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19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徐文博不疾不徐问道:“说!”

    王贵说道:“昨天不是小底请周大人喝酒,是周大人新官上任,要求小底两人凑份红利。`小底两人俸禄不多,凑不出来红利,只好请周大人喝酒代替。除此之外,昨晚周大人喝酒时候耍诈,把小底两人害醉了过去,他倒没什么大碍。今天一大早,小底两人酒醒之后觉得有些不对劲,于是便立刻去了西区粮仓查看,没想到果然………”

    说到这里,他还煞有其事的叹了一口气,一脸自责的神态。

    徐文博再次大怒,指着周博道:“好你个贼厮,你明明是勒索下属不成,趁机灌醉下属,然后私自窃取军粮牟利。我本还以为你立过战功,是一个可靠的人,却没想到你竟然是这般无耻之徒。”

    周博立刻大怒了起来,对着王贵和杨孝武骂道:“你们两个腌臜的小人竟然编造谎言陷害我。徐小相公,你可要明察呀。”

    徐文博冷冷的哼了一声,说道:“还想狡辩,左右给我拉下去,先鞭刑五十,待我奏明了李相公和翟相公,再定你死罪。”

    周博心中冷哼:好你个徐文博,先打我一顿再杀我,果然狠毒。

    士兵正要上前将周博拧其拉,这时周博忽然大呼道:“徐小相公,王贵和杨孝武口口声声说我窃取了二十五石粮草,可有真凭实据?”

    徐文博冷冷笑了笑,说道:“王贵和杨孝武皆是认证,此外你昨晚擅自调开守卫西区的卫兵,这些卫兵也能作证。来人,拉走。”

    周博再次喊了道:“且慢,徐小相公,卑职即便是死也要求一个瞑目,既然徐小相公说我偷窃了军粮,请徐小相公带我去粮仓现场一看,也免得让人以为徐小相公你凭白无故捏造事由治罪于卑职。”

    “大胆。你这贼厮鸟,真是死不悔改,死到临头还敢诬陷本都管!”徐文博怒道。

    “大人,既然有真凭实据。难道你还怕见不得人吗?”周博申辩道。

    徐文博怔了怔,转过头用眼神向王贵和杨孝武示意了一下。他是刚才接到王贵和杨孝武的报告之后,立刻就派人来抓捕周博,倒是没去过西区粮仓查看实情。因为这一切原本就是计划之中的事情,只要罪名立下了。周博根本就别想在翻身。

    王贵和杨孝武只当周博是情急之中抱着侥幸的心理,并没有多在意什么,昨天晚上那一车粮仓可是自己亲手推出去的。于是他们向徐文博暗暗的点了点头,表示一切都在掌握之中,不会有任何差池。

    “好,周博,本都管就让你心服口服,也好让所有人都知道本都管是秉公办事。`来人,押着周博去西粮仓。”徐文博冷冷的说道。

    一行人就这样出了侧院,直接向西区粮仓走了去。此时已经天色还早。守卫西区的押勇还没进行交接,所以到现在也没有人打开过粮仓检查。来到西区粮仓大门前面,果然与王贵、杨孝武交代的一样,这里的守卫早就被支走了,到现在还不见任何人影,于是让所有人更相信了周博是窃贼了。

    徐文博将周明押到正门前方最近的那座粮仓前,然后对王贵说道:“去,打开粮仓。”

    王贵立刻招呼了两个士兵,将粮仓打了开,说:“请大人看。粮仓这里少了一摞粮草,并且门口附近还有车轮痕迹,这再明显不过了。”

    徐文博冷冷看向周博,呵问道:“你还有什么话说?”

    “敢问徐小相公。这座粮草原有多少粮草?如果没猜错,应该是七百八十九石。”周博再次喊了道。

    站在一旁的左都管副使陈献之点了点头,向徐文博说道:“这座粮仓确实储了七百八十九石的粮草。”

    “怎么,你想说什么?”徐文博蹬着周博问道。

    “请徐小相公验明粮仓现在有多少粮草,不然卑职绝不服。”周博不依不饶的叫道。

    “哼,我看你还能耍什么花招。陈副使、高副使。你们现在就派人点清粮仓里的粮草。”徐文博耐着性子说道。

    陈献之和高薛马上领命而去,经过一段时间清点,结果立刻出来了,可是让他们两个人完全有点不敢相信。当即他们又再次清点了一次,没想到得出来的结果依然一样。于是他们带着颇为沉重的脸色从粮仓里走了出来,来到了徐文博面前,却不知道该怎么汇报。

    “怎么这么久?你们搞什么呢?”徐文博的耐心早就没有了。

    “徐都管,这事有点不对劲呀。”陈献之压低声音说道。

    “怎么不对劲?”徐文博怔了怔,他从陈献之的脸色上似乎看出了一些不好的兆头。

    “王贵和杨孝武的话不对,这仓库的粮草一石都没有少,七百八十九石,完整无损。”陈献之沉着气汇报了道。

    “怎么可能,再去给我重新清点一次。”徐文博简直不敢相信。

    “徐都管,我和高副使已经清点了两次了,分毫不差。 `这事是不是弄错了?”陈献之再次说道。

    徐文博马上转过身向站在粮仓门口的王贵和杨孝武瞪了去。王贵和杨孝武恰才已经听到了陈献之的汇报,两个人早已经是目瞪口呆了。他们今天早上确实没有去检查粮仓,因为他们起床之后还现周博在呼呼大睡,而且西区大门的侍卫早就支开了,这件事绝不可能出事。

    可是现在的结果,却让两个人大吃一惊。这完全不可能,昨天晚上六个人明明从这座粮草推出去六十多石粮草,怎么会一点都没变呢?

    “王贵,这到底怎么回事?”徐文博立刻吼了道。

    “这…………这,这小底委实不太清楚,这…………”王贵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说多了又怕泄露了秘密,可是不说那自己怎么脱身呢?

    一旁的杨孝武知道这事要出岔子了,他原本今天早上还吵着王贵先去西营核查一番,哪知道王贵本来就是懒人,昨天忙了一晚上,所以早上贪睡。现在可好了。就是因为一时贪睡,一下子都栽了。这时不可能再继续陷害周博了,应该是以求自保为主。

    他急中生智,连忙赔笑道:“徐都管。这………这可能是一场误会,小底两人今天早上来检查粮仓,乍得一看粮仓少了一摞,所以以为是失窃了………”

    徐文博当然也明白这件事不能继续追究下去了,于是作势叹了一口气。对王贵和杨孝武骂了道:“你们两个蠢材,事情都没弄清楚就跑来报失,诬陷忠良

    ,你们该当何罪!”

    杨孝武和王贵吓的连忙跪了下来,苦苦求饶。

    高薛这时和气的说道:“徐都管,这事也怪不得杨孝武和王贵他们,他们也是看到粮仓中少了一摞粮草,情急之下未曾查明原因嘛。”

    徐文博当然不会真的治罪杨孝武和王贵,毕竟这两个人是为自己办事的,如果把他们逼急了。只怕还会反咬自己一口。当即他就借着高薛这个台阶下来,说道:“姑且念在高副使为你们求情的份上,今日之事暂且作罢,你们快向周都管赔罪吧。”

    在场其他人都知道徐文博这是要敷衍过去,因为这件事原本就还有许多矛盾。比如王贵和杨孝武事先指责周博昨天勒索他们,假如周博窃取粮草罪名成立了,这事自然就怪在周博头上。可是现在周博洗脱了罪责,那这事看上去倒真得是王贵和杨孝武要陷害周博了。

    此外,现在徐文博要袒护这两个人,个中是不是也有更深层次的联系?

    这时。王贵和杨孝武已经如获大赦,连忙跑到周博面前,将他扶了起来,一脸讨好似的赔笑道歉了一阵。

    周博冷冷的哼了一声。昨天晚上他在杨孝武和王贵推车离开之后,立刻跑到另外一个粮仓调出了粮草填补到了这个粮仓,并且还是故意留下那一摞空缺,目的就是给杨孝武和王贵一个求饶的借口,进一步诱使徐文博说出刚才那番偏袒的话。

    看着王贵和杨孝武向自己求饶,他现在可没有任何同情之心。自己辛辛苦苦布置了这个圈套,如果套不出什么结果,那岂不是太对不起人了。

    “徐小相公,你莫不是太小看这件事了?”周博一把推开了王贵和杨孝武,然后直冲冲的向徐文博喝问了道。

    “怎么,周都管还有什么不满的吗?”徐文博原本就对陷害之计失败感到恼火,此时又听到周博这样的语气,顿时更加上火了。

    “难道徐小相公真以为王贵和杨孝武是因为误会才冤枉了卑职吗?”周博一点也不退让,步步紧逼的问道。

    “周都管你想说什么?也不知道哪个不长眼的堆放粮草,竟然空了这么大一个缺,任谁还看了都会以为粮草失窃呢。”徐文博不吭不卑的说道。

    “纵然是因为粮仓中有一处空缺,哪何故陈副使先前会一口咬定丢了二十五石粮草呢?敢问陈副使,你今天早上可有来过这座粮仓?”周博脸色严肃的问道。

    陈献之怔了怔,他身为局外人当然不想惹祸上身,于是说道:“我今早确实没来过粮仓,丢失了二十五石的粮草是王贵向徐都管报案时说的。”

    王贵脸色顿时苍白了起来。

    周博不给徐文博和王贵他们狡辩的机会,气势汹汹的逼到王贵面前,并且故意用身子挡在了王贵和徐文博之间,斥问道:“你怎么会知道少了二十五石粮草?我就不信凭你的目测你就能判断出如此精确。说,是不是你偷窃了粮草,反倒诬赖到我头上?”

    面对周博咄咄逼人的语气以及现场所有人审视的目光,王贵内心紧张到了极点,而人一旦紧张了,总会不知不觉漏出破绽。王贵吞了几口口水,脸上惊恐交加,这时他不知道该怎么辩解了。

    徐文博沉不住气,马上插嘴道:“周都管你也太小题大做了吧,王贵在西营干了这么长的时间,难道还看不出来这一摞粮草有多少吗?”

    听了徐文博这番话,王贵连连鼓起勇气,说道:“是,是,小底身为提辖,这粮草摆放是分之内事,当然能一眼看出缺了多少。”

    “陈副使,在下请问您在西营任职多久了?”周博忽然转向陈献之问了道。

    “呃,少说也有三五年了。”陈献之毕竟以前收过了周博的好处,而且既然这是一场误会,自己没必要继续得罪周博,于是就如实的回答了道。

    “那如果换作是您,您一眼能认出少了多少粮草吗?”周博问道。

    “呃,这………这还真不好说。”陈献之回答了道,这每座粮仓大小都不一样,就算经验在十足,也不可能单凭眼力分辨出粮草堆放位置的数量。如果真有那么厉害的人,每次出入粮草还需要清点吗?

    陈献之之所以敢说实话,因为他是李辉的人,完全不用去看徐文博的面子。更何况他是有意要给周博示好,事后周博肯定还会报答自己。至于王贵一个小人物,一点油水都没有,管他死活作甚?

    周博再次转向王贵斥问道:“连陈副使都做不到,你何德何能能做到?”

    王贵吓住了,连忙探头探脑向徐文博看去。

    徐文博现在是又气又急,自己堂堂西营大都管,竟然要被一个少都管这般刁难?就算把话说开了,他想保王贵难道还要看一个少都管的脸色吗?他怒气冲冲的说道:“周博,你不要不知好歹。你是新来的少都管,你怎么会知道王贵看不出来?”

    他说话的神态就好像在告诫周博“我说王贵看得出来就看得出来”!

    周博看见徐文博越来越生气的样子,心中反倒是越来也越高兴。他就是在利用怒火让徐文博失去理智,这样一来对方露出更多的破绽。

    “徐小相公,现在被冤枉的人可是卑职,为何你处处要为这个栽赃陷害卑职的人说话呢?莫不是………”他故意将话只说一半,反正下文没出来,大家爱怎么想就怎么想。

    “周博,你竟敢含沙射影?这件事你与王贵皆没有证据,我身为西营大都管,为了不让这件事引起我西营内部不和,所以希望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而已。”徐文博虽然恼恨,但是对于周博具有杀伤力的话不得不做出回应。

    “就是为了我西营不会出现某些败类,所以卑职想把事情搞清楚。”周博不依不饶的说道。他向王贵又问了,“你昨天晚上借口请我喝酒,刚才又矢口否认,指责我勒索你与杨孝武,这件事你怎么解释?”

    王贵吞吞吐吐一番,说道:“呃,小底昨天可能喝醉了,忘记睡觉作梦吧,到底怎么回事………记不清楚了。”

    杨孝武连连的点头,附和的说道:“是昨天喝醉了,误会,误会。”

    周博冷笑道:“两个人都喝醉了,还做得是一样梦?”(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