周博的时候,后者还从襄阳城战败一路逃到泗州的小小准备将,而短短几个月后,竟然连跳好几级,一下子就成了右武大夫,正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

    周博在听说董浩亲自来到西营,立刻赶到了西营门口,亲自相迎了董浩。

    “董帅别来无恙。在下挂念董帅已久了,今日董帅到访,真是让在下荣幸至极呀。”他快步走下了西营大门的台阶,亲自从董浩手里接过了缰绳,然后笑盈盈的将董浩迎进了西营。

    董浩疲惫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疲惫的笑容,他叹了一口气。说道:“周大都管如此盛情,让董某受宠若惊呀。这些几个月未见,当年襄阳蒙难的周博,转眼间已经是堂堂右武大夫、大都管了,正是世事难料呀。”

    周博听出董浩的话语中有一些另外的杂音,他猜测董浩是不是因为最近鄂州城内风传,自己投靠了李辉所以才谋取了今天的位置。不过做为一个二十一世纪小青年,他虽然听懂了董浩的话,却依然装作听不懂的样子。

    他现在走到这一步能怪自己吗只能怪翟轩这

    个家伙的气量狭小。而且还疑心极重,是翟轩抛弃了他,而不是他背叛了翟轩。

    周博将董浩引到了西营后堂,让士兵端茶倒水,一副热情迎接领导的派头。

    “董帅,在下听闻近日平胜厢军组建工作颇有困难,也难为了董帅辛苦了。不知道今日董帅怎么会有闲情功夫,来西营找在下呢”周博坐下之后。用很客气的语气向董浩询问了道。他是真的有些好奇,董浩这段时间应该忙得不可开交才对。怎么会突然来找自己呢

    董浩呵呵的笑了笑,慢悠悠的先饮了一口茶水,然后说道:“怎么,周大都管现在是贵人了,就不希望我这个旧人前来探望了吗”

    “呃,董帅。瞧您说的,在下岂敢如此”周博愕然了一下,连忙笑着说道,他现在越来越觉得董浩此番来意不善了。他暗暗叹了一口气,其实在自己心里。董浩绝对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恩人、好人,自己岂能忘恩负义呢

    董浩放下了手中的茶碗,苍白的脸上有一些沧桑之感,他面无表情的说道:“周大都管,你已经不是昔日的周承节了,只怪我当初错看了你,你是人中豪杰,迟早会有出人头地的时候。而我当初还一副惋惜的样子,企图将你留在我董家军效力。现在回想起来,只怕周大都管你会笑话了。”

    周博神色凝重了起来,他沉默了一阵,尽是一种无可奈何和伤感。

    董浩见周博没有说话,倒是奇怪的抬头去看周博,他从周博的脸色上看出了一些倪端,心中顿时也有一些震动。莫不是自己的话太过伤人了可是周博如果连这些话都接受不了,又怎么可能混到今天这般地步

    他觉得自己有些猜不透周博了,一时半会儿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跟着周博一起沉默了。

    周博悠长的叹了一口气,忽然开口了,他正色的说道:“董帅,你是我周博的恩人,这份恩,周博是绝不会忘记的。不管董帅你现在改变了对我的看法是什么样子,我周博可以扪心的对董帅说,我还是以前的周博,只是时势所趋罢了。”

    董浩怔了怔,他看得出来周博说出这番话没有任何虚情假意的痕迹。他缓缓的摇了摇头,苦笑了一阵,说道:“好一个时势所趋。不过周博,我董浩现在是没有资格再说你什么了,无非只是希冀,希冀当初的周博真的没有变。我们同是大宋男儿,自然要为国尽忠、为民尽力,那些尔虞我诈的内斗,与我们这些武夫是没有关联的。”

    周博郑重的diǎn了diǎn头,说道:“在下牢记董帅教诲,日后若有违背之处,我周博愿受天谴。”当然,他这里发出的誓言,仅仅是针对“为国尽忠、为民尽力”这一句话上,至于说不要尔虞我诈的内斗,这可不是自己说能办到就能半办到的。

    正所谓一个巴掌拍不响,有时候为求自保也是迫不得已的。

    “好,很好”董浩总算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容。

    “董帅,我知道你可能认为我与翟相公有什么过节,可是董帅你可知道,我一个小小的粮草营管事,岂敢与翟相公有过节有时候一个人原本只想本本分分、老老实实的做自己的事,可是就是有另外一些人一定要掀风作浪。人子啊浪潮里,还能怎么样唉”周博沉重的叹了一口气,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表现出一副疲惫和无能为力的样子。

    “我明白,只是翟相公既然这么想了,周兄弟你也只好受委屈了。”董浩惋惜的说道。

    从董浩的这句话里,周博总算得到了一个确切的消息,翟轩真的恨自己了。他感到有些郁闷,也有些愤愤不平:老子从始至终可什么话都没说,要怪也怪你翟轩自己器量受不住,到头来还不是你把老子逼到这一步的

    他现在觉得翟轩的心理就像是一个白痴,自己找女人没几分钟就泄了,反而责骂女人不爽,真是自我犯贱。不过翟轩财大气粗,又这个资本来不满,这又有什么办法呢这一刻,又让他更加坚定了,一定要出人头地,再以后都不要让权势之人踩在自己的头上

    周博缓缓的吸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然后对董浩问道:“董帅,您今日应该不只是找在下叙旧吧,在下若没有猜测,董帅您一定有什么事要来找在下帮忙了。”

    董浩笑了笑,语气平和的说道:“周兄弟果然是聪明之人,既然你我不是外人,那我也不把话拐着弯来说了。今日在下是奉了翟相公的命令,来西营向借1500石粮草。周兄弟应当知道,我董家军在城外招募了2500名难民充作新军,这2500张嘴巴可是等着粮食来安抚呢。不管是当作赈济,还是当作扩军,于公于私这件事都是刻不容缓的”

    周博若有所思的diǎn了diǎn头,陪同董浩一起微微的笑了笑,然后说道:“粮草营本来就是为前线将士供给粮草的,董帅要调粮自然是没问题,不过敢问董帅可有知州大人的票引”

    鄂州城内的几个粮草大营在名义上都是属于鄂州知州管辖的,毕竟这些粮草大部分都是鄂州地头每年税收的财产。当然也有一部分是朝廷从大后方其他城镇调集,然后拨下来给前线抗击敌人的物资。不过总归来说,都是鄂州知州来分配。

    鄂州知州做为鄂州官僚集团的首领人物,唯一能够掌握部分话语权的依据,就是城内几座粮草大营这些政治资本了。只可惜自从翟轩和李辉来到鄂州之后,就一个劲儿的安插自己人到粮草营,渐渐连这些政治资本都分化了不少。

    可是,调领粮草的程序目前还是摆在那里的,李辉和翟轩再多专横,也不可能翻脸来抢军粮。所以但凡前线需要粮草,都必须先通报知州相公老爷,或者先通报李辉、翟轩两位相公,再由这两位相公去给知州相公老爷施加压力。往往在这个时候,知州相公老爷都会与李辉、翟轩两位进行政治交易,以巩固鄂州官僚集团的利益和地位。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