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18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可是就在他准备开口说话的时候,一旁的徐向天见士兵们围了过来,紧张过度了,当即不管三七二十一,向马屁股甩了一鞭子,驾着马向前狂奔而去。

    徐向天这一跑,哨卡的士兵立刻知道有鬼,全部向周博和秦涵扑了过来。

    周博大喝了一声:“放肆,还不给我把那人追回来”

    士兵被周博这一喝震住了,相互之间面面相觑,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周博刚才只是故意吓唬这些士兵,他知道如果还继续装下去,迟早会被识破,现在必须逃跑了。趁着这些士兵犹豫不定的时候,他忽然拔出了刀来,居高临下,一刀将那军官砍翻在地上。

    “跑”他向秦涵喊了一句。

    秦涵反应过来,狠狠的挥了马鞭,夺路而逃。

    那些士兵见头领被砍翻了,这次真真正正的知道这伙人是敌人。当即不再犹豫,挥刀就向周博砍了过来。

    周博一夹马刺,一边催着马快跑,一边趁机反手甩出一刀,又放翻了一个士兵。

    哨卡的士兵全部都是步兵,没有马匹,面对三人三马闯关他们根本就阻拦不及,只能在后面徒步追了一会儿之后,便无功而返了。

    徐向天跑在最前面,其次是秦涵,最后才是周博。他们三个人不敢放慢一丝一毫,拼命的抽着马屁股,沿着大路飞奔不止。

    大约奔跑了半个时辰,三匹战马累得不行了,不管马背上的人怎么抽打,腿下的速度都渐渐慢了下来。这时,周博和秦涵总算赶上了徐向天。虽然周博心里把徐向天骂了个半死,但是却没有把情绪表露出来。

    “我们已经跑远了,齐兵一时半会儿不会追来,先休息一下吧。”他向前面喊了道。

    徐向天和秦涵随即拉了拉缰绳,让马匹停了下来。

    这时他们是在一片旷野上,四周的视野都很开阔。一旦有敌人出现倒是能第一时间发现。天色渐渐向晚,三个人奔波了大半天的时间,早已经人困马乏了。他们下马之后,在地上随意的就坐了下来。每个人的脸上都还有先前惊慌的余悸。

    “徐衙内,刚才你为何要先逃”秦涵带着责备向徐向天问道。

    “我只是遵照周博的意思,周博不是说过一旦情况不对就立刻逃走吗”徐向天理直气壮的说道,他一点也不为自己刚才的行为感到羞愧。

    “你”秦涵越来越觉得徐向天很窝囊,真不知道他怎么还有脸向自己提婚。

    “唉。好渴好累呀,还要多久才能到鄂州呢”徐向天唉声叹气的嚷了道。

    “衙内忍忍吧,过了今晚我们一切便好了。先前那个哨卡的齐兵已经发现了我们的踪迹,我们略微休息一下之后,还是尽快上路吧。”周博说了道。

    三人休息了片刻,让战马喘了一口气,然后接着上马继续向南而去。

    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旷野上看不到任何灯光,好在秋高气爽,挂在空中的月亮皎洁而明亮。权且为周博三人照明道路了。可是继续小跑了七八里路之后,忽然远处的黑暗中传来一声弓弦的响声,只听由远而近“嗖”的一声,一支羽箭划破黑暗。

    周博走在最前面,还没来得及看清楚羽箭从何而来,只感到肩头一阵剧痛,一股强大的冲劲一下子把自己从马上撞飞了下来。他摔得不轻,抬头看了看自己,愕然的发现肩膀上已经中了一箭。

    “周博,你没事吧”秦涵担心的问了道。她连连勒住了战马跳了下来,跑到周博身前将他扶了起来。

    “你们快炮,有敌人”周博忍着剧痛说道。他知道自己带伤肯定跑不了多远了,现在如果让秦涵和徐向天跑了。以自己身上穿着伪齐士兵的盔甲,说不定还能蒙混过关。

    “不,周博,我们不能丢下你。”秦涵小小的脸蛋上充满了勇气。

    周博还待发怒催促他们上马快走,可是秦涵的一滴眼泪落在了自己的嘴巴上,让他又一些舍不得动怒了。他现在半靠秦涵柔弱的肩膀上。少女身上暖暖的体香闻起来很是舒适。在这一刻他深深的明白了什么叫作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然而一旁的徐向天倒是急坏了,虽然他心中挂记秦涵几分,不过对于自己的小命来说还是可以舍弃的。当即,他二话没说,扬起马鞭就向前继续跑了去。

    这时,旷野的前方忽然亮了几十个火把,一队骑兵迎面向这边围了过来。

    徐向天这下算是吓呆了,赶紧停下了马又往相反的方向逃去。

    周博抬头看到这一幕,心中暗叫糟糕了,看来自己真是在劫难逃。他挣扎的站起身来,将秦涵拉在自己的身后,说道:“娘子,这次只怕我们到头了。”

    秦涵轻轻的哭泣着,她忽然伸出手拉住了周博的小臂,恳求道:“将军,奴家决不能落入他们之手,请将军请将军”说到这里忽然被泪水哽咽住了,后面的话再也说不出来。

    周博叹息了一声,还真是可惜了秦涵这个小美人。他忽然握住了秦涵的小手,反正将死之人了,占占便宜也没什么。

    “请娘子放心,在下绝不会让他们折了娘子的名誉。”他郑重的说道,忽然将腰间的刀拔了出来。

    前方的火把虽然只有几十个,但是骑兵的数量却足有几百人,很快就将周博和秦涵包围了起来。至于徐向天向后跑了没几步,照样被围追了上来。

    “抓活的,董帅要问话”有一个骑兵喊了到。

    很快,骑兵当中从马上翻身跳下了十几个人,一拥而上向周博这边扑了来。

    这时周博看借助周围的火把光亮,看清楚了对方的模样,竟然全部是宋军装扮,立刻大喊了起来:“诸位且慢了,你等是哪一路部属”

    这些宋军微微愕然了一番,随即都冷笑了起来。

    “呔,你这汉奸还敢问我等何属别跟他废话,绑好后先打一顿再说。”一个领头模样的军官命令了道。

    那些士兵就要继续动手。

    “且慢。我乃襄阳府普胜三厢左营准备将周博,请大家不要误会。”周博马上抛出了自己的身份。他还记得这些人提到董帅的名字,于是在脑海里搜寻历史知识,看看能不能找到相应的人物。

    “你穿得一身齐狗的铠甲。竟敢冒称我宋军”领头的军官怒道。

    “我有关防可证,四日前襄阳府陷落,在下为保

    护两位公子脱身,所以伪装为齐狗的装扮,此属迫不得已之举。还请这位将军明鉴。”周博连忙解释了道,一边还从自己的盔甲里将关防取出来递了过去。

    这时,一直躲在周博身后秦涵见来人是宋军之后,也站了出来说道:“这位将军,我们真是宋人,奴我是光化军节度使之子,那位是均州观察使的三公子。周博一路护卫我们,他确实不是齐人。”

    在更后面的徐向天也连连的说道:“家严徐元志乃均州观察使,现在想必就在鄂州。”

    那领头骑兵听到一下子出来了观察使、节度使两位大员,顿时不敢怠慢了。拍马上前从周博手中接过了关防看了看。见确实不错之后,他连忙翻身下马,改变了语气笑道:“三位大人受惊了,刚才是在下鲁莽。还射伤周大人了,真是得罪了。”

    周博微微笑了笑,说道:“哪里哪里,将军你也是奉命行事,这黑灯瞎火不说,在下又穿着齐狗的军服,难免会有误伤。”

    那领头军官当即让手下解除戒备。并叫来一个亲兵为周博拔箭处理伤口。在这段时间,他又恭恭敬敬的与秦涵、徐向天两位衙内套了套近乎,了解了一些情况。

    周博三人算是从襄阳城第一批逃到鄂州的人了,他们带来襄阳城已经陷落的消息。让这些宋军骑兵大感悲恸。在原地休息了一刻左右,因为这里还是郢州的地界,并不安全,所以一行人很快又上马准备撤离。

    据领头军官介绍,他们这支骑兵部队一直都是在郢州与鄂州边境进行巡视,伺机抓捕一些伪齐的士兵探问军情。因为这几日鄂州城与襄阳城失去了联系。鄂州城的几位大人物很是着急,于是要求在边境巡视的各路骑兵尽快截获可靠的情报。

    所以今天傍晚这支骑兵便机缘巧合与逃难的三人相遇了。

    周博与那领头军官并骑在一起,他问了道:“敢问将军大名”

    “将军不敢当,在下毕进,乃平胜六厢麾下骑队押队。”那领头军官欠身的说道。

    宋朝军队的编制经常变化,不过在绍兴年的时候,统一以五人为一伍,两伍为一伙,五伙为一队。再往上就是营,只是营没有严格的定额,有时候两队即为一营,但有时候也能见到五队的大营。队的长官称为押队,是从九品甚至没品的小小武官。

    周博在襄阳府的时候是营的长官,即准备将,无论是官职还是品阶上都比毕进大上一阶。不过他现在倒没有一点得意的感觉,自己虽然是一个准备将,可却是光棍司令,对方好歹有一百多骑的手下。

    “平胜厢军不是河南府驻军么”他有些好奇的问了道。对于历史自己还算知晓,厢军属于地方部队,通过“平胜”这个番号可以推断出是来自河南府。

    “确实如此,去年河南宣抚使翟轩翟大相公在郑州重募平胜厢军,只可惜我等最终未能久留郑州。在金狗和齐狗联军南侵之后,翟大相公一路南撤,最终不得不退守到鄂州。”毕进叹了一口气说道。

    周博这才渐渐想起来了,去年也就是绍兴二年,宋高宗主持的北伐战役开始。不过这场北伐一开始就没准备充足。当时北伐战场上两路主要的大军,分别就是京西南路宣抚使李辉和河南宣抚使翟轩,而恰恰这两路军的主力部队都是战斗力极为低下的厢军。朝廷不单没有给足武器装备,甚至连粮草都没有派下来。

    不过好在去年那段时间,伪齐国主刘豫在领地里横征暴敛,激起了极大的民怨。伪齐国内起义不断,各地伪齐将领纷纷倒戈投靠李辉和翟轩。所以在一开始的几个月里,李辉与翟轩连连告捷,甚至打到了郑州,直逼伪齐国都城大名。

    伪齐国主刘豫在危急之时自然向他的老主子金国乞援,金国以金兀术为主帅,联合伪齐军队大举南侵。李辉和翟轩的部队原本都是乌合之众,当然不是金齐联军的对手,于是在接下来的半年里,一路败退下来。

    到今天,非但收复江北地区全部吐了回去,连襄阳府都倒搭了进去。

    周博叹了一口气,不过这时他忽然又想到了一件事,忍不住连忙向毕进问道:“敢问毕押队,令郎可是名叫毕再遇”

    只是他这问话刚刚出口,顿时就后悔莫及。

    他曾经在一些历史论坛里了解一些南宋名将的资料,其中南宋中后期与辛弃疾、陆游齐名的一人名叫毕再遇,而他的父亲正是岳飞的老部下毕进。先不说此毕进是不是彼毕进,更重要的是毕再遇是绍兴十四年才出生,距离现在足足还差十一年。

    毕进愕然半晌,讪笑道:“在下尚未婚配,不知周博何出此问”

    周博尴尬不已,连忙转移了话题,说道:“敢问毕押队,先前你所说的董帅是董浩董副将,还是董先董统制”

    翟轩手下有两员姓董的大将,一是董浩,一是董先。虽然这两人都是伪齐投诚过来的人,不过在未来南宋抗金的战场上,他们也都是兢兢业业、尽忠尽职的大将。

    “在下隶属于董浩大人麾下。”毕进回答了道,他倒对周博这个襄阳准备将大感惊奇,怎么这人什么都知道自己同样是厢军出身,深知地方军队几乎是两耳不闻窗外事,只用顾着防区之事即可。

    一行人驾驭着战马小跑了一阵,夜色越来越深,距离鄂州地界还有相当远的距离,因此毕进建议快马而行。一路人所有人没有再交谈什么了,大约奔驰了一个时辰,渡过了汉川之后,总算脱离了危险的处境。

    毕进先带着周博三人来到了驻扎在泗州的董浩大营,这里与鄂州只隔了三十来里,算得上鄂州的前线大营了。来到大营之后,毕进让手下带着三个人去厢营的帐篷休息,自己则先向主帅汇报了去了。

    董浩在听说毕进带回了两位衙内之后,惊讶不已,连忙出了中军帐亲自去见这两位衙内。

    这时,周博、徐向天和秦涵三人就在厢营一顶空置的帐篷里坐着。厢营就是伙夫营,负责全大营的后勤工作和粮草管理。早先有几个士兵端来了清水和一些干粮,让他们先填填肚子。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