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20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哈哈,那日后就有劳两位副使大人辅佐了。 `”他陪笑着说了道。

    之后,又与其他一些少都管、提辖之类的人寒暄了一番,便拿出了准大都管的派场,让所有人都散去各司其职可。

    -------------

    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周博深刻意识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自己这个大都管真真正正的能掌握几分大权。他细心观察了一下,整个西营一共有3ooo多号押勇,也就是大概六个字号的兵房,分别由六个少都管掌管,当然因为自己升任大都管之后,原来那个字号的兵房暂时空缺长官。即便如此,这3ooo多押勇几乎没有多少会听命于大都管,几乎全部都成为了那五个少都管的私人军队。

    这并不难理解,少都管与押勇们最近,而且押勇们又不像正规军那样有干劲,之所以跟着少都管是因为这些官员平时能给他们带来一些好处。比如说每次运输粮草,都会有一些损耗的余粮,这余粮就成了少都管额外的补贴了,少都管为了拉拢押勇为自己卖命,或者说配合自己扣下这些余粮,就会拿出一半的余粮分给下属。

    分余粮仅仅是好处之一,甚至有时候少都管会暗中偷窃少量军粮,这也是需要手下那些押勇来配合,之后自然要拿出一些好处做为封口费。

    粮草营的押勇都没什么追求,大到一贯钱小到几十文铜板,他们都会很容易满意。而像这样的小恩小惠,少都管们也不会舍不得。

    少都管和押勇们保持着这样的关系,其实就是为了防止被上面的人知道。现在周博就是这上面的人,非但不能掌握百分之百的实权,反而还成为了这些人防范的对象。所以对于他来说,要想尽快坐稳大都管的位置,就必须尽快获得下面人的信任,而且这些推心置腹的举措还得小心翼翼的来。免得让陈献之和高薛现,误以为自己有什么不轨企图,最后反倒弄巧成拙了。

    他第一步倒并不是急着与这些少都管打好关系,相反是继续巩固了自己以前出任少都管时。掌管的丙字号兵房。自从杨孝武和王贵被处死之后,丙字号兵房便只剩下一位名叫鲁文举的提辖在管事了。

    他花了两天的时间,好好安抚了一番这鲁文举,让鲁文举好好做自己分内之事,并且也暗示像王贵和杨孝武这样与自己作对的人。自己是绝不会放过的,而只要真心实意为自己效力,便保证衣食无忧。

    并且正好西营还缺少一位少都管,于是周博就趁机给鲁文举许下了一张支票,那就是你好好干,而且是好好的为我干事,这少都管的位置十之**就是你的了。

    支票是需要兑现的,而兑现的这个银行便是周博自己,他能把支票放出去,至于要不要兑换。还得看这张支票值不值得兑换。

    不过像鲁文举这样老实巴交的人,在得到周博如此重视的时候,立刻就表现的感激涕零了,咬着牙誓一定不会让周大都管失望。

    之后,周博在鲁文举暗中配合之下,提前获知了几个少都管会暗中搞一些偷窃粮草、以陈米替换军粮进行倒买倒卖的非法活动。他于是顺着这些消息,不偏不移的搞了几次深夜的突然巡逻,与这些干坏事的少都管撞了个正着。

    不过周博并不旨在抓捕或者整治这些少都管,在现场的时候,他只是冷眼瞪着这些人。让这些少都管和押勇们差点吓得连尿都流出来了。每每到这个时候,他会出乎意料的冷冷哼了一声,然后一甩袖子,一言不带着巡逻队离去。

    那些少都管当场就愣住了。先他们做坏事被大都管逮了个正着,而这个大都管前不久正是因为反击了徐文博“偷窃军粮”的陷害才走到今天这个位置,所以他们心里都认为这次在劫难逃了。其次,当周博只是冷哼了一声,却什么话也没说,什么事也没做便离去了。这究竟是什么意思,没有人能揣测的明白。

    这几天被周博逮住的少都管都心神不宁,人心惶惶,不过很快他们现原本被逮住的不是自己个人,其他人也遭殃了,顿时就更加纳闷。

    于是,五个少都管在傍晚的时候,来到西营附近的西凤楼相聚了一番,探讨这位新上任的大都管到底要做什么。

    “常言道,新官上任三把火,这周大都管会不会是等咱们几个都犯了事,然后来一个一网打尽呀?”一个名叫范海成少都管叹了一口气说道,他眉宇紧锁,一副愁容。

    “范都管所言极是呀,这么说来,那周博还真是一个狠角色。”另外一个名为李彬的少都管缓缓的点了点头说道,他虽然与范海成一样脸带愁色,但是眼中却还带着一种愤愤不平的怒火。

    要说粮草营揩油都是古往今来的传统,他们这么做也无可厚非,退一万步说,就是自己小偷小摸的那点油水,对整个西营大局又无关痛痒!

    范海成是一个胖子,平时就有一点好吃懒做的习惯,往往像他这样的人就是最怕死的。他额头涔出了冷汗,连连的说道:“那怎么办?现在咱们几个都有把柄了,说不定…………说不定明天那姓周的就要拿咱们治罪了。`”

    “先别慌!这件事有蹊跷。如果周大都管真要咱们的治罪,别说等到明天了,今天下午咱们就已经完蛋了。”这时,一个年纪较长的少都管说话了,他脸色沉稳,一点没有担心受怕的样子,相反倒是显出了几分得意和自信。

    范海成愕然了一下,连忙问道:“许大人,您有什么见解吗?”他之所以要用一个“您”的敬称来称呼这个人,那是因为这位徐大人虽然在西营出任少都管的时间不算长,但是却偏偏是最有资历、最有经验的一个人。

    这也许在理解上会有些矛盾,但是资历也可以当作阅历和工龄来理解。这位许大人曾经一直是前线随军的粮草管事,后来宋军一路被金人击败,不得以随着残兵败将逃到了鄂州。之后因为以前干过管理粮草的事情,就被派到了西营来担任少都管。

    “如果我猜的不错,这位新上任的周大都管是在试探咱们。”许都管淡然的说了道。说完之后还伸手拿起了酒桌上的酒杯,慢悠悠的饮了一杯。

    “试探咱们?此话怎讲?”李彬阴沉着脸问道,他其实对这位许都管没什么好感,因为一直以来都认为这个许都管太过神秘。而且与自己这些人有格格不入的地方。

    其他都管纷纷看向许都管,等待着对方的解释。

    许都管微微笑了笑,说道:“新官上任总是要做点什么,周大都管

    能够轻而易举扳倒徐文博,而且还能获得翟宣抚相公和李宣抚相公的青睐。由此可见他可不是一个一般的人。一个不一般的人要做点什么事,行为方式自然让我们难以理解了。”

    “许大人,您这话说来说去也没说出个理儿来呀?那周都管为何要试探我们呢?”范海成有些召集的说道。

    李彬低低的哼了一声,心中暗道:这姓许的有在故弄玄虚了。

    “有些事,即便我说出来了,只怕几位大人也不相信。不过有一点我可以向各位大人打一个赌,用不了多久,周大都管会亲自来找我们,为我们解开这个谜题呢。”许都管一点也不着急的说道。

    “哼,还是废话。”李彬很不悦的说道。

    许都管没有任何生气的意思。只是兀自笑着,将酒壶拿了过来,自斟自饮了起来。

    其他几位都管相互叹息了一声,愁容依然悬在脸上,却又不知道该如何泄。

    沉默一阵之后,范海成试探的说道:“要不,咱们主动向周大都管认罪吧?”

    “认罪?”名叫方元明的年轻少都管有些诧异,他进入西营虽然才两年时间,可是像他们做的那些小偷小摸的事情,都是粮草营一代一代传下来的传统。只不过不同的人和不同的时间段,做这种事的程度有所不同而已。要说就这么认罪,只怕每个人都会心有不甘。

    “是呀,主动认罪。恳请大都管原谅,说不定大都管念在咱们知错悔改的态度上,还会饶了咱们这一次呢。”范海成连连点头的说道、

    “那万一周大都管不饶恕咱们呢?”方元明担心的问道。

    “如果周大都管真的要治咱们的罪,那咱们现在就是不认罪也逃脱不了干系呀!更何况,主动认罪要比被动认罪好得多,起码在名份上也好听一些呀。”范海成语重心长的说道。

    方元明微微的点了点头。沉思了片刻,觉得范海成的分析是有道理的。他看了看其他少都管,想听一听他们的意思,毕竟这件事要大家一起决定才会有效果。

    这时,李彬沉着脸色,不疾不徐的分析了道:“现在我们担心的不是认罪和不认罪的问题,而是咱们的这位周大都管究竟在耍什么花招!周大都管刚上任没一个月,咱们五个人就都66续续栽在他手里了,你们难道不觉得这事很奇怪吗?”

    经李彬这一提点,范海成、方元明和另外一个少都管都恍然大悟了起来,不过唯独那许都管一副毫无紧张的样子,依然兴致盎然的饮着小酒。范海成他们都觉得这事确实有太巧合的地方,尽管说五个人都是半夜三更的时候开小灶,可是时间各有不同,为什么每次周博就恰好在那段时间巡夜呢?

    四个人的脸色都沉重了起来。

    许都管哈哈的笑了笑,说道:“这能怨谁呢?在下是第一个被周大都管抓住的,第二天在下还特意提醒过你们几位,周大都管新官上任可能要下功夫整顿西营,让你们近段时间收敛一下,可是你们倒好,完全不把周大都管放在眼里。”

    范海成、方元明等三个少都管都接连叹了口气,露出了后悔的脸色。

    不过李彬倒是冷冷的笑了笑,说道:“许大人倒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咱们在外面接手倒卖的牙人都准备好,难道让咱们失信于人?也不知道许大人现在这样胸有成竹、满不在乎的样子,是不是因为在被周大都管抓住之后,向周大都管表示将功赎罪然后透露了什么不该说的消息吧。”

    他的这番话摆明了就是在怀疑许都管出卖了他们。毕竟西营是一所军事大营,要想把粮草偷出去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更何况他们这五位都管向来都是与同一批牙人合作,消息也都是相互串通的。

    听了李彬这么一说,范海成、方元明等三个都管都大吃一惊,这可未必没有可能呢!不过他们三个人只是盯着许都管看了一眼,碍于对方的资历,并没有开口追问,但是每个人的心中却暗暗埋下一份戒备之心。

    许都管脸色沉了下来,不过却依然保持着冷静,他说道:“李都管既然这么说了,那许某也不想多说什么,以免让李都管以为许某是在刻意掩饰。正所谓清者自清,倘若周大都管怪贼下来的时候,我许某安然置身事外,你等大可将我千刀万剐。”

    李彬、范海成、防止名等人听了许都管都这么说了,自然不敢不相信。李彬的脸色微微有些愤恨,他倒是巴不得周博只治自己等人的罪过,到时候要看看这姓许的怎么下场。

    范海成连连的笑了笑,打了一个圆场,说道:“许大人息怒,李大人可不是这个意思。呵呵,现在大家同舟共济,自然不会相互诋毁了。”

    “如今说什么都没用了,如果周大都管并无治罪我等之心,那自然是好事。不过许某相信,这两天之内就会有结果了。今日这顿聚餐,许某食之无味,就先告辞了。”许都管淡然的说完了这番话,然后起身离开了。

    其余四名少都管看着许都管的背影,知道对方下楼离去之后,他们才相视的看了一番,不过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叹息的沉默了。

    ---------

    然而正如这位许都管所料,次日清晨周博果然派人召集了五位少都管,单独让他们来到了西营后堂上。

    “坐。”周博穿着崭新的大都管官服,正经危座在主案后面,一副言简意赅的样子,随手还指了指堂下的座位。

    五个都管面面相觑了一眼,他们在进入后堂之后,还打算从周博的脸色上看出一些倪端,好提前有所应对。可好似周博此时此刻的样子,根本就没办法看出他的情绪。他们只好提着心,在谢过大都管之后,小心翼翼的在堂下的座位上坐了下来。

    范海成这个时候很有一种冲动,那就是立刻扑倒在主案前面,向周博认罪求饶。不过他的心想动,然而腿却不听使唤,内心中还在坐着激烈的挣扎。(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