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20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小枝见主人伤心的说不出话来了,立刻撅起小嘴,气呼呼的对周博说道:“没想到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周官人,你太让人失望了。 哼,我家娘子自从来到鄂州之后,就一直在劝节度使相公老爷推掉与徐家的婚约,直到前天晚上,我家相公老爷就写好了辞婚书送到了徐家去了。周官人,你难道”

    “小枝,你说这些作甚”秦涵立刻拉一下小枝,语气很严肃的责备道,她的俏脸上红了一下,把头低得更低了一些。

    小枝原本不甘心的还想继续说下去,不过见自己的主人生气了,当即不敢再说下去了,只是撅着小嘴不高兴的瞪了周博一眼。

    周博从小枝的话里听出了一些消息,看来秦涵的老爹秦朗也是一个势利之人。秦涵自从回到鄂州之后就劝父亲退婚,很显然一开始的时候并不顺利。到后来徐文博的案件传出来后,秦朗觉得徐家名誉大损,自然就不想再与徐家联姻了,于是就顺从了女儿意思,立刻就辞去了婚约。

    他由此更可见,自己要想追得秦涵的芳心更是难上加难了。在古代可没有自由恋爱这一说,婚姻大事若没有父母做主,那是绝对不可能成立的。他暗暗的叹了一口气,既然如此自己就更没有什么好牵挂了,男人还是先以事业为重。

    “敢问秦娘子还有其他吩咐吗”他直截了当的说了道,决定与秦涵告辞了。

    秦涵抬头看了周博一眼,终于说了道:“奴家今次这是向周博做一番解释,自然没有其他事情了,既然周博军务繁忙,那那就此别过吧。”她说完,站在原地迟疑了一会儿,最终叫上了小枝,转身向小巷另外一端走了去。

    周博望着秦涵娇弱的背影,只能兀自叹息。如此卿本佳人却不可求,这个时代真是悲哀。不过他心中在此时此刻却忽然燃起了一种强烈,要想不让别人小看,就必须出人头地。这个想法虽然早先已经想过许多次,可是没有一次是现在这样强烈和冲动。他做为一个二十一世纪穿越而来的人,拥有这样得天独厚的优势,如果还混不出一个名堂。那可真是一种极大的悲哀。

    想到这里,他沉了沉气。佳人既然已去,自己毋须在多待下去。于是他带着严肃的神色,转身向西营返回去了。

    回到西营之后,做了一番交接,周博便无所事事的回到厢房休息去了。这几天城中水源不充足,而天气还是燥热无比,随便运动了一下就大汗淋淋了。他记得自从自己调任到鄂州城西营任职以来,到今天为止都还没洗过澡。不过好在日久习惯了,身上这点酸臭味道也不足道哉。

    他坐在厢房的桌子前。手里拿着范阳帽扇着风,脑海里却还在想着刚才与秦涵相别的画面,看来自己心中对这个小美女还是有几分感情的。

    这时,房门忽然敲响了。

    周博放下了手中的范阳帽,一边起身向房门走过去,一边问道:“门外何人”

    “周都管,某陈献之与高薛高大人特来拜访你呀。”房门外传来了陈献之的声音。

    周博微微一怔。陈献之和高薛来找自己做什么自从徐文博案发生之后,他其实对陈献之和高薛两人很是提防,毕竟这两位副使都是李辉的手下,而现在自己是投靠了翟轩,自然就与这两个人形成了针锋相对的政治立场。并且这几天督促西营军务的时候,他也发现陈献之和高薛对自己的态度有些转变了。

    他刚西营的时候。虽然是由董浩麾下调任,但毕竟不是翟轩直接管辖的部下,所以陈献之和高薛对其还算是客气。只不过徐文博案发生之后,翟轩这些日子一直都在推举他接任徐文博出任西营大都管,就算是傻子都能看出翟轩已经视自己为心腹了。

    这时候陈献之和高薛来找自己,莫不是在示威的

    他一时半会不太确定来者之意,索性也不多想。见了面之后再见招拆招好了。他来到房门前打开了房门,门外站着的陈献之和高薛都穿着一身便服,从对方两个人带着微笑的脸色上看来,似乎并不是在向自己找茬的。

    “陈副使大人和高副使大人光临寒舍,这是让在下诚惶诚恐呀。”周博立刻以奉承的口吻说了道。

    “瞧你说的,周都管,这话也太见外了吧。”高薛哈哈大笑了两声,摇晃着手指说道。

    “周都管最近春风得意呀,西营就这么大点的地方,周都管还用这么客套的话来迎接某等,真是贵人不恤旧友呀。”陈献之也是一副讨好的笑容说道。

    被这两个人一见面来了这么一招,周博还真是始料未及,心中更是疑惑不解了,陈献之和高薛到底要耍什么花样他连连赔笑着说道:“是卑职口误,是卑职口误,让两位大人见笑了,快请进。”

    将陈献之和高薛迎入屋内,在小客厅里请二人落座,此时身在军营之中,自然没什么瓜果茶水招待,就只能这样干巴巴的坐着。

    “周老弟,你可不得了呀,这段时间鄂州城内的相公老爷们,可都在为咱们西营新任大都管的事情争论不休,其中可没少提及周老弟你的名号呢。”刚落座不久,高薛一边抚着自己的胡须,一边颇有深意的笑着说道。

    陈献之在一旁附和的点了点头,也跟着说道:“正是,正是,瞧瞧,周都管上任没几天,一下子就成了鄂州家喻户晓的名人了。唉,人若出了名自然是好事,尤其是让上面那些相公老爷们知道有这么一号人,日后升迁或者补缺,那可是方便的紧。”

    周博呵呵的笑了笑,说道:“陈副使大人、高副使大人,你们两位这不是在笑话在下吗在下何德何能呀,只不过徐文博那厮太可恶,在下与其无冤无仇,他却非要将在下置之死地。好在苍天有眼。再加上两位副使大人从中翰旋,总算让在下顺利平反。”

    陈献之暗暗忖道:这小子还真会说话,我和老周当时可没帮任何忙呢。他哈哈笑了两声,算是转移了一下视线,接着说道:“周都管,今日某家与高大人来拜访你,其实不为他事。还是想与周都管你商讨一下有关咱们西营新任大都管的事宜。”

    高薛见陈献之把话题转入正题了,只是在一旁抚着胡须。一副不打算插嘴多言的神态。

    周博不动声色,问道:“哦只是西营大都管任命的问题,兹事体大呀,在下不过是一介少都管,哪里敢越级说话呢”

    陈献之脸色渐渐严肃了起来,他不冷不热的笑了笑,说道:“周都管,这里并无他人,咱们有话不妨

    妨就抛开来说。这样对大家都方便一些嘛。”

    “陈副使所言极是,不过在下还是不明白,难道在下的话不够直接吗”周博坚持的说道,他有些担心陈献之和高薛是李辉特意派来试探自己的,所以说话的时候难免要小心翼翼一些。

    陈献之与高薛对视了一眼,两个人都露出了一丝笑容。陈献之接着说道:“周都管你还是太见外了,既然周都管不方便把话说开。那就让某家与高大人先一步来开诚布公吧,这样也好让周都管明白某与高大人的心意。”

    周博没有说话,等待着陈献之所谓的“开诚布公”。

    “周都管,咱们的都是明白人,翟相公如此力挺周都管接任西营大都管,虽然这件事太过破格。但毕竟并不是没有先例。照某和周大人推测,这西营大都管一职是非周都管莫属了。”陈献之脸色坦然的说道,看不出有任何开玩笑或者是奉承的意思。

    对于这一点,周博倒是惊奇不已,陈献之和高薛是代表李辉利益的,此时此刻陈献之却说出这样一番话,难道这也是李辉的意思可是有些说不过呀。李辉与翟轩是死对头,在这个利益要冲的时候,怎么会帮助自己

    “这这是什么意思”他疑惑不解的问了道。

    陈献之笑了笑,说道:“周都管,若某家没猜错,你一直都以为李宣抚相公与翟宣抚相公是死对头吧这你就错了。虽然说,在大局立场上翟相公与李相公的确各持己见,这也是很正常的嘛,但凡为官者哪一个没有自己的想法和见解周都管,你说对不对”

    周博真是被陈献之的这番话感到惊疑,陈献之,不,李辉究竟要对自己说什么呢他沉默了一阵,方才慢慢的点头答道:“陈副使所言极是。”

    陈献之满意的点了点头,接着进一步说道:“其实这几日鄂州城内的相公老爷们,都对周都管你略微不太放心,比较周都管你是刚刚调任来到西营才十几天,冒然升任大都管,只怕会显得仓促。不过李相公却力排众议,极力的支持周都管接任大都管一职了。”

    周博越听越迷糊,这支持自己的人到底是翟轩还是李辉呢他相信陈献之自然不是在这里编造是非,这种大事是绝不会那么信口就说出来的。可是他到现在都有些不敢相信,这李辉究竟是什么意图

    “就在昨天知州衙门里,李相公还当着众人的面,夸奖周都管你为人谨慎、处事有心又颇有手段,纵然资历尚浅,但贵在有不懈努力的精神。再者,眼下鄂州是非常时期,破格提拔人才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所以西营大都管由周都管你来接任那是无可厚非的。”陈献之接着说了道。

    “陈副使大人既然说过要把话抛开了说,可是为什么在下越听越不明白呢”周博直言不讳的问了道。既然猜不透原因,那干脆就让陈献之把话说的再明白一些好了。既然李辉让陈献之和高薛来找自己,自己如果弄来弄去没弄明白的话,那陈献之和高薛就算是失职了。

    陈献之淡然的笑了笑,说道:“难道周都管你还不明白吗从始至终支持周都管调任到大都管的是李相公,而翟相公他除了将徐文博的保奏文书拿出来念了一遍之后,可再也没有替周都管你多言一句呢。”

    周博怔了怔,他这些天可没去过知州衙门,根本不清楚鄂州城内相公老爷们是协商西营大都管一职的过程。如果陈献之说的是真的,那么他倒是对李辉佩服有加了。他现在不难猜出了,一定是李辉知道了翟轩要保举自己升任西营大都管,于是在这几天的商讨会议上,故意抢在翟轩前面,先一步提议保举自己升任西营大都管。

    翟轩与李辉自从齐聚在鄂州之后,就一直是勾心斗角,翟轩说东,李辉必定道西。因此李辉抢先保举周博的提议一出,就让翟轩心理不爽了。纵然翟轩不会那么容易上当受骗,或者说翟轩不会像小孩子那样懵懂无知,但是李辉这么一稿,最起码也会让翟轩心生猜忌,那就是周博与李辉背地里是不是有什么关系呢

    毕竟周博以前是普胜厢的麾下,普胜厢可是李辉的老本部,虽然说襄阳战役告败之后,普胜厢全军覆没,但是李辉现在手里的部下也有不少是普胜厢军转化过来的。

    更何况翟轩其实也注意到了徐文博案的时候,周博在最后关头拿出了李辉的名号来压他,对于这一点自然不得不多留一份心。由此看来,翟轩现在是拿捏不准周博到底站在哪一边的立场上,所以在西营大都管接任的问题上,不得不有所保留。

    周博暗暗叹了一口气,这下可好了,翟轩开始猜疑自己,而自己又未曾得到李辉的关照,今后在鄂州这个是非之地该如何立足下去呢

    “陈副使大人,此话可当真”他疑惑的问了道。这个问话是他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才敢说出来的,这话在陈献之听来,那就是意味着自己已经陷入了彷徨无助的地步。

    陈献之果然笑了笑,笑容带着几分得意的样子,他说道:“周都管,这么大的事我哪敢骗你呀。而且也犯不着呀。是不是”

    周博故作焦虑起来,沉默不语了。

    陈献之与高薛又对视了一眼,这次论到高薛开口说话了:“周都管,你现在还有什么担心呢李相公既然支持你出任西营大都管,这个位置早晚就是你的了,周都管现在应该高兴才是呀。”

    周博抬头看了高薛一眼,问道:“高副使大人,这这千真万确是李相公的意思”

    高薛郑重的点了点头,正色的说道:“陈副使刚才都已经说了,咱们岂敢拿这件事与周都管你开玩笑呢这的的确确是李相公的意思呢。”

    周博这次总算明白了高薛和陈献之来找自己的目的,他们两个人来试探自己是没错,但是更大程度是来传递李辉拉拢自己的潜台词。他知道现在翟轩不信任自己,如果李辉可以罩着自己的话,确实是一件好事,可是李辉凭什么就要支持自己呢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