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18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周博,不行了不行了,咱们歇歇吧。?.?`”他不等周博回答,拉了拉缰绳让马放慢度停了下来。

    周博一脸无奈,只好陪着徐向天勒住了马。这三匹战马也累得够呛,先是在战场上忙活,现在又带着人长途奔跑。他看了看四周,自己一行人早已经离开了官道,前下大约是位于一片低矮的山区里。

    翻身落马之后,他找了一处山坡的地段让徐向天和秦衙内下马休息,然后自己将三匹战马牵到一处草地上拴好,任由马儿吃一些草。

    秦衙内从始至终都没有说话,只是长时间骑马让他的脸色更苍白了一些。

    徐向天仰头躺在山坡了,砸了砸舌头,说道:“周博,我好渴呀,这附近可有水吗?”

    周博怔了怔,这徐向天明摆着是让自己去找水了。他暗暗骂道:他娘的,老子救了你,你却把老子当下人来使唤,要不是看在你爹是观察使的份上,老子一刀把你放翻在这荒山野岭里。

    不过提到口渴,他倒是觉得有些饿了,于是卖了个顺水人情说道:“徐衙内,容下官去四周查看一番。”

    周博在山上找到了几棵枣树,现在的时机枣子还没完全成熟,全部都是青绿色的嫩枣。不过这没关系,反正越酸越能让人生津,倒是能为那徐衙内解解渴。他爬上树动手摘了几大把枣子,然后用袍褶兜了起来,返回了休息的地方。

    “两位衙内,下官找了一些果子,解渴又解馋。”他说着,将袍褶伸到了徐向天面前。

    徐向天连忙用两支手各抓了一大把,顿时袍褶里的枣子就少了一大半。

    周博接着又让秦衙内去抓。这秦衙内出手倒是秀气的很,只用一只小手随意抓了三五颗,然后背转过身子,不让别人看到吃相。

    这家伙还真娘们!周博暗暗想道,不过却没顾其他。自己找了一个地方坐下来,开始吃起枣子了。

    秦衙内拿的少,很快就吃完了,他意犹未尽的看了周博一眼。却又似乎不好意思开口再去要枣子,只好别过了脸不再去看了。

    周博叹了一口气,这些富家子弟怎么都这么爱面子?他站起身来走了过去,抓了一把枣子塞给了秦衙内,说道:“衙内。您多吃一点吧。”

    秦衙内有些愕然的看着周博,他没有说话,但是眼中却有几分感激。

    当晚,三个人就在这山坡上休息了,如今已经是入秋时节,半夜的时候寒风刮过让他们都瑟瑟抖。不过还是因为太累了,尽管寒冷也没有影响到睡眠。

    黎明时分,周博醒了过来,他睡了几个时辰就饱了,毕竟天亮之后处境会不安全。总得有一个人来放哨。他看了看徐向天,这厮娇生惯养的,到现在还睡的死死的。又看了看秦衙内,却惊讶的现昨晚秦衙内睡觉的地方空空如也,人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他担心了起来,连忙起身去四周寻找了一下。当他来到山坡上面的时候,忽然听到了不远处隐隐传来哭泣的声音,寻着这哭声在山阴一片树林里看到了一个人影。.??`

    周博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终于看清楚这个坐在树下哭泣的人正是秦衙内,不过奇怪的是听着这哭音倒像是一个女孩子的声音。他来到秦衙内身后。悄声问道:“衙内,你这是怎么了?”

    秦衙内背对着周博,并没有现有人悄悄接近,当即吓了一跳。回头看了过来。

    这一回头,总算是让周博看清楚了秦衙内的真面目,只见对方大大的眼睛里泪珠满溢,白皙的脸蛋显得楚楚可怜,悬胆巧鼻,樱桃小嘴。一看就不是一个男子。原来对方是女扮男装的假衙内!

    “你…..你是女的?”他有些惊讶的说道。

    “你怎么会……你好无礼!”秦衙内害羞到了极点,连忙有袖子擦了擦眼泪,吹弹可破的小脸上涨红了一片。

    周博渐渐能理解这位秦衙内为什么要女扮男装,在这个封建束缚极深的时代,女子的道德操守十分严格,尤其是那些大家闺秀,经常出门抛头露面那是很不得礼数的。当然,昨天襄阳城破,为了隐藏身份而装作男人也是必要的。

    “娘子,你请放心,我不会乱说出的?”他连连的说道。

    秦娘子听到周博这样说,心中倒是有了几分温暖之意。没想到他这个粗人也很明事理呀。她低着头,俏丽的脸上凝起了一片哀怨。

    “不过,徐衙内应该知道你的真实身份吧?”周博问了道。

    秦娘子微微的点了点头,她依然有一些害羞,没有开口说话。

    周博又问了道:“敢问娘子,既然你是女儿身,那你与光化军节度使秦郎究竟是何关系?”他担心徐向天那小子在忽悠自己,故而有此一问。

    秦娘子回答了道:“秦朗确实是我爹,不过家严只有奴家这一个独女,并没有其他公子。徐衙内担心奴家身份被揭穿,所以故意为奴家掩饰。”

    周博总算放心了,只要你还与节度使有关系那自己就算没白救了。他走到秦娘子面前,因为小娘子身材娇小,为了方便谈话自己还是蹲了下来,问道:“不知娘子有什么伤心事,为何会在这里哭泣呢?”

    秦娘子红着脸说道:“昨天晚上奴家做梦,梦到家严被齐兵杀害了。奴家与家中亲人已经失去音信几个月了,心中很是担心。”

    周博暗暗笑了笑,原来这小娘子是思亲心切。他想了想,忽然向秦娘子拜贺道:“恭喜娘子了!”

    秦娘子怔了怔,怒道:“你……你这人真可恶,奴家亲人生死未卜,你却来恭喜奴家?”

    周博看着这位小姑娘生气的样子,倒是觉得很可爱,他笑着说道:“娘子息怒,请听在下一言。昔日在下曾听一道人指点过,所为梦境往往与现实相反。娘子既然梦见节度使大人遇害,那么节度使大人如今必定安然无恙。”

    秦娘子连连问道:“你说的是真的吗?”

    周博点了点头道:“千真万确。??.??`c?o?m?”

    秦娘子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她有些羞涩的看着周博。低声说道:“原来是这样,刚才误会周博了。”

    周博这时觉得眼前这位小娘子确实一个美人胚子,虽然年龄不大,但是却娇媚可爱。尤其是女扮男装之后,更有一种别样的美感。他很礼貌的欠了欠身,说道:“不碍。敢问娘子芳名?”

    “奴家单名一个涵。

    ”

    周博赞同道:“名字美,人也美。”

    秦涵第一次被异性如此直接的赞美,心中有了暖暖的甜意。然而人却显得更羞怯了。

    周博抬头看了看天色,说道:“秦娘子,趁着白天时间你还是多休息一下,我们晚上赶路会很辛苦的。”

    秦涵现在解开了心结,心情好了不少,她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周博在将秦涵带回山坡之后,便跑去找了一些食物。现在是秋季,山上的野果子倒是有不少,而且在古代还是没经过污染纯绿色食品。他收集了一些食物,将它们用衣服上撕下的布包裹好。接下来的路上勉强能当作干粮了。

    又赶了一天的路,路途之中没有什么大事生。

    可是到了第三天的时候,徐向天睡眠时间似乎恢复了正常。原本后半夜是属于赶路的时间段,而他却每每在这个时候支撑不住,一定要求下马休息。可是到了第二天下午不赶路的时间段,他又睡饱醒了过来,显得无所事事。

    这天午后,三人在一条河边的树林里休息。

    “周博,我看这两天并没有再遇到齐军,不如我们现在继续上路吧。”徐向天背靠着一颗大树。语气带着几分严肃的说道。

    这时,秦涵本来还卧在一边小歇,在听到徐向天这番话之后,她立刻坐了起来。大眼睛里还带着几分困意,弱弱的问道:“现在要上路吗?”

    她身为女儿身,与两个大男人一同逃难,每天在睡觉的时候自然会有所紧张,往往都比周博和徐向天睡的要晚,所以这个时候依然有疲困之意。

    周博自然留意到了秦涵这一点。他说道:“徐衙内,我们这两天已经赶了快一百多里路了,如果没猜错应该进入随州地界。随州与鄂州相距不过两百里,两军相交的要地,齐军一定会在这一带压下重兵,白天赶路会很危险的。”

    徐向天想了想,还是觉得性命为重,最终打消了继续赶路的念头、不过他又说了道:“周博,前些日准备的水果可还有吗?这烈日当头,**的厉害。”

    周博皱了皱眉头,他娘的,昨天傍晚水果不都吃完了么,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他当然知道这娇生惯养的刁蛮衙内是在暗示自己去找吃的,虽然心中不舒服,但既然从第一次决定忍受,那么自然不能半途而废。

    当即他就跑去找吃的,想到附近就有小河,于是决定去河里抓几条鱼。在前世的时候大学里曾经组织了多次野外宿营,在那期间他跟着几个山区的同学学会了徒手抓鱼的技巧,这时总算派上了用场。

    不过徒手抓鱼的理论知识是掌握了,但是实战经验却有所欠缺,忙了大半个时辰才抓上来三条鱼。

    周博带着鱼走会到树林里,在距离休息的地方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忽然听到了秦涵的尖叫。他马上加快了步伐跑了回去,刚刚回到休息地,只见那徐衙内正抓着秦涵的两只小手,扑在了秦涵的身上。

    “涵妹妹,我父亲已经向令尊提亲了,你何必反抗呢?”徐向天一副坏坏的样子,不断的将自己的脸向秦涵脸上贴过去。

    “不要,徐向天,你这个坏蛋,快放手!”秦涵紧紧缩着身子躲避徐向天对自己的轻薄,她又羞又怒,然而自己手无缚鸡之力,哪里是眼前这个男人的对手。挣扎了一阵之后,竟然急的哭了起来。

    徐向天平日的生活原本就十分纨绔骄恃,这些天心神俱疲,内心的****早就按耐不住了。他面对身下这娇弱女子的挣扎,反倒越来越感到一种亢奋,空出一只手就要去撕扯秦涵的衣服。

    周博看到这一幕倒是犹豫了一下。听徐向天的话也许他们俩人已经订婚了,自己现在插手只怕不好,而且还会得罪徐向天。不过当他看到满是屈辱泪水的秦涵之后,心中不由砰然一动。

    退一步来说。秦涵是节度使之女,徐向天不过是观察使之子,官阶那可是差远了。这时出手去助秦涵,说不定这小美女感恩在心,到时候让其老爹嘉奖自己。就算徐向天怀恨在心也不能怎么样。

    这时,他想到一个妙招,立刻起身先后退了一段距离,当作没看到的样子,然后一边大声哼着歌,一边提着三条鱼走了过去。

    “两位衙内,你们这是……”周博顿时佯装大惊的呼了道。

    徐向天和秦涵都震了震。秦涵一边哭着一边用楚楚可怜的样子祈求的看着周博。倒是徐向天正兴致头上,眼看就要得逞了,却被周博坏了好事,当即暴怒了起来。

    “看什么看。去河边把鱼烤了。”他怒瞪了周博一眼。

    周博被这一骂顿时气上了头,他极力按耐着自己的性子,快步走了上去,说道:“徐衙内,秦衙内可是男人呀!”他故意装作不知道秦涵的身份。

    徐向天顽劣惯了,见周博不识时务,马上从地上跳了起来,一脚向了周博踢了过去。

    周博根本没料到徐向天会对自己出手,这一脚躲避不及,正好踢在了自己的腰间。他感到腰间一痛。前日被齐兵刺中的伤口顿时破裂了。他脸色顿时怒到了极点,老子好歹还给你一个台阶下,这混蛋竟然一点面子都不给!

    “徐衙内,我若现在杀了你。完全可以当作从来没救过你!”周博脸上一片阴鸷,伸手握住了腰间的刀柄。

    徐向天见周博动真格的了,吓得后退了两步,连连求饶道:“周博……刚才一场误会,秦衙内……其实是女儿身,我父亲已经向其提婚了。刚才只是……只是误会。”

    周博暗暗嘲笑:对付这种纨绔子弟就要以狠服狠。他消了消怒气,自己两天前连杀了八人,杀人的感觉对自己这种菜鸟来说还是很难受。他冷冷的哼了一声,警告道:“徐衙内,既然由我护送你们,我自然要保障你们的安全。你与秦娘子的私事等到了鄂州再说,若接下来你还敢造次,别怪我不客气。”

    徐向天的脸早变成了猪肝色,连连的点了点头道:“是,是,绝无下次。”

    周博走到秦涵身边,将她拉了起来。秦涵两只小手紧紧的护着自己的胸口,脸上的泪痕依然明显。他将秦涵带到了另外一边,回头对徐向天冷声说道:“从现在开始,你不准接近她三丈。”

    秦涵看着周博高大的背影,心中很温暖。

    徐向天自然不敢造次,只好躲得远远的。但是在背过身去的时候,他的脸上闪过咬牙切齿:哼

    ,你这个九品小将竟敢坏老子的好事,等到了鄂州看我怎么整死你。

    周博在徐向天退开之后,回过头来看着秦涵,切声问道:“你没事吧?”

    秦涵害羞的点了点头,想到刚才徐向天非礼自己的样子被周博看到了,心中很是懊恼。

    这时,周博已经忍不住了,他的身形摇晃了一下,顿时瘫坐在了地上。腰部已经有了湿漉漉的感觉,显然伤口又流血不止了。

    秦涵看到周博痛苦的样子,连忙问了道:“周博,你怎么了?”

    周博故作坚强的说:“我没事,呃!”

    秦涵看到周博一只手捂住刚刚被徐向天踢中的腰间,再次问道:“周博,你这不像是没事呀,你受伤了吗?”

    周博没有说话,他将捂住腰间的手拿到了眼前,只见手上已经沾染了一片鲜血。

    秦涵惊讶不已,她马上蹲下身来,长长的眼睫毛扑闪着关切眼光,切声问道:“周博,怎么会这样?”

    周博勉强的笑了笑,说道:“娘子勿惊,两日前我从襄阳城中杀出重围,手刃八个齐兵,这点伤不算什么。”他是故意将自己逃难改作杀出重围,这样能在这小姑娘的心中留下几分英雄的印象。

    秦涵果然露出了钦佩的样子,叹道:“周博真是忠义之人,我大宋将士有很多人在深受重围的时候都屈身降敌,而周博却宁死不降,真让奴家敬仰不已。”

    周博之所以要讨秦涵的好,是因为他早已经看出,徐向天这厮对刚才的事肯定怀恨在心。他现在不杀徐向天原因有两点,除了不愿滥杀,更重要的是秦涵在一旁。如果真的把徐向天杀了,秦涵这个小姑娘回到鄂州万一把这件事泄露出去,只怕就会吃不了兜着走了,

    不过等到到达鄂州之后徐向天肯定会伺机报复自己,所以此时与秦涵打好关系,到时候起码能借助光化军节度使的名号来罩一罩自己。

    “娘子过誉了,在下身为军人,自当誓死报国。只是襄阳城一战让在下深感痛惜,在下留着这条贱命,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收复失地,只有在反攻的战场上在下才会觉得死得其所。”他露出一副高瞻的模样,沉声说道。

    秦涵当然没有看出周博的心机,她小小的心灵感动不已,立刻说道:“周博请宽甲,奴家为将军清理一下伤口。”(未完待续。)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