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18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呵呵,那好,咱们就后天早上出。??.??`c?o?m?”周博站起身来,接着问道:“其他势力一般都是带多少人去?”

    思想了一下,吴京回答道:“周哥,这个倒是说不准,往届大家都是带个七八十人去,也有待一两百的。因为关东会不会出现任何的冲突,所以人手带多了也没用,不过是撑撑场面而已。”

    “嗯?怎么可能会没有冲突呢?”周博心中一动,很难想象这些土匪们的集会会没有任何冲突。尤其是在二十一世纪看的警匪片,那些势力脑们开会的时候总是会死一些人的。可是吴京竟然说这样的集会从来没有过冲突,这个就是很让人费解的了。

    吴京笑着说道:“周哥,你有所不知,这清明县县城算是关东最繁华的地界了,因为距离清明县县城不到二十里地,便是关东的大营,关东王也住在哪里。等到关东会举行的时候,关东王也会派出一些人员去巡检,在关东会上有了冲突的话关东王是不会放过那些人的。所以如果事情谈不妥的话,就算是两下里血海深仇,也不会再关东会上作的。”

    如果这些话不是出自吴京之口,周博是不会相信的。开什么玩笑?一帮土匪头子在关东王眼皮子底下集会,关东王还会派出军队维持秩序。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周博摇了摇头,这样的事情真是让人费解,“这关东王不上山剿匪也就罢了,为什么还会纵容这些人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集会呢?”

    “这个我就无从而知了,不过貌似关东王很纵容山寨的势力,从来没有出兵讨伐。也是因为关东王的这点心理,大家才会把集会的地点选在清明县。”吴京说道。

    感觉从吴京那里似乎不能再问出什么想要的东西了,周博挥挥手,示意众人跟着自己出去。

    “周哥,你们这是要上哪?”看着、周博离去,吴京问道。

    “我要回府安排些事情,后天寅时在这里集合。明天我就不来了,山寨的事情就交给你了。”双手抱着后脑勺,周博头也不回的说道。

    吴京没有送周博,只是呆呆的看着那单薄的身形渐行渐远。直至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想到了后天的关东会,吴京暗暗摇头。

    时值初秋,天高云淡,西风徐来,精神了不少。

    周博不过是个二十一世纪的凡青年罢了。不能说是纯洁的心灵不含任何杂质,却也不是什么过惯了杀伐征战的人。自从和郎也见过面之后,左右眼皮总是不自觉的跳动。常言都说是左眼跳财右眼跳灾,可是现在却是来回的跳动,真让周博不知道这是吉还是凶。

    不过有一点周博可以确定,就是自己以后很难再过平常人的生活了。

    一万两啊!那可都是白花花的银子,绝对不是什么转头瓦块。即使是宋府偌大的产业,想要赚回这些银子恐怕也需要了两三年。若是普通老百姓家中,想想这些钱都是犯错误的。

    而且现在不光是势力之间的争斗,从吴京口中得到的关于关东王的事情。?`更是让周博费解。

    关东王柴宗训,呵呵,周博对柴宗训还是有一定的了解的。大宋皇爷老赵家是抢了柴家的皇位,如果没有赵匡胤的话柴宗训便是现在的当朝皇帝。这个柴宗训为什么会姑息这些山贼呢、?难道他们之间有着不可告人的勾结?

    想到此周博眼睛骤然一亮,柴宗训在关东的名声还算是不错的,起码老百姓并没有人骂他。可是对待山贼这件事情上却是让人难以理解,难道柴宗训想造反?而关东的山贼也不过是柴宗训的养的一帮走狗。

    这个判断似乎看起来也算合理,可是周博毕竟是后来人,他知道这个柴宗训一直没有任何的图谋不轨的行为。

    不对,柴宗训应该是云南王才对。周博忽然间想起,这个柴宗训当时被到云南,赵匡胤念着与大周皇帝柴荣是结拜兄弟,妥善的安置了柴宗训。让他当了个云南王。

    而现在这个柴宗训却是在关东,这明显与历史不符。纠结的事情让周博一阵头疼,沉思了一会摇摇头,“我还是二十一世纪的呢,现在却莫名的来到了古代,我跟谁说理去呀。再说了可能是历史记载有误也说不定。而且现在我都已经来到了古代,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已经改变了历史,难道还历史把我也记载到史册上么,呵呵。”

    周博脑海中还在自嘲着,突然觉得身躯一阵麻痒,那麻痒好似从骨头缝隙里钻出来一样,居然真的有好几条不太成型的烟蛇冒了出来。

    这东西周博可谓是印象深刻,正是因为遭遇了这些烟蛇,周博才穿越到了古代。

    不等周博反应,这些烟蛇再次围绕着周博悸动飞舞起来,周围空气一阵波动。

    时空碎片再次出现,不同于上次的模糊不清,这次的时空碎片非常清晰的出现了一副栩栩如生的画面。

    南宋初年,战乱不断,民不聊生。

    然后一名跟周博一模一样的武将身影出现在了时空碎片上,非常清晰的画面,顿时让周博一愣。

    除了身上的衣服和型不同,几乎跟现在的周博没有任何的区别,甚至就连一些模糊的记忆画面也出现在了周博的脑海里。

    “难道这名武将就是自己即将穿越的载体?”灵魂一阵波动,周博眼前一黑,再次醒来已经来到了一个古色古香的房间里。

    周博缓缓融合着这具身体的记忆,大量好似模糊,却又非常清晰的记忆涌现出来..

    一个小时后,周博这才缓缓起身。

    窗外是震天的喊杀声和惨叫声,这里是襄阳城,即将破城的大宋门户。

    周博融合记忆后,当即开始想办法先离开这个鬼地方再说。?.?`

    三天后的傍晚,坚守了三个月的襄阳城终于耗尽了最后一分意志,伤痕累累的北城门轰然倒地,宣告了南宋长江防线中路的重镇失守,南宋江南门户由此大开。这一刻,城内只能听到军民的哭喊声以及伪齐士兵的欢呼声。两种截然不同的声音即将应证了两种不同的结果,胜者王败者死。

    那些原本自欺欺人相信固若金汤的襄阳城不会被攻陷的人们,此时此刻都像是疯子一样向南城门逃去。伪齐十万大军围困襄阳城三面,唯独留下南面城门用来动摇城内军心。而现在却成为了所有城内军民的求生之道。

    周博是襄阳城逃亡人群中的一员,只不过他身上穿着的是一身铠甲,这表明了他的身份是一名军官。

    />

    可是此刻军与民已然没有区别,他们都不想死,所以都得跑。更何况伪齐士兵围困襄阳城这三个月来。开路逃跑的士兵已经不是一两个人了,就连京西南路宣抚使、襄阳城镇守李辉,都已经在三天前放弃襄阳,率军退往鄂州了。

    周博独自一人混在人群中,踉踉跄跄的向前走着。在他的面前,有那些携老扶幼、哭天呛地的平头百姓,也有一些坐着马车、让下人在前面开路的达官贵人,整个通过南城门的街道上已经拥堵不堪了。

    对于周博来说,他原本不应该只身一人,自己世袭三班、领承节郎衔。担任着襄阳府普胜三厢左营准备将,虽然只是一个九品小武官,但是手下足足有三百多号人。只可惜在这三个月的守城战里,弟兄们死的死、伤的伤,没死又没伤的现在也不知道逃到哪里去了。早上的时候身后还能有几个亲兵跟着,中午过后连亲兵都不见踪影了。

    事实上。在获得了附身这个武将的记忆之后,他更是感到自己太悲惨了,穿越去一个好一点的年代也就算了,却偏偏要来到战乱不断的南宋初年。

    那天晚上他还打算跟着襄阳镇守李辉一起逃走,可惜自己这个小小的厢军小将。李辉根本看不上。厢军在宋朝所有兵种中是地位最低下的一种,甚至可以被称为是役兵,也就是那些负责修修军营、养养战马、搬搬粮草的军中杂役。

    在自己穿越来到这个时代后的三天时间里,该适应的已经适应。该面对的也已经面对,现在只求能活下去。

    就这样跟着人群一步一挨的走着,终于在天黑前离开了襄阳城。

    在这些逃难的人群中,有不少是即将背井离乡的人,他们不知道该去哪里,只能跟着众人向南边而去。对于周博来说一样也不知道该去哪里。这个身体的原主人祖居在襄阳,长这么大都还没有离开襄阳府境,现在只好跟着这股难民走到哪里算哪里了。

    天色渐渐暗淡了下来,天边只剩下了薄薄一层红晕。

    乘着马车的达官贵人走在前面,倒是像这群难民的领袖似的,引着队伍前进。此时已经离开了襄阳城,大伙也稍微放宽了几分心。

    可是就在人人都以为自己逃过一劫的时候,前方官道两旁的树林里忽然起了一阵喊杀声,一队骑兵率先冲了出来,紧跟着是一大批手握长枪、大刀的步兵。

    “是齐兵,是齐兵,快逃呀!”前方传来惊恐喊声。

    “弟兄们,格杀勿论!”一个骑着高头大马的伪齐军官扯着嗓子命令了道。

    人群炸开了锅,一下子沸腾了起来,人们如同受惊的鸟兽一般四散逃命而去。齐兵士兵如狼似虎的冲进了人群,见人就杀,见东西就抢,那些走在前面的富人们最先遭殃。哭声、求饶声以及刀子捅进身体的卟声充满了整个官道。

    周博庆幸自己走得慢,要不然自己一身军官行头早被前面的齐兵砍死了。他赶紧跟着十几个老百姓匆匆的向西南方向的树林里跑了去,身后不断的传来马蹄声和喊杀声,却不敢回头去看。

    忽然,周博听到身后一声弓响,一支羽箭“嗖”擦过了他的头盔,正中在前面一个老百姓的背心。中箭的老百姓一头栽倒在地,挣扎了一番便一命呜呼了。好在三天的时间里他见了很多尸体,自己现在差不多已经麻木了,脚下不敢停歇,继续向林子的深处跑了去。

    “前面有宋将,快擒杀来!”身后有伪齐士兵的高呼声。

    顿时有几个骑兵调转了方向,集中向周博这边追了来。

    周博连想哭的心都有了,难怪一路上逃难的人群里一个士兵都没看到。原来士兵们早就把军服换掉了,只有自己这个愣头青还堂而皇之的穿着铠甲。他回头看了一眼追来的齐兵,虽然只有三五人,但是全部都是拿着长枪、背着弓箭的骑兵。要是让他们追上来只怕踩也能把自己踩死。

    他拿出了自己所有的力气向前跑,自己是军人,纵然训练素质不高,但是体力还算过得去。再加上树林林木的阻碍给骑兵追赶制造了不少障碍,要想逃出去还是有一线生机。

    追兵射了一阵箭。不过都被树木挡了下来。

    周博跑着跑着,忽然看见树林前方出现了一条河流。这条河流正是沔水的支流,河宽七八丈,一旦渡过了这条河那自然算是逃出生天了。跑在他前面的一些老百姓已经纷纷下水向河对岸游了过去。

    可是这时他意识到了一个问题,自己穿着一身铠甲重量足有十多斤,万一跳进河里起不来那岂不是自杀?转眼间来到了岸边,他不得不停下来先去解自己的盔甲,可是这军官的盔甲通常是在亲卫协作之下才能穿上,此时要脱掉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正在慌张的时候,一杆冰冷的长枪已经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呔。你这贼将还想逃?纳命来吧!”一个齐军骑兵冷冷的笑了笑,举起手中的长枪就要刺过来。

    周博暗暗叫苦,他连忙装作双腿一软跪倒在地上,正好让这一刺落空了。

    这时,另外四个齐军骑兵都已经赶了过来,他们非但没有恼怒,反倒都哈哈嘲笑了起来。

    “瞧这贼厮,哼,难怪宋军会一败涂地,就是这种窝囊废太多了!哈哈!”先前那个没刺中的骑兵大笑着说道。

    “别废话了。赶紧取了级向都帅请功去,顺便咱们还能去捞点油水呢!”另一个骑兵催促的说道。

    “好,看我取他狗命!”先前的骑兵再次抬枪向周博刺了过来。

    周博心中虽然慌张不已,将老天爷诅咒了千万遍:妈的。老天让我穿越,却连三天的时间都活不下去,难道我是这世上最倒霉的穿越者吗?

    眼看小命就要终结了,他既不甘心又着急万分。只是人关键时刻,脑子反倒转得更快了,忽然灵光一闪。他连忙开口大叫了起来:“且慢,且慢!容我说句话!”

    那举枪刺杀的骑兵迟疑了一下,厉声问道:“呔,贼厮有何话要说?咱弟兄们可不会帮你留什么遗言!”

    周博让自己显得镇定一些,说道:“我乃襄阳镇守李辉大人中军副使,我知道宋军重要军情,若将我送到你等主帅面前必有重赏!”

    当然这是随口想出来的谎话,自己并不是什么中军副使,就算是,以目前的情况宋军也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重要军情。

    一个骑兵沉思了一下,冷声问道:

    “休要欺骗我等,李辉三天前就已经跑了,你身为中军副使岂会留在这里?”

    周博故作冷沉的说道:“我之所以留在襄阳自然有目的,只要将我送到你们主帅那里,倘若我的情报不重要,再杀我又何妨?”

    五个伪齐骑兵相互对视了一眼,如今宋朝一日不如一日,宋军变节投降的人多不胜数,眼前这个胆小鬼想要以军情换条活路一点也不足为奇。寻思一阵之后,反正如果情报不确再杀也不迟,当然如果情报重要了,那主将的重赏自然不在话下。

    当即,一个领头模样的骑兵吩咐了道:“先将这厮捆了,交给营帅来定夺。”

    两个骑兵翻身从马上跳了下来,找来绳子向周博走了过来。

    周博暗暗的提了一口气,迎着笑脸说道:“两位大哥,先容在下缴械吧。”

    一个骑兵乐了起来,冷笑道:“好小子算你识相,哥哥我等下给你绑松点。”

    周博连连道谢,伸手去解自己的佩刀,双手将刀呈了上去。

    骑兵刚要上前去接刀,可是就在这时,周博趁着对方毫无防备之际,忽然将刀抽了出来,顺势把刀鞘狠狠的砸向了另外一个已经下马的骑兵,紧接着举刀就向面前的骑兵砍了去。

    那骑兵还在洋洋自得,刀光闪过来的时候根本措手不及,当场被劈断了脖子。

    周博动作不敢慢下来,径直的又向那被刀鞘击中鼻子倒在地上的骑兵扑去,一刀插在了对方的肚子上,鲜血飞溅而起。(未完待续。)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