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18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既然对方找上门来,肯定是有事要跟自己说,若是自己先问就显得不够沉稳了。?.?`苦涩的茶水周博也喝的津津有味,只等郎也跟自己提。

    周博拿捏的很好,既不矫情,也不做作。郎也一直是看在眼中,也可以说从立春院二人初次见面的时候就看在眼中,这个青年虽然年岁不大,却有这与年龄不符的沉稳与老成。心中暗暗点头,看来这个青年的崛起绝非偶然,二十来岁竟然能够当上这个河北山的寨主,以后更是前途不可限量。看来自己的礼物..有点薄!

    吴京等人只觉得议事大厅中骤然温度下降,沉默的空间仿佛是快让大家窒息了。

    “咳咳咳”郎也最终还是先开口,环顾了一下四周,道:“周公子,在下有些事情要跟你商量。他们..”

    从吴京开动的那一刻周博就知道这老家伙是忍不住了,含笑点头,道:“我们有些事情要商量,你们先下去吧。”

    郎也带来的一些随从很识趣的退出大厅,河北山的喽啰兵也自觉的退了出去。

    郎也看了看吴京、宋惊涛等人,眉头微皱。

    刘星宇平时也是粗犷的汉子,没有想多了,周强看出来这其中的气氛,忙拉着刘星宇往外走。

    看出周强的用意,周博开口说道:“周强,郎先生说事,你也跟着听听吧。”

    郎也看屋子中还有不少人,以为这个周博是刚刚上任,不懂得做事,便提示着说道:“周公子,我有些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他们..”郎也特地加重了重要二字。

    考虑最多的算是周强了,自己是被周博降服的,而且现在虽然是个河北山比较大的头目,可是毕竟还不是周博的心腹,所以不敢在房中继续停留。刚想起身出去。身旁的程宇一把将周强按住,摇头示意周强不用这样做。

    周强木讷的点头,又坐回了自己的座位。

    周博哈哈一笑,“郎先生。这里的都是我的兄弟,没有外人,有什么事情请直说。他们只听,不会插言的。”周博的话也是说给大家听得,告诉他们听听就好。最好不要轻易的表意见。

    郎也看了看众人的表情,全部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看样子平时跟周博也是没有任何避讳,其间的关系可见一斑。?.?`郎也对周博的评价又多了几分,同时也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初衷。

    “好吧,周公子,咱们名人不说假话。两天之后就是关东会了,这次关东会会重新选任盟主,所以希望周公子到时候能站到我这边。”郎也说道。

    周博给自己续满茶水,点头道:“说的具体点。”

    郎也干涩的咽了口吐沫。不得不承认,这位年轻人的沉稳让自己感到了莫名的压抑。“上一届盟主乔恩,现在已经是修身养性,不再打算杀手江湖恩怨了,并且打算把他的山寨交给他的弟弟谢继贤打理。可是乔恩老爷子的余威还达不到将谢继贤推倒盟主的地位,所以我希望到时周公子能够帮助谢继贤一把,今天这个不过是个见面礼,等事成之后还有重谢!”

    “还有么?”看着郎也似乎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意思,周博把玩着自己手中的茶杯,低声问道。表面上古井不波。似乎对郎也说的话没有丝毫的兴趣。可是周博的心中此时已经如翻江倒海一般,尤其是注意到吴京一直紧皱的眉头,还有鼻尖上的汗水,周博心中更是惴惴不安。因为他知道,能让吴京如此紧张的事情,肯定是有很大的危险。

    现在周博心中的后悔已经多余无奈了,想想可能是自己真的错了,或许在为父报仇上大青山的那一刻,自己就走向了一条不归路。原本以为接手河北山后可以乐守田园。占一方势力不受别人压制,或许到那时刻可以去谢府提亲,可是现在却不能了。

    周博不咸不淡的问话让郎也感到不适,心中多少有些抽搐,郎也现在真的是搞不懂自己面前的这个年轻人是有着与其年龄不符的沉稳还是根本就是个冒牌货,难道周博还不清楚自己的身份?难道周博不知道自己送出的那一万两银子是需要付出鲜血才能花的?难道他不知道这个足以让关东王的关东会上投出一票就注定结下了很多树敌?

    整个海丰县的翻天覆地一样的变化在郎也心中迅闪过,可是据自己所知,这翻天覆地的变化下是因为一个年轻人在暗中慢慢操作。是一个青年在凭借着自己的智力去操纵着整个局面的开展,想到这,郎也有些茫然了。难道这一切都是巧合么?扪心自问,即使是自己也绝对不会想的这么周全。

    环顾了一下房中的其他人,一个个皆是呲牙裂嘴,眉头紧皱,忧心忡忡。显而易见他们的表情变化是因为自己所说的事情,目光再次落到周博身上,郎也不自觉的向后撤身。

    因为郎也看到了一双火辣辣的眼神,那双深邃的眼睛正在死死的盯着自己,如实质的目光落在脸上彷如刀刻一般。??.??`co?m

    郎也也是见多识广的人,随机应变的能力也是强的,身子在后撤的一刹那便顺势伸了伸腰,端起茶杯,轻抿一口,掩盖自己的尴尬。

    “周公子,也没有了。”

    周博直了直脖子,左右摇晃一下,刚才思想事情有些如神,“郎先生,你我都是明白人,也不用我挑明,能让郎先生破费这么大的手笔,想必也是个冒险的差事,关于关东会,你还是多说点吧,我初来乍到,根本不了解,好歹你也要让我知道这个谢继贤能有多大的胜算。”

    这个关东会的盟主到底有多大的利益,周博根本不知道,可是能让这个郎也给自己平白的拿出来一万两银子,想必其中利益也是不小。周博这么问其中也是比较委婉的大厅一下到底有多少人跟郎也是站在同一战线的。

    长长的出了口气,不得不说刚才的压抑让郎也感到了心中烦闷,周博能这么问也让郎也放心了不少,起码感觉这个人还算是识时务的。“关东共有十家势力,想必周寨主也是知道的,现在跟我们站在一起的一共有五家,如果周寨主也能支持的话。投票过半,我们便胜券在握了,哈哈!”说着郎也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具体是哪五家?”周博直奔主题的问道。

    “关东一号人物乔恩,三号人物付景山。六号人物赵海龙,八号人物钱多多。刚才我说的四人都是关东的一方霸主,平日里交情也是颇深,所以只要周寨主能跟我们站在一路,这个盟主则是十拿九稳了。只要谢继贤当了盟主。日后肯定不会少了周寨主

    的好处。”郎也自信满满的说道。

    郎也把这些人名一个一个的说出,心中也是确信周博肯定会答应与自己合作,脸上得意的笑容倒是眉飞色舞。可是当他看到周博那冰冷的脸庞,火热的心又降下去了。很难想象这个人是不是用正常人的思维考虑事情,自己已经摆出了足够的诱惑,可是在周博眼中却是如同过眼云烟一般,过目即逝。

    场面自此陷入了沉静,吴京等人的全都直勾勾的看着周博。将众人的表情尽收眼底,最后落到了周博身上。在众人的眼神中,郎也放弃了说服其他人的冲动。因为他能看的出来,这个年轻人虽然是刚刚接手河北山,现在却是有足够的决定权和话语权。也就是说,只要周博不松口,别人怎么说也是没有用的。

    一切事情犹如翻照片一样,在周博的脑海中过了一遍,高调的眼角慢慢打开,露出了一丝职业般的笑容。大家似乎都忘记了沉静到微笑到底用了多长时间,只是看到了周博那丝笑容后脖颈已经酸了。

    轻轻的点头,周博说道:“郎先生既然这么看的起我。在下就不能推辞了,希望日后在关东会中,狼先生能够多多照顾一下小弟才是。”说着,周博对郎也拱了拱手。以示谢意。

    紧绷的心神瞬间松弛,郎也不留痕迹的长长呼出了一口气,沉闷的胸腔似乎才得以放松。虽然过程是提心吊胆的,但是得到了这样的结果,属实让郎也喜出望外,站起身来还礼。道:“周寨主客气了,只要周寨主能跟我们站在一起,日后肯定会对周寨主多加照顾的,周寨主如此年轻就能有这样一番成就,真是前途无量,想必日后的关东,周寨主也能是个屈指可数的人物。”

    郎也话刚出口,觉得有些不对,又忙说道:“哎,我真是糊涂了,如今周寨主在关东的势力可以排在前十,自然已经是屈指可数的大人物了,哈哈。。。”

    对待这样的恭维周博根本不感冒,他不会傻到相信这个排名,全山上下也不过几百人,还不够人家乔恩手下的零头。不过面上的寒暄周博还是信手拈来的,客套了几句郎也便起身告退。领走的时候还扔下了一封信件,拆开一看,原来是关东会的邀请函。

    送走了郎也,众人回到议事大厅中,吴京开口问道:“周哥,咱们怎么能轻易答应他呢,我看这件事情其中倪端不小,恐怕今年这个关东会就是一场鸿门宴啊!”

    “敢只身来到咱们河北山送礼,这需要的不光是过人的胆识,还需要强大的势力支撑。而且人家既然已经把礼物送来,也就不能允许咱们不收了。”周博长叹一声,接着说道:“这鸿门宴,真是让人头痛,呵呵。”

    对此大家不置可否,不过也看的出来,这郎也的气魄确实不是一般人可比。

    “周哥,明知道是鸿门宴我们也要去?”吴京问道。

    周博苦笑,眉头紧皱,沉吟道:“关东会多大的能力你也不是不知道,如果咱们不去的话,估计关东会一过,就不会再有河北山了。”关东会的压力到底有多大,周博不知道,不过他知道如果不是因为关东会的压力,河北山也不会轻易落到自己手里。

    对此吴京大点其头,他对关东会还算是了解一些的,如果单是得罪了哪家势力,河北山还有一定的实力抵抗,但是如果得罪了整个关东会,那么只要盟主一声令下,河北山就会在人家一轮小小的攻击中全军覆没。

    “周哥,我们真的去么?我们真的支持谢继贤?”吴京忍不住试探性的问道。

    周博摇摇头,开口骂道:“现在这就是赶鸭子上架,我倒是想不去,至于这个关东会的盟主,乐谁当谁当。但是人家现在都把银子给咱们送来了,不去不行啊。”

    吴京还想说点什么,看到周博低着头对自己摆手,话到嘴边,便没有说下去。

    自制的香烟慢慢的掏出一根放在嘴里,整个大厅再次沉静下来,有的只是那一次又一次的火镰与火石摩擦的声音,有的只是那长长吐出香烟的声音。那种声音异常沉闷,甚至于叹息无异。

    静静的看这这个高高在上的寨主,吴京似乎有些莫名的轻松,可是过了一阵确实异常的沉重。周博毕竟才是二十来岁的年轻人,现在却是硬生生的被拉近了势力间的争斗,虽然现在还没有任何弥漫出来的硝烟,不过那无形的压力全部集中在这个年轻人身上。

    “刺啦”

    没有烟灰缸,周博此时也懒得找,直接把香烟插在了茶壶里,一根接着一根,不知道过了多久,只是那烟灰缸中慢慢的多处了二十来根烟头。

    宋府的人员都知道周博此时在想事情,没有任何人去惊动他。郎也所说的关东会他们并没有放在心上,不知道是这些人原本就是没心没肺,还是艺高人胆大,不过大家并没有像周博那样忧心忡忡。

    掐灭了最后一根烟,周博狂甩甩头,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吴京,关东会在哪里举行,咱们需要多久能到?”

    刚才大家的表情吴京也是看在眼里,他也被宋惊涛等人给弄蒙了。一万两银子的礼物!这个可绝对不是儿戏啊,这就算是把整个河北山拴到了郎也的身上,如果一个差错,弄不好就会有性命之忧,可是在看宋府的人,仿佛是没事人一样。甚至...甚至他们有的人脸上露出了一丝喜色,仿佛很希望去参加这个关东会一样。

    看到了周博的笑容,吴京心中更是说不出来的滋味,如果周博依旧是愁眉苦脸的跟自己说话,还可以接受。可是现在周博也与其他人一样,仿佛是没事人一样。难道自己老了?吴京现在只能用这样一个不是理由的理由来安慰一下自己。

    “周哥,关东会在清明县举行,距离咱们这里不过是二百里地,如果是快马加鞭的话,估计不到两个时辰就到了。”吴京回答道。(未完待续。)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