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18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这连杀两人的动作完成的十分连贯,全仰赖自己附身此人的身体素质。w?ww.`

    骑在马上的另外三个骑兵顿时大怒,挺起长枪就向周博刺了过来。可是周博早有准备,他知道骑兵在辽阔的战场上具有极强的战斗力,但是近距离作战却显得捉襟见肘。他直接跑到一个骑兵的身后,跟着他的马屁股跑。

    这三个骑兵转来转去,离的近了会撞在一起,离的远了又刺不到周博,更重要的是在马背上不好转过身子来攻击。

    周博瞅准时机,一刀先砍在自己正跟着的这个骑兵的后马腿上。马匹受痛,一下子后仰的跪倒在地上,正好把马背上的骑兵压在了身子下面。他赶紧上前对准这骑兵的脑袋就是一刀,只不过下刀位置有些偏差,没有把脑袋砍下来。

    “呔,好你个贼厮,看爷爷我将你碎尸万段!”先前那头目骑兵见转眼间就折了三个手下,顿时怒不可遏。他将马后撤了一段距离,然后调转过来向周博动了冲锋。

    周博没有多想,双手举起刀用尽全力投掷了出去,正中在这头目骑兵的马脖子上。这马顿时扑倒在地上,将马背上的骑兵摔了个半死。

    可是在这时,最后那个骑兵抓准了机会,长枪一挺,朝着周博的侧面刺了过来。

    周博尽力后退了一阵,但是依然躲避不及,被这一刺刺中腰际。他感到腰部火辣辣的一痛,紧咬着牙没有叫出来,双手死死的抓住长枪的枪柄,借助对方的攻势一下子把长枪夺了下来。

    那骑兵见丢了武器,连忙拔出了佩刀再次向周博砍过来。周博忍着剧痛,将刺入体内的长枪拔了出来,倒过头来迎着骑兵刺了过去。正所谓一寸长一寸强,骑兵手中的佩刀自然不够长枪的长度,当场被刺落下马来。

    周博喘了两口气,从地上捡起了一把刀来。走到了那头目骑兵的面前,在这个已经不能动弹的人身上补了一刀。

    一口气杀死五个人绝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周博瘫坐在了河岸边,深深的吸了几口气。他很庆幸自己穿越附身的这个武将身强力壮。要不然刚才自己很有可能已经死了。

    虽然他穿越到来的这三天里见过不少死人,但是要说杀人却还是第一次。此时此刻自己的心砰砰跳得不行,一种前所未有的紧张感让全身都动弹不得。

    不过很快,腰部伤口的疼痛将周博清醒过来。他挣扎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解开了身上的盔甲。检查了一下伤势情况。好在先前那骑兵没有冲锋,力道不是很重,再加上有铠甲的保护,并没有伤到内脏。

    他来到河边清理了一下伤口,割了一块布条包裹了一下。想了想之后,他很干脆的换上齐兵盔甲,只是将自己宋军将领的关防贴身藏好,以免遇到宋军的时候被自己人误杀。

    收拾了一下佩刀和弓箭,周博看到了那些死掉的骑兵留下来的战马。.?`c?om在古代马匹可是很值钱的东西,纵然卖不出去。路上饿的时候还能宰掉充饥。于是他骑上其中一匹战马,然后将另外两匹完好无损的战马也牵了上。

    他沉思了一下,以自己对历史知识的了解,现在南宋正在遭受金国与伪齐联军的全面进攻,长江一线饱受着巨大压力。自己现在所在的京西南路,北面的襄阳府六郡已经全部告失,距离这里最安全的地方只有鄂州了。

    看来只能先去鄂州了!周博决定了下来。

    当即,他打转马头向南边小跑而去。

    往南是出树林的方向,好在现在有一身齐军的行头做掩护,倒不显得那么紧张。古代区分敌我的技术远远不够达。更何况伪齐士兵全部都是投降金国的汉人,彼此之间就算不认识也不会那么容易起疑心。

    很快周博出了树林,再次回到先前的官道上。

    此时的官道早已经没有先前熙熙攘攘的逃难人群,一场抢杀刚刚结束。四周十分死寂,满地只剩下尸体和鲜血,目光所到之处让人心寒不已。偶尔还能听到远处婴孩的哭啼声,不过很快又消失了。

    沿着官道走了一段,忽然看到前方有十几个伪齐的步卒在尸体堆里翻找值钱的东西,他们虽然看到了骑马而来的周博。但是没有任何人理会他,就这样让其从中间穿了过去。

    伪齐士兵的军纪之差早就传遍南北,被金人扶持的伪齐国主刘豫原本是宋朝知府,在杀宋将归降金国之后便在封地横征暴敛,其手下士兵们更是如同强盗之流。

    周博继续向前小跑了两里左右的路程,看到道路中央有七八辆坏掉的马车,显然是先前从襄阳城逃难出来的达官贵人们留下来的。这时他听到了不远处传来许多低低哭泣声,大多是女子的声音。

    他骑着马走了过去,在一座山丘的下面看到了二十多个人正缩成一团坐在那里。这些人大多是女人,从衣饰可以看出都是侍女,也有个别几个穿着体面的富家公子夹杂在其中。哭声便是由他们出来的。山丘另外一边还有几具尸体,看样子是富家老爷之类的人,死状都极为残忍。

    更让人吃惊的是,就在这些尸体旁边,三个伪齐的士兵正毫无顾虑的强暴三个年轻的女子。这些受辱的女子痛苦的**着,泪如雨下,却没人敢做任何的反抗。

    除了这三个禽兽之外,还有一个衣衫不整的士兵守在那二十多人面前,时不时的还故意刁难一番那些侍女,肆意的抓摸她们的胸脯。

    当周博骑着马走过来的时候,那二十多个宋人的眼中只有恐惧,倒是那些伪齐士兵全当没看见。对于齐军士兵来说,纵然是高级军官走过来,除非是自己的直属上司,要不然大多人都是不会去行礼的。.`

    周博内心在做一个挣扎,要不要去救这些人?自己先前能杀死五个伪齐士兵多少有侥幸的成份,现在好不容易脱身了,有必要再掺和这些事吗?不过做为一个二十一世纪的文明人,良心还是占了上风。

    他先骑着马围着山丘转了一圈,确定周围没有其他伪齐士兵之后。又打马走了回来。来到山丘前面,他翻身下了马,向那个衣衫不整的看守士兵走了过去。

    看守的士兵看到了周博,以为对方是来找乐子的。于是说了道:“兄弟,哪个营的?这些小娘子可都是咱兄弟的战利品,要想玩可以,一百个铜子任意选。”

    周博决定先分散对方的注意力,于是微微笑了笑。说道:“我是左营斥候,营帅正在襄阳城西门点兵,派我来四周看看有没有落队的弟兄

    兄。”

    士兵怔了怔,警惕的打量了周博一眼,问道:“你是左营麾下?我也是左营的人,怎么从来没见过你呀?”

    周博继续笑呵呵的说道:“那是当然,因为我是普胜厢军左营。”

    普胜是襄阳府厢军的番号,宋朝每支地方厢军都有自己的番号,通常从番号就可以判断出这支部队的所属地。

    那伪齐士兵立刻大惊,不过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只听见铿的拔刀声,刀光在自己脖子上闪了一下,一腔鲜血喷了出来。

    接着,这个冤死鬼一头栽倒在了地上,抽搐了一番便一动不动了。

    那些宋人见了此状都惊吓不已,纷纷向后缩着身子。

    周博没有理会他们,马上跑到山丘另外一边,从背后动偷袭将那三个正在寻欢作乐的齐兵全部砍死。原本在砍死第一个的时候,另外两个被惊动了,但是他们身无盔甲、手无兵刃。连逃跑都没跑多远便被追上砍翻了。

    周博重新跑回来的时候,那些宋人却一个都没有想到要逃跑,古代人的思想总是那么奇怪。不过他满身鲜血的样子,倒是让这些人更加害怕了起来。哭声愈凄惨。

    “诸位不要害怕,某乃宋将,某已经杀了那些齐兵了,你们快逃吧。”他喘着气说道,杀人是一件很费劲的体力活。

    这些宋人总算松了一口气,不过他们还是没有人起身逃跑。十几个侍女们纷纷看向那些富家公子们。显然老爷不在了,公子便是一家之主,即便要跑也得听凭主人的吩咐。

    这时,一个穿着锦袍的公子踉踉跄跄的站了起来,他脸色很苍白,眼中还带着几分畏惧之色,上前向周博拱了拱手,问道:“敢问将军是哪路麾下?”

    周博回答道:“在下襄阳厢军左营准备将周博。”

    那公子听到周博不过是一个九品小准备将,心中顿生了几分轻视之意,脸上原本畏惧之色也渐渐消失,说道:“哦,原来是周博,我乃均州观察使徐元志之子徐向天。”

    周博是知道观察使是正五品的大官,比自己的品阶要高出八级,并且通常都是给那些名望极高的官员做虚衔。不过均州早在四个月前便已经陷落,许多逃到襄阳城来的均州官员也在三天前跟着李辉继续南撤了,这徐向天怎么会留在襄阳城没走呢?

    他先向徐向天拱了拱手,说道:“原来是徐衙内,先前让衙内受惊了。敢问衙内怎么会在这里呢?”

    徐向天叹了一口气,说道:“前些日家慈病重,在下逗留襄阳城中陪伴家慈最后一程,因此三日前未曾与家严一同南去。”

    其实三日前徐向天并不想留下来,只是其父为了顾全名声,于是强令小儿子徐向天留下来陪同病重的母亲最后一程。古人对孝心是极为看重的,尤其是在宋朝这个理学兴盛的年代。

    周博连忙恭维的说道:“徐衙内孝心可表,让下官好生敬畏。”

    徐向天见周博一副讨好的样子,自己倒是更加得意了起来,他说道:“周博,我见你有两匹多余的战马,不如就由你来护送我前往鄂州,到时候家严必定会重谢周博的。”

    周博听出徐向天语气当中有几分命令的口吻,虽然心里很不爽,要不是自己仗义相救,你这狗屁衙内早就被齐兵砍死了。不过他此时倒是觉得有必要巴结一下这个衙内,毕竟离开襄阳府之后自己这个准备将的官职便不存在了,总得另寻一条谋生的出路。

    他故作笑脸的说道:“下官荣幸之至,请衙内上马。”

    正准备迎着徐向天上马的时候,另外几个富家公子看到还有最后一匹多余的马,连连也央求了起来。周博打算再带上一个富贾家的公子。等到了鄂州这厮肯定会重金相酬。可是他还没开口,徐向天却从这些人中间拉起了一个身材娇小、年约十五岁的小公子。

    “周博,这位是光化军节度使秦郎的……公子,与我是世交。光化军陷落之时他与家人失散,之后在襄阳城避乱一直与我在一起。另外一匹马就让他骑吧。”徐向天几乎是用吩咐下人的口吻对周博说了道。

    光化军与均州距离襄阳城很近,这两座重镇都是在齐兵南侵的时候最先被攻陷。

    节度使与观察使一样,在宋朝都是属于虚衔的官职,大多是朝廷封赏给那些极有资历的大人物。节度使是从二品的大员。纵然这位秦衙内的家人都死在战乱中,但是其父亲的官场旧友依然会站出来给予答谢。

    周博还真是乐了,自己这一出手竟然救了两个达官贵人的公子。他打量了一下这位节度使家的衙内,不过总觉得这位公子有点奇怪。对方脸蛋白皙,容貌清秀,身材十分娇匀,而且在被徐向天抓着手的时候显得极为害羞,甚至还缩着身子想要挣脱开来。

    这小衙内也太阴柔了吧?

    他没有多想什么,齐兵虽然刚刚劫杀完这里,但是毕竟是非之地不宜久留。当即说道:“如此,就请两位衙内上马。只是这些侍女当如何处置?”

    徐向天没有犹豫的说道:“人太多了只怕会引人注意。”他又转向那些侍女,大声的宣布道,“你们都散了吧,生死由天命。”

    侍女们六神无主了,纷纷又哭了起来。

    周博虽然觉得她们很可怜,而且当中也有不少姿色不错的小妞,但是依然认为徐向天说的对。他不可能带着这些人一起难逃,不仅人太多招耳目,还会拖延行程度。他叹了一口气。转身让徐向天和那秦衙内上马。

    上马之后,周博准备带着他们沿着官道向南而去。可是那徐向天先驾着马缓缓的走到了山丘另外一边,冷着面孔瞪了一眼先前被齐兵奸污的女子,哼声道:“你等已经失了清白。还有什么面目苟活在世上?”

    那三个依然赤身**的小娘子听到这番话,哭的更凄惨了。不一会儿,其中一个女子忽然捡起了地上齐兵留下来的一把刀,眉头也不皱一下,直接在白皙的玉颈上一抹。另外两个女子见状,也纷纷效仿自尽了。

    周博很讨厌这些封建理学。但是更讨厌徐向天这样迂腐的公子哥。要不是这三个小娘子以身事贼,那些齐兵只怕早把你们砍死了!他叹了一口气,却一言未。

    周博一马当先,徐向天和秦衙内跟在后面。他们沿着官道奔驰了一阵子,很幸运接下来的路上没有再遇上伪齐士兵。襄阳城今天刚刚陷落,想必伪齐大军们都聚集到城中欢庆。

    >

    此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三人没有火把,全靠着战马在夜间的感知前进。

    大约奔跑了快一个时辰之后,后面的徐向天让马匹颠簸的难受之至,他向周博喊了道:“周博,我们稍事休息一下吧。”

    周博放慢了度,说道:“衙内再忍忍吧,此去鄂州有两百多里的路途,我们必须在夜晚赶路,白天倒是可以歇息。因为在去鄂州途中要经过枣县、随州和郢州三城,这些地方都已经被伪齐士兵占领,白天赶路必定会很危险。”

    京西南路在二十一世纪就是湖北一带,周博在大学里好几个同学都是湖北人,所以对这里的地理知识还是有所了解的。

    听了周博的话,徐向天不得不咬咬牙继续驾马前进,毕竟在到达鄂州之前,每一天都是生死攸关的大事。

    三人又前进了大半个时辰,徐向天终于坚持不下去了。古代人遵奉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现在这个时间对于他们来说算是深夜,自然是已经累的快睁不开眼睛了。(未完待续。)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