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18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董浩进来的时候,先看了一眼周博,然后又仔仔细细打量了一番秦涵和徐向天。

    “敢问哪位是秦衙内。”董浩问了道。他是一个三十来岁的汉子,蓄着小胡须,看上去有几分文雅之气。

    “我是。”秦涵站起身来,低声的回了一句。

    “秦衙内,令尊秦老相公这一个月来可寻苦你了。”董浩连连的说道。他其实早就知道秦涵是一个女儿身,但是既然毕进在汇报的时候称其为衙内,不难猜出对方是不愿意透露真实身份。

    “我爹他可安好”秦涵急切的问了道。

    “衙内放心,三个月前秦老相公便随光化军镇守王大人一起抵达了鄂州。”董浩说道。

    秦涵总算安心下来了,她这时想起了前几日自己做恶梦后,周博向自己道贺,看来他所说的话是真的

    董浩又看了看徐向天,欠身施礼道:“这位想必就是徐观察相公的三公子了吧。”

    现在已经到了鄂州,徐向天嚣张的痞性再次释放了出来。他见董浩这个小副将对自己一副恭敬的样子,顿时洋洋得意起来,轻慢的说道:“正是我。董大人,这些舟马疲惫,又思亲心切,不知今晚可否送我到鄂州城与家严相会呢”

    董浩对徐向天说话的语气很是不快,但好在他极谙城府,没有表露出来,只是笑了笑说道:“这个自然,末将稍后会连夜送衙内去往鄂州城。”

    秦涵心中依然很急切,虽然得知了父亲安好,可是阔别了好几个月,总是想立刻相见。

    董浩看出了秦涵的担忧,于是又补充对的秦涵说道:“秦衙内毋须忧心,秦老相公这几日身体很好。尤其是前几天徐观察从襄阳城退到鄂州之后,将衙内的情况转达了秦老相公,秦老相公已然安心不少了。”

    李辉从襄阳撤退的那天,徐向天的老爹徐元志原本让秦涵跟着一起撤往鄂州。只是秦涵并不知道父亲的下落,还以为父亲依然被困在光化军,所以坚持留在襄阳等候消息。

    董浩接着传令下去,让厢营准备一桌酒席。为秦涵和徐向天压惊。这酒席很简朴,没什么大鱼大肉,军营中的伙食本来就不怎么样。董浩也没有请自己的属官来参加宴席,一是为秦涵女子身份着想,二则是目前还不能确定这两个衙内的真实身份。以免到时候弄出笑话自己不好下场。

    周博知道董浩是想讨好这两位衙内,自己完全是多余的人物,于是就悄悄的退了出去,孤零零一个人蹲在帐篷外面啃馒头。他心里憋着一股气,娘的,这董浩跟历史上描述的似乎有很大出入呀,一点也不正派。

    不过没过多久,董浩竟然从帐篷里走出来,专程来到了周博面前。

    “周兄弟勿怪,军营简陋怠慢了。还有劳你告知一下襄阳的情况。”他很客气的说道。

    周博知道董浩这是例行公事。于是就把知道的情况说了一遍。只是他知道的也不多,在襄阳城的时候三厢左营一直在担任后勤,修修城墙、运运粮草之类的活。

    董浩在耐心听完了周博的话之后,神色渐渐凝重了起来。

    周博想了想,试探道:“敢问董帅是否在担心鄂州的安危”

    董浩怔了怔,问道:“周兄弟何来此问”

    周博微微一笑,轻松的说道:“如今襄阳府六郡全部陷落,长江防线已然破了缺口,金狗与齐狗大军进驻襄阳,首当其冲威胁的便是鄂州了。”

    董浩呵呵笑了笑。说道:“确实如此。不过,我见周兄弟神色自若,似乎并无此担心呀”

    周博暗道,我当然不担心了。历史上金齐联军仅仅打到襄阳之后,便再无法南进一步,更重要的是,等到了明年开春,岳爷爷还会从江州亲自带兵前来,一举将襄阳失地收复。

    不过他当然不能把这些还没发生的历史告诉董浩。沉思片刻之后,说道:“董帅,实不相瞒,在下以为鄂州在短时间之内必定无法被金齐联军攻破。”

    “此话怎讲”董浩微微怔了怔,问道。

    “金国之所以要助伪齐进攻襄阳,其目的并不是想借襄阳来深入南方腹地,而是为了截断京西南路、淮南西路与陕川地区的联系。从去年开始,金国西路大军便压进陕北,如今在陕北的战况越来越有利。如果这个时候金国要以襄阳为跳板,继续南下的话,只怕必定要从陕川地区分兵。”周博娓娓的说道。

    董浩微微的点了点头,等待着周博继续把话说完。

    “董帅试想一下,鄂州目前有李相公五厢军、翟相公六厢军,再加上鄂州本地的军民,总兵力不下十万,金国放着已经到手的陕川不去啃,转而来啃鄂州这块硬骨头,岂不是两边都得不偿失吗一旦金人将大军调往陕川,单凭襄阳这边的齐军绝不是我们的对手。”周博一口气把话说完了,他真佩服自己竟然记得住这么多历史细末。

    “听周兄弟这么说,真是茅塞顿开呀。”董浩连连的叹了道,他越来越不敢小看眼前这个年轻人了。

    “董帅过奖了,这些纯属在下臆测而已。”周博谦虚的说道。

    “周兄弟,如今襄阳普胜的四路厢军应该全部溃散了,你只身来到鄂州,可有何打算”董浩沉思了片刻之后问了道,语气颇有几分认真。

    “呃,在下此番护送两位衙内到鄂州,之后也不知道该何去何从。只是襄阳乃在下故居,一日不雪此恨,一日难以安心呀。”周博沉重的说道。

    “周兄弟只身一人护送两位衙内从襄阳到此,又胸怀韬略,可谓是智勇双全的人才。我原本追随翟大相公北伐,只可惜最终一败涂地,麾下许多将领在从北方南撤的路上走散。这正是用人之际,不如周兄弟就留下我麾下,我拜你为中军副使兼前营准备将。”董浩当即说了道。

    在一开始他倒真没有把周博当一回事,不过刚才在摆酒宴的时候见周博自觉的离去,可见此人很识时务。而经过了刚才的一番谈论,更是发现周博见识卓越、暗藏伟略。真乃不可多得的人才。

    周博微微一怔,这敢情好,董浩竟然看好自己。虽然说拜为前营准备将与自己以前左营准备将品阶相同,但是前营与左营一字之差却有十分不同的定位。一个军分为前后左右中五营。前营是所有营当中的精锐营,装备最好,粮草最足,当然打起仗来也是冲在最前面。用今天的话来说,前营就是主力营。

    更何况。除了前

    营准备将之外还带一个中军副使。中军副使在以前是负责管理传令兵的,而现在则越来越像是主帅的心腹,通常参与作战的谋划,可以算是军中谋士了。

    周博原本就想找一个地方安身,与其去鄂州城内,还不如留在这里,这样一来徐向天如果想整自己也会鞭长莫及。当即他起身,郑重的向董浩行了一礼,说道:“董帅知遇之恩,在下没齿难忘。在下愿追董帅鞍前马后。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好,好哈哈,以后大家都是袍泽兄弟,患难与共。”董浩爽快的大笑了两声,伸出手拍了拍周博的肩膀。

    徐向天和秦涵在吃过东西之后,董浩安排了一支人马护送他们连夜前往鄂州。在此之前,他已经派了一匹快马先一步前往鄂州报信了,此时此刻想必鄂州的两位大人物正在翘首以盼他们归来。

    在上马之前,秦涵四下看了看,忽然发现周博不见了。于是向陪伴在一旁的董浩问了道:“董将军,护送我们的周博呢”

    董浩说道:“周兄弟正在更换衣服。”

    秦涵想到周博这几天一直穿得是齐兵的盔甲,为此还被宋军误伤了一箭。她微微点了点头,说道:“那我们等等他吧。”

    董浩微微愕然了一下。立刻笑了道:“两位衙内,周兄弟就不跟两位去鄂州了,我已经拜周兄弟为前营准备将,从现在开始他便是我董家军的人了。”

    秦涵怔了怔,心头感到忽然一酸,有一种想哭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自己不愿与周博分开。她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长长的眼睫毛扑闪出了一下,大眼睛里一片水汪汪。

    “我,我想见一下周博,向他道谢。”她弱弱的说道。

    董浩隐隐约约似乎看出了一些倪端,于是让一个亲兵去找周博来。

    周博身上有两处伤,换衣服的时候非常困难。在两个士兵的帮助下,他才勉强的卸下了铠甲,用清水擦拭了一下脸庞和伤口,然后换上一身宋军的布衣走了出来。

    他跟着董浩的亲兵来到大营南门,见到了秦涵和徐向天。

    “秦衙内,在下就只能送到这里,此去鄂州还有三十多里的路,多保重了。”周博向秦涵拱了拱手说了道。

    他现在虽然有些惋惜,毕竟自己救秦涵和徐向天,图得就是到鄂州之后有个赏赐什么的,不过眼下徐向天这一环节不好惹,与其去贪图赏赐,还不如老老实实在董浩手下混口饭吃。

    秦涵深深的看着周博,白皙的小脸上充满了犹豫。许久之后,她问道:“周博,你不是要去江州吗”

    周博微微笑了笑,说道:“董将军欣赏在下,愿意给在下一份差事。这泗州大营位于最前线,如果齐狗胆敢来犯,也给了在下一个报仇雪恨的机会。”

    秦涵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哀怨的说道:“周博你的救命之恩我还没有报答,也许我爹会好好答谢周博你的。”

    周博看着秦涵略带俏羞的神态,暗暗想道:这小妞不会是爱上我了吧我和她才认识几天呀,古代女子难道这么容易就能钓上他呵呵笑了笑,说道:“如果秦老相公要见在下,泗州距离鄂州不算远,在下必定会从命。”

    秦涵有些失望的点了点头,说道:“好吧,周博,谢谢你这几日的照顾,请你也保重。”

    周博向秦涵欠了欠身,再次拱手道:“秦衙内保重。”

    这时,在一旁一直冷冷看着的徐向天心中一股怒火难耐:这贼厮,竟敢勾引秦涵,看我回到鄂州怎么弄死你。在他眼里,秦涵绝对是一个尤物,尤其在看到她穿着男装的时候,更有一种说不出的诱惑,这辈子如果搞不定这个女人,那自己干脆就不要姓徐了。

    周博又象征性的向徐向天道了别,徐向天只是不冷不热的回了一句。之后,在董家军骑兵的护送下,秦涵和徐向天上路前往鄂州去了。

    一行人走后,董浩走到了周博身边,微微笑了笑说道:“周兄弟,看来你艳福不浅呀,我看得出这位秦娘子对你似乎有意思。”

    周博怔了怔,愕然的看着董浩,没想到这位董帅竟然如此直接。他尴尬的笑了笑,说道:“董帅说笑了,秦娘子贵为千金,在下一介武夫岂能高攀。更何况堂堂七尺男儿,岂能在国家危难之际以儿女情长为重呢必然要抛头颅洒热血,复我大宋河山为重”

    董浩赞叹的点了点头,立刻就觉得自己没有看错人,他说道:“说的好,我董家军就是需要你这种男子汉。好好干,将来功成名就之时,我亲自为你媒一个娘子。”

    周博哈哈笑了笑,说道:“那在下就先多谢大人了。”

    虽然在送别秦涵的第三天,鄂州城就派人来到泗州,对于周博护送两位衙内的功劳进行了嘉奖。不过似乎鄂州的大相公对于一个小小厢军将领并没有多大的重视,或者认为这是其理所当然的,仅仅是增了黄金百两而已。

    对此,周博心中倒是有许多不服气,只是他也没办法。这个时代就这样,小虾米永远都是小虾米,要想不被人看不起,那就必须努力争取出人头地的机会。

    好在现在有了机会,周博总算是得到了董浩的信任,能够亲自掌握一份兵权在手了。乱世之中,兵权总是一切权益的基础。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周博专心熟悉董家军的系统情况,希望为自己一展宏图多做做功课。

    北宋灭亡之后,宋廷几十万禁军全军覆没。如今的南宋朝廷全仰赖的是地方厢军,以及将领的私家军,因此,几乎这时候的每一支军队作战风格都不一样。这也是为什么抗金时期出现了许多以主帅姓氏为代番号的军队,如岳家军、刘家军刘光世、周家军周世忠等等。

    董浩原本是北人,伪齐国建立的时候曾经还被刘豫封过官,后来因为看不惯刘豫横征暴敛、投靠金人做汉奸,所以在去年宋军北伐的时候投靠在了翟轩麾下。董家军的士兵基本上都是北人,论身体素质要别南人强壮一些,而且军中有不少骑兵编制,战斗力可谓不差。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