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19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没用多久的时间,前营的士兵们就全部退到了齐军粮草大营的后门。周博让各路押队官集合队伍,摆出一副准备作战的姿态,然后看着董家军其他营的部队接二连三的撤退。

    当董浩的中营路过周博前营队伍的时候,他对周博喊了道:“不用断后了,马上撤。”

    周博骑在马上,坚毅的对董浩说道:“董帅,齐军骑兵很多,我董家军有太多步卒,如果不断后,只怕会被齐军紧咬着不放。还请董帅先走,某家在这里掩护其他营的弟兄们。”

    董浩心里有些着急,他抬头向后方已经成为火海的齐军粮草大营看了去,只见齐军先头的骑兵已经杀进粮草大营正门了。他知道周博是一个人才,这时即便要断后,也应该让其他人来负责,决不能让周博来。万一周博折了,那可是董家军的一大损失。

    可是董家军其他营的士兵在接到撤退的命令之后,都纷纷的散开逃跑了,在这混杂的场面里根本就没办法找到其他营帅来执行人物。更何况周博已经摆好阵势,即便找来其他营帅,也来不及再花时间列队了。

    他叹了一口气,用马鞭指着周博说道:“你给听好了,不要有任何闪失,此次偷袭的大功某家还算在你头上呢”

    听到这番话,周博心中很是感动,古往今来不少主帅都很嫉才,生怕部下的名声和功绩超过了自己,没想到董浩竟然如此关心自己。他立刻向董浩拱了拱手,郑重的说道:“多谢董帅抬举,末将一定不会让董帅失望。”

    董浩叹了一口气,没有再多说什么,打马就带着部下向西边而去。

    片刻之后,董家军其他人马刚刚撤出粮草大营,齐军骑兵就接踵而至。不过因为粮草大营里面大火熊熊,这些骑兵在冲刺的时候也十分顾虑,速度并不是很快。

    周博看到齐军骑兵出现在视野范围之内后。马上高呼道:“长枪阵迎敌”

    前营七支步队当中有四支是枪队。因为宋金连年战争,金人最擅长的就是骑兵,所以为了应付这类机动性强的兵种,宋军大部分都是以长兵器为主。在水浒传里都能看到。北宋末年朝廷的禁军步兵当中大部分都是使长矛。

    陈泰马上一声嘶吼:“弟兄们,准备”

    齐军骑兵从火堆里冲出来,眼睛正还是被火焰熏得睁不开之际,根本没料到宋军竟然还敢在大营门口列阵反攻。当骑兵刚刚揉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几百个长矛士兵排成阵型。向这边冲杀了过来。顿时,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因为马匹的速度不快,他们自然知道以目前的冲击力根本无法突破这些长矛士兵,只能赶紧勒住缰绳。

    然而后面的紧随而来的骑兵不知道前面发生什么事,还在一个劲儿的往前挤。前后马上就撞在一起,场面一下子混乱了起来。

    陈泰看准时机,再次高喊起来:“兄弟们,给我掩杀”

    宋军长枪兵扑上前,堵在齐军粮草大营的后门。用长矛对准那些乱糟糟的齐军骑兵就是一通乱刺,纵然没刺中人,那战马也差不多都被刺成残废了。

    周博冷冷笑了笑,他没有打算继续杀下去,这个时候绝不是恋战的好时机,只要能吓住齐军骑兵就可以了。他立刻命令道:“弟兄们,撤了”

    前营士兵马上开始调头开始向西边撤去。

    齐军骑兵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刚才仅仅是小型的骚扰而已。不过他们想要再次整顿部众追杀出去的时候,却发现队伍已经乱得不行了。再加上粮草大营火势熊熊,如果不及早救火。只怕这五万大军几天之后就只能和西北去了。

    最终,这先头骑兵只好分成若干小队。部分队伍去继续追赶宋军,主要是确定这些宋军是否真的撤退,其他队伍则马上开始对大营进行灭火。

    周博骑在马上一直在前营队伍前后游走。他是在视察是否有掉队的弟兄,不过一切都还算幸运,弟兄们都跟上了。

    毕进骑着马陪护在周博左右,他有些疑惑的问道:“营帅,你是咋知道弟兄们刚才能吓退齐军追兵的”

    周博哈哈笑了笑,故意把声音说得很大:“某曾经跟你们说过。齐军不过是乌合之众,论行军作战、论主将指挥,全部都是酒囊饭袋而已。若不是因为有金狗在后面撑腰,这些乌合之众根本不是咱们的对手。哼,齐狗还以为在襄阳赢了咱们一场,就把自己当作天下无敌了呢”

    毕竟深深的点了点头,他曾经在河南与齐军交过手,自然知道周博所言非虚。不过他还是觉得周博胆识过人,刚才齐军骑兵追来的不下几千人,单凭前营五百人对付这么多的敌人,不仅时机很重要,主将的勇气也很重要。

    前营向西撤退了大约三里左右,遇到了董家军留下来接应的一队人马。于是两路人合在一起,继续向西边而已。

    一个时辰之后,周博总算带着部下追上了董家军主力部队。董浩在听说周博安然返回之后很是高兴,立刻策马来到队伍后面,迎接了周博。

    “周承节,你不仅有大智,更是身兼大勇,我大宋的江山正是需要周承节这样的少年英雄来振兴了。”董浩骑在马上豪言的说道,脸上满是喜悦之色。今晚一战虽然杀敌不多,但是却烧毁了齐军粮草大营,董家军总算可以功成身退了,这也为翟轩赢的了相当分量的面子。

    “董帅过奖了,在下初到董家军,自然应该尽责尽力,免得让弟兄们误会董帅看人不准呀。”周博直言不讳的说道,他觉得董浩虽然有城府,但总归是一个人品很好的主帅,自己一些心里话有时候也无须隐瞒了。

    董浩笑了笑,说道:“周承节,你果然是直爽之人。哈哈。”

    董家军向西继续行了七八里,然后转向东南方向,重新迂回到汉川这边。在渡过汉川的时候,周博心中还在暗暗的冷笑,如果齐军当中稍微有一位懂得战略将领。就应该不难猜出董家军在劫营之后,会再次迂回到汉川返回鄂州,这时候只要在汉川附近布下埋伏,必然能让董家军措手不及。

    渡过汉川之后。董家军便绕开了泗州,径直南下前往了新沟。新沟距离泗州只有二十多里的路途,早先驻扎这里的董先大军就接到了鄂州的信报,告知齐军已经大敌压境,因此从白天开始董先的大军就在新沟布下了严密的防御。

    董家军来到新沟之后。将夜袭齐军粮草大营的事情马上传遍了全军,顿时激起了所有宋军将士们的士气。历经襄

    阳大败之后,这次夜袭算是第一次规模性的胜利了。

    此时天色还未亮,董先安排了一个营寨让董家军暂时休息,然后请董浩到自己的帐下来询问一下今晚的情况。董浩另外还带上了王文守和周博两位营帅一同前往,虽然他的官阶要比董先矮上一阶,不过毕竟董家军算是**军,军权形式上与董先的五路军差不多,所以派场上总是要做足一些才好。

    “末将董浩,见过董统制。”进了董先的营长之后。董浩略略的向董先行了一礼。

    “哦,子宪来了,你我都姓董,就不必这么拘礼了,请坐。”董先原本正在休息,临时接到董浩前来,立刻又披了一件褂子起身了。他已经年逾五十,沧桑的脸上却依然有足够的霸气,让人一看就知道是猛将型的人物。

    事实上董先与董浩虽然都姓董,但两个人出身完全不一样。董浩是官家出身。北宋未亡的时候是宋廷的武将,后来金国扶持齐国建立后,他就事身齐国了。而董先一开始就是活跃在黄河中路一带的草莽,因为他比董浩更先一步投靠在翟轩麾下。再加上手里有五、六千号的弟兄,所以被推举为统制。

    统制是副将的上级官职,辖下的兵力相当于两到四个董家军这样的单位。论官阶则已经是从五品的大员了。

    董浩在帅案下面最近的一张座子上坐了下来,周博和王文守则战列在他的身后。

    董先问道:“恰才听人传报,子宪你的麾下成功袭毁了齐军的粮草大营,可有此事”

    董浩微微一笑。说道:“确有此事。这次夜袭齐军粮草大营的妙计,正是我身后这位周博周承节献策,如今齐军粮草大营被毁,对齐军的士气必然造成极大的创伤,也总算是挽回了我宋军几分颜面。”

    站在董浩身后的周博微微欠身,算是谦虚了。

    董先看了一眼周博,脸上并没有什么赞赏的目光,反倒有一种漠然。这倒不是因为他内心嫉妒,而是因为他是草莽出身,本能的对那些官家人士看不顺眼而已,不单单是对周博、董浩等人这样,就连翟轩在自己心底里都没有足够的地位。

    去年要不是因为时势所趋,他是绝对不会带着自己手下的人马投靠宋廷。尤其是在宋军从河南一路败退之后,让他越来越感到宋军是窝囊废。

    “哦,是吗”他淡然的应了一声,然后说道,“这确实是一件大喜事。子宪啊,你下一步打算如何行事”

    面对董先这样的态度,董浩和周博、王文守都有些不太适应了,可是毕竟对方是统制,自己这边也不好说什么。

    董浩说道:“在下打算先将此次捷报上报到鄂州,然后再由翟大相公定夺下一步吧。不过我以为,齐军吃了这次大亏,势必不敢在小觑我等鄂州守军的实力。以眼下的情势看来,汉川西岸的几万齐军最多只会与我等保持对峙而已了。”

    董先深深沉吟了一番,语气略略有些寒冷的说道:“如果真如子宪你所说,那我等就接下来的日子就安稳了吧。”

    周博一直没有说话,但是听了董先这番话后之后,总觉得这个老头有点阴阳怪气的意味。他能感到董先对董浩的话有不屑的成份,也许董先是在以为,单凭董家军一场夜袭能把五万齐军全部吓住,这绝对是一件天方夜谭的事情呢。

    董浩脸色也微微变了变,不过他很快又恢复过来,装作没听出董先的弦外之音,接着继续说道:“从去年开始,我宋军一直被金人与齐人追着打,前些日襄阳告破之后,鄂州这边也曾是人心惶惶。今天齐军受到重创,也为我等赢取了休整的时机呀。”

    董先不置可否的干笑了两声,然后说道:“如果真是这样,自然是好了。嗯,现在齐军已经混乱了,子宪若没有其他事了,倒不如先去休息,天亮之后某便派人快去去往鄂州,通报子宪今晚劫营之事。”

    董浩也觉得没什么话与董先再说了,反正自己来见董先,无非就是向对方告知一下自己从泗州撤军的消息。他沉了沉气,站起身来向董先拱手道:“既然如此,那在下就先告退了。不过在下要提醒了一下董统制,如今在下的董家军撤离泗州,齐军有一万多人的先头部队已经占据泗州,还望董统制多警惕一下西北方向。”

    说完之后,他便带着周博与王文守退出了营帐,三个人都有一点郁闷的感觉。

    在董浩等人走后,董先脸色一下子就耍了下来,哼了一声之后,喃喃说道:“还说什么震慑了齐军,不照样让某家在西北方向设防吗”

    他虽然心中不满,但为人还是颇为谨慎,当即依然叫来传令兵,下达指令派遣一支兵马前方泗州县南下的关口处驻扎,警惕已经渡过汉川的这一万齐军。

    从董先营帐出来,董浩等人向临时的营寨走了去。

    王文守情绪有些焦躁,忍不住发了一句牢骚:“这董统制怎么还是这副鸟脾气。”

    董浩笑了笑,说道:“董统制以前是贼,而咱们是官,他当然不喜欢和咱们打交道了。”

    王文守叹了一口气,依然有些不甘心的说道:“不管他以前是贼不是贼,如今都是同舟共济的袍泽兄弟了,这让日后怎么能同心协力呢”

    董浩拍了拍王文守的肩膀,说道:“好了,不要再说这些了。”

    周博一直没说话,但是他注意到董浩虽然是在为董先辩解,可是对方心中肯定还是有一股不满的。他暗暗的叹了一口气,宋军之所以一而再再而三的与胜利擦边而过,正是因为不团结,下到各路军队将领,上到天子和朝野的权臣,都是如此。

    虽然刚才的谈话很简短,但是从双方的语气上已经足以正面上述观点了。

    不过周博忽然在记忆里想到一件事,似乎这个董先日后也是投效在岳飞帐下的。看来岳飞果然是个英雄人物,连董先这样老顽固、倔脾气的人都能收服。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