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19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营帅,真是大快人心呀!”陈泰的脸色一片乌黑,头还有几处被火燎到了,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他整个人现在极为兴奋。8小 说`

    “弟兄们有受伤的吗?”周博立刻问道。

    “请营帅放心,只有三个兄弟在点火的时候不小心烧着了,轻伤,不碍事。”陈泰回答道。他这时候倒是很钦佩周博,倒不全是因为周博夜袭齐营的胆识,而是对方很关心手下安慰。他自己是北人,麾下的士兵也是北人,身为南人的周博却一点都不歧视北人,这是很难得的。

    当周博带着夜袭队伍渡过汉川,回到泗州前营的时候,天色正好进入后半夜。前营留守的那些士兵都站在大营外面,翘向汉川对岸看去,此时汉川对岸齐军着火的大营,已经是火光冲天,即便站在这里都看得清清楚楚。

    周博回营之后,下令让今晚参加夜袭的士兵马上去睡觉休息,没有参加夜袭的士兵,则继续负责站岗。同时,他又将六个押队再次叫到了中军帐里,商议下一步的计划。

    “毕进,骑队可有损伤?”在开始商议之前,周博还是很关系部下伤亡问题。对于一个刚刚经历襄阳战败的小将来说,一支满员的部队来之不易,所以自然很是珍惜。

    “回营帅,无一伤亡,某家带领骑兵可比齐狗那些乌合之众厉害多了。”毕进洋洋得意的说道。

    “很好。今晚我等只是小胜,齐兵要重新修营不过只是一两天的事情,所以诸位切不可骄意。”周博冷静的说道,“不过,值得一说的是,齐兵今晚经此一扰,肯定是军心不安了,只怕救火都要忙上一阵子。”

    六个押队都哈哈大笑了起来,他们现在对于这个新任的营帅算是有些了解了,此人还真是有两下子。绝非那种纸上谈兵之人。

    周博顿了顿,接着又说道:“这次夜袭只是刚刚开始,接下来还有更多好戏要上演。只是本帅担心你等精力不足,难以应事。所以决定让你等分为两批,轮流在执行接下来的扰敌策略。”

    周作正色的说道:“营帅,您可太小看某等了,咱家可都是爷们,绝没有一个怂种。哪怕营帅您让某等三天三夜不歇息。某等照样挺着腰板杀齐狗去!”

    周博微微笑了笑,说道:“周押队勇气可嘉,但是这次我等面临的是上万敌军,决不能小视。所以一切还是按照本帅的吩咐,从现在开始,陈泰、毕进、周作你三人为第一班,赵彦、蒋恺、卢启吉你三人为第二班,轮流休息行动。”

    六名押队自然不敢再多说什么,纷纷抱拳领命。`

    周博点了点头,说道:“嗯。很好。现在,第一班将领先去休息,第二班将领留下来,本帅另有计策安排。”

    陈泰、毕进和周作三人既然已经答应遵命,虽然还想继续行动下去,却不能立刻就反悔,所以只好告了一喏,退出了中军帐。

    周博接着说道:“赵彦,你等下将董帅送来的战鼓还与今天下午从县城里搜来的铜锣鸣器让士兵们都搬出来,安置在汉川东岸的岸边。等到辰时的时候。组织没有休息的士兵在汉川边擂鼓鸣金,并且高声呐喊,坚持一刻就撤。”

    赵彦应道:“遵令!”

    周博又对蒋恺道:“到午时正刻,你再带士兵到汉川东岸。同样擂鼓鸣金,高声呐喊,这次坚持两刻再撤。”

    蒋恺也应道:“遵令。”

    这时,最后一名押队卢启吉连忙问道:“营帅,哪卑职有何任务?”

    周博笑了笑,说道:“你暂时什么都不做。午时过后某自当另有安排。”

    ---------

    周博在退下这三位押队之后,一夜劳累,早已经疲困不已,正要卧下来休息一会儿。可是就在这时,帐外传令兵忽然跑了起来,报道:“营帅,中军大营派人问话了。”

    “哦?什么事?”周博坐在榻上问道。

    “董帅在询问西岸齐军大营着火之事。”传令兵说道。

    “呵呵,”周博笑了笑,看来今晚他放的这把大火,总算让董家军看到了点希望。当即他说道,“你如实转告来者即可,另外代禀董帅,日落之前某家将前往中军大营亲自向董帅汇报战况。”

    “遵令。”传令兵知道周博要休息了,所以并没有让中军大营派来的人见营帅,就这样告退了出去。

    周博心中正洋洋得意,用不了多久,自己的名声就会传到鄂州去了。那些鄂州城内的相公老爷们,先前看不起自己,这次一定要让你们知道什么是贤才!他虽然知道自己现在的心态有些嫉恨,只是身为一个二十一世纪的人,岂能心甘情愿让这些落后几百年的古人看扁?现在是绍兴年初,自己一定要与南宋所有名将一起,打出一番名堂来。 `

    他没有再多想,立刻躺下来开始睡觉,今晚还有更多的事要做呢!

    没睡多久,忽然听到营外锣鼓声大作,周博睡得有些迷糊了,乍得一听还以为出什么事了,刚刚坐起身来才记得原来是自己吩咐过的事情。当即他嘿嘿一笑,倒头继续睡过去了。

    就在赵彦在河岸边擂鼓呐喊的时候,仅仅隔了十里开外的齐军大营全部都惊愕了起来。自从昨晚现有宋军偷偷过河,点燃了两座还未修好大营,整整一晚上齐军都忙不个停。又是要灭火,又是要四处警戒,搜捕宋军探马,好不容易到了黎明的时候,各路军队才安顿下来,准备好好休息。

    可就在这时,宋军竟然擂鼓喊杀!

    战鼓是进攻的号令,用来鼓舞士气,通常按照军队规模的大小,分配多少架战鼓。董家军一共有两千五百人,每个营只准备了一架战鼓。这一共五架同时敲响了起来,齐军这边因为太远不明白真实情况,还以为董家军要举兵杀过来。

    齐军将领们认为这不无可能,昨晚偷袭成功,宋军肯定士气大盛,料定他们现在正是疲惫之时所以才要出其不备。当即。齐军各个大营马上结合了所有步卒,到营前列队,准备迎击敌人。

    然而齐军始料未及,这锣鼓呐喊的声音刚刚持续了一刻的时间。忽然有停了下来,汉川东岸再也没有任何的声音。随即齐军派出了探马到汉川边以及四周的林子里查看情况,却现根本就没有一个宋军的影子。

    当即,齐军将领们知道上当了,这是宋军的疲兵之计。只得悻悻的把各部的士兵都撤了,只派出探马哨骑在汉川西岸侦查,谨防宋军再次使出什

    什么伎俩来。

    到了正午的时候,汉川东岸再次传来鼓声,只是这次齐军的探马哨骑立刻得知了真伪,马上派人回到大营,将宋军又再使用疲兵之计上报给了各营主帅。

    这天下午,齐军中军大营召集各应的将军来到中军帐议事。

    此番担任前军总帅的是郢州镇守方明奎。是大都护李成麾下第一大将。这次李成调集五万大军压到汉川西岸,一是要配合金兀术向西进军,二是在攻占襄阳府之后。齐军这边士气正盛,也妄想进一步打开南宋腹地。

    按照原来的策略,今昨两日修建军营完毕之后,郢州城内的另外四万大军立刻进驻前线大营,然后两天之内取下泗州县。毕竟郢州与泗州隔着汉川,汉川虽然不是长江那么波涛汹涌,但确实有几分障碍之意。如若要进攻鄂州,势必要在汉川东岸找一个落脚的地方,这地方自然就是泗州了。

    只是现在情况有些变化,昨晚宋军突然来袭。烧毁了两座大营,兵士们经过了一夜疲惫,要想在今日渡过汉川进攻似乎是不可能了。不过正所谓谋事在人,人谋出来的事自然可以由人来修改。

    方明奎纵然再愚昧。也能看清楚宋军的意图,无非是泗州现在兵力不足以抵抗齐军,所以使用缓兵之计,期待鄂州尽快来援军。既然自己得知了宋军这意图,自然就不会让宋军得逞。

    “诸位,宋军连续使诈。意图已经很明显了,这些贼厮正是因为畏惧了本帅大军!本帅今日一早就已经命令到郢州,将四万大军全部调出。”帅案后面,方明奎一副严正的神色,对着帐前所有将军说道。

    “方帅,只是军营未及修好,四万大军全部进入,只怕士兵们会很拥挤。”一名掌管后勤之事的副将说道。

    “不碍,因为今晚本帅就要动夜袭,渡过汉川直取泗州。”方明奎冷冷笑了笑,说道。

    帐前所有将领都开始交头接耳议论了起来,他们当中大部分都赞同立刻兵进攻,毕竟兵法有云:兵贵神。然而也有小部分保守派的将领,认为士兵们刚刚经过襄阳大战,远道而来还没有休息,便急于作战,只怕会适得其反。

    方明奎喝止了属下部将们的议论,大声的说道:“一个小小的泗州县城,还用得着忌讳那么多吗?本帅只需兵一万渡汉川,今晚便能拿下泗州。一旦有了泗州这个落脚处,再进行休整也不迟。”

    那些保守派的将领只好不再多说什么。

    周博下午睡醒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找来卢启吉,命令他带领几个骑兵前往汉川西岸,探看一番目前齐军的状况是什么样子。

    卢启吉无聊了大半天了,接到命令立刻动身前去侦查。

    周博在中军帐里又找来了蒋恺和赵彦,向他们问了道:“怎么样,先前你们两人各自擂鼓鸣锣了一番,可有什么想法。”

    蒋恺和赵彦虽然从戎资历尚浅,但是经过了昨晚夜袭,紧接着在辰时、午时各擂鼓鸣金一次,纵然自己再愚昧,也明白这么做的目的。蒋恺当即先一步说道:“营帅,卑职若没猜错,这当是营帅的疲兵之计,借此拖延齐军进攻的步伐。”

    周博脸上没有露出欣慰的脸色,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继续说道:“你们说的没错,这确实是某家的疲兵之计。不过某让你们继续说,对这个计策有什么看法。”

    蒋恺沉思了一下,上前拱了拱手,脸色稍微有些严肃的说道:“营帅,实不相瞒,属下觉得这个计策并不成功。”

    周博扬了扬眉毛,微微一笑,问道:“你且说说,如何不成功?”

    蒋恺见周博对自己提出异议非但没有生气,相反还兴致勃勃的样子,不禁感到有些奇怪。他记得了六天前周博刚刚到任时的那番话,做属下可以对将令有疑问,心中渐渐觉得对方果然是这样的人。

    “营帅,这次疲兵之计不好有二,其一,战鼓和铜锣太少,效果不明显;其二,汉川西岸的齐兵已经洞悉我们泗州的情况,兵力不过三千,根本不足畏惧,所以纵然使用疲兵之计,齐军五万大军只要长驱直入,照样能轻易攻下泗州。”蒋恺将自己内心的想法一下子全部说了出来。

    一旁的赵彦性子较粗,先前倒并没有想这么多,不过此时听了蒋恺这么一说,也觉得很有道理,连连的点头称是。

    周博这下更高兴,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说道:“好,蒋恺,说的好!你能坦然直言某家很是高兴。”

    蒋恺和赵彦都愕然不已,既然疲兵之计有漏洞,为什么营帅还这么高兴?

    周博接着说道:“没错,这个计谋确实太过简单,齐军主帅若是行家,说不定还会嘲笑某家幼稚。不过这个疲兵之策仅仅是某家整个大计划中的一个环节而已,某家是故意放出破绽,目的就是让齐军知道我董家军孤军难支,只求能拖延他们进行的度,以待援军。”

    蒋恺和赵彦都大惊,难道原来的计划并非如此吗?

    赵彦连连问道:“营帅,齐军如果识破了某等缓兵之计,岂不会立刻兵来袭吗?泗州乃小县,此间连城墙都没有,只怕连一天都守不了。”

    周博微微一笑,胸有成竹的说道:“放心吧,既然某是这般算计,当然不会让齐军得逞。现在只需等卢启吉侦查返回,某便要开始下一步计划了。”

    蒋恺和赵彦心里虽然还是有些忐忑不安,不过见到周博这样自信慢慢,总算能找到几分安慰自己的话。他们没有多说什么,现在只能看这位营帅究竟能如何力挽狂澜。

    一个时辰之后,前去汉川西岸侦查的卢启吉返回了前营,他脸色不甚好看,眉宇见颇有几分忧虑,下马之后没有任何停留,径直的向中军帐跑了来。来到帐内的时候,周博正在慢条斯理的吃午饭。

    “营帅,大事不妙呀,齐军从郢州城将另外四万大军都调集了过来,此时此刻正在大营前面整顿兵马,摆明是要动进攻了。”卢启吉语气十分急切的说道。(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