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20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另外四个少都管,除了许都管保持着一副冷静的姿态之外,其他三人都不同程度的紧张之色。他们私下叫换了一下眼神,然而在这个时刻又觉得这眼神毫无意义。

    “今日召你们五人前来,你等应当知道这是所为何事了吧。”周博语气不冷不热的说了道,眼神闪过一道凌厉的光,一一从五个人身上扫过。

    五位少都管都默不作声,甚至连头都不敢抬起来。

    “我刚上任的十多天时间里,就发现你等五人肆意妄为、监守自盗,你们可知私窃军粮乃是重罪吗”周博冷着脸色说了道,他的语气铿锵有力,充满了震慑作用。

    五位少都管都感到自己的后背冒出了冷汗,他们看到周博这样的架势,心中顿时忐忑不安了起来。就连那许都管也是如此。当然许都管之所以这般表现,自然是在心中另有打算,如果自己显得过于冷静了,周博反倒会觉得自己目中无人。

    “许都管”周博目光落在了许都管身上。

    许都管怔了怔,心中微微有些惊愕,不过脸上却保持着镇静,起身向周博应道:“下官在,周大都管有何吩咐”

    “吩咐你现在倒还是一点都不知罪呀,竟敢还以下官来自称你们以为我是徐文博吗,对你们贪赃枉法之事不闻不问”周博忽然厉声的吼了道。

    许都管脸色大变,连忙跪了下来向周博求饶道:“卑职知罪,卑职知罪,请周大都管饶恕”他表面上虽然惊慌失措,但是内心中却另有琢磨,如果周博真得要治自己等人的罪,为什么偏偏要等到今天更何况就算治罪,也应该在前堂进行公开审理,完全用不着私下把他们叫到后堂来呀

    不过周博现在勃然大怒,让人始料未及。许都管纵然料事如神,也不可能度测到周博这个人内心的真实想法。

    范海成、李彬、方元明等另外四个大都管见一向沉稳、遇事不惊的许都管都变色了,顿时也纷纷惊慌失措了起来。他们连连的起身,学着许都管的样子一起跪倒在地上。向周博连声认罪求饶。

    周博冷冷的哼了一声,说道:“新官上任三把火,这句俗语你们应当知晓的,却偏偏一点都往心里去,这分明就是把我周某不放在眼里了你们以为周某依靠投机取巧和侥幸。扳倒了徐文博那厮,然后又博得了翟相公和李相公的信任,所以才坐上现在这个位置。所以,你们等皆以为我没有真才实干,徒有虚名而已,对吗”

    “不不敢不敢,下官岂敢呀”范海成苦求道。

    “是卑职罪该万死,是卑职利欲熏心,恳求周大都管相公高抬贵手呀”方元明一边“咚咚”的在地板上磕头,一边声泪俱下的说道。

    “周大都管。如今西营新主上任,人心人心还待整顿,请周大都管念及我等是西营旧臣,卑职一定痛改前非,不再做这些胡作非为之事,同时同时也能避免西营人心骚乱,也省去了周大都管后顾之忧呀。”李彬吞吞吐吐的说了道,不过他这番话却显得相当聪明,一方面是求饶,一方面是立誓改过自新。另外一方面是向周博施压。

    周博冷冷的笑了笑,他缓缓的站起身来,从主案后面走了出来,来到了李彬的面前。直勾勾的盯着对方。

    李彬只感到这目光简直压迫得自己喘不过气来了,他不敢抬头,只是伏身在地,甚至袍褶下面的双腿都有了隐隐约约颤抖的感觉。

    周博觉得自己的目的到达了,他确实不是要治这些人的罪,仅仅是通过这些是向这五个少都管传递一种压力。做为一个掌权者。尤其是新上位的掌权者,必须在属下心中建立一种威信,让属下畏惧自己,只有这样才能真正的控制大权。

    “李彬,你莫不是在威胁我”他在沉默了一阵之后,不疾不徐的开口了。

    “卑职卑职不敢,卑职只是仅仅只是就事论事而已,请周大都管相公格外开恩。”李彬战战兢兢的说了道,他额头的冷汗已经如同涌泉一般。

    “就事论事你们以为我资历尚浅,就不敢治你们罪吗周某以少都管身份的时候都未怕过徐文博,更何况你们”周博冷森森的说道,俨然拿出了一副老大的气势。

    他又来到了许都管面前,再次把矛头指向了许都管,说道:“许靖,你曾经随同北伐大军,担任过粮草重任,原本你是最清楚粮草对于军队的重要性,可是你偏偏在来到西营之后,不思进取,反而竟是做出这样苟且之事”

    “周大都管教训的是,是卑职是卑职知法犯法”许靖低声下气的说道,他的心里越来越猜不透周博了,而越是猜不透,就越是有一种恐惧。

    “我且问你,你们为何要这么做仅仅是一些皮毛小利吗”周博正色的问道。

    “这”许靖竟然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他们之所以偷窃军粮拿出去贩卖,自然而然就是为了获得额外的黑色收入。在鄂州城内有钱好办事,没钱甚至连活下去都有可能很难,纵然西营有吃有喝有住有穿,但对于钱任谁都会觉得越多越好了。

    周博冷冷的“哼”了一声,说道:“你们可知道前线的将士们面对齐狗大军压力有多大吗你们这些自私自利、鼠目寸光之辈,若是前线失利,这个罪责你们担当的起吗当然,我知道这件事不能全部怪责在你们身上,我已经派人查过,徐文博担任大都管的时候,每月都会克扣下属官员的俸银,到头来你们拿到手上的俸银只怕最多只有原来的三分之一。”

    周博这几天已经摸清楚了大都管以下所有官员俸禄的事宜,以前徐文博是大都管的时候,经常不来西营,自然也不可能参与倒卖军粮这种买卖,为了能够敛财,自然就拿俸禄来开刀了。不过也不单单是徐文博,甚至也不单单只是粮草营。几乎所有军队、官府都存在上司克扣下属月俸的事情。

    几个少都管都已经习以为常了,不过现在听到周博这么一说,所有人立刻有了一种峰回路转的感觉。难道周博认为他们情有可原吗

    “周某从来不信奉一朝天子一朝臣的规矩,所以说实话也没有要怪责你们。不过让周某动怒的是。周某给了许靖机会,却发现你们其他人根本就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依然不给周某面子,继续胡作非为”周博语气再次转入激烈,狠狠的瞪了所有人一眼。

    许靖心里暗暗窃喜。听周博这么说,自己倒是有可能会被免责。不过这时他又有了一些担忧,如果单单是自己被免责,另外四个少都管受到处罚,那岂不是

    会应证了昨天在西凤楼时李彬的猜测吗到时候只怕自己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当即他连连的说道:“周大都管,这事全是卑职的罪过。几天前周大都管发现卑职做出苟且之事,将卑职逮了一个正着,只可惜后来卑职因为心惊胆战,又顾虑到脸面问题,所以所有把这件事招摇出去。”

    范海成、方元明等人听了许靖这么说。倒是没有多想什么,都以为许靖这人够朋友,现在替他们分担一下罪责,心中顿时感激万分。不过李彬倒是没有任何感激的意思,只是低着声音冷冷哼了一声,权当许靖是假装好人。

    周博冷笑了一声,说道:“原来是这样,如此说来,你们五个还真是同出一气、互通有无呀。看来你们倒是惯犯了。”

    “周大都管明鉴,正如周大都管所说。咱们这些人上老下有小,不像营里的那些押勇,只用混口饭吃就得过且过了,咱们也是要养家糊口呀。徐文博当任的时候。一直都是克扣咱们的月俸,我等也是迫不得已的呀。”范海成连哭带求的说道。

    “好,好那我现在就把话说在前面,我新官上任,却不会不念旧情。从这个月开始,我周某当任大都管。绝不会克扣、拖欠全营所有人的一分一毫的月俸。但是如果今后再让我发现你们做这样苟且之事,不管是你们,还是你们手下的人,一概算在你们头上,决不姑息养奸”周博正色的说了道,他用浑厚的声音带着震慑性,表现出了一副居高临下首领人物的风范。

    众人听了周博这番话,先是松了一口气,接着则是大为惊愕。周博究竟在想什么,难道他想做一个公正清廉的大都管这岂不是笑话了,现在整个鄂州大到知州相公老爷,小到看门的十足,哪一个不贪污哪一个不受贿

    周博看出了这些少都管眼中干的惊讶,他叹了一口气,说道:“在这里除了许靖之外,其余的人可以说从来没有执行过随军粮草任务,对吗”

    除了许靖之外,其余四个少都管都微微的点了点头。西粮草大营就等于是一个粮仓而已,除了在兵员急缺的情况下,很少会有西营的押勇负责运输或者跟随军队的。这也是为什么类似西大营这样的粮草营,都会有无数人挤破脑袋想钻进来,一是油水多,二是安全。

    周博接着说道:“我周某论年龄、论资历虽然远远不及你们,但是却亲身经历过襄阳的惨败。就在两个月前,周某身处泗州,同样也经历了齐狗五万大军压境。我大宋如此广褒的大好河山,却一寸寸被金狗的铁骑践踏,你们身为大宋男儿不思进取就罢了,你们可知道在前线奋斗的将士全靠着这些军粮来维系吗”

    这番话充满了感彩,尤其是许靖这个过来人,立刻就被这话语中的气势所感染了。

    许靖自己并不是想做一个腹黑的小人,只是他在前线跟随大军征战多年,耳濡目染了许许多多的让人痛心疾首的事情。要么是前线将领自己贪赃枉法,临阵畏敌,除了鱼肉百姓、贪污受贿之外,别说抵抗外侮了,甚至都成了大宋的害群之马;要么就是有能力的将领在外奋勇杀敌,可是后方却担心前线抢去功绩,于是从众百般阻扰,胜利的战斗到最后都变成了失败。最终,他在阅尽这些险恶,终于放弃了原来那份热忱和信念。

    不过此时出现在许靖面前的周博,让他忽然感到了心中再次燃起了一种希望。他这种希望并不是因为周博的一番话让自己感到热血沸腾,悄悄相反,他是结合了周博来到西营之后的所作所为得出的结论。

    周博刚到西营的时候,也巴结过同僚、奉承过上司,看上去与其他人并无两样。然而这就是他的高明之处,他故意利用这些肮脏的手段,来为自己争取更大的权力,而当权力到达一定程度了,就能如愿以偿向自己的目标奋斗了。

    许靖在这一刻才明白,原来周博是一个聪明人,真正的聪明人

    “多谢周大都管开恩,请周大都管放心,日后卑职等一定奉公职守、绝不贪赃枉法,若再发生今天之事,卑职等人甘愿受罚。”范海成内心虽然也有感动,但是他的感动自然没有许靖那么深刻,不过重要的是这次总算没事了,当即就连连的感恩了道。

    另外几个少都管也赶紧学着样子谢恩。

    “你们可以走了”周博说完话,转过身走回到了主案后面坐了下来。

    周博在威震了五位少都管之后,对整个西营的控制力得到了进一步的升华。不过就目前而言,还是没能做到百分之百的话语权,毕竟自己现在是李辉扶持下的大都管而已,而陈献之和高薛两个人一直就在监视着自己。这些天他又故意与陈献之、高薛等人套了套近乎,时不时还会施以小恩小惠,加以笼络。

    其实陈献之和高薛是知道周博最近整顿了麾下五个少都管,但是在他们看来,周博不过是因为新官上任、急于表现而已,再加上平日周博对他们两个人也不错,所以就没有多猜疑什么,相反在给李辉汇报工作的时候,很是积极评价了周博的做为。

    进入十月农历计算之后,天气总算回归了正常,连续好几个月的高温、旱情渐渐有所好转。在上个月月末的时候,老天爷还开了眼,下了一场秋末的大雨,让旱灾缓解了不少。

    周博坐稳西营大都管的位置足足有一个月了,这段时间他以“勤奋恪守”为理由,将原本在自己手下做差的提辖鲁文举升任为少都管,正好填补了六位少都管的职缺。这样一来,他总算在六位少都管当中有一位心腹了,日后办起事来都方便了许多。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