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20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周博从容的笑了笑,说道:“请翟相公放心,在下既然能扳倒徐文博,西营自然是有信心掌控在手掌心里的。`更何况,就算在下遇到什么难题,还有翟相公您这个后台撑腰,当然底气会更加十足了。”

    翟轩笑了笑,说道:“你小心很会说话呀。”

    周博顿了顿,接着说道:“在下还得请翟相公帮忙一件事,这件事对在下上位之后掌控西营大局是有所帮助的。”

    “你说吧。”翟轩问道。

    “还请翟相公将王贵和杨孝武这两人放归,此二人经此一劫之后,必然会感激卑职,这也算是卑职在西营第一批心腹了。”周博说道。

    “呵呵,你这么快就想培养自己的心腹了?”翟轩深意的笑着道。

    “在下所做之一切,都是为了报答翟相公呀。”周博一点也不慌张,镇定自若的说道。

    “周博,有时候人顺利了就会有所飘飘然,某家再告诫你一句,能撑起你的人,也能毁了你。”翟轩虽然还在笑,但是眼神和语气都是一股森严的意味。

    周博欠了欠身,说道:“卑职自然明白。正如翟相公先前所说,翟相公喜欢是始终如一之人,卑职必定不负翟相公所托。”

    ----

    三天之后,鄂州城内就传出了消息,原西营大都管徐文博陷害下属、私贩军粮,被革职查办。当然这个革职查办已经可以被认为是无罪释放了,在这件事上看来徐文博的老爹均州观察使徐元志是出了不少力、费了不少心思。然而出人意料的事情就在这个时候生了,徐文博在卸职的当天留下了一份保奏文书,文书中描述了自己的罪过,并且夸奖了新到任不久的少都管周博一番,在最后还指名道姓的推举周博接任西营大都管一职。

    周博在得知了这个消息之后,心中惊讶不已,徐文博被自己迫害的这么惨到头来竟然还保举自己出任西营大都管?这真是一件天方夜谭的奇事!不过他仔细思索了一阵之后,渐渐明白了其中的道理。很显然徐文博并不是真心实意想要保举自己接任大都管,还是从中受到某些人的指示或者要挟才不得不这么做。

    当然。徐文博自己可能也衡量过,写出这样的保奏文书不单单能顺从一个人情,而且还能挽回几分自己的名誉。这事一旦传出去,不知情的人肯定还会以为他徐文博真心悔过。 `深刻反省了自己的错误。

    至于是什么人威胁徐文博,这一点也不难猜测。现在支持周博上位的人只有翟轩,而且翟轩也是徐文博案子主要的揭人,所以十之**是翟轩威胁徐文博,如果徐文博不肯撰写这份保奏文书。他会一追到底,秉公执法,到最后徐文博极有可能就会被判死刑或者流放了。翟轩现在有了这份保奏文书,就有一个理由可以将周博提名接任西营大都管了。

    对于周博这个资历尚浅,对粮草大营管理又缺乏经验的人来说,拥有一个可以提拔的理由是十分难得的。

    这几天,周博在西营还是很安心的,出任西营大都管的事情由翟轩操劳,自己只需要管好分内的事就好了。更何况,就算翟轩与李辉争执西营大都管的位置失利了。对于他来说损失也不大,自己原本就是为求自保而已,只要不是再换一个徐文博这样的人出任大都管,一切都好说。

    不过在这段时间里,西营内部倒是谣言四起,纷纷都在议论周博极有可能会成为新的大都管,毕竟目前西营内部也没有多少人能够提名这个位置。要说有资历、有威望的就只有左右两位左右副使,可是这两位副使都是文职官员,西营惯例从来没有过以文职官员担任大都管,毕竟粮草营大都管是武将职位。

    因为这个传言。让周博在西营的地位有所改变,起初他每天在例行公务的时候,押勇和其他提辖都会主动讨好的来行礼。到后来甚至还有人刻意到厢房来拜礼,俨然就是在为日后新的大都管疏通关系了。

    对于周博来说。他现在可没有任何骄傲自大的感觉,相反在对于这些可以巴结自己的人时,都会表现的很谦逊与亲近,几乎来者不拒,也都顺着对方的话说一些好话。他这么做的原因并不是要为升官之后打基础,仅仅是出于一种笼络人心并且为自己留一条后路的目的。万一自己最后没能当上大都管,那岂不是成笑话了?

    这天下午,周博奉命押送八百三十石粮草前往西城的军营。这座军营是李辉麾下的部旅,担任着防御西城墙的任务。在将粮草送达验收之后,他便率领押粮队返回西粮草大营。队伍刚刚抵达西营大门口时,忽然街道对面的小巷里闪出了一袭人影。

    “周都管,周都管?”从小巷里闪出来的竟然是一个少女,而且不是别人,正是十数天前周博刚刚调任到西营时,遇到的那个婢女小枝。

    周博有些奇怪,怎么十多天前这小丫头是躲在这里,今天这小丫头还是躲在这里?对于这个巧合觉得有些好笑。他示意押粮队先一步回大营复命,自己在犹豫了一会儿之后,最终还是走到了街道对面小巷路口去了。`

    “小枝,你女儿家的成天不待在闺中服侍主人家,到处跑什么呢?”他走到小枝面前,略带责备的说了道。

    小枝一点都不感到害怕,反而一脸笑嘻嘻的样子,她将两只小手别在身后,古灵精怪的就像是一个小大人似的。她摇头晃脑的说道:“周都管,最近你可风光了,全鄂州城都知道你的大名喽。”

    周博笑了笑,说道:“是吗?不过传言可未必是真的,你这个小丫头可不要随便相信呢。不过看你这么小,懵懂无知,很容易上当受骗呢

    小枝翘了翘精巧的小鼻子,哼了一声,说道:“奴婢才不是周都管说得那样呢,奴婢可是很聪明的。”

    周博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这小丫头还是太过童真了一些,他问道:“你来这里作甚?”

    小枝瞪着机灵的大眼睛先在小巷子口向外面看了看。确定没有其他之后,拉着周博的手向巷子深处跑了去。周博被一个小丫头这样拉着手,倒是真感到有些奇怪,他连忙说道:“小枝。你这是作甚,难道你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吗?”

    “周博,奴婢才十二岁呢,这些道理等奴婢长大了一些才管用。”小枝一边笑嘻嘻的样子,一边说道。对那些道德规范显得一点都不在乎。

    “那你总得先告诉我,你要带我去哪里呀?我现在可正在当值,擅自离开大营会受处罚的!”周博略带严肃

    的说道。

    “带你去见一个人!”小枝蛮不在乎的说了道,她照样拉着周博的手,带着周博来到巷子深处。

    周博已经猜到小枝要带自己去见谁了,小枝是秦涵的贴身丫鬟,秦涵这小娘子又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一直都想要来见自己。前段时间小枝在他刚上任的时候替秦涵传话相约,不过当时自己确实没什么要见秦涵的想法,并且还刻意说出了一番严肃的话。目的就是想让秦涵注意她与自己的关系,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秦涵今天竟然直接亲自出来了。

    小枝带着周博在小巷里走了一段,在一个拐角处,果然看到了一位白衣公子站在哪里。虽然白衣公子是背对着周博,但是从对方的身材和背影还是不难辨认出,此人就是女扮男装的秦涵。

    “娘子,周官人来了。”小枝一蹦一跳的来到了秦涵身边,笑眯眯的挽着秦涵的手臂。

    “在下见过娘子。”周博看着白衣胜雪的秦涵,心中有些感慨,如此佳人即便两相情愿也被这个时代所束缚。只能望而生叹了。

    “周博来了,”秦涵没有回过身去看周博,仅仅是略微侧了侧身子,显得颇有几分娇羞摸样的向周博答了一礼。

    周博暗暗的叹了一口气。问道:“娘子此番来找在下,不知所为何事?”

    秦涵低了低头,隐隐约约透露出一片伤感,她弱声说道:“奴家十三日前曾相约周博于黄鹤楼一聚,殊不料周博是洁身自好之人,言辞振振的回绝了奴家之约。让奴家让奴家很是惭愧。”

    小枝在这个时候倒是很配合主人的情绪,撅着小嘴向周博哼了一声,就像是在责备周博上次太自作清高似的。

    周博欠了欠身,道歉的说道:“上次之约只是因为在下刚刚调任有所不便,得罪之处还请娘子海涵。”

    “不,周博,奴家并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只是只是奴家担心周博有所为误会,今天才特意来找周博,希望将一些事情解释清楚。”秦涵轻声的说道,白皙的脸蛋上忽然闪过了一丝红晕,她不好意思的又立刻背过了身去,不想让周博看见自己的脸色。

    “在下不太明白娘子的意思,还请娘子示下。”周博疑惑不解的问了道。

    秦涵明显的犹豫了一下,叹了一口气,说道:“上次奴家相约周博,周博以奴家已与徐家许婚而拒绝相约,奴家只是想告诉周博你误会了,奴家奴家上次相约,只是念及周博所作《秦娘子》词牌的文采,希望有机会能与周博再探讨一番,并没有其他任何意思。”

    她在说“并没有其他任何意思”的时候语气下意识加重了一下。

    周博一下子愣住了,难道真的是自己自作多情,以为秦涵暗恋自己?他这下感到自己陷入了极为尴尬的境地,同时心中又有几分伤心,好不容易以为有美女喜欢自己,到头来却是一场空。唉,人真是喜欢自我犯贱!

    “原来是这样那不管如何,在下向娘子赔个不是,是在下妄自菲薄了。”他叹了一口气,连连的向秦涵说了道。

    秦涵也幽怨的叹了一口气,神色显得有些落寞和伤感。她一时不知道该再说一些什么,顿时陷入了沉默。

    这时,那小丫鬟小枝忽然忍不住插嘴了说道:“官人,我家娘子是仰慕你的才华,你却偏偏惺惺作态、故作清高,真是太让人失望了。”

    周博被小枝这么一说,倒觉得自己太过做作了,不过他一点也不为自己感到脸红。不管秦涵对自己到底是什么态度,自己对秦涵依然是没有任何兴趣。当然,他做为一个男人,认为秦涵这个美女很养眼那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只是他与秦涵这个大家闺秀肯定是没希望的。先不说秦涵的父亲眼界高,单单他现在一个小小八品武官的身份,再加上鄂州城内尔虞我诈的环境,自保还是问题,更别说儿女情长了。

    他微微笑了笑,说道:“在下承认太过无礼,还请娘子见谅。”

    秦涵听出了周博语气当中带有敷衍的语气,心中顿时失望了。她缓缓的转过身来,看了周博一眼,问道:“敢问周博,近日你可有新作?”

    “娘子勿怪,在下一介武夫,每日军务繁忙,而且齐军大敌压境,容不得在下半点疏忽,所以并没有闲情逸致来聊作词赋。”周博不吭不卑的说了道。他此时看到了秦涵的正面,现穿着白衣的秦涵显得十分清纯可人,再加上对方还是男装打扮,不禁显得几分英挺的帅气,更有一种别样的美感。

    “官人,你刚调任到西营没几天就扳倒了你的上司,你这根本不叫军务繁忙,而是总想着勾心斗角、升官财了吧。“小枝又一次不合时宜的插嘴了道。

    秦涵最近也听说了西营生的事情,现在听了小枝的话,让她心里徒然一堵,赫然现自己对于周博的了解相差太远。

    周博看出了秦涵的脸色变化,心里倒是暗暗骂着那长舌小枝:你这小丫头片子就不会说一句好话?真不知道这小屁孩刚开始还兴高采烈拉自己来见秦涵,究竟意欲如何!

    罢了,秦涵是单纯的女孩,还是不要让她有什么牵挂了,等到自己事业有成的时候,或许还能遇到更好的姻缘呢。

    想到这里,周元清忽然笑了笑,说道:“小枝你说的对,身为七尺男儿,岂能整日吟诗作对、风花雪月,某既然能够连升两级,自然就要更加努力,一则报效朝廷,二则成就功名伟业。秦小娘身为节度使家的大家闺秀,能欣赏在下的拙作,是在下的荣幸。只是在下出身武夫,不敢过于附庸风雅,更不敢亵渎娘子的名声。”

    秦涵原本只是以为小枝随便说说而已,心中还是保持着对周博的好印象,然而现在听到周博亲口承认了,顿时到吸了一口气,秀美的柳眉皱了皱,皓月般的秋波流出了一股伤心。她几度欲开口说话,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欲言又止。(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